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三十九章 意图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九章 意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清晨的阳光从云层中透了出来,驱散了黑夜的冷寂,带来一丝**人的暖意。? ? 

    送走主子爷后,听竹和听雨就守在屋外,唯恐婉兮有什么吩咐,可惜眼瞧着太阳越升越高,主子爷就要动身了,两人不由地推门而入,而帐内却还全无一丝动静。透过帐幔,隐约能瞧见床边横出的半截玉臂,雪肌之上遍布着点点红痕,一看就知道昨夜的战况有多激烈。

    室内弥漫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味道,经常伺候的听竹和听雨虽然知道其中的含义,却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心里再三感慨主子爷和侧福晋的感情真好。

    “侧福晋,该起身了。”听竹站在床榻边,隔着帐幔轻声唤道。

    “恩,再让我睡一会儿……”被浪翻起,帐内的婉兮翻个身,又再次睡了过去。

    今日是胤出行的日子,胤体谅婉兮,临去书房前就特地吩咐听竹她们要好好伺候,不必急着叫她起身。可他体谅婉兮,不代表董鄂氏等人也会体谅婉兮,所以听竹和听雨只得掐着时间叫婉兮起床。

    婉兮到是想再赖会,可一想到胤此番出行,一去就是好几个月,甚至大半年,她这心里也难免会觉得不得劲。动了动身子,身体传来的酸疼让她不自觉地倒抽一口冷气,恨不能换个身体。

    由着听雨和听竹搀扶着去了净房,里面有早就准备好的热水,婉兮进了浴盆,稍稍泡过之后,这才算精神不少。

    “爷现在在哪?”从净房里出来,水汽未散,使得婉兮整个人都带着一丝朦胧之美,纤细的手指轻轻顺了顺耳边的鬓,“东西可都收拾好了?”

    “主子爷正在书房,至于一应物品都收拾妥当了。”听雨站在一旁,轻声回道。

    婉兮点点头,知道听雨既然这样说,那一定是跟林初九通过气的,“爷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听雨拿着梳子正帮婉兮梳妆,闻言便道:“林公公说了,主子爷辰时起身,瞧着应该快到了。”

    “动作快点。”婉兮虽恼怒于胤的不知节制,可心里到底还是在乎他的。

    “是,侧福晋。”听雨应声的同时,双手灵活地为婉兮挽了一个鬓。

    梳好妆,婉兮看着镜子艳光四射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随后让奶嬷嬷将弘宝宝抱了过来,***俩这才踩着时间出了院子。

    似回应他们一般,婉兮他们才出清漪院,胤也带着林初九等人出了书房,两人半途遇上,一起前行,看得匆匆赶来的董鄂氏等人嫉火中烧,恨不能上前扯开婉兮,好取而代之。

    婉兮好似完全感觉不到这些女人眼中的恶意一般,细细交代,句句关心。

    胤瞧着腰侧使劲拧着自己的婉兮,就知道自己昨日不知节制的举动惹恼了她,不由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脸,柔声嘱咐道:“照顾好自己和弘,乖乖等爷回来。”

    “爷……”董鄂氏瞧着温情脉脉的两人,终究还是没忍住,出言证明自己的存在。

    她才是爷的嫡妻不是,又怀着爷的嫡子,爷该关心该嘱咐的人是她而不是完颜氏。

    胤看着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董鄂氏,眼里闪过一丝不耐,可他到底还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嘱咐了几句。

    “爷放心,妾身一定会平安为爷诞下麟儿的。”董鄂氏提到肚子里的孩子,脸上便不自觉地泛起一阵淡淡的光晕来。

    “时辰差不多了,爷先走了。”胤见董鄂氏这般,到是毫无感觉,目光静静地看了她的肚子一眼,又瞄了婉兮一眼,捏了捏弘肉呼呼的小手,在众人的目光中,带着林初九等人骑马踏上了旅程。

    董鄂氏看了婉兮***一眼,冷哼一声,扶着佟姑姑的手走了,反正在她看来,只要自己生下嫡子,完颜氏也好,抢了她儿子的长子之位的弘也好,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婉兮看着挺着硕大的肚子的董鄂氏,心里万分佩服,都快临产还到处跑,也不怕突然动,真是心大。

    站在侍妾间的兆佳氏看着挺着肚子的董鄂氏和抱着孩子的婉兮,眉头紧锁,心情烦躁,她不断地传消息给那位,可那位不给她人手,也不同意她行动,总是让她等,这这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董鄂氏也生了儿子吗?

