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六十四章 用意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四章 用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接下来的日子,婉兮因着怀孕初期,各种症状虽未显露,不过高嬷嬷等人还是特别小心,不只婉兮的食宿全程监控,就连休息和陪弘玩耍的时间也不宜过长。 ? 胤到是有心陪着婉兮,可面对喜欢的女人,难免会有情不自禁的时候,为了不冲动,胤多数都宿在书房里。

    眼瞧着婉兮不侍寝,后院里不要说众多侍妾了,就是董鄂氏也被这些人***的蠢蠢欲动。整个后院的女人都闹得无比欢快,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来往于胤的必经之路上,不说一次成功,只求胤能念着旧情分她们一些宠爱。

    侍妾里,刘佳氏和魏氏闹得最欢,两人原本算是同盟,而今却因为争宠之事由一开始的绵里藏针到了现在的夹***带棒,若非胤还没对谁表示过青睐,两人怕是要直接打起来了。

    胤的女人不少,不管是有名分的还是没名分的,能让他挂心的唯有婉兮一个。他的子嗣不多,目前只得一子一女,在兄弟里不算最少的,可也排上多的,为此没少被太子奚落。

    说到婉兮肚子里的孩子,胤对他(她)的期盼可一点都不比对弘少,也许是因为他对婉兮的感情,也可能是他自身对孩子的期盼,反正种种原因加在一起便造就了胤对孩子的格外重视。

    清漪院里的人个个都向着婉兮,府里的大小事情自然都不会瞒着她了。

    婉兮对于胤的心意还是明白的,可是明白不代表她就得给这些女人机会,所以但凡有个机会,她都会出言挑拨几下,让齐佳氏等闹得越来越大,反正都撕破脸了,想必也不在乎撕得更彻底一点。

    胤原本只是想借着争宠转移这些女人的注意力,现下个个丑态毕露,他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何谈宠幸。

    婉兮瞧着蹦哒得欢快的刘佳氏等人,再看一直保持三点一线的胤,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思也不由地静了下来。

    因着胤的重视,清漪院的日常份例完全没有定量,只要是对孕妇有益的东西都如流水一般往清漪院里送,瞧着这待遇,满院的女人都眼红不已,只是碍于胤,没人敢说酸话罢了。

    十月中旬,婉兮这胎敢坐稳,康熙便带着大部队从塞外回来了。

    婆婆回宫,不管是不受待见的董鄂氏还是刚坐稳胎的婉兮,都得进宫问候请安。

    好在宜妃也担心婉兮的身子,硬是把日子往后推了推,好在胤没事时总是带着弘进宫陪陪宜妃,如此,婉兮虽然没露面,这父子俩也为她刷了不少的好感。

    待婉兮怀孕将近四个月时,便带着弘一起进宫给宜妃请安,只是让她没有想到是一进翊坤宫便见到了八福晋郭络罗氏和一个陌生的少女。

    宜妃见着婉兮和弘,脸上的笑意不由地深了许多,眼见婉兮请安,立马示意齐嬷嬷把人给扶了起来,然后抱着弘心肝肉地叫道。

    “美美,心肝肉。”弘正是四六不懂,学人说话的时候,美美是胤开玩笑时说的一句话,夸得是婉兮的容貌,而心肝肉却是现学现卖。

    “他这是什么意思?”宜妃一脸疑惑地望着婉兮问。

    婉兮抿唇一笑,对着宜妃解释道:“这美美是他跟爷学的,说是好看的女人都是美美,至于心肝肉则是跟母妃您学的。这孩子谁夸他两句,他就得回上一句,即便不懂这其中的意思。”

    “哎哟,本宫的弘就是聪明。”宜妃一听,直夸弘聪明,又夸婉兮把孩子教得好。

    郭络罗氏坐在一边,目光看着弘虎头虎脑的样子,虽然眼馋,到也没伸手,毕竟依她骄傲还看不上一个妾的儿子。若不然,她不会把后院里狐媚子全灌了绝子汤。

    “姑母,这位就是小嫂子吧!”坐在八福晋身边的少女身穿一件浅蓝色的旗装,十三四岁的样子,脸庞圆润,肤白似雪,虽不及一旁的八福晋来得明艳,到也清秀可人。

    “恩。”点点头,好心情的宜妃一边逗弘玩,一边对婉兮道:“这是慧茹,本宫的侄女。”

    婉兮会意的点头,明年大选在即,部分秀女已经开始***了,郭络罗氏一族既然有女儿,会来走宜妃的路子也正常,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婉兮的错觉,她总觉得这叫慧茹的少女对她有不小的敌意。

    八福晋有心帮着胤修复他和胤之间的关系,可惜她方法用尽,胤都不这所动,眼瞧着胤面色黯淡,一脸愁容,她不禁把主意打了宜妃的头上。想通宜妃让胤妥协,至于一旁的慧茹,一个不知道隔了几房的偏枝,会给她几分脸面,也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

    八福晋此人,嫉妒心强不假,可所有的要求都只针对她自己,给别人的丈夫安排女人,她到是做的得心应手。

    “姑母,这次慧茹选秀,可就全赖您多加照顾了。”八福晋笑腼如花地道。

    “都是一家人。”宜妃对于娘家人的态度还是相当亲和的。

    慧茹见宜妃态度亲和,也不由地多了几分亲近,“一切全赖姑母作主。”说罢,扭头看向婉兮,一脸甜笑地道:“小嫂子,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婉兮看着慧茹讨巧卖乖的模样,再看八福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早早地挖坑等着她跳呢!

