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十四章 赏赐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四章 赏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晚膳前,胤如常回到清漪院,婉兮抱着弘宝宝正玩得开心,抬头见到胤回来,不由地抱起弘宝宝起身迎了上去。  

    近来,胤每天早出晚归,因着公务太多,时有宿在书房,若非婉兮让人按时送饭,怕是胤也得同四贝勒一般,为了公务废寝忘食了。

    婉兮上前两步,将弘宝宝送到他怀里,一脸笑容地道:“爷今儿个既然回来的早,那得好好陪陪弘和妾……身。”拖着尾音,婉兮故作哀怨地要求。

    胤下意识地抱着怀里的胖儿子,些许时日不见,小家伙到是长大不少,相较之前,现在弘就显得有些沉了。目光触及婉兮脸上的哀怨,胤不由地笑道:“娇娇这是在提醒爷不要太冷落你。”

    婉兮眉眼带笑,一脸理所当然地道:“难得爷还知道冷落了妾身。”

    胤此人精明世故不假,对人有情有义也是真,但是在感情方面,比之婉兮这个女子还要迟钝。

    婉兮不肯面对感情,只是不想让嫉妒吞没自己的理智,而胤不是逃避感情,他只是没有意识到他对婉兮的感情,是随着时间日渐加深的。他行事向来都是随心而为,喜欢便以霸道之姿占有对方的一切,但在给予方面,却如同所有男人一样,认为珠宝、宠爱就是一切。

    婉兮对此心知肚明,虽失望却不点破,因为她心里清楚,在她自己给不了他一切的时候,就不要妄想去揭下那层窗户纸。

    这样就好,两人相互依偎,虽然没有心有灵犀的亲密,却能静静相守也很好。

    “娇娇这是在抱怨爷?”胤俯身,微微靠近她,语带打趣地问道。

    婉兮知道胤这人心眼小的很,凡事就爱秋后算帐。不过婉兮对此毫无惧意,且总是不经意地撩拨他。

    “是啊!妾身怕爷眼里只有公务,或者又瞧上***人了,怎么能不抱怨一下呢!”婉兮伸手撩了一下耳边的鬓,媚眼如丝,端是妖娆妩媚。

    胤呼吸一窒,身体微微一紧,只觉得眼前这个妖精就是他的克星。“娇娇这是想对爷行美人计?”

    婉兮嘴角微扬,却不回答胤,而是接过他怀里的弘宝宝,出声唤来奶嬷嬷,吩咐她带弘去睡觉。等回身到内室时,看着坐在床上的胤,嘴角轻扬,“就不知道爷喜不喜欢了?”指尖一挑,婉兮的外袍便在胤的目光下滑落在地。

    胤望着眼前这个明目张胆勾引自己的女人,冷哼一声,单手一带,将她拖到怀里。胤再记仇,他也舍不得这到嘴的美味。

    “妖精!”话音一落,人已覆在她身上了。

    对上婉兮,胤心里虽恼,却舍不得动她分毫,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在床上狠狠地教训她。

    “爷……”婉兮眼珠微转,一双玉臂搂着他的脖颈,双腿微微磨蹭他的身子,无视他眼底熊熊燃烧的火焰,娇声道:“爷这是在责怪妾身么?若是这样,那妾身还是随爷的心愿,睡觉好了。”

    关键时候,抱大腿提要求那才是真绝色,至于脸面什么的,对别人管用,对自己男人,婉兮还真没想过要用。

    重活一世,很多东西婉兮都看得比从前开,若说前世的她总是羞于房事,事事都依着胤,那么今生,她不说事事主动,偶尔也会玩出一两个花样,迷得胤不得不围着她打转。

    胤被婉兮挑得**中烧,有心办她,可一听她软糯糯娇滴滴的撒娇声,又无端觉得心软了。

    “你敢!”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霸道。

    “妾身是不敢,可爷若是冷落妾身和弘,妾身就敢。”说话间,婉兮突然抬头,一口咬住胤的光滑的下巴,惹得他连连抽气。

    “好,爷的娇娇就是爷的心肝,爷如何舍得冷落你。”胤说罢,低头吻住她的唇,再不给她耍赖的机会。

    是夜,红浪翻滚,满室春意,春意弥漫。

    次日一早,身心舒坦的胤早膳时连粥都多喝一碗,气得全身酸软无力的婉兮抓着他的大掌咬了好几口。

    胤也不恼,临走前伸手掐了她***细滑的小脸一把,一脸笑意的地道:“爷的娇娇这般善解人意,当赏。”

    婉兮气恼地啐了他一口,并没把他这话放在心上。

    天知道自打她进了胤的后院之后,她这院里大到家具摆设,小到布匹饰,都是胤让人送来的,就她自己那点儿嫁妆,还真不算什么!

