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以太坊 > 第一章 一只猴子

以太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一只猴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红棉市的道路处处是坑,好像是一个个寓言故事。

    在这座原则上禁摩禁电的大都会,外卖小哥的电单车却跑得很欢,这也是一则寓言,他们的电单车会被***查处,上演一场场悲欢离合。悲伤的是智人的损失厌恶习性,永别的,是他们每天十几个小时相伴相随的马中赤兔。

    每一个骑电单车的小哥都在赌,赌他们不会被出勤的***大哥邂逅。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中,从来没有人能等候信息完备之后做完美地抉择,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

    市政规定也没有完美的,所以,我们被动的都成了赌徒。

    这位外卖小哥显然输了一把,输给了迎面而来的一个同行,主干道上面冗长的围栏逼迫他逆行才能去到下一个红绿灯,跟低头看导航却仍然飞驰的同行对撞了。

    不知道什么坚硬的东西划破了他的肘部,使得这个黄昏更加血色了。电单车倒在一边,不专业的红色绑带没能束缚好黑色的保温箱,歪在一边,如同被拧断了的脖子的公鸡。

    这都不叫事儿,真正的事情是保温箱里面还有两个客人的外卖呢。说到这个外卖的内容,小哥又赌输了,因为这是最不应该出现在车祸中的重丨庆超级麻辣烫和五谷渔粉,两个品类都是滚烫而多汁,在外力作用下,瞬间汤水就突破了包装,玷污了塑料袋的贞洁。

    这小哥以前也是坐在空调办公室里蹉跎青春的智人,细胳膊细腿儿的,当然没法儿在跟对面的大哥的对撞中讨得便宜,大哥好好儿的,小哥则一脸的忧郁,在街头狠狠地骂街。

    同行大哥赔笑道:“不要紧的,你回去换一换包装就好了。”

    小哥:“要超时了!”

    同行大哥:“我也要超时了,对不起啊,我得走了,白白!”

    小哥满脸愤怒:“别走!”他伸手去拉扯,刚刚稳定了一会儿的电动车又歪倒在一边,那超级麻辣烫跟五谷渔粉的卖相更加不堪入目了。

    他为了拯救电动车,自己也摔倒了,一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正好从他的手掌碾过去,他听到了骨裂的声音,传说中的声音骨传导他终于亲身体会到了。

    “啊!我的手!”他本能地怒吼,满腔愤懑。

    这肇事的出租司机居然还若无其事地开着飞车跑了!外卖小哥回头看着出租车的喘着粗气的排气管,心情跌落到了极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伟人在演讲中说过的话:“在我人生最艰难无助的时候,***了陕丨西,来到了延丨安革丨命圣地,在那里我冥思苦想了几天,做出了一个今天看来非常了不起和成功的决定,就是建立淘宝。”

    外卖小哥恐怕去不了圣地,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他最多就是听听冠希的专辑《一只猴子-第三部曲》,从这位摄影大师沧海桑田的声音中反刍一下当年他是如何在最艰难无助之中宣布永久性退出娱乐圈的。

    小哥直接去了医院急救,忘了第一时间给保险公司打***。就算他没忘记,他也不会打,去你鸭的吉吧保险,老子疼得呀灭爹了,还顾得上什么死鬼保险?

    还好他是老司机,对附近的医院很熟,很快就到了一家耳鼻喉专科医院,病急乱投医。小哥是一个很白的孩子,不过,在成为外卖小哥之后就被紫外线晒黑了,主要是手臂,露在短袖工服外面的手臂很黑,而雪藏在衣服下的胳膊就雪白。

    不过,他干这行不久,的脸还没晒黑,因为紫外线很容易被脸上分泌的油脂阻挡,而只有紫外线才能让皮肤变黑。

    给他包扎的***妹妹说:“看你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要不是穿着‘美了吗外卖’的工服,真不像是送外卖的啊。还有,你的名字,居尘,更加有文化气息。”

    居尘咬着牙说:“我本来就不是真心干这行的,就是体验一下众包工作,顺便锻炼身体,整天对着电脑对身体不好,我都有点胸闷了,才三十多岁就这样,真不好。”

    原来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了,可能在某些00后看来,已经不能叫外卖小哥,外卖老哥还差不多,居尘忽然有点淡淡的忧伤,感觉自己像“一只猴子”。

    好奇的***妹妹打断了猴子的胡思乱想,问:“什么叫众包?”

