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以太坊 > 第十章 卧闻海棠花

以太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卧闻海棠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居尘把一台昂贵的高通量测序机器全部拆开来,零件把整个实验室都堆满了。

    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站在门口的何晴把胳膊抱在胸前,依靠在门边,歪着脑袋看着他,问:“你在干么?”

    居尘:“我曾经想写一本书,书名叫《禅与电瓶车修理艺术》,序言我都想好了,得这么写:在修理电瓶车之前,你首先得静下心来,你需要对肮脏和琐碎有充分的准备,唯有如此,才能不被外物所扰,好好修理电瓶车。”

    何晴不禁莞尔,叹了口气,看不懂居尘在干么,她也完全不懂如何将字符串对应到DNA的四种碱基A,T,C,G。黄主任也看得云里雾里,不敢说靠谱,也不敢说不靠谱,总之,居尘对他们组织肯定有所保留,缺少了居尘,拿到实验方案也没用。

    她找到别的话题:“你如果能制造生物矿机,为什么自己不制造?还去送外卖为生?”

    居尘:“黄主任告诉我,我刚刚拆开的这台测序机器是几千万美元买来的,这仅仅是其中一个设备,你说我有能力自己造生物矿机吗?”

    何晴恍然:“哦,也是,实验设备昂贵,生物实验室都这样的。对了,万一……万一你拆的机器装不回去的话。”

    居尘淡淡道:“放心,有保修的……”

    何晴:“但愿如此……”

    在一大堆昂贵无比的实验设备面前,仿佛一扇宝库的门被打开了,居尘对着一切都感到新鲜和有趣,连何晴这样的绝色美人都遗忘在角落。

    再说了,居尘对***都十分警惕,万一又是某些人故意派了监视他的呢?这些带着任务的***,还比如伊万卡那样的,让居尘不放心,山下的女人是脑斧啊。

    他拆解机器当然是为了改进,在拆解过程中,对机器的原理会有更加直观、感性的认识,对改进或者改造成自己理想的机器会大有裨益。

    他猜想这个未名的神秘组织实力不俗,从这些昂贵的实验设备就能看出来。其实居尘最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是编程众包项目,不过,他不想把这个隐藏技拿出来,将来获得自由之后还要靠这个吃饭呢,把老底都交代给这个神秘组织的话,等于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这么愚蠢的事情他才不会干。

    他本来以为送外卖的生涯,不名一文的生涯最低谷,可是进了监狱才知道那种生活的可贵之处,多么的自由和惬意。在这个神秘组织面前,如同被软禁,即使搞出了什么研究成果,恐怕也不一定能获得自由,想到这里,就让人唏嘘,他为什么回想到《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正是因为在这种时候需要一种精神慰藉,禅,这个东西不错,总是能让人从负面情绪中解脱出来。

    居尘对禅的兴趣也仅止于此,只有在对抗负面情绪的时候用得上,别的时候就把禅忘记了,一万个修行者心中就有一万种禅,居尘所谓的禅,是一种负面情绪的反作用力,在心情好的时候就没必要去想相反的事情了,那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流连忘返,让美好最大化。

    禅,是一种哲学,处世之道,居尘忽然想念伊万卡了,不知道换做她处于自己的境地,会想起哪位哲学家?

    忽然居尘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自己一辈子没有自由,活着还有意思吗?或者说应该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

    可能也没那么糟糕,至少还有这些神奇的实验设备相伴,这些复杂的精妙的东西,当你深入去思考他们,端详他们,你会进入一种心流,不亚于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

    ----------------------------

    咖啡的香气氤氲,在这露天的开阔地带,一男一女正在对坐,中年男人一脸肃穆,女孩儿却青春少艾无所畏惧,男的正是江雪的父亲江蓠,女的则是他的晚辈何晴。

    何晴刚刚坐下来就说:“哎呀,江叔叔,这里风景很不错啊,又有山又有湖,还这么清静!对了,咖啡馆的名字也很有意思,翡冷翠COFFEE,嘻嘻!”

    江蓠淡淡一笑:“羡慕你们年轻人,无忧无虑的。”

    何晴:“难道叔叔有什么忧虑?可以说来听听吗?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江蓠:“就算没有忧虑,我也习惯了这样平淡面对生活,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何晴:“叔,我还没长大啊?都已经24了!听说德国姑娘14岁就可以在监护人同意下结婚了!人家24岁可能都有一个9岁的娃了!”

    江蓠失笑:“德国姑娘显老,说不定14岁看起来就比你老……好了,不扯这个,那个……那个天才科学家状态怎么样?”

    何晴:“叔叔也看重他啊,不知道他在干么,状态倒是不错的,黄主任正在召集几个领域的专家来研究他的方案,他自己么,好像一直对拆解昂贵的设备感兴趣,越是昂贵越感兴趣,看在他能组装回去的份儿上,黄主任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说曾经想写本书,叫《禅与电瓶车修理艺术》,笑死人了!”

    江蓠:“这有什么好笑的?”

    何晴:“因为有本很出名的书叫《禅与摩托车修理艺术》!您不知道吧?”

    江蓠摇了摇头:“不懂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我真的老了。不是我看重这个人,是我女儿,她居然打听到居尘越狱了,然后辞职专心去寻找居尘,从小到大我没见过她这么上心做一件事,而且都没跟我们商量,我是接到理工大学的***才知道她辞职的,这可是铁饭碗,她可不知道就算没有铁饭碗我也能照顾她一辈子。”

    何晴:“噢,小雪对这位同事很上心?这么短的时间就产生感情了?根据我们的资料,这个居老师也没有什么撩妹技能啊,一直单身,酒店开房记录都很清白,可能是老***呢。”

    江蓠:“小雪可能欣赏的是他才华,老说他会得诺贝尔奖,就因为她提了一句,我才知道这个人,要不然我怎么会认识居尘呢?”

    何晴:“我也是你推荐才知道,要不然,我们只招募应用技能,居尘在这方面还没展露才华。现在黄主任都不知道该怎么给他位置,为难,我也帮不了他,您要不跟黄主任谈谈?说不定他会放人,给居尘自由,让他跟小雪见一面,最好安排成‘邂逅’,以免她惹上麻烦。”

    黄主任当然会给江蓠面子,所以,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你今天可以放假,离开这里,随便去什么地方溜达,想回来的时候就用这个app联系你的‘联络人’。”

    居尘一呆:。
以太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