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以太坊 > 第11章 Jerry

以太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章 Jerry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居尘正在很愉快地吃着善良妹子帮点的一碗螺蛳粉,滋滋作响,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好吃吧?”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居尘抬头一看,还没看清楚对方的相貌,突然胸口就被踢了一脚,仰天倒了下去,手里的火热的螺蛳粉也变成了自由落体,0.5秒钟之后摔成了一堆垃圾。

    居尘迷糊中记起来了,应该是那个跟他有宿怨的曾经的同行,送外卖的刘伟,***。

    刘伟的眼睛自从受伤之后一直看东西迷迷糊糊,对居尘真是恨之入骨,他的小拳拳像雨点一样落下来,真是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虽然居尘不靠脸吃饭,他还是尽量保护自己的脸,要是被打得连老妈都认不出来,那就罪过了,不孝子啊。

    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刘伟把居尘狠狠修理了一顿,扬长而去,留下一个蜷缩在墙角的男子,还抱着他的脑袋。

    喜欢《三体》的读者大多讨厌圣母婊程心,可是每每有同情心的都是女生,刚才给他买晚餐的那个,还有现在过来询问他伤势的一个。

    “你怎么样啊?要不要去医院?”那个女生担心的问。

    居尘抬起头来看她一眼,惨笑道:“没事儿,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那女生盯着居尘看了半天,说:“你不像叫花子啊?是不是最近碰到不顺心的事儿了?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居尘感觉说话的时候嘴角的伤口会流血,所以声音都变调了:“没……没钱,怎么开心?”

    女生:“你会什么手艺吗?”

    居尘看了看自己的有暗伤做什么都不灵光的某只手,说:“没有。”以前还可以送外卖,现在骑电瓶车都不方便了,偶尔骑一骑没事儿,慢慢来,要做专业骑手就够呛。

    那女生忽然想到一件事儿,说:“为了赚钱,你是不是愿意干一些别人不愿意的活儿?”

    居尘:“希望不是重体力的,我没那个体力。”

    女生:“主要是要意志力!有家公司签了我们公司15万,要不回来,如果你愿意去讨债,不论成不CD有工资给你,就是要不厌其烦地去骚扰他们。”

    居尘:“多少钱工资?”

    女生:“每天300!骚扰他一个月,看他能不能顶得住压力,狭路相逢勇者胜!”

    居尘:“你知道这个成语是谁发明的?”

    女生:“……谁?”

    居尘:“武安君赵奢!当然,那时候他还不是武安君,不过是一个普通将军,赵国的阏与被秦国攻打,阏与地势狭窄,所有人都认为救不了,秦军随便派军队把守就挡住了,但是赵奢力排众议,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说这场景就像两只老鼠在洞里打架,谁勇猛谁就赢。

    赵王听了觉得有道理,就任命赵奢去救援阏与,谁知道赵奢这厮出城三十里之后就按兵不动,完全跟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套路不沾边,知道后来他是怎么赢的吗?就是要所有人都以为他胆怯了,然后突然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长途奔袭偷袭懈怠的秦军,大获全胜!所以啊,妹子,讨债也要讲究策略。狭路相逢勇者胜这话就是用来骗赵王这种庸人的而已。”

    那女生看着一个刚刚被殴打的叫花子一般的男子侃侃而谈,眼角和嘴角还留着血迹,不由得惊呆了。

    她估计那15万是要不回来了,不过是为了给救助叫花子居尘一个借口而已,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就说:“好吧,那我们从长计议,你先跟我回家处理一下伤口,休息休息。”

    居尘:“好,谢谢,你真是好人,跟程心一样好,我最喜欢程心了。”

    那女生迷之微笑:“好吧,那你就叫我程心吧。你怎么称呼?”

    居尘:“名字不重要,我们也是萍水相逢,你就把我当成捡回家的一只阿猫阿狗好了,随便起个名字。”

    程心:“那我叫你Jerry怎么样?”

    居尘:“嗯?为什么?欧,Jerry是猫和老鼠里面的老鼠,刚才我提到老鼠了。”

    程心扑哧一乐:“你反应真快!”她忽然开心起来,步伐轻快,好久没有这种感觉。

    在路上。

    程心:“我真的看过《三体》诶,所有人都讨厌程心,连刘慈欣也不喜欢这种圣母,你为什么喜欢?”

    居尘:“这就跟我认为庄子不是为失败的人生准备的哲学一样,圣母也不是专门为自毁而存在的性格,刚好相反,圣母是一种奢侈品,在一个吃饭穿衣都没保障的国家,圣母是不可能存在的,***的时代会有圣母吗?没有。刘慈欣自己也知道,典型的例子——叶文洁嘛,连自己老公都杀死了。

    现在好多人都看不惯欧美的圣母白左,因为我们还是刚刚从废墟里站起来,刚刚才知道正常的***是怎么样的。哪里看得惯早已经富足习惯了,未婚怀孕都有***每个月给1000美元的***?

    程心之所以能成为圣母,正是因为她生活在美好的时代,至于她当执剑人的第一秒钟就毁灭了人类,这就是刘慈欣成心制造强烈对比咯,用程心的无能来衬托罗辑的正确。其实可以有更好的方案——同时搞两个执剑人嘛。每个执剑人都掌控不同的信号发射器,双保险。

    人类之所以犯这种错误,可能是刘慈欣没理解代议制,议员绝不会轻易就同意执剑人替换方案的,人类直接选举执剑人这种事情,代表了高明的代议制的***,要知道,全世界的人类,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可能不足5%,这还是在开放的国家,那些从小就习惯了服从的国家,比例就更小了。全民直选那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程心听得很高兴,默默地给居尘竖起大拇指打call。

    圣母一般的程心,家住中等程度的小区,跟老父亲住在一起,显然她打一开始就没怀疑过父亲会不支持她带陌生人回家疗伤,而且家里的药品箱很大,里面的东西似乎还经常有使用,不愧是圣母世家!

