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以太坊 > 第三章 PC

以太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PC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洞仙传》中称:“王质,东阳人也,入山伐木,遇见石室中有数童子围棋歌笑。质置斧柯观之。童子以一物如枣核与质,令含咽其汁,便不觉饥渴。童子云:‘汝来已久,可还。’质取斧,柯已烂尽,质便归家计已数百年。

    居尘在家里埋头研究以太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真是有王质遇仙的感觉。算是有收获,但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改变,因为他心目中的智能合约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工程,真的一年时间改变不了什么,而他感觉自己的毅力快要达到极限。

    这天晚上,凌晨两点,失眠中,他又爬起来,在萧瑟的秋风中望地球的不可或缺的小伙伴月球。

    “一年过去了……”他自言自语,充满了惆怅,仿佛一个出嫁无望多愁善感的大龄文艺女青年。

    这一年最大的收获是重新获得了编程技能,有信心找一份人模狗样的工作,而且现在真的穷的要死了,他很想改变一下,他已经把源代码放到了Github上面,还获得了一些猎头的关注,最近就接到了好几个***,都跟这个项目有关系,不过都是国外的创业公司,签证太麻烦,不知道能不能搞定,花费不少,所以暂时不考虑出国。

    还不容易找到了一家红棉市的区块链创业公司,里面的主程还看不上他的TDD开发方式,不管怎么样,他已经启程回到他更熟悉的城市红棉市,在大都会里继续他可有可无的人生。

    他寄放在朋友家里的电动车还能用,继续送外卖赚点生活费,中午工作两小时就够了,其余时间都用来干自己的活儿,住在一个逼仄的厅的隔间中,只是用一块屏风隔开,外面吵吵嚷嚷的经常干扰他的思路。

    有趣的是,他居然还记得那个撞翻他的外卖大哥的模样,在路上遇见了,然后悄悄跟踪,等大哥去送餐给客户,他就堂而皇之地把大哥的两个轮胎的气儿给放干净了,惹得周边的行人瞩目。嘿嘿,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下居尘终于心理平衡一点了。

    他远远地看着大哥回到电瓶车边上之后大声地咒骂,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开心,还久没这么开心了,幸福感浓郁,果然快乐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他已经决定了,以后遇见一次就放他丫的气儿一次,工作什么的都是次要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撕和远方的背影(推着瘪了的电瓶车)。

    如果居尘像阿里山的少年一样壮如山就好了,还可以到这哥们儿面前得瑟:“兄弟,怎么了?要不要帮忙?20块钱帮你拉车到附近的修车铺。”

    畅想一下这哥们儿阴晴不定的表情,居尘心情倍儿爽。

    送外卖其实挺好的,自由,金钱数额即时反馈,跟游戏似的。不过,正是因为门槛太低,素质参差不齐,平台还拼命压榨骑手的速度潜力,所以他们会经常冷不丁出现在你面前吓你一跳,如同毒蛇一样从隐蔽处窜出来,搞不好还咬一口,居尘现在最怕的就是同行。

    居尘的开源项目大概有十几个程序员关注,最近已经完成了0.1版本的开发,大概、似乎、有可能可以用来写测试并众包程序出去,所以他向自己的十几个关注着发出邀请,请他们尝试来搞一个历史上第一次程序众包,居尘一个人来写测试,分包给大家,而大家所收获的唯一的东西就是以太币。

    居尘没什么钱,但是以太币可以细分到很小,然后染色,所谓的染色,就是对比特币、以太币等等代币进行特殊标记技术,汇率自己来决定,利用的是以太币已经成熟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他很鸡贼地使用了“历史上第一次”这样的描述,所以那十几个程序员都很激动,都在追问是要搞一个什么项目。

    居尘回复:“你们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什么项目,反正完成我分包出去的测试就行了,谁要是能猜到项目的主要内容,我请他吃饭。”

    这个神秘的项目更加让程序员们着迷,他们真的开始干活了,只要忙完手里的活儿,就跑来“抢单”,看看有什么测试需要他们来完成。

    其实,是居尘假公济私,不太好意思说,这个神秘的项目就是一个自动合租房子的智能合约,几个互不相识的人约在一起凑份子租房,款项自动打到一个合约账户上,只有所有成员都同意了,才能动用账上的钱,某个成员不同意,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退出,或者多数成员把某个成员踢出组织。

    组织成员里面,唯一需要实名制的是CEO,众人委托他来跟外界联络,比如房东,缴纳水电煤网等等,组织可以通过自己的账号来任免CEO以及决定给CEO的佣金。

    虽然可以匿名,但所有的账号都有一个专属的信誉分数,好的房客和CEO将来会得到更多的机会和奖励,***信誉分数高的CEO也需要更多的钱。

    很显然,这就是居尘为了解决自己的住宿问题而建立的项目,可能没什么卵用,但是能锻炼V0.1版本,看看有什么问题,他自己肯定不会参与实现程序,因为V1.0肯定有大量的问题需要他处理。

    这个V0.1终于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编程众包(PC, Programming-Croes(编钟)。

    编钟本身是一个大帅哥,而且似乎还有一身肌肉,让人自惭形秽,这都不是重点,这哥们儿还开着一辆宝马过来。

    居尘问:“你不是刚刚从玉兰市飞过来吗?怎么……”

    编钟帅哥迷人的微微一笑,说:“是啊,不过我习惯了开车,找朋友借的。”找朋友借车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怎么看都怎么处在舒适区,也就是早就习惯了开宝马的人,似乎还不是那个经常被车主扣掉“华晨”两个字的宝马哟,这种车型居尘也略有所知,是Coupe,双门轿跑。

    居尘:“你是富二代?”

