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十章 瓜熟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章 瓜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董鄂氏有孕后,一时间整个九阿哥府里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因着董鄂氏有孕,请安之事便自动取消了,府里人情往来等事情也一并交由四个嬷嬷负责。

    毕竟九阿哥胤膝下尚未有子嗣,后院有孕之人算上刚曝出身孕的董鄂氏也不过两人。现如今孩子尚未出生,宫里多有关注,未来如何,只待孩子出生,若是阿哥,不管是婉兮也好,董鄂氏也罢,都是喜事。

    眼下距离董鄂氏有孕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该来的人都来了,按理董鄂氏应以养胎为主,可惜董鄂氏素来好名,又是个不甘寂寞的。这不,一确定有孕,正院来来往往的就没少过人。不是今天赏花就是明天品茶,总之各府福晋夫人时有上门。

    婉兮端着一碗牛***,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喝了半天也只喝下半碗,转头望着窗外的细雨,有些不耐地道:“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立在一旁的听竹将端起的碗递给一旁的小丫头,小心地替婉兮捶着腿,“格格,可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无事。”婉兮扶着腰慢慢站起身,腹中的胎儿越来越大,她的行动也越来越迟缓,虽然她每天都坚持散步,便是遭得罪着实不少。

    胤见婉兮遭罪,心疼非常,私下里没少收集一些于孕妇有益的方子让听琴她们做好给婉兮吃,只是东西虽好,作用却不大。

    婉兮一天几顿被人投喂,再加上身体不舒服,脾气反而越来越大了。

    女人怀孕之后,脾气都会有所变化,婉兮一开始有所察觉时便一直试图压抑自己的脾气,可是自打董鄂氏有孕之后,府里车水马龙的,她就一阵慌,生恐一切都如前世一般。她心里担心胤,却又无从下手,可越是这样,她越不能瞧见胤那副毫无所觉的样子,每次瞧见,她都气得不行,急了便出言不逊,甚至张嘴就咬。

    好在胤对孕妇的反应知道一个大概,并不在意,反而总是耐着心思哄她,这让婉兮每每都觉得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

    有些话她不能说,却又不能什么都压在心里,好在胤不计较,否则清漪院的奴才们该担心他们主子要早早失宠了。

    “格格,要不奴婢给你拿个话本解解闷?”

    “也好。”婉兮点了点头,压住心头莫名地烦躁感。

    婉兮院子里的话本杂记都是胤让人送来的,各式各样的,读起来也颇为有趣。只是近来婉兮心情不佳,看得反而少了。

    书房里,胤看着胤俄吊儿郎当地攻陷一盘又盘的点心,不由地摇了摇头。

    自打和胤形同陌路之后,胤的心思就放在了生意上,往日那些纠隔看似不在意,实际上也没少往里塞人。

    太子不贤,大阿哥等人蠢蠢欲动,所有的一切看似剑拔弩张,可胤心知要改变局面并非一朝一夕能办成的,而且未来不管如何,他都必须自保。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以往那些钉子,只要是胤知晓的,胤都打算弃之不用,要重新布属的话,肯定是要费上一番心思的。

    “九哥,你这生意带着我没关系吗?”解决掉面前的点心,胤俄略显担忧地问。

    “能有什么事,你等着拿银子就成,至于经过八哥手的那些人,以后都不要再管了。”胤从帐本中抬头,提醒一句。

    对于胤俄,胤是真把他当弟弟来看的,两人从小混一块,胤俄什么都帮着他,他除了能带着胤俄赚点银子,还能带着他干什么!

    “九哥,八哥这事你是真打定主意了吗?”胤俄看似冲动又傻气,实际上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对于那个位子,不管有没有他额娘的遗言,他都不打算去争。

    跟着胤一起搅和,也不过是因为胤是真心对他的,至于胤,胤俄并不想过多的评价,他只想说八哥很好,好的让人分不清他的好是真还是假。

    “放心吧!不会再掺和了,最多混水摸点鱼。”胤一脸认真地道

    “这就好。”胤俄了然地点点头。

    说实话,皇家兄弟,若不涉及权力,做到互不相干还是可以的,便是互不相干并不代表不会互相伤害,凡事还是有个防备的好。

    “行了,等船回来,爷再叫你和五哥过来。”胤见他这样,不由地嘱咐道:“爷这边无事,你那边也得多加注意,毕竟钮钴禄氏一族可非你所想。”

    “九哥就放心吧!他们何曾在意过爷的想法。”对于母族钮钴禄氏的所作所为,胤俄心里自有一番计较。

    “你知道就好。”

    胤留胤俄用了午膳,兄弟二人说了会儿话,胤便送他出府。进内院的时候,胤原本还想去看看董鄂氏,谁知中途瞧着府里进进出出的女眷,眉头紧皱,脚步一转,便去了清漪院。

    对于董鄂氏,胤即便没有男女之情,却也是有几分敬重的,毕竟是妻。但现在瞧着,董鄂氏的一举一动都在挑战他的耐心。

    董鄂氏有孕是喜事,要庆祝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这都大半个月了,府里依旧人来人往的,就不免让人多想了。胤顾念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不想做得太难看,最终只是吩咐林初九去传信,自明日起,九阿哥府闭门谢客。

    婉兮见胤黑着一张脸进来,还以为是在生她的气,毕竟昨天她下嘴的确是重了点。目光扫过胤的大掌,瞄到虎口处还未消褪的牙印,一脸的心虚。

    “爷……”

    胤抬头瞄了一眼谄媚的小女人,心里一阵无奈,不过先前的那一丝郁气到是散了。大掌拍拍她柔嫩的小脸,轻笑一声,“说罢,又做错什么事了?”

