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十五章 教训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五章 教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次日,表面平静,阿哥所里却有不少奴才被胤明里暗里地下令处置了,这些人无一例外均是后院妻妾手中的暗线。 

    特别是兆佳氏的人,一个刚入府的侍妾,竟然在御膳房专管阿哥所的膳房里都有人,如何能不让人心惊。

    胤的手段之快,还不等董鄂氏等人反应过来,手中的暗线不说连根拔起,却也损失惨重。而这一举动也让董鄂氏她们原本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上来,再看婉兮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了。

    原来不是不管,是有后招等着她们呢!

    后院的女人们能跟彼此作对,却不敢跟身为主子的胤作对,因为她们心里清楚,后院争斗再所难免,胜负全凭各自手段。可若是胤插手的话,她们心里再不甘也得适时收手,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被斩断手脚,灭其耳目。

    有什么比毫无自保能力更让人觉得害怕的,瞧着这仗势,不说***人,就是董鄂氏也不得不收回伸出的手。

    “欺人太甚!”董鄂氏砸了面前的茶盏,脸上表情极其难看,就连手都气得颤抖起来了。

    “爷这是打我的脸还是要打所有人的脸为完颜氏正名,他是觉得完颜氏还不够受宠,他是要我们所有人都捧着完颜氏!”董鄂氏越想越恼火,越想越气愤,整个人都因此而开始颤抖,而这几句话都好似从内心深处喊出来的一般,透着一股子的怨气。

    一旁的尹嬷嬷看着气得浑身颤抖的董鄂氏,第一次不想开口劝了。

    这次主子爷出手可没少动她们的人,不过更让她觉得心惊的是兆佳氏的眼线和人手并不比她们少,而她还只不过是一个刚进府的新人。

    另外,尹嬷嬷可不认为主子爷会点着她来敲打众人是顾及福晋的身份,她总觉得主子爷此举另有深意,又或者说比起她们,兆佳氏的手段更厉害。

    “福晋,您莫气了。主子爷到底还是顾及您的。”佟姑姑见尹嬷嬷站在一旁不动,再看董鄂氏气急败坏的模样,从心底里叹了口气,上前劝了两句。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她们理亏,闹大了,也不会有谁站在她们这边,而且真追究起来,谋害皇家子嗣,谁能受得住这个罪名,这可是要株九族的。

    董鄂氏心里想必也清楚,后院阴私上不了台面,而且就宜妃娘娘和爷的那股期盼劲,她就知道除非她有身孕,否则她就是嫡福晋,她也得让着完颜氏三分。

    “也许当初就不该让她进这后院……”

    相较董鄂氏的气急败坏,后院的***人却是对兆佳氏怨念颇深。

    兆佳氏作为打破婉兮独宠后第一个人,后院对她的关注和期待真心一点都不少,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恶意比婉兮少一点,谁让婉兮总是吃独食呢!

    可惜兆佳氏并没给这些人开个好头,相反地她承宠的第一晚就惹得胤大雷霆,拂袖而去。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是众人瞧着胤又去了婉兮的院子,看向兆佳氏的目光就变得不那么友好了。

    她们认为好不容易打破的僵局,都被兆佳氏给浪费了。

    后院包括董鄂氏在内的妻妾谁不想得宠,谁不想一朝得子。她们谁都想,可是没有机会,好不容易有机会了,谁知这兆佳氏不争气,不仅自己失了宠,还害得她们也一并没了机会。现在瞧着,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原点,爷的眼里又剩下一个完颜婉兮了。

    没人关心兆佳氏有多委屈,她们只知道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因为兆佳氏而毁了。

    婉兮把这些都看在眼里,脸上扬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似乎这样的局面是她早就预料到的。

    这天午后,胤从书房过来,进门就看到婉兮穿着一件桃红的旗装躺在美人榻上。因着有身孕的关系,婉兮的身子较之过去丰韵了不少,一眼望去,***,无比诱人。胤看着这般诱人的婉兮,立时便有些不自在了。

    婉兮娇笑地望着胤,见他走近,立马扑到他的怀里,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心里无比甜蜜:“爷今儿个可有空?”