    编钟:“不是,我是富三代,我爷爷很有钱,我爸才是没用的二代,对爷爷卑躬屈膝,我从小就看不惯老爹,希望自己打拼,我看好你的项目诶!”

    居尘略带嘲讽地道:“看好吗?那我卖给你,一个亿,100%***。”

    编钟:“不贵!可惜,我没那么多钱,而且我会替你可惜的,一个亿才多少钱?在玉兰市、红棉市买几套高档一点的房子而已。而你这个项目如果自己做,做好了,就可以做富一代了。”

    居尘:“一个亿刚刚好,我可以解决生活问题,不用天天吃泡面、脱水蔬菜和维生素片,然后再慢慢考虑别的。”

    编钟:“我可以给你500万,这项目我们各占50%的股份,我回家求爷爷告奶奶还是可以凑够500万的。”

    居尘忽然笑了:“开玩笑的,这项目不卖,由俭入奢易,我还是吃我的‘简易营养餐’好了。既然你这么有钱,那这顿饭你请了,没问题吧?”

    编钟:“没……没问题。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运营这个合租智能合约吧。你有运营经验吗?”

    居尘:“好像没有,即使有,我也觉得好麻烦,你来?”

    编钟:“我也嫌麻烦,不过,我可以出100万,请人来,什么水军、软文、测评全上,多少有点效果。”

    居尘:“我看你也好业余的样子,我不是很看好,你……亏了本钱别赖我。”

    编钟哈哈一笑:“没问题!推卸责任向来不是我的作风,D哥很坦诚嘛,你真名叫什么?”

    居尘:“你可以叫我尘哥。”

    编钟:“尘哥好,你在哪里高就啊?怎么要吃泡面?女朋友开销大?”

    居尘:“你管我?我就喜欢省钱,攒老婆本儿不行吗?”他不愿意透露太多个人信息。

    编钟:“你没有女朋友!旺旺!”他调皮地叫了两声。

    居尘淡淡道:“老和尚说得对,女人是老虎,虽然挺可爱。”

    编钟:“什么老和尚……哦,你是说那首歌?哈哈,尘哥真逗!女人就是宠物,是猫咪,不是老虎,等下我就去见一个模特,身材很好,***,还能主持节目,口才好,嘿嘿,要不要一起去?”

    居尘自嘲道:“你就不怕模特见到我玉树临风见异思迁吗?”

    编钟:“我不是埋汰您,就您这模样……咳咳,但都没所谓,我可以当你司机,把你当大哥,有我这样的小弟,绝对给你加分,这个模特让给你了,就算是小弟的见面礼,一切费用我来出!”

    居尘:“那……我需要还礼吗?”

    编钟:“还礼?呃!不用!瞧您说的,我这是顺水推舟给个见面礼,对朋友无私奉献是我的做派,你以后跟我混熟了就知道了,绝不开玩笑!程序员都很宅,你行不行?”

    居尘:“不用还礼,有吃有喝有睡有妞,***么不去?又不是鸿门宴,走你!”

    编钟竖起拇指:“豪爽!我们越来越谈得来了!”

    他们吃饱了午饭,休息了半个小时,开车去跟美妞见面。

    见了面,果然是大美妞,颜值过人也就算了,还穿着一身露肩装,青丝屡屡,披洒在水嫩光滑的裸肩,让男人转不动眼珠子。

    编钟给介绍:“嗨~,伊万卡,下午好,没想到我们在红棉市见面了,这是我哥,别看他穿成这样子,其实……他就是为人低调,你可别小看他。”

    居尘:“伊小姐,你好。”

    编钟:“咳咳!是伊万卡小姐,这是我哥,刚才忘了说了,你可以叫尘哥。”

    伊万卡小姐姐很温柔地施了一个看不见的礼仪,这种感觉很微妙,她说:∶疾恢溃媸峭晾厦保∧训朗峭敛浦鞯亩樱br />
    看得出伊万卡的鄙视,居尘还鄙视“伊小姐”呢,因为他是故意说的,开个玩笑,互相鄙视,这个无脑***,连玩笑都听不出来,我堂堂大尘哥……好吧,还没怎么堂堂,刚才还拒绝了堂堂的500万,可惜了,想像一下自己500万身家的模样……唉,真可惜。

    居尘注意到伊万卡的***上有一个纹身,就问:“你的脚上纹了一个什么?”

