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五十八章 计划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八章 计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周岁宴后,不管之前府里有多风光,弘宝宝有多出风头,这时间长了,东家娶媳妇,西家嫁女儿的,这影响慢慢地也就淡了。?  ? 

    这日午后,胤未曾像往常那边回府用膳,婉兮派人稍稍打探一番,得知胤还在府衙,未曾用膳,不由地唤来听雨,让她拿着听雪准备好的午膳去找王安。

    派自己的丫鬟去府衙送膳,婉兮是不会做的,这种看似秀恩爱实则犯忌讳的事她向来只踩边不越线。

    要保持自己盛宠不衰,就得真正走进对方的心里,而不是自以为是用一些不得对方心意的方法一点一点地占据他的空间。

    前世董鄂氏够霸道,行为也够跋扈,千方百计,恨不得胤所看所听所想所问都是为了她。

    结果呢?

    胤宠婉兮,宠后院里的每一个女人,就是不宠她董鄂氏。

    而现在,胤独宠于婉兮,对于后院的***女人都相当的冷淡,可婉兮知道这只不过是因为中间生了太多的事情,导致胤心中的疙瘩不能消除,可等到新人入府,她相信在胤没有正视自己对她的感情之前,他永远都不会只守着她一个人。

    当然,也有可能是胤正视了这段感情,却因为不能接受而冷落于她。

    不管是那种,婉兮知道要得到都很不容易。

    既然不容易,婉兮然要更用心,在胤没有察觉之前,努力加重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潜移默化地张显自己的存在,扩大自己对他的影响,让胤但凡走进后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的清漪院。

    府衙里,胤黑着一张脸送走了过来一续兄弟之情的胤,再次觉得这所谓的兄弟之情也许仅仅只是他自己的错觉。好在他身边一直有个老十,否则他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上次周岁宴,他以为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现在瞧着话是说得够明白,可是对方却从未把他的话听进去。

    也许,从前也是这般,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到罢了。

    瞧着时辰,胤本想着去找胤俄喝上两杯,谁知才转身就遇见了刚到户部门口的四阿哥胤,瞧着好像还是来找他的。一时间,胤脚下打转,转个身又同胤一起进了户部。

    胤性子冷硬又认死理,一心想着维系大清的稳固,可惜入关之后,很多旗人的性子都养浮了,溜猫逗狗、惹是生非的一抓一大把,可康熙禀持着施恩的态度,总是小惩大诫的,不仅没有作用,相反地助长了这些纨绔子弟的气焰。

    这些事让胤想管却又无从下手,再加上刺杀之后的种种***,胤一反过去安于现状的心态,开始算计着要坐上那个位置,改变这一切。

    今天,他过来户部,却是为了正事,毕竟四部之间看似各自为政,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四哥,这事你放心,弟弟一定给你办妥了。”胤对于危难之中没有抛下自己的四哥还是很感激的,不说一下子变得亲密无间,些许好感还是有的。

    胤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就见林初九拎着两个食盒进来了,“主子爷,侧福晋让人送了午膳过来。”

    胤瞧着两个大大的食盒,心中一暖,目光扫过胤,瞥见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羡慕,心里莫名地有一丝骄傲,就好似兄弟之间,女人再多,再美,能与之心意相通者,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四哥,既然碰上了,就一起用个午膳吧!”

    “好。”胤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也许他心里也仅仅只是眷恋这一刻的温馨。

    对于婉兮,胤倒是真没什么心思,他这样无非就是羡慕胤有一个真心为他着想的女人。他府里女人不少,上至福晋,下至侧福晋格格,人数不少,却少有这般坦然关心于他的人。

    比之他,福晋乌拉那拉氏更看重福晋的地位、尊荣、名声和子嗣;侧福晋李氏瞧着温柔小意,算计一点都不少,要说比之地位更看重他,少不得先管好她眼里的惧意;至于后院的***女人,是否有算计先不谈,就她们面上讨好心里却畏惧他的模样,就足矣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胤不知胤心中所想,他有心炫耀,自然是热情招呼,一顿饭下来,两人到也用得舒心。

    这厢胤和胤相处愉快,万事顺心,那厢才从户部离开的胤就真可谓是满心不顺,一脸阴郁了。

    周岁宴上,他送上重礼,只为拉近两人距离,解开之前的误会。可惜胤不为所动,再加上太子等人都在,周岁宴上胤可谓是铩羽而归。

    今***又特地走了一趟户部,本想着借机缓和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无奈胤就是不接他的话,他本以为胤只是对他如此,谁知等到四哥过去的时候,胤的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

    据传来的消息称,两人不仅相谈甚欢,胤甚至还留胤一起在户部用膳,这样的待遇从来都只有他和胤俄才有,现在见胤这般对胤,胤心里难免会产生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

    宫里,胤风光,得重用,宜妃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再加上婉兮时常抱弘进宫看望于她。宜妃觉得儿子出息,孙子健康,她也就可以放心去做点别的事情了。

