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六十二章 七寸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二章 七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近来,婉兮从听雨嘴里得到不少的信息,其中,有关于宜妃和伊尔根觉罗氏的消息最多,婉兮不知道她们的计划,其用意也是她结合这些得到零散的信息,拼凑出来的。 

    德妃既然暗地里算计于她,不管成与不成,婉兮都不可能对她太客气。

    这人呐!不要以为自己站得高了,就一定有看得远,有的时候,站在低处的人一伸手,就能捅死站在高处的人。

    前世婉兮的心都放在胤身上,凡事只想着安稳度日,而今,她依旧想要安稳度日,可有些人偏偏就见不得她安稳,既是如此,她又何必收起自己的爪子,平白受人的气。

    “侧福晋,老夫人和夫人到了。”听竹看着门外的动静,再瞧婉兮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地轻声提醒道。

    婉兮回神,抬眼望见正往里走的玛嬷和额娘,不由地起身迎了上去。

    “奴才给侧福晋请安,侧福晋吉祥。”老夫人和齐佳氏一见婉兮,齐齐上前行礼。

    “玛嬷,额娘,你们这不是折煞我吗?”婉兮快上前两步,扶起两人。

    老夫人握着婉兮的手,一脸慈爱地道:“侧福晋,礼不可废。”

    婉兮知道老夫人此举是不想让她留下话柄,心里虽然难受,却也知道这都是家人对她的关怀。

    “玛嬷,额娘,来,坐。”婉兮扶着老夫人和齐佳氏坐下,回头见着端来茶水和点心的听竹,点点头。随后,只余了高嬷嬷和听雨在室内侍候,听竹和听兰则在外守着。

    老夫人和齐佳氏见状,也想拉着婉兮说上一些体己话,再跟她说说家里的近况。兄嫂的关系如何,嫂子有孕几月了,顺便再说说兄长因着嫂子有孕闹得一些笑话。

    之前齐佳氏曾跟婉兮提过她兄长谦宁取亲之事,只是之后生不少事,等到齐佳氏再提及时,人选已经定好了。婉兮虽然有些遗憾没能参与,不过她心里到底还是高兴的,最起码,今生她知道自己的嫂子是谁,她哥哥喜不喜欢,过得又好不好。

    老夫人虽然没有坐主位,不过自打坐下,就一直细细打量着屋里摆设,见这院子位置好,摆设精细,便知自家孙女是个得宠的,如此她也就放心多了。

    婉兮正准备说一下德妃的事情,就见守在门外的听竹进来禀报,说是弘宝宝睡醒了,也不多说,便让奶嬷嬷把人给抱进来了。

    老夫人和齐佳氏一见弘,立马伸出手来抱,那样子好似怎么也看不够。

    弘宝宝胆子大,也不怕生人,之前不管是洗三、满月,又或是周岁宴,齐佳氏他们都未曾靠近,真正算起来,这次才是第一次见面。可能是血缘的关系,弘宝宝一点都不排斥老夫人和齐佳氏的靠近,相反地像个人来疯,咯咯地冲她们笑。

    婉兮见状,哄着弘宝宝叫人,看着老夫人和齐佳氏心肝肉地哄着弘玩,婉兮也觉得的高兴。只是时间有限,轻松的气氛也仅仅只能到这里为止。

    老夫人和齐佳氏心里也清楚,婉兮会特地让人来请她们,肯定是有什么要吩咐,所以说笑一会儿,便听婉兮说起对付德妃的事来。

    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双倍奉还。

    都说强者为尊,重活一世的婉兮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要成为强者,不要再让别人主宰她的命运。

    “婉兮,既然清楚谁才是罪魁祸,那这帐就应该找那位讨回来才是。”自打婉兮成了九侧福晋,又生了胤的长子之后,老夫人的腰杆可比过去来得直,即便在族中也能说上一两句话。

    婉兮轻轻点头,见老夫人和齐佳氏都同意,又继续道:“玛嬷,额娘。德妃娘娘人在宫中,要对付肯定不容易,可乌雅一族不一样,他们在宫外,而且听说有不少人在内务府任职,这其中怕是没少给德妃娘娘帮忙吧!”依着婉兮的意思,直接打其七寸才是正事。

    德妃能这般风光,这般得意,不就是因为内务府有人,行事比别人方便么?若乌雅一族被他们一锅端了,她德妃即便是四妃之一,她也仅仅只是四妃之一。

    老夫人闻言,一脸冷凝地道:“内务府盘根错节,其中的弯弯道道虽多,可真要碍了圣人的眼,那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了。”

    有老夫人在,齐佳氏自然是不可能越过婆婆提意见的,不过她心里也自有一杆秤。她的女儿走到今天本就不容易,谁想到身为婆婆的宜妃没动手,反而是这不相干的德妃频频出手,真当自己一个包衣奴才上了位,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他们完颜家虽说名声不大,却也有着一定的底蕴,而乌雅一族,即便出了一个德妃,可除了德妃一家抬了旗,***人还不一样都是包衣。

