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以太坊 > 第19章 修炼千年

以太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章 修炼千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沙子也不好找,而且很费劲,所以,两个流浪汉最后想到的办法是借用一台割草机,把草塞进塑料袋,轻巧容易搞建设,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建成了一间简易的塑料袋草屋。

    这个自称叫“老刘”的流浪汉以为居尘也需要一间草屋,但他摇摇头:“不用,你有地方住就好,我还是喜欢流浪,像乌龟一样,把房子背在身上,多么浪漫。”

    老刘表示不能理解。

    但居尘也挺喜欢这个简易到不可思议的草屋,心满意足地围着端详了好久。

    老刘有了草屋,可居尘自己还在外面搭帐篷,今夜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居然有恶心的昆虫钻进了他的帐篷,把他吓一跳,然后整个人都不情愿地清醒过来,再也睡不着。

    好可怜的人儿!居尘在月光下顾影自怜了一会儿,强烈地想念居者有其屋的生活,这么下去,特么还不如给那个神秘组织打工呢,至少不用风餐露宿。

    想了好久好久,竟然真的想走这条路,而且呢,还可以做他感兴趣的事情,比如那个生物比特币矿机。

    既然要进去,那1万5的现金就没用了,用来还债吧,他好像还欠着老上司裴丽1万块钱,算上利息,都给她算了。

    所以,他收拾了一下细软,到路边打了个车,到裴丽所在的高档小区去。

    现在是凌晨三点,如果她已经睡了设置了免打扰,那么他会把现金放在小区门口的快递柜,然后发条短信,自己离去,从此天涯两端两茫茫。

    即使她没睡,恐怕居尘也只能把她叫出来,亲手把钱给她,说几句话就走,因为人家早就结婚了,有家有室的。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说:“你进来吧,我正好失眠,而且家里没别人。”

    保安知道那个房号里住着一个大美人,正用暧昧嫉妒的眼神瞟了一眼居尘。

    居尘则根本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反正他准备跟神秘组织同流合污了,不,应该是助纣为虐。

    如此凌晨,裴丽肯定没化妆,她又不是富贵人家的小姐,状态一定差,果然,居尘看到她,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仰慕多年的大***上司,他的瞳孔都放大了。

    裴丽苦笑了一下,自嘲道:“我是不是老了?”

    居尘实话实说:“没有我脑海中那么明艳了,不过还是美人一个,没得说,有点憔悴,睡一觉就好了,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裴丽:“公司IPO……出了点状况,我心力憔悴。”

    居尘:“哦?那我帮不上忙,我也不懂,这次来,有点唐突,不过,可能以后见不到你了,所以唐突一点就唐突,我来还钱的,反正以后也用不上了,这里是1万5,对你来说是九牛一毛,不过,对我来说是有分量的。”

    裴丽:“我好像给了你1万而已。”

    居尘:“还有5000块钱就当是利息吧。”

    裴丽:“你发财了?”

    居尘:“不是,我就是要……去坐牢了,用不上。”

    裴丽一惊:“啊?怎么又去坐牢?我以为你刑满释放了。对了,你应该现在还在牢房里!假释?”

    居尘:“不,我越狱的。”

    裴丽吃了一惊,下巴掉下一个台阶。

    随即她笑了:“想不到你还有越狱的本事,让我想起了迈克尔-史高飞。”

    居尘:“我没这本事,只是做了个选择,有神秘的组织在背后搞事。”

    没想到裴丽居然对这个神秘组织不感兴趣,只是感叹:“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说的IPO出状况,不是你想的那种,算了,我告诉你吧,反正我也没别人可以倾诉。

    公司要IPO没错,也没有什么障碍,但是!我的顶头上司,居然用我的股份来威胁我跟他***,我没答应,结果自然就是损失惨重,我回来找老公诉苦,竟然发现他出轨了!我辛辛苦苦在外面打拼,为了我们的家更上一层楼而努力,他居然背叛这个家,你说,我是不是很倒霉?”

    居尘轻描淡写道:“你的顶头上司很有眼光。”

    裴丽恼道:“你!”

    居尘耸耸肩膀:“实话实说而已,男人都有偷腥的野望,你老公是正常男人。”

    裴丽:“……我是叫你安慰我的……难道你也是这种男人?”

    居尘:“我连女朋友都没有,还没到有那种野望的阶级。”

    裴丽:“你这么优秀的智商……在女人这件事上就差点,太腼腆了,难道你***?”

    居尘没有不好意思的意思,说:“不错,我就是***了千年的***,怎么着吧?曾经有时候想找小姐姐,可是一想,小姐姐每天接客那么多,说不定体内还残留着刚才客户的体温,我搞小姐,岂不是间接搞基?”