    面对婉兮期待的眼神,胤想着那些不算要紧的琐事,伸手点了点她的俏鼻道:“爷的娇娇可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婢妾从来都只打爷一个人的主意。”婉兮纤细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轻轻划动,娇声软语,听得胤身体软。

    “妖精。”揽着她柔软的身子,胤轻斥一句。

    婉兮望着他英俊的侧脸,不由地在他唇上轻啄一下,“就算婢妾真是妖精,那也只想迷惑爷一个。”

    胤搂着满眼柔情地望着自己的婉兮,心里瞬间软得一塌糊涂,心跳更是不自觉地加快不少。婉兮抬头,便看到靠得越来越近的俊脸,正想说话,双唇便被衔住,然后从一开始的亲吻到纠缠,他的动作越来越急切,似要把她给吃了。

    “爷,真坏。”婉兮以为自己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才放开她,靠在他怀里,眼神微嗔,眼眸里尽是妩媚。

    却不想这幅神态落在胤的眼里,却实打实的***。本就几月不近女色,正是忍得辛苦的时候。昨日又因婉兮的事了兆佳氏的脾气,一来二去的,一向美人环绕的胤竟只能硬生生地按捺自己的欲|望。

    现在,眼前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全身上下无一不让他满意,再加上这样的***,叫他如何忍得住。

    “娇娇,你这是要爷的命?”咬着牙,胤到底还是顾及她和孩子,又亲又摸就是不敢行动。

    婉兮见他额头上的汗珠都落下来了,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要想到他为了自己未曾去过***人的院子,就觉得一阵感动。

    小手不自觉地爬上他结实的胸膛,感觉到他越来越重呼吸,心疼地凑到他耳边道:“御医说过了三个月便可以了,只要注意一些。”

    婉兮是一句话让胤化身为狼,等到婉兮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胤抱上了床榻,两人衣裳未解就这样疯了一回,可见胤之急切。

    娇喘未休的婉兮被胤逮着好一番搓弄,之后千般手段万般花样地折腾,闹得她哭得直求饶。早知会是这般结局,她宁可他忍着也不让他这般疯。

    婉兮觉得现现在的她累极了,压根顾不上思考,胤抱着她说什么她没听清,反而觉得这人打扰了她休息,临睡前抓着他的大掌狠狠咬了一口,没了声音,三两下的,到是很快就睡着了。

    胤看着虎口处的牙印,眉梢微挑,望向睡得香甜的婉兮,一脸的宠溺。

    次日正好是十五,每月到正院请安的日子,婉兮过去的时候,***人都已经到了,只是相较从前的莺声燕语,现在的气氛显得无比的沉闷。

    婉兮神色恹恹地请过安,便坐在一旁等着董鄂氏说‘解散’。

    昨天她太高兴,以至于都忘了还有请安这回事,勾着胤闹了两回,即便睡得早,精神也没有往日那般好,现在过来请安,也就是勉强应对。

    董鄂氏瞧着婉兮这副没睡醒的样子,也不觉得奇怪,只当是孕妇的特征,她记得自家嫂子怀孕时也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到是兆佳氏,面色惨白,坐着都止不住颤抖,想来这次胤出手给她的教训可不小。

    后院的女人们对她也是敌意满满,每每见面,均是一副双眼红,恨不得冲上去扇她两耳光的模样。

    腹背受敌,侥是这一世的兆佳氏早有准备,可双拳难敌四手,唯一能牵制整个后院的胤不仅不站在她身边,还出手斩了她的左膀右臂。这也难怪一向城府颇深的兆佳氏此时难掩周身的疲惫了。

    婉兮心中快意。

    上一世的兆佳氏何其有心?别说一个她了,就是董鄂氏还不一样被骗得团团转,任她生下一子两女,也不忌惮打压。如今到好,一切才刚刚开始,她就已经备受打击,萎靡不振了?

    活该!

    手伸得太长,就该一刀斩断,不流点血,不吃点痛,何以知教训。

    从正院里出来,望着被丫鬟扶回院子的兆佳氏,婉兮皱眉,久久凝视不语。

    听雨瞧着一直盯着兆佳氏背影的婉兮,只以为她这样都是因为太在意兆佳氏之前的举动,便轻声劝道:“格格不用太在意,这兆佳姑娘的爪牙都让主子爷给拔了,以后再也张狂不起来了。”

    “别小看她,一个新入府的侍妾,下起手来却不比善于经营的福晋弱,你说这样的人会轻易收手吗?”婉兮猜兆佳氏所有的隐忍都只是为了蛰伏,待到起复的那天,兆佳氏定会比所有人都来得狠。

    “这……”听雨虽不懂婉兮为何如此忌惮兆佳氏一个侍妾,不过从兆佳氏的战绩来看,此人的确不可小觑。

    之后几日,婉兮看似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养胎,实际上已经开始吩咐高嬷嬷他们开始收拾东西了。另外,她给家里去了一封信,让自家阿玛和额娘准备准备,听兰和听雪也一样,等到迁府,便将两人都给送进来,至于***,量力而行。

    前世婉兮没想跟董鄂氏等人争什么,所以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府里,她都谨守本分,可最终只能被动挨打,而今生,她不说往董鄂氏等人院子里放眼线,她至少得把自己的院子围得跟铁桶一样,确保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