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以太坊 > 第八章 囚徒

以太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囚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副教授评上了!

    在办公室里,居尘接受同事们的恭贺,大约有一半的青椒真心恭贺,也有一部分心怀叵测,因为居尘的晋升夺走了他们的希望,在这个学校里,教职是一个零和博弈啊。

    有个嫉妒的青年就在下面嘀咕:“这位副教授上课糟透了,你们有空去听听,我怀疑他根本没备课。”“就是,当自己是爱因斯坦啊,上课的时候神神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个认为居尘有资格得诺贝尔奖的女青年力挺居老师:“你有本事发一篇Science你也可以当教授。”

    这句话可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那个追求者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搞一搞事情,不能让居教授这么嚣张跋扈。

    事情发生在居尘获得副教授教职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的***过来调查居尘的住所,说是接到群众举报,这里有制毒、***的嫌疑。

    居尘不以为意,让***进来随便检查,然后***就进来了,一开始还很客气,可是当他们发现了***之后,就变了脸,仿佛山雨欲来风满楼。

    居尘有点***,看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原材料”和“半成品”,好像看到了老婆说:“老公,我给你表演一个大变活人!”然后从衣柜里把老王变出来。

    之后发生的就是很自然的,被派出所请去协助调查了,那***还说:“我们理工大居然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史无前例,一定要严肃对待!”

    居尘被***带到戒毒所去检查有没有使用***,更神的是他血液里居然残留有使用的***痕迹,这一下居尘彻底懵逼了。

    这下证据链全齐活了,以为光荣的大学青年教师,刚刚荣升副教授的职务,可惜染上了毒瘾,不得不自己制造***来维持。

    居尘可以想象有人陷害自己,但是居然能够把残留注射到自己血液里?有这本事,那居尘可能要感谢对方不杀之恩,因为这好像不比直接毒死他更难。

    是趁自己睡觉的时候干的吗?可是居尘找遍全身也没找到***。

    对手很厉害,居尘能做到,只有在看守所里保持沉默,有机会打***之后,请赏识他的副校长来捞人。

    副校长的赏识是很有限的,从派出所调查人员那里听到了情况,都不愿意出面了,好像怕惹祸上身似的。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在背地里,副校长还跟同事们说:“我早就觉得奇怪,一个讲师好好的为什么要研究那个什么辣椒粉,原来是挂羊头卖狗肉啊,可惜了,一个大好前途的科学青年就这么走入歧途。”

    就在居尘被关在派出所的日子里,他在社交网络又火了,这次当然是负面的,说的是他好好的一个大学老师,居然“自产自销”使用***,真是令人扼腕。

    崇拜他的学生,赞赏他的同事,都一个个远他而去,他被刑事拘留半年,还留下了犯罪记录,连一直欣赏他的老上司,这一次都渐渐冷漠下来。总之,这一次打击真的太巨大了。

    在监狱里,生活条件特别艰苦,正好碰到过冬,他的手腕伤口暗中疼痛,十分难忍。忽然间,他觉得特别失望,对生活,对一切,也许,只有仇恨能支撑下去,等他出去,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报复那个陷害他的家伙。

    在监狱里呆了两个月,忽然一天,他在理工大的一个女同事来找他。

    居尘记得,她好像叫江雪。

    “江雪?”他确认一下。

    江雪很高兴居尘记得她,笑道:“对对,是我,居老师,还好吧?”

    居尘冷淡道:“没那么糟。”

    确实,因为他脑子里又很多想法,正好在监狱里心无旁骛,琢磨那些奇妙的想法,正好把看上去无聊至极的监狱生活填满,他父母经济条件不错,给监狱钱,就不用劳动了。他们还盼望着儿子出来之后能继续当大学教授,光宗耀祖,这一次不管是一时糊涂还是得罪了人,都不重要。

    江雪拿来一份英文报纸给居尘看,居尘瞄了一眼,是***。

    江雪见居尘没啥反应,迫切地说:“你看看呀,上面有你,***夸你的成就震惊科学界,美国的好多物理学家被采访,都对你的发现评价极高!天呐,国际一流大神出现了!就在我身边,还一起共事,太不可思议了!”

