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十六章 周岁宴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六章 周岁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爷的娇娇当真是天姿国色,妩媚动人。?  ”胤倾身搂住婉兮的身子,笑着赞叹一句。

    胤喜欢婉兮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日日相对,也丝毫不觉厌倦,相反地比起面对***人时的不耐,胤本人显得越地缠人了。

    婉兮闻言,一脸郝然地笑了一下,纤纤玉指夹着一枚黑色的棋子轻放在棋盘上,随后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温声细语地道:“爷今儿个可是吃了蜜,嘴竟这般甜,一句话说得妾身心花怒放,不能自己。”

    婉兮这话可不是打趣,更不是揶揄,能得到胤的夸奖,她是真心觉得高兴。

    女人嘛,谁不喜欢被人夸赞,尤其是被自己的男人夸赞。

    胤伸手摩挲着婉兮柔软的秀,一脸笑意地道:“爷的娇娇可是爷的解语花,多夸赞夸赞也是应该的。”胤心中越是看重婉兮,就越是想给她最好的一切,可偏偏他给不了他们***俩最好的一切,单就名分这一项就不是他能办到了,所以他总想在***方面补偿他们。

    不管是平日里的关心还是之前婉兮阴差阳错地寄了那些东西,抑或者是派遣王安前去救援看着都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可正是这些行为救了他胤一条命。

    “既然爷都这么说了,那以后没事爷可要多夸夸妾身,再夸夸弘,这样妾身高兴啦,弘也高兴啦,最后爷也高兴了,三全其美。”婉兮灵动的大眼里闪过一丝俏皮,小手一伸,扯着胤的衣服,亲了他的嘴唇一下。

    “三全其美?爷瞧着你再给爷生个几个儿子,凑成十全十美才好。”胤一脸暧昧地贴着婉兮的耳迹轻声呢喃,婉兮小脸通红,正想啐他一口,谁知他突然将婉兮打横抱起往内室走去。

    婉兮一声惊呼,双手下意识地抱住胤的脖颈,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相反地一双小手很是不老实地撩拨他。

    胤心急火燎地将婉兮放到床上,大掌揉捏着她柔软的身子,撑着身子俯视着婉兮,手指轻抚她的嫣红的脸颊,声音沙哑地道:“妖精,你今天就是求饶,爷也不饶你。”

    婉兮嗔了他一眼,握起拳头捶了胤的胸膛两下,一脸不怕死地挑衅他道:“爷怎么就确定妾身一定会求饶呢?”

    胤面色微愣,回神的瞬间,嘴角含着一丝邪笑道:“爷的娇娇是在怀疑爷的能力?”

    “怎么会?”婉兮小手把玩着他的辫尾,小脸凑到他面前,吐气如兰地道:“妾身是笃定爷舍不得罚妾身。”

    “爷还真就舍得在这事上欺负你!”说罢,胤直接吻上她的唇,不再给她耍花样的机会。

    前面就提过,在床上婉兮永远都不是胤的对手。这一次也一样,即便婉兮想方设法地想抢占先机,可惜在这事上,胤若是不放水,她便只有节节败退的下场。

    一时间内室中***澎湃,经久不息。

    次日,等到胤离开清漪院时,婉兮还在睡梦中,连一丝动静都没有,更不知道胤起身的事。

    至此,在这事上,婉兮倒是再不挑衅胤的权威了。

    时光荏苒,一转眼便是弘宝宝的周岁宴了←于此。

    郭络罗氏见胤一脸忧心的模样,不由握紧他的双手道:“爷,不必太过忧心,眼下九弟长子抓周,不就是很好的机会么?”

    “可……”胤未曾告诉过郭络罗氏,他曾派人行刺胤和胤的事,虽说当时他只针对于胤,可到底还是置胤于危险之中。

    “爷若是觉得不好开口,那便由妾身来打个头阵吧!”郭络罗氏会意地开口。

    对于胤之外的人,郭络罗氏向来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即便是对***阿哥和阿哥福晋,能让她给面子的都真不多。但碍于康熙的有意纵容和岳乐的势力影响下,很多人都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于是,郭络罗氏并没有意识到别人对她的厌恶和排斥,一心只以为自己身份高贵,何该得此优待。

    抓周当天,虽说康熙未曾亲自到场,场面也不及满月宴那般隆重,不过因着宜妃得宠的关系,只要家里还有闺女要参加选秀的,谁都不愿意得罪四妃之一的宜妃。何况胤本人也颇得重用,不管冲谁的脸面,该来的一个都没落下。

    婉兮前世少有参加宴席的机会,基本上只要董鄂氏不愿意,她必定会如她所愿地留在自己的院子里,而今,她已是侧福晋,不管今天是不是她儿子的周岁宴,她都会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宴开始的时候,胤便从婉兮怀里抱过弘,同她一起上前,相反的是站在另一边的董鄂氏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大厅里道贺的皇室宗亲和官员夫人们见了两人,都不由地夸上两句,婉兮的玛嬷、阿阿、额娘和兄长瞧着这一幕都不由地神色激动,几人暗中细细端详许久未见的孙女(女儿、妹妹),见她步伐轻盈平稳,身姿窈窕,周身却多了一份高贵清雅的气质,都不由地扬起一抹笑容来。

    周边的夫人瞧着婉兮如此受宠,思及明年的选秀和胤手中的权柄,态度上都显得相当地客气。

    老夫人和齐佳氏大方得体地回应,并没有因为孙女(女儿)得宠便端架子,对过来攀谈的夫人们都十分地礼遇,如此倒是让过来攀谈的福晋夫人心里都不由自主地赞上一句家学渊源。

    能有这样的气度和涵养,也难怪能教出九侧福晋这般出色的女儿。

    相较齐佳氏他们如鱼得水的景象,站在不远处的伊尔根觉罗氏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虽然胤的长子不是出自她女儿的肚子,可只要有这嫡福晋的名头在,一个侧福晋就是生得再多,也得让她儿子唤自家女儿一声嫡额娘。可真正让她担心的不是别的,正是女儿不知收敛,当着众宾客的面摆脸色的模样。

    贵为正室需要什么?

    贤惠的名声、稳固的地位和健康的子嗣。

    如今董鄂氏已经失去了孕育子嗣的能力,那么贤惠的名声以及需要巩固的地位就成了当务之急,可惜当年伊尔根觉罗氏忙于管理府务和后院的***女人斗法,整日忙得焦头烂额的,到是疏于对董鄂氏的管教。

    虽说请来不少嬷嬷教其规矩和后院的各种阴私手段,可惜大量的书籍和最好的嬷嬷并没能将董鄂氏教导成合格的贵女。

    教养嬷嬷能教她规矩和各种阴私手段,却无法告诉她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使用什么样的手段。

    而。

    不断地堆砌的阴私和手段最终只是让她这个女儿学会了阴狠毒辣,却没有掌握其中的变幻和灵活运用。

    现在倒好,在府里有她护着,众人遇事都先退让三分,如今进了九阿哥府,对上皇子龙孙,依旧娇横跋扈,不知分寸,那显露出来的就是她的愚钝和短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