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六十六章 相邀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六章 相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我是真心认错的,十爷又何必同我这个小女子多做计较!”

    面对慧茹突如其来的指责,胤俄都惊了,他见过脸皮厚的女人,可他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 ? 明明是她不懂规矩,出来就恶心人,现在她话锋一转,倒是成了他老十心眼太小,专跟女人计较了。

    “啧,爷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你这种女人,矫揉造作便罢,还胡搅蛮缠颠倒是非。”

    “十爷怎能如此抵毁女儿家的名声,即便我心悦表哥,也不算罪大恶极啊!”泪眼朦胧,转过弯来的慧茹倒是知道装可怜博同情了。

    可惜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是打小就以浑不吝而闻名的胤俄,虽说他母妃去逝之后,他稍有收敛,可这种收敛只针对部分人,慧茹显然不在此例。

    “跟爷讲道理,你也配!”

    “你”慧茹从小娇生惯养,被人捧着,如今初遇挫折,一次还罢,接二连三,叫她如何接受,一时气急,便伸手指着胤俄的鼻子,气急败坏地怒喝出声:“即便不配,碍着你什么事,要你来管!”

    胤俄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回过神,正想教训教训她,却被一旁的宜妃抢先一步。

    “放肆!一个奴才居然敢指着主子叫骂,你的规矩呢,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宜妃面色阴沉,眼神冰冷,挥手便直接招来齐嬷嬷把人拉下去,“还愣着干嘛!拉下去。”

    齐嬷嬷等人丝毫不敢犹豫,宜妃命令一下,几人立马上前,拖着大哭大闹的慧茹下去了。

    “老十,这事是本宫的不是……”宜妃此时的心思复杂,慧茹进宫半月,每日对她嘘寒问暖的,她心里也念着她的好。原本宜妃还想着在大选之时,通过儿子为她挑个青年才俊赐婚,再给份嫁妆,也算是全了她们姑侄的这段缘分。

    现在瞧着,她郭罗络氏竟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

    胤府里即便要迎新人入府,那也不是谁都可以的,而且就慧茹的品貌,宜妃还真就看不上。

    “宜母妃,这事跟您没关系。”胤俄见一向颇为照顾自己的宜妃沉着一张脸,唯恐她下不来台,立马表态。

    “怎么能没关系,到底是本宫没把她管教好。”宜妃轻叹一口气道。

    胤对于这个表妹的死活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相反地因着婉兮私下里总拿‘表哥表妹’打趣,胤对于这种关系显得十分地排斥。原本他还担心宜妃会乱点鸳鸯谱,现在想想,经过今天这事,想必就算有萌芽也被扼杀的一干二净了。

    “明年大选,你们兄弟俩也自行看看,若是有中意的直接过来告诉本宫,本宫也好给你们相看相看。”宜妃为了拉近距离,到是把各府添加新人的事先行说了。

    宫中小选选得都是宫女,宜妃若是有意,也可挑上一两个赐给胤和胤俄当侍妾,若是无意,也不勉强,而宫中大选,皇子阿哥府至少会有一到两个秀女进府,身份不定,这算是定例。

    如此,才有了宜妃刚才的问话。

    新人?胤皱皱眉头,显然他并没考虑过这件事。

    “宜母妃看着办吧!”胤俄对女人一向只要求看得顺眼。

    宜妃看了胤一眼,见他不吱声,以为他也是这个意思,也不再多问。

    相较翊坤宫的尴尬和热闹,永和宫的气氛就好似透着一丝沉闷和冰冷,***间的对话,永远都缺少着一丝温情,干巴巴的比陌生人还不如。

    胤不是没想过改变这种现状,相反地他自认为孝顺却换不来德妃的一丝关怀,倾尽所有换来的不只是视而不见,还有陷害和算计。

    有的时候胤也会想他真的是德妃亲生的吗?

    若是,为何心硬如铁?

    “儿臣给母妃请安。”胤走进殿内,在离德妃几步远的地方站定。

    “起来吧!”德妃完全没有注意到胤有别于从前的疏离态度,谁让她眼里从来都只有一个老十四,从来就没有老四,如此,何以能察觉到胤的改变。

    胤垂着头,察觉到德妃的毫无不在意,心中微疼,却又觉得理该如此。

    果然,有些事强求不得。

    他倒是知道劝诫老九,殊不知真正放不下的人正是他自己。

    “这次大选,可有看中的人选?”德妃声音柔和却透着一股淡漠,完全没有面对康熙和胤祯时的温柔和包容。

    “但凭母妃做主。”胤面色平静,并没有因为德妃的问话而产生一丝情绪波动,就好似现在说的这件事跟他毫无干系。

    事实上从福晋乌拉那拉氏到府里的格格侍妾,从来都只有恩赐,没有他愿不愿意之说。

    不过之前胤无意于大位,对于女色也并不上心,再者德妃所赐,多为容色出众者,不知情的还以为德妃有多宠他,知道的才明白德妃到底有多厌恶他,才会想方设法地要养废他。

    反正多说无异,与其白费唇舌,还不如顺水推舟,私下再行谋划。

    德妃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满意,随后放柔了语气道:“既然如此,那便由本宫做主了。”

