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二十八章 截胡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八章 截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院里,董鄂氏现在可是卯足了劲想趁着这次宴请之事好好表现一番。  

    从宫里出来,瞧着内院的四大嬷嬷,董鄂氏的心情就没好过。

    尹嬷嬷和佟姑姑心知这是主子爷在敲打福晋,也不便多说。之前主子爷莫名对兆佳氏难时,她们就知道主子爷迟早会对福晋出手的。

    可等了又等,主子爷就是没动静,她们还以为主子爷是顾念福晋的体面,让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想一切都在这里等着呢!

    四大嬷嬷看似辅助福晋打理内院的,实际上却是夺了福晋主动权,减弱了她对后院的掌控。单这一点,福晋若是再想如过去那般掌控内院的一切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可惜尹嬷嬷和佟姑姑都看清了胤的用意,董鄂氏却看不清,她一心以为只要她好好表现,证明自己的能力就能夺回一切,却不知胤此举为得就是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宴会开始前,阿哥中除去大阿哥、太子和一些不能出宫的小阿哥们外,能来的都来了,一众阿哥再加上郭络罗氏和董鄂氏两家的代表,到也热闹不凡。

    胤原想借此机会一笑抿恩仇,无奈胤一点和好的意思都没有,再加上胤俄在旁插科打诨的,好几次他逮到了说话的机会,却没说话的时间,这让他莫名地有些挫败。

    八阿哥胤会做人,大家都知道,就冲着他那比谁都好听的贤名就不难看出他的心机。要知道出身低微的八阿哥可没有母族帮忙,而有母族帮忙的,名声却都不及他,难不成别人都傻吗?

    不傻,只是没他钻研得那般深罢了。

    胤长袖善舞,一脸笑意地周旋在众人之间,真正是一点机会都没给胤。

    胤俄看似敦厚,实际上并不比别人傻,他只是习惯藏拙而已。

    之前他为了兄弟义气不得不帮忙,即便心中有异议,也不宣之于口。因为每每他有异议,八哥总是会想法堵了他的话,让他无话可说。现在胤俄这般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都说他们三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事实上这后宫的阿哥们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即便年纪相差颇大,那也是日日相处。单论这个情谊,着实站不住脚,再者胤俄心里明白,胤拉拢胤和他,为得也不过是他们背后的母族势力罢了。

    有些事,看透了,也就那么回事,而且他们无心大位,自然也不可能阻止别人。只是争归争,凭白被人当傻子的感觉着实不好。

    胤酒量不错,却也经不住众人一起灌,半途出去,却被胤堵了个正着。胤避无可避,不由扯着嘴角道:“八哥不在前面喝酒,怎么跑到这后院来了。”

    “九弟,我知你对我有意见,但是你不能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吧!”胤也没有想到仅这一件事竟让胤下定决心远离他。

    当初瞧着太子屡次接近于他,他这般算计也是害怕胤会转投太子阵营才出此下策。不想计策未成,反使胤离开,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为过。

    “八哥何出此言,之前爷便说得一清二楚,人不可能一直当傻子。”

    “不是,九弟……”

    胤抬手制止胤接下来要说的话,背叛这种事情,胤一直认为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与其屡次被打脸,还不如早早地拉开距离,以免到时大家连普通的兄弟都做不成。

    “八哥,有些话不必说得太明白,咱们心里都清楚,再纠缠也不过是彼此徒增困扰罢了。”

    胤看着头也不回地离开的胤,心里一阵寒,他以为这种事情只要解释清楚就好,却不想他连听都不听他的解释。

    有别于胤的黯然神伤,***阿哥们都表示尽兴了,由此看来,这客想必也就请到位了。

    董鄂氏在后院招待众福晋,她到是有心表现,可惜胤不来,她就是做得再好也无从说起。

    八福晋郭络罗氏瞧着董鄂氏怏怏不乐的模样,不由地想到外界的那些传闻,不由地冷笑道:“瞧你这点出息,一个格格也能让你如此忌惮,真要是觉得不高兴,直接落便是。”

    董鄂氏脸上笑意盈盈,心里却是一阵酸楚,“八嫂说得轻松,可不是谁都像八爷那般护着八嫂的。”

    “我看不是我家爷的问题,是你们都把这爷们给惯坏了。”

    众福晋看着张扬得意的郭络罗氏,眼里都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丝不屑,长着一副聪明样,内里却是个蠢的,皇子龙孙,岂是凡夫俗子能比的。别看八爷现在宠着你,可若是行事太过,八爷不处置你,皇上岂能容你?

    婉兮对于前院的事情一向很少打听,到是董鄂氏这边她有打听,听说过来的福晋们都挺好说话的,唯有这八福晋郭络罗氏的一张嘴不管得不得理都不饶人。

    明明是八福晋却当了九福晋的家,真以为是爷的表妹就能为所欲为么?

