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章 撂牌子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章 撂牌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自打自个不再受妃嫔们召见后,婉兮一般也少有出去,大多数的时候都留在屋里抄写佛经和绣帕子。? ? 

    婉兮心里清楚,她这容貌,虽然亮眼,可家世不显,大半是不会被留在宫里。

    秀女之中要说最优秀的,莫过于已经明确表示被留在后宫之中的瓜尔佳氏。记得前世这位出自瓜尔佳一族的秀女可是入宫即被封为嫔,没少惹后宫妃嫔们侧目。

    于是乎,婉兮也好,***的秀女也罢,有了瓜尔佳氏珠玉在前,***人反而不那么惹人注意了。

    这一日,婉兮独自坐在靠窗处绣帕子,才绣了没一会儿,便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随后便见索绰罗氏被几个宫女抬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索绰罗氏狼狈的模样,婉兮心里虽然快意却也难免会觉得惊讶。毕竟都到终选了,索绰罗氏真要出什么事早该出了,偏偏在这个时候,着实让人意外。

    一旁照顾索绰罗氏的宫女听了婉兮的话,甩着帕子行了个礼,道:“索绰罗氏小主在御花园里赏花时,不小心摔了。”

    婉兮飞快地瞄了一眼脸色惨白的索绰罗氏,点了点头,正想着出去的时候就见储秀宫的管事嬷嬷过来了,而原本哀嚎哭闹的索绰罗氏一见管事嬷嬷,立马哭诉道:“嬷嬷,你快让人给我看看伤,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敷敷就好了。”

    显然,索绰罗氏心里清楚她这伤若是稍有不好,撂牌子是一定的。

    “小主放心,医女马上就来。”管事嬷嬷不慌不忙地问清情况后,神色淡淡地道。

    宫里能做到管事嬷嬷这个位置的谁不是人精,秀女之间相互倾轧都是小打小闹,没点儿心机手段,提前被撂牌子反而是一件幸事。像索绰罗氏这般张狂无礼的,只要上头不说话,他们这些嬷嬷们也是不管的,不过瞧着现在这情况,怕是宫里的某位贵人不允许索绰罗氏留在宫里。

    虽说宫里关系复杂,利益牵扯广泛,可为了一个小小秀女,想必没谁愿意大动干戈。

    索绰罗氏一脸急切,疼痛让她忍不住闷哼出声,目光扫过站在不远处的婉兮,有心找茬却无力顾及。

    好不容易医女来了,管事嬷嬷立马让其上前诊治。医女年纪不大,手法却十分地娴熟,不过看她的表情,索绰罗氏的伤怕是一时半会很难全愈。

    “你的意思是这伤短时间内好不了?”为了谨慎起见,管事嬷嬷还是再三确认的。

    “嬷嬷,这位小主的伤不轻,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伤没半个月怕是不能下床的。”医女显然也清楚,秀女之事牵涉甚广,不是她这种小人物能插手的,自然是实话实说,没有一丝隐瞒。

    管事嬷嬷闻言,目光看向索绰罗氏,语气不带丝毫感情地道:“小主也听到了,终选在即,小主这伤短时间内怕是不好了,所以奴才只能禀告给娘娘,让娘娘们做主。”

    宫里如今由佟贵妃执掌凤印,四妃协同,虽然每个人管得不一样,牵涉秀女,自然得由佟贵妃拿主意。

    这话无疑是判了索绰罗氏的死刑,此时此刻她那里还顾得上找茬,心中满是惧怕和担忧,她着急地抓着管事嬷嬷的手臂,“嬷嬷!你……不,您一定得帮帮我才行,我不能被落选的,真的不能啊!!”说着,竟是嘤嘤哭泣起来,看着好不可怜。

    管事嬷嬷也无奈,终选圣上亲临,岂是他们这些奴才能耍小把戏的地方,“小主,这事端看贵妃娘娘如何处理了。”

    索绰罗氏听了这话,面色如纸,心中又难免升出一丝希望,“是,是了,***求贵妃娘娘,只要贵妃娘娘愿意帮我,就一定行的。”

    管事嬷嬷面色如常,眼里却闪过一丝不屑,这索绰罗氏以为自己是谁,她愿意求贵妃娘娘,难不成贵妃娘娘就愿意为了她给皇上留下办事不利的印象。

    “小主注意休息,这事奴才先去禀告贵妃娘娘。”

    索绰罗氏看向管事嬷嬷,小声哀求道:“一切还请嬷嬷帮着美言几句。”行动间,她便将手腕上那只上好的玉镯套进了管事嬷嬷的手腕上。

    管事嬷嬷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扫了在场的人一眼,见他们都低着头,不由地道:“小主放心,老奴自当尽力。”

    婉兮站在门边,将一切尽收眼底,却未吱声,不过她心里清楚,依着索绰罗氏的情况,这牌子是撂定了。

    虽说前世她比索绰罗氏还早出局,不过大致的情况还是清楚的。索绰罗氏最终没有进宫亦没有赐给皇子阿哥,就算是赐给了宗室,想必也是提早炮灰,毕竟就她这脾气,并非所有人都会无条件的容忍和退让。

    为了不惹上一身腥,婉兮并没有留在屋子里,而是去找惠芳说话,没想到索绰罗氏这事闹得还挺大,秀女们基本上都知道了,可能是她得罪的人太多,大半的秀女都巴不得她被撂牌子,好出一口恶气。

    “婉兮,我听说索绰罗氏的伤还挺重,是真的吗?”惠芳拉着婉兮坐下后,便急急忙忙地问道。

    “是挺重的,照医女的话讲,怕是要休养好些日子。”婉兮一切照实说,并没有添油加醋。

    婉兮不屑于口头之争,以前不屑,只是不想惹事,而现在不屑,只是觉得吵得昏天暗地,还不如一巴掌来得实在。

    这种想法看似粗鲁,却是婉兮重活一世悟出来的道理。

    与其嘴上争锋,气坏自个,还不如抓住对方把柄直接还以颜色,只要对方身份旗鼓相当,何必委屈自己,保全所谓的颜面。

    这脸是自己挣的,又不是别人给的。

    “活该,让她总是那么嚣张。”挥了挥拳头,惠芳身旁一位姓舒舒觉氏的秀女不由地说了一句。

    “对,这种人就是活该。”惠芳附合地道。

    婉兮见两人笑得开怀,也不扫兴,而是一脸感慨地道:“就是不知道贵妃娘娘会如何处理这事了?”

    惠芳闻言,挽着婉兮的手道:“还能怎么处理,撂她牌子呗,反正索绰罗氏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秀女,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晚膳时分,正准备回屋的婉兮还没起身,就听屋外一阵响动,无他,正是索绰罗氏被撂牌子送出宫的事。

    索绰罗氏被撂牌子的事并没有在储秀宫里引起什么反响,相反地到是让以往被索绰罗氏欺负的秀女们大快人心。

    婉兮对于索绰罗氏的下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