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六十五章 纠缠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五章 纠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听竹和听雨眼见婉兮一言不的模样,就知道这事肯定没完。? ? 

    不知道是不是受怀孕的影响,婉兮的性情变得有些略显孩子气,但凡受气或者受了委屈,她自己让人吃憋了还不算,还得拉上胤胡搅蛮缠,闹会儿脾气。

    现在这样瞧着,肯定是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让胤帮着出气。

    说来,听竹和听雨在一旁也瞧出来了,那位表姑娘根本就没安好心。宜妃娘娘还没露给主子爷挑人的意思,她自己到是上赶着算计,真丢份。那八福晋瞧着也不是什么好人,虽然没说几句话,其用意却是字字都针对自家侧福晋。

    听竹不知,听雨还能不知道,自打九爷带着十爷离八爷,这八爷的势力看似展平稳,实际上比之有九爷十爷帮忙那会儿,可差得多了。而八福晋此举瞧着肯定是想借由这表姑娘来拉拢九爷,可惜眼光却不怎么样。

    回到清漪院,婉兮一坐到炕上,便让听琴把点心和羊***端上来,一连吃了好几块,才堪堪停手。

    以往在翊坤宫,婉兮该吃吃,该喝喝,从来不讲客气,反而是今天,有八福晋和那位表姑娘在,她到是只顾着说话,倒是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

    “侧福晋,这点心干,还是多喝点燕窝吧!”高嬷嬷端着燕窝从外面走进来,瞧见婉兮拿在手上的点心,立马开口阻止她继续往嘴里塞点心。

    “嬷嬷,我饿?”婉兮湿漉漉的大眼眨巴眨巴地望着高嬷嬷,就希望她能让自己多吃两块。

    高嬷嬷对婉兮是的很疼爱,只是这种疼爱有个前提,那就是一切都要以她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孩子优先。

    “侧福晋,燕窝的温度刚刚好,现在喝正好。”高嬷嬷一板一眼地收了她手上的点心,将拖盘里的燕窝送到婉兮面前。

    婉兮嘟着嘴,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为了孩子好,她还是接过高嬷嬷递来的燕窝,小口小口地喝了个一干二净。

    高嬷嬷见状,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来,“这才对。”

    婉兮瘪嘴,这燕窝是好喝,可也架不住天天喝,自打她怀孕,各式补品吃得她都产生排斥了。可惜没人理会她的意见,只要御医说这对她好,上至胤,下至高嬷嬷等人,那都是想千方,设百计,为得就是让她多吃上一口。

    正想着,胤自外面回来了,婉兮一见胤回来,立马把燕窝的事情抛之脑后,摆出一副小可怜的模样扑了过去。

    “爷,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婉兮拉着胤的大掌,一脸委屈地告状。

    听竹和听雨一见,对视一眼,大有果然如此的意思。

    胤瞧着一脸孩子气地拉着自己告状的婉兮,一脸好笑地道:“爷的表妹?八福晋?她找你干什么?”胤到是没有多想,只以为八福晋在自己这里没讨到好,便转身找婉兮帮忙去了。

    “不只是八福晋,八福晋怎么看得上妾身,而是八福晋带来的一位叫慧茹的表姑娘,瞧着人家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爷已经属意她进府了呢!”婉兮见胤一脸不在意的模样,不由地有些恼怒,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咬上他的大掌了。

    胤只低头看着拿自己手掌磨牙的小女人,唇角带笑,没有一丝不悦,至于告状这种事,他自己愿意宠着,别人还有何话说。

    到是她嘴里那个叫慧茹的表姑娘,胤细细一想,现这人还真有印象,似乎前几天听八福晋提过,说是天真可爱,现在瞧着,怕是假天真真算计吧!

    他道八福晋没事怎么突然在他面前提及这个从未见过面的表妹,现在瞧着似乎是挖了坑在这里等着他呢!

    “勿闹!”人都没见过,何来进府之说。

    “这人都还没进府,爷就维护上了,现在想来表哥表妹的,定是比妾身来得有感情。”婉兮一脸不高兴地扭着身子趴在炕上的小桌上,看什么都不看胤了。

    胤瞧着少有跟自己耍小性子的婉兮跟自己闹上了,便知今日这事即便没吃亏,肯定也入心了,一时间,不管是八福晋还是未曾蒙面的慧茹都招了胤的嫌弃和不喜。

    “小醋坛子,爷还什么都没做,你就醋上了,爷这要是真带两个人进府,你还不得掉金豆豆。”胤伸手揽过婉兮,将人死死地压在自己胸前,一脸好笑地道。

    婉兮撅着嘴,双手揽着胤的脖颈,一脸不高兴地抱怨,“爷是我的,不许人惦记。”

    话说她一开始只是想找胤倾诉内心的委屈,顺便给八福晋和那位自以为是的慧茹表妹上上眼药添添堵,现在瞧着怎么看都是她在吃醋,在无理取闹呢!