    伊万卡得意洋洋地抬起她的大长腿,美滋滋地显摆:“啊!这个啊,是天使恶魔翅膀,独特吧?”

    居尘皱眉:“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我看更像恶魔一点。”

    伊万卡:“这就对了,天使就是恶魔,恶魔就是天使,他们本来并没有区别。古希腊的哲学家伊壁鸠鲁说过,上帝不可能同时是仁慈的和万能的,因为世间有无数的***,上帝为什么允许***的存在?如果他是仁慈的,那就是上帝无能,没法儿把所有的***消除;如果他是万能的,那么他就是不仁慈的,因为上帝不愿意消除***。你看,天使和恶魔是不是同一回事?”

    两个男人都震惊了,钟少惊呼:“啊?你还懂哲学?”

    居尘就简直说不出话来,本来他就是想仔细看看人家的***,没想到会惹来这番言论。

    伊万卡掩嘴一笑:“嗤嗤!看见你们俩!被镇住了吧?我就是看书上说,做一个领域25%的顶尖人才是容易的,可是还是面临很大的竞争,但是如果你同时是另外一个领域的25%人才,那就厉害了,我选择了模特和哲学,你看,你们都被镇住了。”

    居尘:“咳!这跟竞争没关系,其实,你只要真正理解了刚才伊壁鸠鲁的逻辑,那你的逻辑能力就是人类里面顶尖的5%了。了不起。”

    伊万卡眨眨水汪汪的眼睛,不理解:“有这么厉害啊,我觉得很好理解啊。”

    居尘有深意的道:“那你在一堆***模特当中一定时常感到孤独,找不到深入聊天的对象。”

    伊万卡:“有这么厉害吗?”

    居尘:“有啊,其实,上帝是万能的,这个论调本身也有矛盾之处,不知道你的哲学书有没有看到过。”

    伊万卡果然不负众望,说:“有!上帝能不能造出一块自己都举不起来的石头!如果不能,说明上帝不是万能的,如果能,同样证明上帝不是万能的,哈哈!是不是这个?”

    居尘竖起了大拇指:“看来你的哲学水平真的达到了25%的高手了,佩服!万能悖论!还有一个类似的问题,问你,知道什么是自然数吗?”

    伊万卡:“1、2、3、4、5……n,都是自然数。”

    居尘:“知道什么是偶数、奇数吗?”

    伊万卡:“1、3、5、7、9……奇数,2、4、6、8、10,偶数。”

    居尘:“自然数有多少个?”

    伊万卡:“无穷多个。”

    居尘:“偶数、奇数有多少个?”

    伊万卡:“也是无穷多个。”

    居尘:“那么,每一个自然数对应一个奇数,1对1,2对3,3对5,4对7,一直这么下去,无穷无尽,是不是意味着自然数的数目跟奇数一样多?”

    伊万卡显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一下子被问住了,愣了一愣。

    钟少哈哈一笑:“***哲学家被问住了!尘哥快解开谜底!我觉得应该还是自然数多吧,多一倍。”

    居尘:“既然每一个自然数都可以对应一个奇数或者偶数,怎么会自然数是奇数或者偶数的一倍?回答错误。”

    钟少:“我的脑袋快炸了,尘哥请指点迷津。”

    居尘神秘一笑:“刚才伊万卡已经给出***了啊,只不过你们都没意识到。”

    伊万卡和钟少两个学生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居尘叹了口气,说:“既然万能的上帝是不存在的,无限的自然数也是不存在的!因为无限会得到自相矛盾的推论。这就是哥德尔不完备定理产生的根源,现在的数学,错误地定义了无限的概念,无限跟万能的上帝一样,是不存在的。如果无限存在,整个数学形式逻辑就会存在一些不可能证明的东西。换句灰膊怀雒庑┠晡揖「梢恍┎徽氖虑椋热纾芯扛绲露煌瓯感远怼!br />
    钟少竖起拇指:“厉害!尘哥不愧是尘哥,不像我们这样在红尘滚滚里出不来。”

    伊万卡:“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我也听过诶,不过,真的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本质居然是数学中关于无限的定义?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无限定义是错的,是吗?”

    居尘:“不,是对的!因为量子力学里面正好有个测不准原理,因为空间可以无限细分,所以出现了测不准的现象,就好像哥德尔不完备性一样,永远也不可能准确把握一个量子的状态,除非量子被外力干扰而塌缩。对应到数学里面,就是某个定理在一定的条件下,就可以证实、或者证伪。”

    伊万卡:“好玄妙啊,你的论文就是这个吗?会不会被认为是民科?”

    居尘:“我已经从数学上证明了测不准原理,很奇怪的是,我这个玩意儿没有激起什么波澜,我也很纳闷。我还以为可以混个大学教授当当。”

    钟少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理论靠不靠谱,不过,今天泡妞的计划算是泡汤了,那模特的心流都已经完全吸引到了哲学、数学、物理上面,远离了食色男女,而钟少也不好意思把话题转回来,不过也好,这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会面,对钟少来说。
以太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