    当天,喝得醉醺醺的胤直接在正院歇下了,后院的女人们见状,到没什么感觉,只以为胤给董鄂氏的体面。

    婉兮心里微酸,却也知道,董鄂氏才是胤明媒正娶的女人,他能冷落她一时,却不可能冷落她一世。

    翌日,胤醒来时,看到身侧的董鄂氏,略微皱眉,脑子里却记不清昨天的一切,即便如此,他也没说什么,而是直接起身唤林初九进来侍候。

    董鄂氏见胤醒来,立马起身侍候,胤见状,也不拒绝,只是心里一直带着一丝疑惑。

    用过早膳,胤便去了书房,阿哥出宫建府后,就不用再去上书房读书了,再加上还未正式入朝的关系,胤此时还真没什么事做,所以从正院出来便直接去了书房。

    林初九看着脸色不好的胤,心里微微有些虚,昨天主子爷在书房歇息,中途酒疯闹着要去清漪院。林初九有心卖婉兮一个好,谁知福晋半途杀出来了,而主子爷又醉得认不清人,最终就这么被福晋截了胡。

    这种乌龙的事情,他这个做奴才的不敢评价,更不敢主动提及。

    胤虽然记不清昨天的一切,不过他也没糊涂到睡了自己的老婆还要问一句为什么的地步,所以这事也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因着搬家后的第一天,即便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后院的妾氏都自地前往正院请安,婉兮个有孕在身的也不例外。

    虽说胤昨夜宿在正院,婉兮过去请安时依旧打扮得光鲜亮丽、漂漂亮亮的,虽说少了脂粉,可胜在长相够精致。

    众人行礼,得了董鄂氏的回应,皆坐到身后的椅子上。入住新府,新府新气象,脸上都带着一丝笑意和欣喜。

    也对,一直独宠婉兮的胤入府第一晚便在留宿正院,不管其中用了什么手段,总之能达成目的,董鄂氏就觉得高兴。

    后院的众侍妾的脸上也带着一丝欣喜和期盼,能再次打破僵局,谁不想着沾点光,不说一飞冲天,能抓住机会生下个一儿半女的,将来也能有个依靠。

    董鄂氏眼睛一抬,目光扫视一周,看着下的众妾氏,她那里不知她们心中的想法,但她不会像那些贤惠的妯娌们,劝着自家爷去别人的院子。

    “刚搬进府里,很多事情都得重新安排,诸位妹妹若是有什么事,皆可询问吴嬷嬷和刘嬷嬷。”董鄂氏轻咳一声,交代一下府里的事宜,虽说四大嬷嬷基本把她这个福晋给架空了,但表面上她还是要维持她这个福晋的体面的。

    婉兮捧着手里的茶盏,指尖轻抚茶杯的边沿,静静地看着董鄂氏狐假虎威似的宣告。

    董鄂氏想要保证自己正室的地位,这一点婉兮明白,可是她却不喜欢董鄂氏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当然,像完颜妹妹这般有爷亲自派人照看的,自然就不必我这个福晋多花心思了。”董鄂氏这般,也不过就是想敲打婉兮几句,让她不要太得意。

    婉兮轻轻挑了挑眉头,她能感觉到,董鄂氏这话一说出来,屋里大半人的眼神都落到她身上来了,似乎是在等她解释一般。

    “哦?这事婢妾都不知道,福晋便知道的一清二楚。看来爷对福晋还真是宠爱非常啊!”放下手中的茶盏,婉兮故作惊讶地望着董鄂氏道。

    想得宠又不想被人怨,所以拉她出来溜溜。

    闻言,众人的目光不由地在董鄂氏和婉兮的脸上来回移动,虽说婉兮盛宠,可之后如何,谁也不知道,而且瞧着福晋的态度,似乎并不想分她们一口汤喝。

    “是吗?完颜妹妹如此盛宠,爷怎么会忘了妹妹,是妹妹太客气了吧!”董鄂氏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头不爽,故作讶意地道。

    婉兮懒得跟董鄂氏绕圈子,她从始至终要得都是这些人不好过罢了,有的时候,软刀子割肉,不在快,而在连绵不断的疼痛。

    “不是妹妹客气,而是福晋客气,爷的心意连婢妾这个当事人都不知,福晋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也难怪爷入府便去了福晋的院子。”婉兮一说完,众人眼里的嫉妒藏也藏不住。

    “你”董鄂氏终究还是怒了,气白了一张脸,她猛地将手中的茶盏掷于桌上,抬起食指微微颤抖地指向婉兮。

    婉兮看着被自己气得浑身抖的董鄂氏,先前还有些微堵的心情,现在终于畅快了。董鄂氏,咱们的帐还没算清呢!你以为我会让你得意到几时。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