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85章 预言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5章 预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次日,许仙穿上国子监的统一服装——太学生服,由国子监主簿徐浩安排学业。

    当然,徐浩在安排许仙的课程时,也考虑许仙的意愿。

    国子监除了由学问高深的名儒统讲四书外,中间还分设五经博士,五经博士给负责讲一门经学,下面还有律学、书学和算学等小门功课。

    与后世的教育系统类似,成为秀才之后,要钻研的学问开始高深,不再是泛泛而谈,而人力有时而穷,无法做到在钻研四书同时再将五经全部精通,所以士子们需要选定自己主修经学和次修经学。

    而经学中,又划分为大经、中经和小经,只不过如何划分等级,历代有所不同,大晟国以《礼经》、《春秋》为大经。

    许仙毕竟曾是现代人,对礼制不感兴趣,所以主修大经选择《春秋》。

    时空出现偏差,他很有必要仔细了解大晟国之前历代都发生过什么事。

    当然,最主要的是读史可以明智,许仙不希望自己成为迂腐的老究学,而是能成为经略天下治理一方的实干人才。

    本朝太祖就是熟读二十四史,成就开国之雄才大略。

    选定了主修《春秋》后,许仙再选择次修《诗经》、《尚书》和《易经》,还有算学。

    《尚书》意为“上古之书”,是古代历史和部分追述古代事迹汇编,记载了上起传说中的尧舜时代,下至春秋中秋的历史。正好与主修的《春秋》互补。

    《诗经》收集的是西周到春秋中期的诗歌,诗歌能反映当时的***人文,何尝不是一部历史书?

    至于《易经》,纯粹是他本人的兴趣消遣。

    算学对他许仙而言,是一门不需要花精力学的学科,凭着他学过的现代数学知识,做个国子监博士绰绰有余。

    至于剩下的经学,虽然不再花精力进修,但也不能完全丢下,国子监内每旬日都安排有一定量的课程。

    安排后课程,做好登记,国子监主簿就打发许仙自己去找教室听课。

    都已经考中秀才,成为士子了,不再是小学童,国子监自然不再手把手负责方方面面。

    许仙返回宿舍,按着课程安排,取了《春秋》书籍,然后出门去找讲授《春秋》的学堂。

    差不多找了小半个国子监,许仙终于找到他听课的学堂,一个很小的学堂。

    原来,许仙毕竟初入国子监,太过高深的课程不能听,只能听直讲授课。

    大晟国虽然是比较务实的朝代,但儒家还是以礼制为主,士子们主修的大经十有七。”许仙镇定地拱手自我介绍道,“江南路临安府钱塘县人士,是今年新晋贡生,由于路途遥远,昨日刚刚报到。”

    “哼,以后少做胡言乱语!”廖允厉声警告道。

    许仙不做任何辩解,道:“是。”

    虽然廖允对他厉声呵斥,但他能感觉到廖允对他没有恶意,反而是爱护。他自己也心底警觉,刚才后半段话的确不能道出来,若是被有心人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这里还是天子眼皮底下。

    “你坐下吧。”廖允语气缓和些许道。

    然后,他继续讲《春秋》,仿佛刚才的事没发生过。

    讲了一个上午,终于下课,廖允直接离开,没有接受许仙的礼拜。

    晚上,廖允与一亲密好友饮酒吃饭。

    饮酒间,廖允提及今***所教的学生里多了一个不一样的士子。

    “这个士子有何与众不同?”好友好奇问道。

    廖允想了想,道:“具体不能说。以我判断,这个士子假以时日将有一番大成就。”

    “哈哈,你这话范围可大了。”好友笑道,“成就有许多种,能成为贡生自然不是普通人。”

    廖允正色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好友听了更是放声大笑,毫不以为然。

    廖允也不再解释。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