    居尘:“就是把活儿让大众来承包,没有固定的雇员,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特别自由,我就喜欢自由,虽然赚钱不多。”

    ***妹妹:“这样的工作挺好诶,我也喜欢自由,可惜……我可不能送外卖,外面太阳那么晒,我可不想成为黑玫瑰,嘻嘻!”

    居尘说:“现在不可以,以后这样的工作会越来越多的。甚至连程序员的工作都可以变成众包,发展到极端的时候,每个程序员每次只需要完成一个函数,交给测试程序,通过了测试立刻就得到一笔钱,每次开工之后,最少只需要完成一个函数,几分钟就可以。将来的编程,就像流水线一样,每个程序员只需要精通几个函数,说不定比现在送外卖还要简单,那时候程序员就真正的变成码农了。”

    ***妹妹:“难道像我这种不学无术的女生都可以做程序员了?”

    居尘点点头:“可以。”

    他跟***妹妹聊得开心,短暂地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可惜人家很忙,护理工作可不是想赚就赚。

    开心真的很短暂,因为那两个被他耽误的外卖单子的顾客打***来催单了,还有一个顾客看到他的定位在一个地方半天没动换,更是火大,都破口大骂了。

    居尘本来就心情不佳,碰到这种吊毛,就直接挂断了***,忽然之间,他对这份工作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了,因为实在是很受伤,感觉这工作无法持久,太危险了。幸好今天只是碾压了手掌,大不了变成杨过,要是把脑袋碾压了,那就完蛋了,要用人体冷冻技术把自己冬眠都不可能呢。

    所以呢,他的账号头上就多了两个差评,还有赔偿,赔了100多,一天的辛苦都白费了。

    第一天,主要感觉是痛,第二天,保险公司联系上了,表示无法断定这是工伤,一个女客服用甜美的声音优雅地抵赖,让居尘哑口无言,一阵巧衔省霸跹拍苋帽鹑艘晕约壕@葱前涂耍俊逼涫得扛鋈硕加姓庵只男睦恚暇0%的人都是从吊丝成长起来的,还有百分之上买,成本才2.3¥/包,但是料很足,有一***眼的脱水蔬菜,味道也很赞。

    方便面不但方便,还很健康,不会吃到地沟油,唯一可虑的就是油炸是用棕榈油,其危害也就相当于肥肉、做面包的人造黄油、做廉价巧克力的人造可可脂。营养不均衡,可以加两个鸡蛋,下一顿换香肠,还觉得不够,可以买维生素复合片,或者买大袋装的脱水蔬菜,偶尔用料理包加加餐。一顿下来,成本大概5块钱。

    当然了,在老家这边,还可以经常走亲戚,帮他们修修电脑,整理一下手机,顺便蹭一顿好吃的丰盛的家常菜。

    至于房贷,太贵的房子他也买不起,所以不多,不论是他父亲还是母亲,三分之一的退休金就可以还房贷,先问父母借钱来再说,至于什么时候还钱,那就不知道了,估计父母也不在乎。

    这样一来,他只要每天花不到十块钱就搞定了生活费,可以好好打算一下应该怎么奋发图强,让自己已经过去了三十多个春秋的人生焕发第二春。

    他之前学习过一种编程方法,叫Test-driven_development (TDD),一切以测试为中心,正如他跟***妹妹说过的,TDD可能是编程众包的关键所在,如果要找一个宏大的目标,这个可能就是搞一个编程众包系统。这是他8年以来积累的认知所得出的结论,也符合他的知识结构。

    那为什么他之前宁可送外卖也不愿意当码农呢?当然是因为懒惰。编程辛苦,给别人编程更辛苦,他虽然有这手艺,但大多数是自己做项目,并不赚钱,就是因为怕辛苦,而且别人指派的工作根本没有意义,感觉是在浪费生命。如同印度所谓“强大的IT产业”,其实都是外包,给别人的项目死跑龙套,结果还不如中国的山寨产业越来越风光。

    用以太坊来编通用程序极其复杂,连微软的科学家都认为难度很高,估计在现阶段是不太可能流行起来的。有人认为这种分布式计算平台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效率太低。

    这种效率低开始于比特币,你想,账本保存在所有人的电脑里,而中心化的服务只需要一台服务器就能保证工作,最多像谷歌一样,资料在任何时候都保存在三个地方有三份以防意外。

    因为这种低效率,比特币的一个区块要10分钟才能生成,6个区块形成之后才算是不可逆转,也就是一个小时。即使改进过的比特币变种,也只能优化到10分钟确认一次支付。

    独臂大侠居尘同学在笔记本电脑面前花了十天十夜来思考怎么突破这个分布式计算的天花板,终于摸索到了解决方案的边缘找一个开源的超级计算机系统,了解它是如何分发计算资源的,然后把这技术应用到分布式计算上,只不过把可信赖的计算机替换成需要警惕的单元,每一个指令到需要分发到三个节点,只有三个节点的运算结果都相同,才当成一个可靠的运算,否则就记录下出错的节点,积累信誉指数。