    裴丽扑哧一声,乐了出来:“你还挺逗的,唉,真是可惜,***千年……”

    居尘淡然道:“没什么,牛顿就是一辈子***,无法忍受女人的愚蠢,聪明的女人太少了,往往还不好看。”

    裴丽:“难道你真的打算一辈子单身?”

    居尘:“没么不可以的。我兴趣不在女人身上,至少没有戒断症。”

    裴丽:“你智力还很正常化,难道真的是有人陷害你?”

    居尘:“当然,我没必要骗人,以我的智商,怎么可能去当瘾君子?我早就知道人类不可能抵抗***品的威力,根本不会去尝试,我都有怀疑对象了,等以后我又能力了,我会找他算账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裴丽:“……你还是那么淡定,自信,连坐牢都改变不了这点,以后肯定还能继续当出色的科学家,现在媒体对你的报道越来越邪乎了,说不定你真的可以得诺奖。”

    居尘:“可惜……以后没机会在正经的学术圈混,遗憾,在大学里混吃等死的生活不可能咯。”

    裴丽:“喝酒吗?”

    居尘:“行啊。”

    这一次,是红葡萄酒了。

    这是裴丽跟老公调情之前的情调,今天趁老公不在,便宜老下属了。

    “Cheers。”“Cheers。”

    裴丽:“这一次进去,是多久?”

    居尘:“也许很快,也许一辈子。”

    裴丽摇摇头:“听不懂,不过算了,懒得懂,女人还是愚蠢一点好。”

    居尘:“难得愚蠢。”

    裴丽又笑了:“为什么我跟你在一起比什么都开心?”

    居尘:“因为我是你的老下属,我听你的话成了习惯,而且我生性淡泊,没有侵略性,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你这样的美人,换成别的男人,都应该有那种跟你的顶头上司那样的反应和野心,对吧?”

    裴丽淡淡一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想说,所以,沉默了一小会儿。

    他们忽然谈起了以前的老同事,有好多人居尘都记不起了,裴丽一一道来,看来女人果然是社交动物。

    两人都酒量一般,喝了半瓶红酒,都有点沉醉,裴丽说:“我要睡一会儿了,你自便。”不待居尘反应,她自己钻进了卧室去。

    居尘果然是***千年的草食动物,没有任何野心,迷迷糊糊地,在沙发上睡着了。

    刚刚睡了半小时,他就醒了过来,不过他不知道时间,客厅上有时钟,但他从来没注意到。

    坐起身,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而且超标了,呆了这么久,聊也聊过了,笑也笑过了,酒也喝过了,似乎应该走了。

    裴丽这套房子,恐怕得近千万,装修更是每一处都用高档货,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生活,他抚摸了一会儿这套北欧的沙发,沉浸了一会儿别样的人生体验。

    打开了大门,他叹了口气,有点不舍,回头看了一眼主卧的房门,这一别,恐怕此生难以再见。

    要不要道别?

    应该要的。

    于是,他关上大门,轻轻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在他推门的瞬间,裴丽立刻闭上了眼睛。

    哎呀,人家都睡着了,还是算了,居尘想退出去,但是迈不开腿儿,因为美人儿睡觉的模样……对男人有一种渗入灵魂的美丽吸引。

    能不能偷偷亲一下再走人?在往后孤寂的生命力,这也算一次难得的心跳的回忆。可是这不符合小牛顿淡定尘的价值观。

    所以,不淡定的淡定尘在那里纠结了至少5分钟。

    正在裴丽装睡都快装不下去的时候,居尘终于行动了,她已经感觉到了一股热气流慢慢靠近,然后停在那里,继续纠结。

    胆小如鼠淡定尘,万分纠结之后,才蜻蜓点水一般用他***千年的唇,轻轻触碰了一下曾经梦牵魂绕如今依然风情无限的老上司大女神的脸颊。

    然后,裴丽就睁开了眼睛。

    居尘并没有被吓倒,只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我只是想吻别,没别的意思……”

    裴丽微微一笑,似乎还带着某种嘲弄的意味,仿佛在说:***千年小牛顿!

    被嘲讽了,每个雄性智人都可能产生怒气值,居尘也不例外,更何况体内的酒精还没完全分解,他怒了,凑过去,一口咬住了猎物的烈焰红唇就是一顿久旱逢甘露。

    等他回味过来自己正在吻女神的嘴的时候,发现女神的手臂已经缠绕上了自己的后颈,而且美滋滋的甘露敞开供应,一点儿都不含糊。

    居尘的脑袋“哄”地一声炸响,仿佛听到了***礼的礼炮声音。
以太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