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四十六章 成算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六章 成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侧福晋,宫里刚刚传来消息,四爷和九爷都已经脱险了,不日即将回京。  ”高嬷嬷一脸喜气洋洋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嬷嬷,此话当真,消息来源可确定?”婉兮拽着手中的锦帕,一脸的欣喜若狂地望着她,再三确认。

    高嬷嬷看着原本久久不曾展露笑颜的婉兮此时也是一脸喜悦的模样,不由快人快语地道:“回侧福晋的话,消息是宜妃娘娘刚让人送来的,绝对可靠。”

    “恩。消息若是母妃送来的,那爷肯定是没事了。”婉兮笑着点点头,随后想到后院的那些女人,不由地收敛一下脸上的笑容,道:“嬷嬷等一下也把消息通知***人吧,想必这段时间她们心里也颇为煎熬。”

    “。”高嬷嬷心中不愿,却也知道自家主子现掌着管家大权,在这种事上不能出错,否则落下话柄就得不偿失了。

    自打董鄂氏以坐月子为由将管家权交给婉兮后,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得她负责,不管是故意找茬的,还是真有事生的,婉兮都得再三斟酌之后再行处理。

    好在,再过一段时间,胤他们就该回来了,到时各归各位,她也能多一点时间陪弘宝宝。

    高嬷嬷离开后,不一会儿,胤脱险,不日将回京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后院。后院众多妾室一扫往日的愁苦,不自觉地挂上了一丝笑容。

    这段时间,婉兮严禁府内人员出入,不管是打着什么名头出去的,只要现不对,必定严惩。一时间后院里人心惶惶,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府里的气氛也变得着实压抑。现在胤这个男主人要回来了,一时间,府里天也蓝了,树也绿了,众人脸上的笑容也不自觉地变得多起来了。

    董鄂氏听到胤要回京的消息时,第一反应是高兴,第二反应则是心虚。

    胤出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她这个嫡福晋都应当一肩挑起府里的重担,而非在最关键的时候把所有的责任推给身为侧福晋的婉兮。即便她想欺人,可当时的情况并非一句坐月子便能掩盖的。

    府里的各项事物,不过就是动动嘴的事,要说力不从心,能理解,毕竟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可要说她无法处理这事,还真没几个人会信。

    世家贵女,从小就学习如何管家,能成为当家主母,没几把刷子怎么能行。

    事已至此,佟姑姑使不上力,董鄂氏便又想到尹嬷嬷,只是这个时候的尹嬷嬷虽然不再对董鄂氏抱以任何的希望,却不得不为她尽心谋划。

    尹嬷嬷的确心寒,但再心寒她也必须助董鄂氏坐稳这个福晋之位,否则董鄂氏落马,董鄂一族必定会迁怒于她,到时不要说她,就连她的家人、族人都会因此而不得善终。

    “嬷嬷,爷就要回来了,之前的事情,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董鄂氏面露担忧地看着她问。

    “福晋,事已至此,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至于主子爷那边,即便怪罪,那也只是一时的事,毕竟主子爷再生气也得顾念一下大格格,好歹是嫡长女,但凡占了第一个,那必定都是不一样的。”垂着眼睑,尹嬷嬷逐步为她分析。

    事实上相较于佟姑姑的急进,尹嬷嬷的沉稳更适合辅佐董鄂氏。

    董鄂氏闻言,面色勉强地看了她一眼,“真的可以吗?”

    “有些事是急不来的,需徐徐图之。”尹嬷嬷慢慢说道。

    这次的事情由不得她说话,董鄂氏便已经自行做了决定,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完颜侧福晋已然出头,再加上大阿哥的关系,不管是皇上娘娘还是主子爷,这心怕肯定是偏向她的。

    对于无力改变的事情,与其浪费精力不讨好,不如把精力放在***方面,能扭转一点算一点。

    身为当家主母,在男主人出事之际推卸责任,原本就不称职,现在想要挽回,这一时半会的肯定不行。不过福晋血崩之事到是可以利用利用,却不能过多地利用,毕竟福晋身子受损一事,宣扬出去,真正吃亏的还是她们。

    “嬷嬷既然有此成算,那一切便拜托嬷嬷了。”董鄂氏此时也是病急乱投医,根本没有多想,直接就应了尹嬷嬷。

    一旁的佟姑姑见状,面色瞬间僵化,脸色灰败,虽然瞬间恢复,可对于董鄂氏的凉薄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要说佟姑姑可悲,也确实可悲,想方设法,用尽心思成为主子身边的第一人,却一点都不得意,反而为此吃尽苦头。俗话说得好,奴才为主子力事,凡事没功劳也有苦劳,可董鄂氏却完全不念旧情,如此她反而有些明白尹嬷嬷当时为何会突然选择急流勇退了。

    也罢,既然不能离开,也不能改变,那便像从前那般,事事同尹嬷嬷商量着办,反正只要福晋还是福晋,她这姑姑的位置也还是姑姑的位置。

    对比背景深厚的董鄂氏而言,毫无背景,只凭心计和背后那位支持的兆佳氏的日子就难过多了。若说之前她只是感觉自己被伊尔根觉罗氏给盯上的话,那么现在她基本已经确定自己被她给盯上了。