    程心并不像三体里的程心那样好看,不过,这让她更完美,居尘完全沉浸在平和而充满安全感的心流中,不知不觉中,伤口处理好了。

    程心家里的一张柔软的沙发,如同小船在大海里遇到暴风雨之后逃到了一个小岛上,又安心又充满了好奇心。

    夜深了,居尘忽然从梦中被惊醒,看到起居室的窗户外面雷雨交加十分热闹,怪不得自己醒来了。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来到窗边,任凭闪电一次又一次地照亮自己的脸。他刚才好像梦见薛定谔波动方程了,量子被观察的时候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从波塌缩到一个奇点,这就是波粒二象性的产生原因,但他拼命想也不记得梦中的波是如何塌缩的,真是遗憾啊。

    如果他能记起来,如果靠谱,竟然能从数学上解释波粒二象性的原理,那他可能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就差那么一点点!他紧闭双眼,努力回忆,可是一无所获。

    跟伟大物理学家这个头衔相比,今天所受到的那些委屈简直是没有烧开的水壶,不值一提。

    他本来可以在大学里做一个***地位高、工作清闲的教授,可惜……被那个陷害他家伙一下子全毁了,他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也没有能力去调查,真是太失败了。

    这么一想,所谓的伟大的物理问题又索然无味了。

    他的十分清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跟定海神针似的。

    --------------------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留下一张纸条,用苏体字写下:谢谢,我走了,以后回来看你和***爸。然后走了。

    第三天……

    伊万卡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接听,对方说了句:“是我。”

    伊万卡立刻反应过来,惊喜道:“啊!居尘!怎么是你啊?”

    居尘:“对啊,怎么是你啊,你想见我吗?”

    伊万卡不知道居尘最近发生的一切,还略带傲娇地道:“那除非你请我吃西餐,要喝红酒哦。”她在试探居尘是不是真的钟少爷的大哥,如果是,应该毫不犹豫才对。

    居尘:“好的,我在XX西餐厅等你,现在,不见不散。”

    伊万卡:“现在?怎么这么着急?我还有事儿呢!”

    居尘:“没关系,我在那里等你,你的事儿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去赴约,慢慢来,不着急。”

    “好吧……”伊万卡总感觉他语调怪怪的。

    居尘:“我是借别人的手机,所以,你联系不到我,直接到餐厅找我,了解?”

    更加奇怪了,伊万卡一头雾水,不过,约会的地点是公开场合,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其实伊万卡没什么事儿,就是需要时间化妆和挑选合适的衣服。

    可惜,无论她打扮得美成什么样儿,***成什么样儿,居尘都不会注意,他现在需要的……刚刚见面就跟伊万卡说了:“伊万卡,我现在需要一个住的地方,需要有饭吃,有电脑用,你能提供吗?”

    伊万卡秀美轻蹙:“发生什么事儿了?”

    居尘淡淡道:“没什么,我只是需要一个交易对象,你可以当我借一笔钱来用,需要还多少,你可以开口,我们会君子协定,没有什么契约,能接受的话,我就找你帮忙,不能的话,我现在就走,很明显,我一分钱也没有,现在。”

    伊万卡:“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很难办诶。”

    居尘:“对,很难办,所以我找了你,因为你是哲学家,哲学家看待我这件事儿肯定跟别人不一样。”

    伊万卡笑了:“谢了!我只是对哲学略有兴趣,哪里敢自称哲学家?”

    居尘:“科学家有民科,要不,我就叫你民哲好不好?”

    伊万卡翻了个白眼:“讨厌!先吃西餐,要省着点点菜,因为是我出钱了,唉,这还是第一次,跟男士吃饭居然要我来出钱……”

    居尘毫无愧色:“人总要有第一次的,无论什么事儿。”

    虽然伊万卡进套了,可是她还是不忿:“为什么我是民哲就要吃亏?”

    居尘:“因为我现在是人生的最低谷,你能出现在我面前,就是我的救世主,给你一次做救世主的机会啊,简直是双赢,对吗?如果你不跟我做交易,那我只好去跟魔鬼做交易了。天知道魔鬼会让我做什么。”他所谓的魔鬼,当然就是那个神秘的组织。

    伊万卡吃着开胃的甜点,说:“我好像要冒很大的风险,所以,我定价1000万!”

    居尘立刻点点头:“好,成交。”

    伊万卡感觉自己被忽悠了:“难道你不犹豫一下?我给你一个狗窝和一些***,将来要1000万回报!”

    居尘:“除了这些,记得,还要一台能上网的狗电脑。”

    伊万卡:“还有没有别的?”

    居尘:“暂时就这么多了。”

    伊万卡:“什么时候能给我1000万?”

    居尘:“尽快,我也喜欢越快越好,***又不好吃。”

    伊万卡:“毫不靠谱的买卖,唉,为什么我会答应呢?应该连想都不用想才对。”

    居尘哂道:“民哲就是不一样啊。给我安排一个狗窝,就如同比特币刚刚出来的时候用10000个买了两个披萨饼,谁知道这笔钱竟然会变成几个亿呢?你的投资很可能就是用披萨饼换了1万比特币。”

    伊万卡斜着脑袋寻思了一下:“这样类比好像让我开心了一点。”
以太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