    若非董鄂氏有孕,依着胤的脾气,怕是不可能这般简单就了事。

    婉兮拉着胤的大掌,目光不自在地瞄着他手上的牙印,讨好地道:“没有,婢妾一直都乖乖的,只是……”

    “只是什么……”胤看着着急的婉兮,一脸好笑,从她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时,他就知道她纠结什么了。

    自打婉兮有孕,他没少找御医了解情况,自然也知道女子孕期的各种情况。既然早就做好的准备,婉兮就算张牙舞爪的,在胤眼里也不过就是撒娇罢了。

    瞧着她一脸不安的模样,胤捏捏她的手,笑道:“行了,爷没怪你。”

    婉兮闻言,立马抱着胤的脸,啾啾地亲了好几下。“爷最好了。”

    胤瞧着胆子越来越肥的婉兮,一阵好笑,心里却觉得这个小女人是越养越娇,脾气也越来越大了。“爷怪你就是不好了。”

    “爷一个大丈夫跟婢妾一个小女子计较什么,而且婢妾肚子里还有一个小人呢!”婉兮挺着肚子,一脸得意洋洋地冲着胤飘媚眼。

    胤看着面前有恃无恐的婉兮,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双手捧着她的小脸,俯身含住她的唇瓣,狠狠撕咬。

    “爷,爷,婢妾错了,错了还不成吗?”婉兮被男人攻城掠地,呼吸紧蹙,双眼迷蒙,咽呜间,只得娇声认错。

    胤见她面色嫣红、眼眸似水的可怜模样,到底顾念她肚子里的孩子,否则他非得好好惩治她一番不可。

    “娇娇,往后再行挑逗,待你诞下孩儿之后,这帐怎么算,你自己想好了吗?”说罢,胤伸手帮她理理鬓,抚平衣裳,随后拿着放在一旁的书开始给小儿念书。

    婉兮面色嫣红地倚在男人身边,耳畔男人的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安稳的让人心安,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光天化日行为不端,反而还指责她挑逗。正使劲腹诽的婉兮偶尔抬头,见胤凤目微颌,满脸邪肆地正打量她时,立马老实起来了。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顽皮。”伸出食指点点她白净的额头,胤满脸宠溺地摇了摇头。

    正院里,董鄂氏听了尹嬷嬷传来的话,手中的茶盏骤然落地,目光望着面前的尹嬷嬷,一脸的不敢置信。

    “嬷嬷,你说爷这是何意?”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爷让她闭门谢客。

    这是何意?

    难不成爷是觉得她不该抢了完颜氏的风头么?

    “福晋,主子爷大概是希望您安心养胎。”尹嬷嬷看着董鄂氏面色惨白的模样,不由地安抚道。

    “是这样吗?难道不是为了完颜氏那个***!”董鄂氏猛地站起身,尖叫出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起身太猛,情绪太大,董鄂氏突地面容扭曲地弯腰抱着肚子开始叫疼。

    “福晋!”尹嬷嬷和佟姑姑见着她这样,立马让人去请御医,正院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胤得知董鄂氏动了胎气时,眉头紧皱,安抚婉兮几句,带着林初九就去了正院。

    “情况怎么样?”半途遇上御医,胤摆了摆手,免了礼,直接问。

    “回九爷的话,福晋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保住了,只是福晋坐胎不稳,身体劳累,得注意休养。”御医拱手答道。

    胤黑着脸,让林初九送御医出去,他则去了正院,进了内室,看着面色惨白已经睡着的董鄂氏,不仅没有怜惜,反而心生厌恶。

    同是有孕,完颜氏能静下心来养胎,她董鄂氏却不顾肚中胎儿,长袖擅舞,只为一时痛快,毫无慈母之心。

    胤负手站在床榻前,手握得死紧,望向尹嬷嬷和佟姑姑的目光冰冷异常,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杀意,这让原本就慌乱的尹嬷嬷和佟姑姑一下子惊惧到了极点。

    “到底怎么回事?”

    尹嬷嬷和佟姑姑到是有心帮着董鄂氏遮掩,无奈胤气势骇人,两人稍稍犹豫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

    只是说出来之前,稍加润色,把事情定意为意外,而非董鄂氏之故。

    “好,真好,就为了这种事大动干戈,这到是出乎爷的意料之外。”胤冷笑数声,临出门前,直接吩咐林初九把正院给封了,直言让董鄂氏好好养胎。

    后院众人不知原由,只以为胤此举是看重董鄂氏肚子里的孩子,才下令封的院。顿时一个个嫉妒非常,暗地里不知道扯坏了多少帕子。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