    可是不等,她又能怎么样,依她目前的实力想要对付董鄂氏和婉兮简直是千难万难,可要她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又心有不甘。

    “姑娘,回去吧!”一旁的秀锦轻声提醒道。

    兆佳氏回神,才现***人都走了,唯独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前,一如她现在境遇一般,无助而又悲凉。

    她不甘这样的境遇,她想要成为人上人,为此费尽心机,只是事情往往不尽如人意,不过她始终相信自己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恩。回去吧!”

    不管现在的她们是不是受宠,是不是得意,她们最终都是死路一条。

    胤这边同四阿哥胤汇合后,便一起出了京。虽说两人性格打小不合,甚至还有过交恶,不过眼下两人也算是一笑泯恩仇,不说一下子成为亲密无间的好兄弟,到也相安无事。

    胤对于胤也是有心结的,当年胤不知受谁的蛊惑跑去剪了胤喂养的小狗的尾巴,激得胤一怒之下也剪了他的小辫子,这下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了,康熙以胤为兄长为由,斥其不懂谦让,最后不仅给胤定了一个‘喜怒不定’的罪名,还以玩物丧志为由赐死了那只狗。

    胤心中暗怪胤不该动他的狗,而胤却觉得胤毫无兄弟之爱,竟为了一只狗剪了他的辫子,至此,两兄弟不说就此成仇,可也是心有怨怼,不再来往。

    虽说胤私下里没少找胤的麻烦,可都是小事,还不至于成仇,再加上太子算计胤一事,胤顺手了一把,两人虽未正式握手言和,不过胤私下里却再未找过胤的麻烦。

    这次,康熙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量,竟将这件差事交给两人一同督办。

    胤和胤此次也算是第一次合作,两人彼此都不知清楚对方的行事方式,不过从康熙的旨意上看,一切还是以胤为主,胤为辅,毕竟比起尚未正式入朝的胤来说,早就入朝办差的胤办事更有经验些。

    ≤轻易握手言和。

    “九弟客气了。”拱拱手,一向面无表情的胤此时也不由地软了表情。

    此番兄弟两人解开误会,再加上这一路的相处,关系日渐亲密,就连办差也显得默契十足起来。

    远在京城的胤收到消息,却是一脸冰霜。

    “老九,你这是真要弃哥哥于不顾么?”说话间,胤攥着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恨声道。

    一旁的幕僚瞧着胤狰狞的表情,嘴唇嗫嚅几下,最终还是没有张嘴。原本他就觉得尔雅的八阿哥,“这事先生怎么看?”

    “若九爷还帮着八爷,一切都好说,可若九爷不认八爷这一头,那咱们就得适时收手,先行放弃这一块。”幕僚想了想,结合他们现在的情况分析道。

    说来,还是他们的底子太薄了,若非如此,也不必像现在这般再***让。

    胤食指轻敲着桌面,心里却跟打翻了调味瓶一般,分不清是个什么滋味。有那么一瞬间,他自己都开始懊恼当初的自己为何不能再对九弟多抱以一丝信任,若是没有那件事,现在的他也不会这般头疼。

    “这事爷会想办法再找老九和老十谈谈的,只是这件的差事,不能让四哥他们办得太顺才是。”在不确定老九的意图之前,这个功劳他谁也不能给。

    “奴才这就去吩咐。”那幕僚闻言,连连点头,八爷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这次的差事看似繁琐劳累,可真要办好了,不说早就冒头四贝勒,就是一向被人诟病与民争利的九阿哥怕是也要就此入皇上的眼了。

    当然,若是九阿哥还站在八阿哥这边的话,他也就不担心这些了,可惜九阿哥和十阿哥这次似乎是铁了心,即便郭络罗氏和钮钴禄氏不回头,他们也不打算再追随八阿哥了,这才是最大问题。

    “记得别让人伤了九弟。”胤低声嘱咐。

    “奴才明白。”幕僚见状,后退两步,转身出了书房。

    待幕僚出了书房,胤这才抬手将身旁的茶盏扫到地上,周身更是笼罩着一丝戾气,想来对于胤的背弃,他打从心里还是不肯接受的。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