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十一章 血崩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一章 血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尹嬷嬷和佟姑姑私下里早就撕破了脸,暗地里更是斗得跟乌鸡眼似的,互不相让。?  可在伊尔根觉罗氏面前,两人还是有致一同地形成了合作关系,没敢让伊尔根觉罗氏看出分毫来。

    董鄂氏性子冲动,手段虽然狠辣,奈何脑子并不灵光,两人只要稍加运作,便可瞒天过海。而伊尔根觉罗氏不一样,能成为董鄂氏的当家主母,手段心计不高,如何能在不受宠的情况下稳坐正室之位,手揽掌家之权。

    别看八旗入关之后,圣上重视汉学,正室和侧室之间有了明显的区别。事实上在入关之前,福晋和侧福晋一个样,都是妻,虽然有高低之分,但相差不了多少;入关之后,学了***,福晋的权利这才大了些,可真论起来,这满人的正室可没有***的正室权利大。

    正因为如此,董鄂氏才会竭力防着婉兮,生怕自己被她打压下去。伊尔根觉罗氏这般详尽地了解,也是为了更好地行事。

    “哦,照你们这么说,这个完颜氏到是个好的。”整个后院只有她未尽伸手,此举到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尹嬷嬷和佟姑姑对看一眼,一脸的苦笑,从这方面来讲,这完颜侧福晋还真是好的,可怪就怪在她太受宠了,只要有她在,主子爷眼里就容不下第二个人。

    “既然她未伸手,那便先不招惹,至于那些伸手的,先给本夫人狠狠地敲打,不给她们一点颜色看看,她们怕是忘了这个后宅真正的女主人姓什么了!”伊尔根觉罗氏双手握拳,一脸冷厉地道。

    尹嬷嬷和佟姑姑望着伊尔根觉罗氏眼中那灼灼寒光,心中凛然,知道夫人这是要大肆打压那些不知分寸的妾室了。

    伊尔根觉罗氏说罢,瞧着还跪在地上的尹嬷嬷两人,上前两步,亲自扶起她们,道:“本夫人知道这些日子都辛苦了,不过福晋生产在即,还得让你们多用心。”

    尹嬷嬷和佟姑姑见伊尔根觉罗氏亲自扶起她们,都有些受宠苦惊,再听她的话,都不由地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道:“这都是奴婢们份内的事,那里值得夫人如此夸赞。”

    “如此便好。”伊尔根觉罗氏瞧着两人诚惶诚恐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满意。

    尹嬷嬷和佟姑姑的忠心,伊尔根觉罗氏是不怀疑,毕竟她们家人的性命都握在她手上,不怕她们不听话。但是,该给她们的体面她还是要给的,毕竟两人都是女儿的左膀右臂,只有软硬兼施才能让她们更加用心为女儿办事。

    九阿哥府因着董鄂夫人的到来引起的种种动荡都未能影响到清漪院的婉兮,一来有王安他们挡着,二来伊尔根觉罗氏也没想在此时就同婉兮对上,所以婉兮的小日子还是过得美滋滋的。

    夏末的天气大多都以晴天为主,只是近几天晚上皆有小雨,如此这白日的阳光反而失去了原有的灼热,照射在人身上,清凉中带着一丝温暖,让人觉得舒适异常。

    婉兮一脸慵懒地窝在软榻里,双眼微阖,显然还在睡梦中,不过一双手臂却牢牢地抱着怀里的弘宝宝。

    睡醒了的弘宝宝睁开黑亮的双眼,盯着睡梦中的婉兮,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跟自己玩。

    “咿呀……”嫩嫩的嗓音悠然响起却不能叫醒婉兮,这下弘宝宝不干了,小身子左扭扭,右挪挪的,白胖的小手更是扯着她的衣裳,方法多样,淘气十足。

    婉兮今天穿着一件浅蓝色的旗装,乌黑亮泽的长梳成一个小把子头,上面简单地别了朵宫花,清清淡淡的,此时秀眸惺忪,目光看向怀里像个小虫子一样扭来扭去的弘宝宝,红唇微扬,不施粉黛的俏脸上浮现出丝丝粉红,端是清丽夺目,娇美异常。

    “额娘的宝宝是怎么了,饿了吗?”伸手将弘宝宝的身子往上拢了拢,婉兮笑着拍拍弘的小***,起身带着他去了内室。

    把尿、换尿布、喂奶,样样事情婉兮都不假他人之手,可以说只要情况允许,弘宝宝的事情都是她亲自来做的,包括他身上穿的衣物。

    吃饱喝足的弘宝宝偎在婉兮怀里,精神十足,这要不是婉兮精神好,就她一个人还真难以应付越来越活泼的弘宝宝。

    “侧福晋,刚才奴婢得到消息,福晋动了。”高嬷嬷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匆匆行过一礼后忙说道。

    “哦。”婉兮将手中的玩具放下,手掌轻抚弘的背,一脸意味不明的应了一声。

    “侧福晋,此时后院的***人都已经赶过去了,侧福晋要不要也过去看看。”高嬷嬷候在一旁,轻声问。

    婉兮抱着弘倚在靠垫上,语气淡漠地道:“后院的人都知道本侧福晋有孩子要照顾,此番过去,也不过就是给那些人碎嘴的机会罢了。”

    高嬷嬷表情微凝,语带担忧地道:“可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那些人又要往侧福晋身上泼脏水了。”

    “泼脏水?”婉兮冷哼一声,一脸不以为然地道:“若脏水这么好泼,我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了。”

    董鄂氏若是难产死了,或者一尸两命,那也是她的报应。

    “虽说如此,可该防的咱们也得防啊!”高嬷嬷苦口婆心地道。

    眼瞧着高嬷嬷眼里的担忧,婉兮长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嬷嬷都这样说了,那就过去看看吧!”