    她到是不知道胤私下里有没有给过***人东西,但是摆在明面上的,也就是逢年过节时,统一让人送到后院,依着身份地位,由董鄂氏开始先挑,然后一直往下,能不能挑到合自己心意的,看得完全是自己的本事和运气了。

    婉兮有胤私下里补贴,对这些东西真心看不上,每每只是应景地挑上一两样。虽然没人领她的情,可她自己觉得高兴便是。

    用过午膳后,婉兮抱着弘宝宝在院子里晒太阳,临近冬日,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少有像今天这样的大太阳。

    “额娘的弘宝宝在想什么呢!”婉兮伸手点点弘的小鼻子,笑着逗他说话。

    “娘,玩……玩。”此时的弘宝宝就快周岁了,说话比先前利索了不少。

    “玩什么呢?”婉兮握着他的小手,笑呵呵地问。

    弘宝宝皱着小眉头,似乎真在思考接下来要玩什么,那小模样惹得婉兮等人笑得肚子都痛了。弘宝宝不懂是什么事让他额娘笑成这样,不由地也露出几颗小米牙跟着笑,这样子让婉兮又是一阵大笑。

    婉兮自打生了弘之后,不说每天都会花时间陪着弘宝宝,却也是实打实地陪着孩子一路成长到现在。

    以前的她可不知道孩子这般可爱有趣,而现在即便累点,她也愿意多花点时间陪陪他。

    “侧福晋,弘阿哥还小。”高嬷嬷抿着唇,瞧着***俩乐呵呵的样子,也觉得高兴。

    “嬷嬷,就是因为他小才好玩,等他长大了,我这个做额娘的,怕是就少有时间再陪着他了。”

    皇家的孩子,打小就不容易,女孩子要抚蒙,男孩子不管日后如何,到了六岁便得入宫读书。而六岁之前,为了不屈居人下,从三岁开始启蒙的也不是没有。

    婉兮读得书不多,诗词歌赋都是前世进了后院,胤教的,学得不多也不精。不过两人追求的从来都不是教学的结果,而是这个相处的过程。今生胤见自己说什么婉兮都能应上两句,一是新鲜,二是觉得兴趣相投,再加上他对婉兮本就有意,一来二去的,如何能不对她越来越上心。

    “侧福晋……”说到小阿哥以后的安排,高嬷嬷便觉得自己一个奴才,不能越矩,何况这种事连侧福晋自己都不能拿主意,何况是她一个奴才。

    “嬷嬷,我没事,我就是想着在他小的时候能多陪陪他。”婉兮心里对于孩子还是有亏欠的,前世早早撒手,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而今她既然回来了,自然是不能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

    高嬷嬷看着抱着孩子的婉兮,眼眶不由地有些热。当年那小小的一团,如今也为嫁人生子了。

    婉兮见高嬷嬷眼眶微红,正想安抚两句,便见王安领着一溜人过来,瞧那架势拿得东西可不少。婉兮眼珠微转,这才想到胤早上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王安这一路过来,也没想避着谁,可以说他人到清漪院的时候,后院的女***概都知道他送了一大堆赏赐过来了。

    事实上,就胤的偏心劲,私下里补贴是一回事,明面上也没少给婉兮送东西,用他的话说,他的女人就该活得风光。

    婉兮对此没有任何意见,相反地她一直认为作为宠妾,嚣张跋扈才能证明自己的地位,更能让后院的那些女人们知道惹谁都不能惹她。

    后院的***女人可不知道婉兮心中的想法,眼瞧着王安带人送了一大堆的东西去清漪院,别说刘佳氏等人,就连董鄂氏这心里也跟被火灼伤了一般,难受得慌。

    董鄂氏嫁妆丰厚,看重的肯定不是这些东西的价值,而是送这些东西的人,而刘佳氏等人觉得难受,却是两样都看。毕竟侍妾不同于福晋,还有着丰厚的嫁妆,即便每月都有月例,可凡事都要打点,没眯底子的,这日子不仅紧巴巴的还很难过。

    “嬷嬷,你说爷这又是何意?”董鄂氏心里波涛翻涌,面上却是一脸的自嘲。

    自打胤回府之后,除了家宴当天见过胤,之后别说留宿,就是过来坐坐也不曾。董鄂氏到是很想依尹嬷嬷所言,先蛰伏起来,可只要一想到胤自打回来便只去清漪院,她这心里就觉得难受。

    以前胤对婉兮好,还稍有遮掩,算是顾及董鄂氏这个福晋的脸面,而今他的偏心完全是明晃晃地摆出来给别人看的。

    董鄂氏想到这里,双手不由自觉地握成一团,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

    “嬷嬷?爷这是在打我的脸,更是让我成为所有人的笑话?”董鄂氏语带哽咽地道。

    “福晋,这后院的女人不能只争朝夕。”但最大的脸面还是子嗣,只是想到董鄂氏的情况,尹嬷嬷未曾把这句话说出口,而是把话题往董鄂氏想听的方面说,借此来安抚她的情绪。

    有了尹嬷嬷的安抚,董鄂氏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反正她纠结的从来不是胤送得那些东西,而是胤对婉兮的宠爱。不过董鄂氏有一点还是值得称颂的,那便是即便绝望,她也依旧拥有希望。

    不管是自欺欺人还是别人安抚鼓励,但凡有一丝机会,她都能卷土重来。

    尹嬷嬷望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董鄂氏,心里微微有些心疼,到底是她一手奶大的孩子,即便心寒,这种时候也还是会感觉到一丝心疼。

    不过说到底,会有今天的局面,她们谁也怪不了谁,真要追究,也不过就是她们太志得意满,看不清自己的地位,又错估了别人的实力。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