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娘子是白素贞 > 第93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娘子是白素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3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午膳后,许仙知趣地告辞,廖进也不留。

    不过,告别时,廖进用前辈告诫后背的的语气道:“汴京毕竟是京城,鱼龙混杂,牵涉深广。你到汴京来要专心读书,只有成为进士才勉强算是个人物。”

    许仙心中凛然,知道廖进指的是什么,肃然道:“小子谨记。”

    “当然,真遇上事也不要怕,有什么困难尽管找老夫。”廖进又道,语气真诚,不是场面话。

    许仙拱手作揖道:“谢谢小廖大人。”

    末了,廖进叫一名管事送许仙出廖府。

    刚走出别院几步,以为俏丽的丫鬟迎上来,对许仙行礼道:“许公子,我家三小姐有请。”

    许仙微怔一下,立即道:“劳烦带领。”

    他猜测三小姐就是午膳前见过的廖雪妍,如果只是廖雪妍,他会询问原因,再考虑是否应邀,但想到和廖雪妍在一起的还有唐婉容,他就立即答应了。

    在丫鬟带路下,许仙进入一个叫留雪院的小别院。

    小别院不大,主体建筑是一栋三层的小阁楼,前面围着一个院子。

    进入留雪院,果然看见了端庄高贵的唐婉容。

    当然,首先与许仙说话的是廖雪妍,唐婉容端坐在那里,装作不认识。

    许仙和廖雪妍相互行礼完毕后,廖雪妍给许仙介绍道:“许公子,给你介绍认识一位天上的人物,丰乐县主。管当今皇上叫亲舅舅的哦。”

    廖雪妍语气有几分北方豪爽,不太像江南水做的女人。

    “许仙拜见丰乐县主。”许仙对唐婉容拱手作揖叫道。

    唐婉容已经站起来,微回礼一下,柔声说道:“许公子不必多礼。”

    “谢县主。”许仙道,站直了腰,目光落在唐婉容那绝美的俏脸上。

    唐婉容与许仙对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转开,许仙也知道有外人在,不能太无礼,所以也将目光移开。

    “我们坐下说话吧。”唐婉容说道。

    于是,三人在院子里围着一张石桌坐下。

    当然,凳子不是石凳,是锦缎软墩。

    丫鬟立即算上香茗、点心和果品。

    廖雪妍对许仙道:“许公子……”

    “三小姐,您直接叫在下许仙吧。”许仙打断道。

    “好。”廖雪妍没有推辞,含笑道,“许仙,丰乐县主和我仰慕你的才华,所以冒昧请你过来请教一些诗词,希望你不要介意。”

    “能得丰乐县主和三小姐的赏识,在下荣幸万分,岂会生气。”许仙微笑答道。

    “嘻嘻,就知道你不会小气。”廖雪妍笑道,“咱们直奔主题吧。许仙,你才华横溢,听我爹说,你的诗才极敏捷,随口就是一首好诗。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你能不能做两首诗词分别送给丰乐县主和我呀?”

    “题材不限。”

    不等许仙回答,唐婉容已经插嘴道:“雪妍,好诗偶得,岂能随便就能作出来?”

    “许仙,你不要听她胡乱要求。”接着,她对许仙道,“我们谈论一下诗词就好,不一定要作诗词。”

    许仙微笑道:“谢谢县主。不过,三小姐既然说不限题材,恰好前几天在下偶有灵感,正好作了两首诗词。这两首诗词尚未有人知道,不如今日就送给县主和三小姐,希望您们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廖雪妍立即叫道,美目大亮,觉得这种诗才叫好,临时做出来的恐怕会有瑕疵。

    唐婉容也微笑道:“求之不得,岂会嫌弃。许仙,你先写给雪妍吧。”

    “您是县主,当然是先写给您。”廖雪妍道。

    唐婉容微摇臻首,不容置疑道:“不,先写给你。”

    “嘻嘻,那人家就不客气了。”廖雪妍笑道,然后转身对两三个丫鬟叫道,“还不赶紧将文房四宝送上来!”

    那三个丫鬟立即进入阁楼去取文房四宝。

    廖雪妍一脸期待。

    此时,在廖进的书房里,管家进来禀报道:“老爷,刚才三小姐将许仙请去了留雪院。”

    “胡闹!”廖进立即有些动怒。

    刚才午膳时他都已经明确不同意廖雪妍要求一起用膳,没想到一转眼就敢把许仙私自到她的院子里去了。如果许仙还没成家,他乐见其成,但许仙已经成家了。

    管家见状,连忙把剩下的话说完道:“丰乐县主还在留雪院。”

    廖进闻言,怒气稍消,有丰乐县主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估计就是谈论诗词之类。

    ……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廖雪妍捧起墨迹未干的宣纸轻声念起许仙刚刚写下的词,待她她念道最后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时,整个人都沉寂了。

    不了半晌,她才抬起头来,看着许仙问道:“许仙,你确定这首词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许仙微笑道。

    这首词是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女孩子喜欢风花雪月,敏感而多情,为赋新词强说愁,对柳永的诗词最没有抵抗力了。

    “谢谢你,谢谢你。”廖雪妍激动地道,“这是我一生见过最好的词。”

    许仙淡然微笑:“不客气。”

    这是,他忽然有些感应,转脸向唐婉容看去,看见唐婉容似乎用有些责备的目光看他。

    “咳咳,下一首诗送给县主的。”他假咳两声,说道。

    旁边侍候着的丫鬟立即上前,将一张冷金罗雯宣纸铺好,方便许仙写诗词。

    许仙执笔看了一眼唐婉容,然后低头写起诗词来。

    不一会儿,诗词写好了,许仙将写着诗词的宣纸献到唐婉容前面,声音有些低沉亚色道:“县主,这是我送给您的诗。”

    唐婉容颇有几分期待地接过诗,心中想着这次送给她的诗能有上次在沐阳书院送她的七夕诗好吗?

    她接过宣纸,声音清越柔和地念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唐婉容念完,整个人没有了声息,怔怔地看着许仙。

    “请县主勿怪,此诗只有半首。”这时刻,许仙反而不敢与唐婉容对视了。

    他心虚,他不怕唐婉容什么县主的身份,但他已经娶了白素贞,不能给唐婉容任何承诺。

    过了半晌,唐婉容声音有些哽咽地问道:“真的只有半首吗?”

    “是的。”许仙答道。

    这首诗的后半首用了两个历史典故,他的诗才还不足以完美更改,但“人生若只如初见”却是他要对唐婉容说的话。

    而这首“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如他和她,只有开头,没有结尾。

    唐婉容再也忍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突然站起来,玉手紧捂着小嘴逃入了阁楼。
我娘子是白素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