    让她关照什么?

    虽说前世胤的后院里并没有郭络罗氏这个人,现在瞧着到是八福晋有意把这个少女往胤的后院塞。

    也罢。

    只要能和那位被称之为‘八贤王’的八阿哥拉开距离,不要说塞一个女人,就是塞十个,她也会想法让她看得到吃不到。

    “关照?这从何说起。”婉兮捧着茶盏并不接话。

    八福晋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她以为能笑傲整个九阿哥府的女人,应该是那种相当聪明且知进退的女人,现在瞧着,这个完颜氏不仅经不激,甚至妒忌心之强,都不知道在婆母面前掩饰了。

    慧茹面色一喜,随后摆出一抹委屈的模样,语带哽咽地道:“小嫂子说得对,是奴婢高攀了。”

    此话一出,整个殿内里的人都静下来了,就连宜妃的都不自觉地把目光放在了婉兮的身上。

    宜妃也有些吃惊,在她的印象里,婉兮行事颇有章法,该柔的时候柔,利落的时候比谁都利落。现在对着这个远房侄女,突地就变脸了,难免让人觉得意外。

    婉兮瞧着八福晋那稳如泰山的模样,再看慧茹眼中的得意,心中暗笑。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学人挑拨离间,甚至一副迫不及待要替代她的模样,可笑!

    若是前世的婉兮,指不定就吃了这个哑巴亏了,反正她性子柔软,又不会争,可今生,别看她未威,可借着胤的,她也没少戳人肺管子。

    果然,戳人肺管子还是自己动手的好,总是躲在人后,指不定人家就认为她好欺负呢!

    “高攀?表妹这话可说过了。”婉兮的气质原本就显温柔,现下她放下侧福晋的气质,一双如星辰般的大眼眨了眨,笑道:“这宫里有母妃,府里有福晋,说到关照,如何也轮不到妾身一个侧福晋。”

    婉兮这话可是比着规矩说的,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宜妃闻言,笑着拍拍婉兮的手道:“本宫知道你懂规矩。”

    慧茹面色一僵,显然是没有想到婉兮看似经不起挑衅的,实际上却是内里藏奸之辈。等日后她进了九阿哥府,定是要想法让表哥认清她的真面目。

    八福晋坐在一旁,嘴角直抽抽,她还道这完颜氏好对付,现在看来到是她太小看人了。难怪没脑子的董鄂氏会被她打击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由此可见,通过她来促进胤和胤的感情,结果必定有所不同,可八福晋一向瞧不起妾室,如何愿意低这个头。

    婉兮不知道***人的想法,一心陪着宜妃说说话,逗逗孩子,并不理会坐在旁边的两人。

    在翊坤宫里呆了一个时辰,婉兮便抱着睡着的弘向宜妃告辞了,等出了翊坤宫,便将弘交给一旁的听竹抱着,毕竟她如今已经四个月,凡事总是小心些的好。

    刚出翊坤宫的门,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小嫂子。”慧茹带着丫鬟款款而来,而一向风风火火的八福晋居然慢慢悠悠地跟在后面,看样子是想让慧茹过来先探探路。

    “是表姑娘啊!可是有什么事?”婉兮回,红唇微抿,好整以暇望着她问。

    之前在翊坤宫,慧茹并没有仔细打量过婉兮的长相,现在走近才现婉兮眉目如画,清艳难言,说不出娇俏明媚。

    恍过神,慧茹心中虽然嫉妒,面上却扯着唇角笑道:“没事,只是觉得小嫂子一人带着孩子肯定会有所不便,故而想过来帮小嫂子一把。”

    婉兮看着她眼中的算计,眉头微挑,红唇微微上翘,毫不客气道:“表姑娘是觉得妾身很傻么?”

    帮忙是假,想见胤才是真吧!

    “表姑娘,有句话妾身觉得很有道理,那就是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说罢,婉兮带着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慧茹站在原地,气血翻涌,显然是没有想到婉兮会直接把这层遮羞布给捅穿。

    八福晋看着气得满脸通红的慧茹,暗骂一句‘没用’,也不管慧茹是何反应,转身带着人就出宫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