    居尘冷笑道:“这可以让我出狱吗?”

    江雪一呆:“我以为知道这个消息你会好过点……”

    居尘:“谢谢。”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很冷淡。

    这态度让江雪很受伤,她是鼓足了勇气才来的,本来她遗憾居尘违法,但学术界的赞誉风投盖过了这些瑕疵,居尘仍然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现在居尘好像有点愤世嫉俗了,连给他带来好消息的人都没好脸色,这样会注孤生的!

    “我……我要是有机会,会帮你早点出去的。”江雪如是说,可是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教师,没有什么本事捞人,匆匆走了。

    她回到家,发现父亲大***驾光临,不快乐的心情一扫而空,赶紧给正在厨房里忙活的父亲帮忙,她从小就喜欢吃父亲做的菜,不过父亲工作忙,很少自己下厨,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过来,给了她一个惊喜。

    江父:“你刚才去哪儿了?”

    江雪脱口而出:“去探监了。”

    江父皱起了眉头:“探监?你又朋友入狱了?”

    江雪吐了吐小舌头,说:“也不算是朋友,是一个同事,大学讲师,不,他已经升任副教授了,而且学术成就比我可强多了,人家在Science上面发表了大作,而且受到国际肯定,如果出狱之后国内大学不要他,他可以去欧美,那边对***的犯罪好像不怎么看重。”

    江父:“原来是……好好的怎么走上这条路?使用***了?”

    江雪:“嗯,他自己不承认,不过检验报告对他不利,而且人赃俱获,形成证据链,被判了半年,好可惜,整个人都变了,今天去看他,怪吓人的。”

    江父:“你很欣赏他?”

    江雪:“我只是欣赏他的成就,据我不成熟的想法,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成就!”

    江父惊讶:“有这么厉害?到底是什么科研成果?”

    江雪:“量子力学的颠覆性成果的数学解释,这个跟你说了也不懂,我都不太懂,只是大概知道,要知道,哥德尔不完备性可不是有很多人理解的,也没多少人感兴趣。这个牵扯到数论,看上去简单的问题,其实需要用到很深奥的数学工具。”

    江父:“这东西有用吗?”

    江雪:“这个……老爸,你知道,发现不确定性原理的人是给希特勒早***的科学家,而他是解释不确定性原理的高人,你说这个有没有用?肯定有大用!当然,具体的我说不上,现在也不需要***了,反正很厉害就是了。”

    江父陷入了沉思。

    江雪所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正好是某个秘密机构的高级成员,这个机构一个独特的地方就是喜欢招揽那些厉害的科学家,不论对方的国籍、身份、道德。

    江父正好跟机构的一个猎头是朋友,跟她提了一句:“最近有没有在找天才科学家?我有一个人选你可以考虑考虑。”

    于是,居尘又多了一个访客,一个放在什么地方都晃眼睛的高挑***,穿着很正经的女士西装也掩藏不了傲娇的身材,又沟沟又丢丢的,还散发着独特的柔香,是乔治阿玛尼的“寄情水”。

    狱卒都快嫉妒他了,怎么老有***来造访呢?这么吃香?

    “居教授。”***很客气地称呼,声音特别有亲和力,仿佛谁努力一把都可以追一下的大众情人。

    居尘点点头,都没什么兴趣问她是谁,反正才几分钟的探监时间,聊得越开心,越是长夜漫漫。

    ***:“长话短说,我有办法让你马上离开这鬼地方,前提是你的信任。”她把纤纤玉掌摊开,悄然露出一粒红色的胶囊。

    居尘精神一震,他最想要的就是离开这鬼地方,盯着那神秘的红色小药丸。

    ***:“吃了它,你就将获得救赎。”

    探监的时候有个狱卒在一旁看着,可是他对这一幕视而不见,让居尘对***的信心大增,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居尘镇定了一下,问:“你的名字。”

    ***:“何晴,何必的何,晴天的晴。将来我们肯定有机会好好聊聊的。”

    居尘:“为什么?”

    何晴知道他问的是为什么要帮他,她神秘一笑:“帮你,也是帮我们自己,你会明白的。”
以太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