    之前她宫里粗使宫女送个消息能把除她之外的三妃都牵扯进来,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她自己都不相信。只可惜康熙对于后宫之事总是喜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玩平衡,而她却不这般,谁若是敢动她儿子,她就敢要谁的命。

    这不,前不久,延禧宫里接头的人终于动了,一如她所想,对方辗转几个地方,最终还是偷偷摸摸地进了永和宫。

    她就说嘛,这种小家子气的手笔历来便只有乌雅氏才会用,***三妃,包括宜妃在内,手段有,狠辣也有,可方法却不会像乌雅氏这般小家子气,做一件事恨不得把整个后宫的人都捎上。

    斗了这么些年,宜妃不说一眼看透德妃的手段和目的,却也有猜出几分,如今幕后黑手已然确定,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客气的必要了。

    齐嬷嬷站在一旁,瞧着宜妃一脸平淡的模样,心里微微有些讶意。

    确定幕后黑手就是德妃的那一刻,齐嬷嬷一直以为宜妃会立马叫嚣地要反击,可是她等了又等,也不见宜妃有动手的意思,更甚者在宁寿宫里碰见德妃,她还能不动声色,与之谈笑风声,这场面看得齐嬷嬷心里直毛。

    宜妃脾气火爆这可是宫里谁都知道的,不管是装的还是天生如此,几十年都过去了,即便是装也装成了身体的一部分,现在画风突转,就是齐嬷嬷这个心腹也颇有些接受无能的感觉。

    “嬷嬷,你这两天总是心神不宁的?是在担心本宫么?”宜妃盯着自己修剪齐整的指甲,语气平淡地问。

    “娘娘,这次的事难道就这样算了吗?”齐嬷嬷双手交叉置于腹部,目光低垂,眼里却透着一丝担忧。

    宜妃目光阴冷地望了一眼永和宫的方向,语带讥诮地道:“此话怎讲?嬷嬷不会以为本宫按兵不动就是怕了她乌雅氏吧!”

    若说宜妃做事向来都给人留上三分余地,那么现在德妃敢戳她的眼珠子,她就敢剜了德妃的心肝。

    这宫里,独她与德妃育有两子,并且抚养***。从地位、子嗣和势力上来说,她的优势在于家世,而德妃的优势在于简在帝心。

    别看德妃的优势只有四个字,可就凭着这四个字,她一路从包衣升至四妃,可见德妃对人心的揣测和了解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她若貌然动手,先不说会不会打草惊蛇,就康熙的偏心劲,她还真没信心让他把心偏向自己这一边。

    不过有一点她却可以利用,那便是德妃比之康熙还胜一筹的偏心。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德妃却比老虎还毒,当年为了地位舍了长子,如今又为了小儿子拿长子当垫脚石,其心肠之毒辣,手段之隐秘,非常人能比。

    既然拿不定康熙的心意,又知四阿哥只是德妃竖在前方的靶子,宜妃自然是不会冒然动手,而且就她对德妃的了解,若想想让德妃痛彻心扉,一蹶不振,最好的办法不是杀了她,而是拿十四阿哥开刀。

    当然,宜妃也清楚,她可以算计十四阿哥,却不能要了十四阿哥的命,否则她这里就是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娘娘,老奴担心的是您把一切都压在心里,这闷出病来可如何是好。”在齐嬷嬷眼里,真正该怕的人是德妃而非宜妃。

    “嬷嬷多虑了。本宫按兵不动,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乌雅氏,让她以为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然后等到适当的时机本宫再动,给她致命的一击。”宜妃把玩着小指上的指套,想到德妃伤心欲绝的模样,嘴角的笑意越地深了。

    齐嬷嬷一脸恍然,原来宜妃所有的点都放在这里,“娘娘睿智,到是老奴多虑了。”

    “不,嬷嬷并非多虑,嬷嬷只是太过担心本宫的身子了。”宜妃站起身,莲步轻移,走到窗户前,看着窗台上放着的盆栽,伸出手指点了点正在绽放的花儿,“本宫同乌雅氏斗了太久太久了,这一次本宫踩着皇上的底线往前走,便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康熙看似多情,实则对谁都绝情,离他越近的人越是能感觉到他的无情。侍候了他这么多年,宜妃对他到底还是有些了解的。正因为这份了解,宜妃从一开如就没想要胤祯的命,而是费尽心思,暗中布置,只为挑拨德妃***关系,以此来击垮德妃。

    只是宫里的眼线繁多,有各大家族的,有太后皇上的,也有妃嫔阿哥的,盘根错节,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人,就是宜妃自己,在宫里生活了几十年,也不过是瞧了一个大概。

    正因为如此,要动用暗桩就得更加小心,一个不对,说不定就使得计划全部***。

    “德妃心思狡诈,这次她能买通了翊坤宫的人,那么下一次她就能通过兆佳氏买通九阿哥府里的人,到时九阿哥和弘小阿哥岂不是很危险。”齐嬷嬷心思一转,不由地吓出一身冷汗。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