    “。”

    婉兮将弘宝宝交给一旁的奶嬷嬷,嘱咐几句,稍作梳洗,便带着听竹和听雨以及会武的听书听荷一起举步往正院走去。

    今天的婉兮不算高调,打扮上有别于往日里的艳丽和耀眼,反而显得清新淡雅,婉约柔美,放眼过去,到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刚到正院门外,就能隐约地听到董鄂氏的尖叫声,脚步微顿,随后婉兮扬扬唇,举步又往里走去。

    正院里,抬眼望去,就能看到丫鬟们井然有序地行动着,由此不难看出董鄂夫人的心计手段。

    站在产房前的妾侍们瞧见姗姗来迟的婉兮,曲身行礼后,脸上都不由地浮现出一种兴味的表情来。府里除了离府的胤和正在生产的福晋董鄂氏,就属婉兮这个侧福晋最大,按理福晋生产,爷又不在,就应由她这个侧福晋坐阵。可现在这个本应在产房前坐阵的人却是最后一个到,这到底是是太不把福晋当回事,还是笃定福晋一定会没事?

    婉兮当然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即便是知道,她也不会告诉说实话的,毕竟她从头到尾都希望董鄂氏不要渡过难关啊!

    可惜董鄂氏难得聪明了一回,知道后院的这些女人不会对她客气,干脆就将董鄂夫人给接进了府。

    “曲嬷嬷,福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不理会后院众侍妾打量的目光,婉兮直接把目光投向一旁的曲嬷嬷。

    前面就提过,在迁府之时,胤就在后院安排了四大嬷嬷协助董鄂氏一起管理后院,除开管理下人的刘嬷嬷,管膳房和杂务的吴嬷嬷和管库房的李嬷嬷,最后这一位就是专管妻妾生产、承宠等事务的曲嬷嬷了。

    董鄂氏生产,即便没有董鄂夫人在场,曲嬷嬷也会用心帮忙的。只可惜董鄂氏太过高傲和自负,以至于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根本看不到胤这个夫主为她所做的努力和安排。

    “回侧福晋的话,东西都准备好了,董鄂夫人也在里面陪产。”曲嬷嬷垂着眼睑,一脸恭敬地回道。

    “既然如此,那福晋生产的事就全权交由嬷嬷全权负责,结果出来后记得让人去清漪院通报一声。”婉兮面色平静,就连嘴角的笑意都恰到好处,很显然是不准备在这里多做停留。

    “老奴遵命。”曲嬷嬷眼里闪过一丝讶意,似没有想到婉兮会直接将此事交给她。

    站在角落里的兆佳氏看着带着丫鬟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离开的婉兮,嘴角勾了勾,如水的眼眸里不由划过一抹讥讽和快意。

    后院的女人,包括福晋在内,谁没吃过完颜氏的亏,如今瞧着完颜氏张扬舞爪的外表下竟是这般的胆小怕事,她怎么能不觉得高兴。

    只是……

    罢了,不管如何,今日能现完颜氏的弱点,今天这一趟也算是不虚此行。

    产房里,董鄂氏的生产过程并不顺利,因着怀孕期间便频频动胎气,之后虽然一直都很注意保养,可惜运动甚少,此番生产,即便无人下手,底子不如婉兮的董鄂氏就得吃上一番苦头。

    伊尔根觉罗氏看着扭声大叫的董鄂氏,不由地握着她的手道:“别怕,别怕,有额娘在。”

    “额娘,真的好痛,我不生了,不生了……”董鄂氏面色惨白,整个人好似水里捞出来一般,狼狈异常。

    “胡说什么!女人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听话,跟着嬷嬷的话去做,很快就能生下小阿哥来的。”伊尔根觉罗氏此番都不由地开始庆幸胤此时不在,否则真让他听到这些话,还不知道怎么生气呢!

    这世道,比起子嗣,女子的命又有多少人重视,而且若无子嗣,女子又拿何立足。

    “可是……”

    “好好,听嬷嬷的,先听嬷嬷的。”

    “……”

    从中午一直折腾到半夜,董鄂氏终于挣扎地生下一个身体羸弱的女婴来,等了将近一天的众侍妾听到这个消息,齐齐松了口气。临走时,兆佳氏回头,双眼意味不明地看了产房一眼。

    产房里,伊尔根觉罗氏抱着像小猫一样连哭声都微不可闻的外孙女,脸上笑着道赏,心里却无比的失望,好在御医说只要好好调养,这孩子也是能养大***的。

    正想着,产房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呼,伊尔根觉罗氏皱起眉头看了尹嬷嬷一眼,尹嬷嬷进去之后不久又一脸惊慌地跑了出来,“夫人,不好了,福晋……福晋她血崩了!”

    “什么!”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