    她娘家名声不显,又是分枝,家世算起来也就一般。之前她入宫选秀成为女官,不管是家里还是族里,会支持她也不过是盼着她能入贵人眼,后来好不容易进了九阿哥府,族里也的确给了她不少的支持,可惜她不得宠爱,之后又连连受挫,这才使得族里将目光转向他处,而她亦为了出头投靠了宫里的那位。

    现在她父兄原本不大的官职一下子被撸了个干净,兄长更是被人打断了腿,再加上府里被她收买或者安插的眼线,一个接着一个被收拾掉,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董鄂家这是准备收拾她了。

    只是她不明白是伊尔根觉罗氏既然查出她了,为什么不直接收拾她,而是用这般隐晦的方式6续斩去她的手脚和耳目。

    而。

    宫里的那位,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算计她的人就是那位,又或者说那位早就打定主意要舍弃她了。

    想到这里,兆佳氏突然觉得好冷,可又没有办法摆脱这个困境。

    兆佳氏的情况没多少人注意,近来,府里便隐隐传出董鄂氏产后血崩需要静心调养的消息,听着到像那么回事,面上还有御医亲证,可私下里,谁听了这个消息不是冷冷一笑便抛之脑后。

    血崩?

    管它是真还是假,只是这个消息传出的时间选的有点耐人寻味,就容不得别人不多想了。

    婉兮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回过身又继续陪自家弘宝宝玩去了。

    江南府衙后堂。

    胤和胤在逃离山林后,并没有急着带人回京,相反地两人安静地留在府衙后堂养起了伤。

    人家阿哥不走,知府自然也不敢不留。

    府里除了捡最好的一切侍候两位阿哥,知府心里也不是没打小九九,可惜胤和胤的心思都放在那些刺杀他们的死士身上,所以不管他选出来的美人有多美,此刻也入不了这两位阿哥的眼。

    “四哥,你说这些人什么时候会再动手?”胤接过林初九递来的热气,轻呷一口,吞咽的瞬间,不由地皱了皱眉。

    林初九见状,默默地低下了头。这茶叶已是府衙里最好的茶叶了,只是相比胤平日所用还是差了一些。他到是有心想为自家主子爷准备最好的,无奈现在局势紧张,到也不好将心思都花在吃喝之上。

    再者,四贝勒身为主子爷的兄长亦无出声,他主动张罗,难免会给人落下一个主子爷娇横奢侈的印象。

    “应该是在近几天之内。”胤沉默片刻,指节分明的食指轻敲桌面,声音里透着一丝冷硬果决。

    胤点了点头,想来对于胤的分析还是十分赞同。之前在山林里,从两个黑衣人的对话中不难听出对方的决心。若此番他们直接动身回京,这一路上怕是会遇上不少埋伏,到时人生地不熟的,说是羊入虎口也不为过。

    为了避免自己再次身陷险境,胤也好,胤也罢,有致一同地选择了按兵不动。

    “九弟心里可有打算?”胤沉吟片刻,才又继续问道。

    胤皱了皱眉,道:“若等几天他们还是不动手的话,那便给他们来招引蛇出洞。”

    府里的情况胤已经听王安说了,董鄂氏遭算计,董鄂夫人越俎代庖的事他也心知肚明却不在意,唯一让他在意并且心疼的是独自承担一切并费尽心思帮他稳住局面的婉兮。

    “九弟……”胤闻言,眉头紧皱,显然有些不赞同他的提议。

    “四哥,咱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这府衙看似安全,可咱们心里都清楚,那些人真要动手,这里也未必牢不可破。”胤摆摆手,打断胤的话,又道:“现在咱们凭得不过是他们不敢把事情闹大,毕竟正面对上官府,万一被安个谋反的罪名,这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几句话,或者一点惩罚就能了结的。”

    这一点他明白,胤明白,远在京城的***皇子也明白。

    可就是因为明白,胤才更不想胤去冒险,“九弟,若是这般,到时还是让四哥来。”胤作为兄长还是称职的,只是并不会表达,这一点从他同胞弟十四阿哥胤祯的关系上不难看出。

    胤望着胤面无表情的脸,一时还有些不服,等他触及胤眼里的坚持时,心里突然有些涩涩的。

    这种事又不是什么好事,一个不好不是重伤就是丢掉小命。按理谁都不愿意去才是真,可现在胤却抢着去,这图什么?

    胤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胤图谋的,至少,现在的胤对他完全是无所求的,所以真较起真来,也仅仅只是他把他当成了弟弟在看待。

    弟弟么?

    思及当年的恩怨,胤不由觉得脸上一阵热。

    当年的他为什么会觉得四哥不像一个好兄长呢,现在看来,有的时候板着一张冷脸训斥你的不一定就是想害你的,而总是笑眯眯地帮你说好话的人也一定就是真心想帮你的。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