    呸!肯定是她的错觉,她一向都是温柔可人,简单粗暴,肆意妄为的。

    “行,爷是娇娇的,也只让娇娇惦记。”胤瞧着她故作刁蛮的样子,怎么瞧怎么觉得顺眼。

    他就知道这个小女人面上表现得再大方再宽容,这心里也是在乎他的。

    婉兮瞧着面露得意的胤,也不点破他的心思,毕竟她在意他并非假意,虽不能阻止他拥有***的女人,但是她可以想法成为他最重要也最在意的那个女人。

    晚上,胤留宿清漪院,两人免不了要纠缠一番,以诉相思之情。

    这厢婉兮和胤的感情更好了,那厢以陪伴为名住进翊坤宫的慧茹表妹天天都在盼着胤进宫,谁让八福晋把胤夸成一朵花呢!

    哪个少女不怀春,像慧茹这般年纪的女孩原本就是对异性好奇的年纪,经八福晋这么一挑唆,会起心思到也正常,只可惜她想得好,事情往往却不能如她所愿。

    婉兮要养胎,不可能天天去宫里请安,她想继续探听敌情怕是不容易,而胤有公务,一般只有休沐和大朝才会来翊坤宫给宜妃请安。如此,一心想给胤留下一个好印象的慧茹,大半个月过去,硬是没见上胤的面。

    恰好在这段时间里,婉兮天天拿‘表哥表妹’的故事恶心胤,每每说得自己泪眼汪汪的,惹得胤心疼不已。

    时间长了,胤只要听到‘表哥表妹’就觉得烦。

    八福晋到是不知道这些事,毕竟这是人家的闺房趣事,她就是脸再大,也不至于打听这种事。但是私下里教唆慧茹接近胤的事,她不仅要做,还得做得大家都满意。

    这天,胤和胤俄下了朝,两人从乾清宫出来,便相携前往翊坤宫来给宜妃请安。一向哥俩好的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地到了翊坤宫,刚入正殿,便听到一个甜得腻的声音。

    “表哥!”

    胤神色一顿,想到婉兮嘴里所谓‘表哥表妹’相亲相爱的故事,不由地皱紧眉头。眼角的余光瞟见胤俄那想笑又强忍着以至于有些变形的脸,一脸不悦地道,“老十,爷瞧着你到是很高兴看爷的笑话啊?”

    胤俄以手抵唇,一边挡去唇边的笑意,一边轻咳地道:“九哥,我老十可是最讲义气的,怎么可能会看你的笑话。”没遇上自然是不看,遇上了肯定是要看个够。

    胤瞧着胤俄言不由衷的模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慧茹花痴一般的脸,顿时面色阴沉,一脸的厌恶。

    “表哥,我终于见到你了。”慧茹喜欢俊朗儒雅的男子,而胤俊美潇洒,正是她憧憬喜欢的类型。

    胤俄瞧着被膈应得不行的胤,唯恐自己被找后帐,不由地暗叹一句‘有事兄弟服其劳’,便冲着慧茹斥道:“爷说你这个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懂规矩么?”

    胤俄是个浑人,兄弟里除了太子,就他的身份最高,虽说他不受康熙重用,可他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少有人敢跟他这个浑不吝的对着干。

    慧茹被胤俄斥得一愣,随后双目微红,一脸委屈地望着胤,似想让他为自己出头,“表哥,我……”

    这翊坤宫里,不,应该说在慧茹之前,敢叫胤一声表哥的只有八福晋,像慧茹这样隔了不知道几房的偏枝,见了胤,依规矩应自称奴才。

    宜妃从内室出来,瞧着站在正殿门前对峙的三人,面色微微有些讶意。

    “这都是怎么了?”

    “母妃,既然有人规矩不好,那便请嬷嬷好好教导。”胤看了慧茹一眼,冷声道:“这次是儿子和十弟,那下次换了别人,母妃以为会如何?”

    宜妃见胤和胤俄一人黑着一张脸,再看慧茹双眼微红,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满脸的尴尬。她留下慧茹,仅仅只是因为她对娘家的思念,却没想到她的一时不忍竟闹出这般笑话。

    正如胤所说,今天只是他和胤俄,若换成佟贵女又或者德妃等人,她这张脸怕是要给人踩在脚底下了。

    “这事是母妃考虑不周。”宜妃轻叹一口气,语气里透着一丝后悔。

    宫中争斗从来都是兵不血刃,不管是同德妃,还是同***人,宜妃看似风风火火的,其实心中算计也不少。原本只是想一解对家的思念,谁知还看走眼了。

    慧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一声‘表哥’不仅惹来冷眼和喝斥,还引得宜妃动了送她出宫意思。

    这怎么行?

    要知道依她现在这身份,真心是出宫容易进宫难。

    进宫之前,不提八福晋描绘的美好蓝图,就说初次见面使得她心跳如擂的九表哥,要她放弃,她如何愿意。

    “姑母,茹儿知道错了,茹儿只是初次见到表哥,有些激动,这才失了礼数,但是茹儿保证以后一定会改的。”慧茹倒是乖觉,见三人面色冷凝,到也痛快,直接认错,就想翻过这一页。

    胤瞧着故作天真的慧茹,一脸的腻味,若不是碍于她出自郭络罗家,他肯定直接让人拖出去喂狗。

    胤俄更直接,瞟了一眼矫揉造作的慧茹,撇撇嘴道:“你这是当爷眼瞎啊!”

    慧茹原以为放低身段,直接道歉,此事便就此揭过,谁胤俄步步紧逼,压根没有让步的意思,一时头脑热,张嘴便道:“我……我是真心认错的,十爷又何必同我这个小女子多做计较!”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