    “是。”胤眼里闪过一丝讥诮,心却因为德妃的算计变得更为冰冷了。

    等从永和宫里出来,胤周身的气质变得更为冰冷淡漠了,踏出永和宫的宫门之前,胤回的瞬间,胤觉得他对于母妃最后的一点期盼也跟着消失了。

    说到底,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磨损,像德妃这般一次又一次地理所当然地伤害,换来的也不过就是将胤对她的那点孺慕之情消磨得干干净净,一丝不剩。

    另一边,从翊坤宫里出来的胤和胤俄,虽然觉得慧茹的事情有些晦气,不过两人并不想在这种事上多做计较。依他们的身份,勾引、爬床这种事屡见不鲜,真心不需要在意,所以两句话后,这哥俩又勾肩搭背的约着出宫之后,一起找个地方喝酒,谁知中途竟瞧见走在前面的胤。

    对于胤,胤心结已解,即便不是一伙,却也相处融洽;而胤俄,一向以胤马是瞻,个人同胤并无矛盾,相反地他对胤有些怵,谁让年少时这个四哥没少罚他抄书呢!

    说来,胤俄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这抄书写字。

    “四哥!”胤打量着胤略显萧瑟的背影,再瞧他过来的方向,不用问也能猜到定是德妃那老妖婆又给他气受了,基于兄弟道义,胤决定叫上胤一起喝酒。

    胤微微转头,远远见到胤和胤俄向自己走来,不由地停下脚步,待两人走进,才招呼道:“九弟,十弟。”

    胤以前最瞧不得胤这面无表情的样子,觉得他太装,而现在见到胤这副样子,胤反而觉得有些难受。

    这人呐!心一旦偏了,面对喜欢的,优点都是优点,缺点也是优点;面对不喜欢的,缺点还是缺点,就连优点也是缺点。

    “四哥,相请不如偶遇,我和老十要去喝酒,怎么样?一起吧!”胤走到胤面前,直接开口相邀。

    “好。”若是平常,胤肯定不会答应,而现在他心里蕴含戾气和委屈,能泄一下也好。

    “那走吧!今天弟弟做东!”胤一见胤答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笑着往外走。

    胤俄站在一旁,嘴巴大张,一脸的惊愕,显然是没想到胤会应邀。

    对于胤和胤之间的事情,他还是有些了解的,特别是知道胤危急关头没扔下胤,他心里其实还有些感激的。

    “四哥,以前没什么机会,今天咱们兄弟几个拼拼酒,看看谁输谁赢。”胤俄豪气冲天地道。

    这厢三人才出宫,那厢不少人都收到三人约好一起出去喝酒的消息,一时间,众人神色莫明,猜测颇多。

    如今,因着康熙正值壮年,阿哥们之间的争斗多在私下里,表面上不管有无龌龊,都会摆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来讨康熙欢心。

    只是康熙的欢心是一回事,忌惮兄弟抱团又是另一回事。

    相较阿哥们的纠结和揣测,康熙反而乐于见到儿子们兄友弟恭的场面,特别是胤三人近一年来的表现都让他十分地满意。

    这人年纪越大,忌惮越多,即便康熙正值壮年,可逐渐成长的儿子依然给了他紧迫感,让他有种被威胁的感觉,为此,他将平衡朝庭的手段用在了儿子身上。

    胤是他为太子安排的贤王,性格死板,可能力出众,至于胤和胤俄,之前两人跟着老八胡闹,他心里不是不失望,身为他的儿子,连自立为王的心都没有,还争什么高低。好在这两小子还知道分寸,现在办起事来也相当地有一套,也算是知道为他这个皇阿玛分忧了。

    事实上相比野心勃勃的儿子,康熙更喜欢安分办实事的儿子,恰好胤胤和胤俄都是这一类型,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康熙都在考虑要不要让几个小的跟他们多接触接触。

    当然,这只是康熙一时的想法。

    另外,康熙思及龙卫说得胤一脸郁色地从永和宫里出来,康熙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有些不好了。

    当初,他允了表妹抱养胤,心里始终对德妃抱着一丝愧疚,即便表妹去逝,她不肯抚养胤,他也由着她去了。之后她低头接回胤,他还道她识大体,现在瞧着,似乎是别有内情。

    “李德全。”

    “奴才在。”

    “让人查查德妃和老四的关系,朕要知道德妃到底是如何对待朕的老四的。”

    李德全闻言,身子更低了,这种阴私,即便听到也要装作没听到的好。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