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89章 羞愤欲绝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章 羞愤欲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许仙提前大半个时辰交卷,但出于公平公正,祭酒苏文没有立即审阅许仙的试卷。

    两个时辰终于到,王允被收了试卷后,呆呆地坐着好一会儿才站起来,他还有三分之二的题目没做。

    王允站起来后,知道自己惨败,想逃走,但是却被拦住了。

    “王允,你还不能走,试卷还没审阅。”洪应沉声道。

    王允脸色惨淡,在众人瞩目之下,低头道:“我承认输了,不需要审阅。”

    说完,他低头要逃离这里,逃离无数嘲笑的目光。

    岂料,洪应仍拦住他不给他离开。

    只听见洪应无比严肃地道:“不行!这事关何大人和卫大人的声誉,你必须等祭酒他们把你和许仙的试卷审批完毕,得出令所有人信服的结果才行!”

    见洪应如此刁难,王允不由气血上涌,威胁道:“现在已经放学,我姑姑王贵人在宫中等着见我,耽误了我与王贵人见面时辰,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众人闻言,无不动怒起来。

    要知道,儒家极尊师重道,王允竟敢当众威胁老师,大逆不道!

    “原来你是仗着王贵人信口雌黄,肆意污蔑何大人和卫大人两位朝廷命官!”洪应毫不畏惧,正气禀然道,“别说耽误你和王贵人见面,纵然王贵人亲至,我洪某人也要还何大人和卫大人清白!”

    同时,***士子纷纷指责起王允来:“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竟敢对老师如此不敬!”

    “我们国子监没有这等败类!”

    “强烈***将这种大逆不道的败类赶出国子监!”

    ……

    一时间,王允被千夫所指,脸色涨红发紫,恨不得掩面逃跑。偏偏洪应等人拦住不给他离开,让他站在那里被所有学子批判痛骂。

    国子监外,石森带着两份旨等候进去的时机。

    这时,探子从国子监内出来,向他汇报道:“都知监大人,王公子已经交卷,但根据属下看见的情况判断,王公子很可能落败。而且王公子想离开,却被拦住。”

    石森颔首一下,对左右道:“进去宣旨。”

    他转身登上马车,马车启动,往国子监大门驶去,后面拥簇着一大群宦官,浩浩荡荡,排场很大。

    石森等人本来就在街道的转角处,动身后不一会儿就到了国子监大门前。

    “都知监大人驾到——”一个小宦官高声大叫道。

    国子监大门的门卫以为是圣旨到,吓得慌忙往里面跑,通知祭酒苏文等人。

    老祭酒正在和另外两位德高望重的博士当众审批许仙和王允的试卷,听到门卫叫声,放下笔问道:“石森?是要宣圣旨吗?”

    “小的不知道。他们只叫‘都知监大人驾到’。”门卫道。

    老祭酒苏文转头对国子监主簿徐浩道:“徐浩,你去迎接都知监进来,让他在会客堂等着。”

    石森是皇帝赵鼎跟前使唤的官宦,经常转达圣旨,但他不过正四品官。既然不是转达圣旨,区区宦官当然不配他堂堂正三品的祭酒出门迎接。

    在他看来,派个正六品的主簿迎接已经很给面子了,国子监这么神圣的地方,岂是阉党随便来的地方?

    徐浩拱手应了一声是,然后叫上几个人,去大门迎接石森。

    王允也听见门卫的叫声,以为救星来了。

    却说石森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大动静,正要恼怒时,看见徐浩领着五六个人从大门出来。

    “都知监大人,老祭酒有请。”徐浩拱手道。

    石森脸色一阵难看,一言不发地放下车帘,闷哼道:“进去!”

    马车进入国子监后,一路上静悄悄的,在徐浩引领下,走了好一阵子,终于停下。

    “都知监大人,到了,请您下车进屋用茶。”徐浩的声音传来。

    石森本来就纳闷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掀开车帘一看,发现马车停在一个院落大门前,门前门内静悄悄的,根本没***人。

    “本官要见你们祭酒,你将本官带到这里是何用意?!”石森脸色发黑地喝道。

    徐浩拱手作揖道:“祭酒大人交待,让下官迎接您到会客堂招待,他老人家正处理着一件紧要事,暂时无法分身接见您。”

    “你们、你们竟敢怠慢我?我可是带着旨意到来的!”石森大怒斥道。

    徐浩脸色一变,道:“下官该死,不知道您是来宣读圣旨的。下官马上去通知国子监上下前来接旨。”

    说着,他立即转身快步离开。

    石森吓得急忙叫住:“等等!”

    徐浩停下脚步,转身回去,看着石森,等石森说话。

    “那个,不是圣旨。”石森道,“是王贵人的手谕。”

    徐浩似是长长松了一口气,语气有点抱怨道:“吓死我了,还以为是不小心怠慢了圣旨。”

    顿了顿,他对石森道:“都知监大人,您先请下车驾进入厅堂喝茶歇着,下官再去向祭酒大人禀报您的来意。”

    他说着,对都知监大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本官要立即见你们祭酒!”石森恼怒地道。

    徐浩答道:”下官立即去向祭酒大人汇报。”

    说着,他立即转身要离开。

    石森叫道:“不需要了,你直接带本官去!”

    “都知监大人,下官没这个权力。”徐浩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道,“祭酒大人正在处理一件事关我们国子监的紧要事,他老人家只吩咐下官请您到这里招待。不过,都知监大人着急,下官愿意尽快请示。”

    石森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

    他虽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但品级差苏文一大级,根本没有直接见苏文的权利。另外,他明面上传的是王贵人的手谕,同样没有权利要求苏文立即赶来接旨。

    除非是贵妃的手谕。

    徐浩明显领会祭酒苏文的意思,就是拖着石森,不让石森有机会介入许仙和王允的比试。

    可怜王允左等右等都没等来石森解救。

    这时,两份试卷已经审批出来,许仙的试卷被评为甲等,王允的试卷被评为丁等。

    丁等是最差的成绩,意思是不及格。

    虽然将许仙和王允的成绩大声公布出来,所有人哗然。

    “这就是贡生?居然考了个丁等,连附生都不如。这里面肯定有黑暗内幕!”众士子大声叫起来。

    所有人都对王允投以鄙夷的目光,不吝言语讥讽,王允羞愤欲绝,偏偏又不能落荒而逃。

    啊!

    他突然大吼一声,吓得离他比较近的人慌忙后退,以为他要行凶。

    噗——

    只见无数鲜血从王允口中狂喷不止,当真是***三升。

    最后,王允倒地,彻底昏迷过去了。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