    不管之前乌雅一族之前如何,现在他们既然对她女儿出手了,那他们不回敬一番,难免给人留下一种懦弱可欺的印象。

    “玛嬷,这些事虽说母妃和爷都有打算,可我自己的帐得自己算。”婉兮的目光落在老夫人怀里的弘身上,她的意思很明确为母则强。

    “好,我完颜家的姑娘就该有这样的气势。”老夫人看着婉兮一脸坚持的模样,一声感慨,“这就好,这就好,之前,我原是担心你的性子柔弱,难以撑起大局,现在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

    婉兮长叹一口气,前世的她可不就像老夫人说得那样,撑不起大局,甚至保不住自己的命。好在上天终是仁慈的,而她既然得了这重来一次的机会,就不会再像前世一样,窝囊地任人取走自己的性命。

    “玛嬷,孙女再柔弱,心里也清楚,能纵容孙女也只有血脉相连的家人……”婉兮还想说胤,可是她心里更清楚,他们之间终究还隔着一层,若不把这隔在中间的膜去掉,他们永远无法做到坦然相对。

    “唉……”一声长叹,老夫人心里也是有些不舍的。

    因着说到伤心处,几个人的情绪都有些沉闷,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径自玩耍的弘宝宝开口了,“额娘……水……”

    婉兮闻言,也顾不得伤感,伸手从老夫人怀里把他抱过来,然后细心地喂他喝水。

    之后,大家都默契地没再提刚才的事情,嫁入皇家这种事,是荣光,却也是责任和命运。

    老夫人和齐佳氏并没有呆太久,差不多一个时辰,两人就带着人离开了九阿哥府。

    两天后,婉兮便听说她哥哥谦宁和德妃的侄子在街上因为口角打了一架,据说打得还挺凶的,德妃的侄子可是连腿都断了,不养上个把月的,怕是不能出来横行霸道了。

    婉兮听到这个消息,嘴角的笑意止都止不住,甚至心里暗自高兴自家哥哥脑子转得快。双方之间有龌龊才能有仇恨,有仇恨,报复起来才能显得理所当然。

    果然,因着这次的事情,不管是宜妃、伊尔根觉罗氏,还是胤,都未曾怀疑到婉兮身上,只认为是乌雅一族不会做人,这才引得完颜家出手教训,而且,因着婉兮的关系,胤暗地里还帮了两把。

    说实话,自打查出兆佳氏背后的人是德妃后,可谓四方皆动,不,算上婉兮背后的完颜家,是能动的都动了。

    当然,他们这些人并没想一次性地解决德妃,毕竟康熙好脸面,单看德妃育有两子的份上,康熙就会想法保住她。可要是德妃以及乌雅一族都出了问题,那即便德妃还能保住现在的地位,也难保住一直支持她的乌雅一族和面上的荣光。

    事实上,乌雅一族的把柄多不胜数,之前一直未动,也不过就是看在德妃以及她名下的两位阿哥的面子上。现在德妃率先动手,也就怨不得别人上门找茬了。

    包衣世家平日里看着不起眼,实际上这些人的势力关系纵横交错,错综复杂,牵连甚广。相较***的包衣世家,乌雅一族因着德妃的崛起,显得格外地嚣张。以往不注意到罢,真盯上,才现私下里,这些人可是能贡品都敢克扣享用的。

    胤越是了解,脸色就越黑,他们这些阿哥都不敢干的事,不敢用的东西,这些狗奴才到是先行用上了。

    “九哥,这些奴才的胆子都肥啊!”胤俄看着手里的折子,一脸的不敢置信啊!

    “何止是胆子肥,爷看他们是早就不把皇家放在眼里了。”胤一脸咬牙切齿地道。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知道这些包衣世家就跟蛀虫一般,披着奴才的外衣,用着主子的份例,长此以往,到底谁是主谁是仆,怕是难以说清了吧!

    “九哥,这事你是怎么打算的?”胤俄一向为胤马是瞻,遇上这种事,自然是要先问过他的意见。

    “等。”胤眯着眼,良久才吐出一个字。

    “哈?”胤俄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禁盯着胤又问,“不是,九哥,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胤见胤俄一副搞怪的模样,笑道:“这事啊,自有人帮咱们办,德妃也好,乌雅一族也罢,迟早都是要被收拾的。”冷笑一声,胤只要想到婉兮和弘差点遭了毒手,就恨不得活撕了德妃。

    不过思及伊尔根觉罗氏调查的那些事,胤不由地看向胤俄道:“老十,德妃娘娘可没少往咱们这些个兄弟后院伸手,你也多注意些,别着了道还不自知。”

    胤俄想着后院里的那些糟心事,也觉得是时候该管管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