    因为会把庞大的计算量打碎成千万计的小程序,所以单独的一个节点不可能通过分析琐碎的小程序知道原始程序的意图,这就达到了可信赖计算的目的。这本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编程,不过,居尘也有办法绕过去,因为已经有人编写了类似的程序,用来搜索外星人,每台电脑都可以出一份力,被称为:SETI。

    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居然要把以太坊、三点计算和SETI结合起来,可是居尘已经进入了忘我状态,早就把普通程序员认为不可能的感觉抛在脑后,全力以赴去琢磨怎么实现。

    以腔br />
    自然界大部分的雄性都是高度竞争的,比如:雄性天堂鸟,远比雌性美丽,或者多才多艺。而人类,同样是竞争,但体现在智力和体能上。一旦男人结婚有了后代,就会有一种“完成了男人的使命”的感觉,从此,无论是体能还是智力都会下降,这种心理状态潜移默化,很多人都没注意到。

    居尘相信这种奇怪的理论,所以他无论如何不肯在大功告成之前成家。更何况以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找到良配。

    居尘看了看自己的扭曲的左腕,再看看堆满了泡面包装袋的垃圾桶,叹了口气,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钻进零和一的世界,与***的代码为伍。

    爸妈还上门来骚扰自己,一通埋怨,等送走了他们,居尘默默换了锁芯,把自己与世隔绝,除了自己叫的外卖和快递上门,都不准备出门了。

    当然,这个举动也激怒了父母,大骂一顿之后,威胁要断绝给他支付房贷。居尘淡淡地跟老妈说:“大不了给银行收走,反正我暂时交不起,这样子也找不到工作。”

    到了下个月,老妈的气也消了,还是给他交了房贷,还在一通敲门无果之后,在外面留了一张纸条,说自己已经把房贷交了,让他好好养病养伤,千万不要想不开。

    爸妈还以为他因为出车祸想不开产生了精神病。

    没关系,高人总是有自己的苦衷,别人不理解才叫世外高人,以前第一次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同班的一个女生也说过,大家都认为居尘是一个怪人,其实这就是精神病的另一个称呼吧。不但老一辈的人不理解,同辈的人也不会理解,居尘是一只有梦想的马骝。

    他已经将清醒着的90%的时间都用来琢磨项目,偶尔也推开阳台的门,在这幢楼的最高层9楼望远空,那里有时候会出现一弯冷月,默默地映照着他和地球,如同40亿年前的“后期重轰炸期”时刻,当时太阳系还不稳定,大量小行星疯狂撞击着月球表面,形成了人类第一次看到月球背面的时候发现的那些触目惊心的环形山。

    嗯,是这样,不管是那个莫名其妙的从未谋面的女人,还是不知所谓的父母,都是一颗颗小行星,我自岿然不动就好了,伟大新生之初总是这样的,万事万物果然都可以联系起来,都不用六度理论。

    有时候他也思考哲学,马哲所说的“万事万物普遍联系”有什么漏洞?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是无所不在的暗物质、暗能量把一切联系在一起吧?暗物质的质量加速了我们所在的银行系猎户座旋臂的旋转,2.5亿年绕银河中心转一圈儿。所以还有科学家假想,太阳系每隔2.5亿年就会进入一个大冰期,因为整个太阳系会在那时刻进入一片无穷尽的星际尘埃,遮天蔽日,导致物种大灭绝。

    这可真有意思,可惜,2.5亿年才遇到一次,如果能遇上,那可是莫大的荣幸,纵做鬼也幸福呢。

    呃……等会儿,2.5亿?这数字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居尘皱起了眉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终于记起来了,***漂移学说!***漂移正好2.5亿年一个轮回,所有***汇聚成一个超级***,久合必分,分久必合,专业术语叫超***旋回。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居尘笑了,这也太离谱了,想多了。

    说到奇思妙想,他心中还有一个想法为什么日蚀的时候月球刚好能够遮蔽太阳?难道仅仅是巧合?搞不好不是巧合,想想,会不会是因为全日食的时候地球对月球的引力跟太阳刚好相等?按照法拉第老爷子发明的磁力线,可以画出从地球到月球、太阳的“引力线”,两者的截面相当,不就是引力一样吗?

    莫非全日食的时刻就是地球处在月球、太阳引力均衡的所谓“拉格朗日点”?

    一开始居尘还对自己的奇思妙想洋洋自得,但是很快就给了自己耳光,像疯子一样自言自语:“***,尽整些没用的玩意儿,怪不得你还是个Loser,再这么下去……别想这些了!”

    抛开这些习惯性的“花絮”,居尘君又回到了毫无人性可言的代码世界,好像被指挥官呵斥着进入战场的士兵。
以太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