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十九章 醉酒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醉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的委屈无人能知,更无人能懂,他急于排解这种矛盾的心情,无奈是酒入愁肠愁更愁。?  

    林初九守在门外,看着拿酒一杯一杯灌自己的胤,心里无限着急,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派人去请婉兮。

    对于后院里的这些女主子,林初九不看位份,端看胤的态度。

    以往有八爷、十爷陪着,林初九只管把几位爷侍候好了便是。可今天瞧着,主子爷似乎是打算一个人在书房里喝闷酒。

    这架势,伤身呐!

    林初九担心归担心,却不敢上前劝阻,就主子爷的性子,能让他服软的人少有,思及胤独为婉兮连连破例之事,林初九思索再三,这才决定冒一次险。

    婉兮听闻有新人入府,并未细问,误以为是董鄂氏坐不住,在丫鬟里抬了一个出来做通房,借此打破僵局。就因为没有细究,她才不知道这次进府的就是她深恨不已的兆佳氏。

    若说董鄂氏逼死她的主谋,那么兆佳氏就是刽子手。

    她若是知道这次进府的人就是兆佳氏,她定然不会像现在这样悠闲地坐在屋里抄写所谓的佛经。

    晚膳过后,婉兮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消了消食后,回屋做一会儿针线,正想着让听竹给换一杯茶,就见高嬷嬷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了?”放下手中的针线,婉兮轻声问道。

    “格格,林公公派人过来,说是主子爷在书房等着你。”高嬷嬷一脸喜色地道。

    “书房?”婉兮闻言,一脸怔愣。

    她可记得胤的书房女人免进,后院的女人可以送汤水点心邀宠,却不容许进书房内。即便是董鄂氏这个福晋,没有胤的同意,也很难踏进书房一步。前世,婉兮虽然没少去胤的书房,但是这个时辰过去,到还真是第一次。

    “高嬷嬷,让听竹他们过来帮我梳妆。”婉兮眉梢微挑,心里微微有些好奇是什么事惹得胤破例。

    “。”

    有别于前一段时间的低迷,此时婉兮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显得喜气洋洋的。主子受宠,他们做奴才的日子也会比别人来得好过。之前都以为新人入府,会分自家格格的宠,现在瞧着主子爷最重视的还是自家格格。

    婉兮梳好妆,听听雨打听说胤正在书房喝酒,不由地让他们又准备了几个菜,一切准备就续这才动身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林初九站在书房外候着,一见婉兮过来,立马迎了上去,打个千道:“奴才给格格请安。”

    “爷怎么样了?”婉兮点了点头,目光往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问。

    “主子爷近来心情一直不好,晚膳什么都没吃,尽喝酒。”说罢,林初九瞄了婉兮一眼,见她一脸担忧地提着食盒往里走,心念一动,暗道难怪主子爷对完颜格格不一样,瞧人家凡事都有准备,一听爷有事立马就往前冲,都忘了爷的脾气有多凶。

    爷的脾气?

    哎哟喂,他还没进去禀报,完颜格格这么进去了,爷不会罚他吧!

    婉兮推门而入的时候,胤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手上却还一直重复地灌着自己酒,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他的心情有多糟。

    “谁”胤见书房的门被推开,目光不由自主地看过去,看清来人,胤不由地冲着婉兮招了招手,脸上露出近大半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啊……是……是兮儿啊,来,过来陪爷喝一杯。”

    婉兮瞧着醉得一塌糊涂还冲着自己笑的胤,眼里闪过一丝心疼。这个男人看似无所不能,其实也会受伤,她不知道是谁伤了他,可还是希望自己能抚平他心上的伤痕。

    眼见他要站起来,她不由地抬腿迎了上去,将食盒放在书桌上,轻声道:“爷想喝酒,又怎么能没菜呢?婢妾让人做了点小菜,味道还不错,爷不如先吃上一点,然后由婢妾陪着爷喝。”

    胤一直盯着她,瞧见她眼里的心疼,听着她嘴里的絮叨,不由地张开嘴道:“你喂爷吃。”

    “好。”婉兮脸上露出几分恬静的笑意,话语里带着一丝庆幸和喜悦。

    林初九见胤没脾气,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心里一阵庆幸,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没拿错。

    书房内,婉兮将食盒里的菜一样一样地拿出来,摆在胤面前,然后先就着胤喜欢的菜喂他吃了几口,又哄着他喝了碗汤,见他脸色好了不少,这才放下心来。

    胤看着婉兮忙前忙后的样子,心里暖暖的,却没吱声。婉兮也不打扰他,他喝一口她便喂上一口菜,以免他喝太多的酒伤了身子。

    胤原本以为婉兮会劝他来着,却没想到她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他,所做所为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多吃一口菜。“怎么不说话?”

    “要说什么?”婉兮不答反问。

    胤仰靠在椅背上,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说话间,酒水一杯一杯地进了他的肚子,“你来难道不是为了劝着爷少喝点酒的吗?”

    “恩。的确是。”婉兮点点头,夹了一筷子菜喂到胤的嘴里,“可是婢妾见爷想喝,觉得偶尔放纵一回也不无不可。”

    “这话到新鲜!”她让他喝,他反而没了喝下去的欲|望。

    放下手中的酒壶和酒杯,胤双手微微用力,便将婉兮拉到了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靠着自己的胸膛,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道:“兮儿,爷心里难受。”

    对,他心里难受。

    他到是想当一切都没生过,可是这一切像刀一样重重地划在他心上,痛得让他怎么也忽视不了,更做不到无动于衷。

    婉兮感觉到他的气恼和愤怒,不由地抬手轻抚他的背脊,“爷相信命运吗?”

    “不信。”

    “可婢妾相信。”婉兮说到这里,语气里不由自主地带着一丝喜悦。

    “为何?”胤此时到是难得地被转移了注意力。

    “爷也许不知道,每个人命运其实都是有定数的。以前婢妾认为自己最亲近的莫不过父母兄弟,可是现在瞧着,婢妾最亲近的人是爷,这对于婢妾来说是命运的牵引,也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婉兮蹭了蹭他结实的胸膛笑道。

    人都喜欢听好话的,也喜欢被别人放在心上,特别是在伤心的时候,好听的话,关心他的话都会让人心情愉悦,也容易让人找到自信。

    胤闻言,微微一愣,随后伸手拍了拍婉兮的背,道:“这到是,命运让爷遇到了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命运也会让爷看清楚身边的每一个人。”婉兮窝在他怀里,鼻间缭绕着淡淡的酒香,最后说了一句让人意味深长的话。

    胤拍着她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又如先前一般,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