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十章 破例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章 破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别看婉兮新人入府,实际上即便是个御赐的格格,那也只是一个格格,没啥特殊优待,所以敬过茶后,胤该干嘛还是干嘛去了,别指望有啥不同。 

    胤如今尚未入朝,身上也没啥职务,平日里依旧在上书房读书。眼瞧着已经晚了,胤索性将婉兮送回屋,对着心腹王安吩咐几句,这才带着林初九走了。

    婉兮站在门前,送走胤,目光扫过候在一旁垂着手微弯着腰的王安,对着高嬷嬷点点头,然后捧着听竹的手进了屋子。

    婉兮坐在主位上,手里捧着茶盏,漫不经心地望着外面,待见到来人,眼里不由地闪过一丝笑意。

    王安,胤的心腹之一,若林初九负责外面的事,那王安便负责所有府内的事。

    “奴才王安给格格请安,格格吉祥。”王安一见嫁到,忙上前打了个千。

    “起吧!”婉兮应了一声,问:“是爷有什么吩咐吗?”

    “回格格的话,主子爷出门前吩咐了,说是您这里侍候的人不够趁手,吩咐奴才挑了几个人,还望您给取个名字。”王安微微侧身,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丫鬟并一个小太监,声音里透着几分敬意。

    “听雨,听琴。”婉兮抬眼扫了两个丫鬟一眼,仍然沿用了‘听’字,至于小太监,她想了想才道:“还是用你自己的名吧!”

    宫里侍候他们的人都是内务府直接安排的,若没有胤的安排,婉兮这里怕是要成眼线集中营了。

    这样也好,这样至少证明她昨天的努力还是有用的,毕竟要想霸住任性肆意的九爷,靠的不是她自行抬高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而是潜移默化地使胤自己一步一步地抬高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奴婢听雨(听琴)谢主子赐名。”听雨和听琴恭敬地曲身行礼。

    “奴才小梁子给主子请安。”小梁子立马跪下请安。

    “行了,都起来吧!”婉兮笑了笑,示意高嬷嬷打赏众人,便自身起身回内室休息去了。

    婉兮躺在榻上,目光静静地望着床幔,心里却想敬茶时的一举一动,心情没由来地痛快。前世她黯然败北,她连自己的孩子最后会怎样都确定不了,那样的绝望绝非出出气就能抵消的。

    别看刚才婉兮的举动隐晦,事实上她只是抓住了董鄂氏凡事爱多想的性子,故作挑衅,否则依她原先谨慎的性子,怕是不会让胤送她回屋。

    要知道婉兮对董鄂氏可是恨之入骨,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董鄂氏过好日子,但凡有一丝机会,婉兮都不会让董鄂氏好过。

    当初她恭敬本分,董鄂氏却步步紧逼,凡事不论对错,都要先打压她一番,唯恐她有不敬之心,那时的她即便委屈还是遵循额娘教诲,咬牙忍了。

    可即便如此,董鄂氏可有半点容人之量?

    没有,一点都没有。

    所以与其吃力不讨好,还不如怎么痛快怎么来。

    这不,眼见董鄂氏这会儿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婉兮突然觉得做个肆意张狂的小人也不错,至少心里痛快。

    小睡一会儿起来,婉兮才有心情打量自己的屋子,相比日后奢华精致的九爷府,阿哥所的地方着实不大。

    好在尹嬷嬷知分寸,给她选得地方不错,环境清幽,离胤的书房不远不近,周边还没有多余的屋子,到也不用担心会有***人住进来。

    因着婉兮只是格格的关系,没有婚礼,亦没有嫁妆,侍候的人数也有定数。除开婉兮带来的高嬷嬷和听竹,再加上胤给得两个丫鬟并一个小太监,她院子里的人数也就差不多了,至少外围的洒扫和粗使,她并不太在意,反正就算那些人是眼线,可盯得又不只她一个。

    “格格,请用茶。”听雨将泡好的茶送到婉兮手边。

    “恩。”婉兮应了一声,接过茶盏轻呷一口,入口的茶水没有之前的苦涩,反而满口余香,“这茶……”

    “回格格的话,这是王公公刚吩咐人送来的新茶。”听雨一脸恭敬地道。

    婉兮点头,却没有追问今天的茶为何和昨天不一样,她心知这些改变全部都缘自于胤对她的态度。

    晚膳之前,婉兮并未让人打探胤的行踪,而是老老实实地窝在屋里练字,刚写完一张,就见听琴从外面进来,道:“格格,主子爷来了。”

    婉兮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笔,让听竹收拾,又让听琴帮她整了整衣服和头,以免在胤过来的时候留下不好的印象。

    婉兮收拾好自己,胤就到了。听雨和听琴上前行了礼后,就被胤给挥退了。

    “还傻站着干嘛,还不过来。”

    婉兮闻言一怔,对胤这种亲密的举动还真有些不适应,谁知还不待她反应,冷不防地额头疼了一下。

    她不由地抬起头,怒目而视。

    果然,胤正往回收手。

    他的手指纤长分明,只是敲在额头上的滋味真心不怎么样。

    胤瞧着表情鲜活的婉兮,心情颇好,俯身的瞬间凑到她耳边道:“笨丫头,可是在心里编排爷的不是?”

    婉兮一怔,下意识地摇头,身子微微往后,谁知腿后面就是椅子,这下不仅没拉开距离,反而使得自己身形不稳,直直地跌进了胤的怀里。

    胤长臂一伸,顺势将人捞到自己怀里,低笑道:“小东西,你这是想爷了?”

    他的唇就在她的耳畔,离得很近,婉兮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耳边和脸颊边,酥酥的,麻麻的,让人不自觉地心跳加。

    果然,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实打实地存在的,无可否认。

    “哪……哪有……”埋着于他怀里,婉兮脸颊通红,欲说还休。

    胤瞧着她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低笑出声,手臂微微用力,在她娇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道:“知道想爷就好。”说罢,低笑出声,想来心情不错。

    婉兮偎在他怀里,双手不自觉地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脸颊通红,却还是睁着大眼故作凶猛地瞪了胤一眼,气恼地道:“爷欺负人。”

    胤瞧着她故作凶恶的模样,不禁笑得更欢了,闻着婉兮身上传来的馨香,胤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行,爷就欺负你。”说罢,将她打横抱起,向内室走去。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