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86章 冤家路窄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章 冤家路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却说许仙上午听了《春秋》课后,下午还有《孟子》课。

    国子监教学模式与沐阳书院不同,倒与后世的大学授课模式类似。

    下午,许仙早早找到《孟子》课的教室,不过他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在门口守候,准备在上课前先向讲《孟子》的助教洪应行师生礼。

    他几乎到了最后期限才报到,讲课的先生不可能主动认识他,只有他主动向先生行师生礼,向先生自我介绍。

    许仙在教室门口等了半炷香时间,开始有士子陆陆续续从门口进入教室。

    这些士子有些好奇看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继续进入教室。许仙也不急于与这些士子认识,日后有的是时间。他们看过来,他就微笑回应。

    又过半炷香,许仙看见五六名士子结伴走过来,他们笑声张扬,说话声大老远都能听见。

    许仙自远远瞥了一眼那群士子,便眼观鼻鼻观心站着,不屑看那群士子。

    刚才进来的大多数士子哪个不是抱着书卷,一脸认真求学的表情走进来?那群人却如此高声喧哗,如逛菜市,其求学态度可想而知?

    许仙不屑理会那群士子,但麻烦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只见那群士子若无旁人地有说有笑地走近,准备进入教室门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叫道:“等等!”

    这几个士子都停下来,其中一个人问道:“怎么了?”

    此时,许仙仍眼观鼻鼻观心地站着,没抬头看这些人,却听见有一个似乎有点耳熟的声音得意地怪笑起来:“似乎遇见‘故人’了。”

    “许仙,等了你两个月,你终于肯出现了!”那个声音不怀好意地得意冷笑道。

    许仙抬起眼睛,看见站在面前的果然是“故人”,正是无理取闹咬定他抢了其案首的王允。

    此刻王允昂扬着脸,眼睛半眯,目光充满威胁和得意。

    真是冤家路窄,远在汴京居然也能遇上。

    不过,心念一转,许仙明白其中的必然。

    王允本身是皇亲国戚,其本人童试成绩虽没能入甲等榜,但也排名第十一,成为贡生几乎可以预料。

    都是贡生,而且是同年,在国子监没遇上才叫怪事。

    不过,许仙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王允,便收回目光继续刚才的眼观鼻鼻观状态。

    “哈哈,怎么?怂了?”王允嚣张地道,“之前你不是很嚣张吗?可惜,这里不是临安府,你背后的靠山手伸不到这里来!你就度日如年,惶惶不可终日等着本少爷变着花样整死你吧!”

    “元登贤弟,此人莫非就是害你痛失小三元的罪魁祸首?”一位身穿华服的士子看着许仙问王允道。

    王允恨声道:“就是他!若非他曲意逢迎临安知府何刚,令何刚偏袒他,点他做案首,哪来后面的卫重那个小老儿故作清高,刻意降了我的名次?”

    “自己才学不行就别怨天尤人!”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许仙突然抬头,不屑地冷声道,“你若不服气,大可当着众士子和我来一次才学比试,不论诗赋,还是经义等等,随便你挑。”

    王允怨恨他,他只当王允是条疯狗,不屑理会,但是王允出言不逊污蔑临安知府何刚和江南道学正卫重,他绝不能忍。这两人是他的伯乐恩主。

    “你!你!”王允被气得脸色涨红,偏偏不敢应下。

    许仙作中秋诗词能获得“此诗只应天上有,尔后再无中秋诗”如此惊人高评,他王允哪敢跟许仙比诗赋。在经义上,他仔细收集过许仙的情报,知道许仙在经义上的理解同样惊人,连沐阳书院的先生都佩服,所以他同样不敢跟许仙比经义才学。

    然而,他到汴京后,就没少对他的一群狐朋***吹嘘他的才学。

    现在当着他的狐朋***的面,许仙又一次将他的军,令他颜面尽失,恨不得生啖许仙血肉。

    “不敢应战是吧?”许仙冷声道,“那好,立即当众向临安知府何大人和江南道学正卫大人道歉,收回你的污蔑!”

    说到最后,他的声调提高,语气变得严厉,近乎呵斥。

    许仙与王允的冲突,教室里的士子本来就注意到,此刻许仙严厉呵斥王允,要求王允道歉,言语中更涉及到临安知府江南道学正三品大员,一时间这些士子再也按捺不住,都站起来走到门口看热闹。

    出来教室里面的士子,还有后面到来还没来得及进入教室的士子也在旁边围观。

    在众目睽睽之下,素来好面子的王允脸色涨红得发紫,气得浑身发抖地指着许仙骂道:“你、你算什么东西?!”

    “许某不过一介书生,确实不如你皇亲国戚金贵耀眼,但是你污蔑何大人和卫大人的声誉却万万不能!”许仙厉声道,“今***不当众道歉,收回你污蔑何大人和卫大人的话,许某哪怕闹到祭酒大人前面,也绝不能让你离开!”

    ***学子虽不太了解许仙与王允的恩怨,但不妨碍他们同情有骨气傲骨的弱者——许仙,而且看情形,大概可以断定王允凭着皇亲国戚的身份欺负平民出身的许仙。

    所以,他们都用责备的目光看着王允。

    就在这时,外边传来一个威严的中年人声音喝道:“何事在此聚众喧哗?!”

    在教室里面的士子听到这个声音,吓得立即转身逃回座位坐好,站在外面的士子们则慌忙转身,对来人恭敬地行礼叫道:“学生拜见洪师。”

    连和王允在一起的几个士子也得乖乖地行礼问好。

    “学生临安府贡生许仙拜见洪师。”许仙恭敬地拱手作揖深拜道。

    来人正是《孟子》课的助教洪应,正六品官。

    洪应打量一眼许仙,发现许仙容姿不凡,却很面生,便道:“你是刚报到的贡生?”

    “是。”许仙答道。

    洪应问道:“你们为何聚众在门口喧哗?”

    许仙立即三言两语地将事情交待清楚,然后道:“学生愿与王允当众进行才学比试,证明临安知府何大人和江南道学正卫大人公正无私。假若学生赢了,王允必须当众道歉,收回其污蔑何大人和卫大人声誉的言辞。”

    他没有明言让洪应做主或作裁判,毕竟涉及到皇亲国戚,他不敢肯定洪应的真实态度,也没必要给刚见面的洪应牵扯进来。万一黄应怕事,不敢担当,指不定就恼了他。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