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七十一章 傲娇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一章 傲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管是什么,人也好,物也罢,第一个总归是要特别几分的。  作为皇室第一对龙凤胎,胤和婉兮的这对儿女注定是要备受瞩目。

    之前弘出生,颇得康熙青眼,现在龙凤胎出生,得的可不只是康熙的青眼,整个爱新觉罗氏的爷们都盯着。虽说祥瑞之说不可尽信,但平日里各个地方送来的祥瑞都承认了,现在自家好不容易有了祥瑞,他们不捧上一把,那就只能说他们傻。

    虽说,完颜家的势力不大,可完颜一族还是有着不少底蕴的。之前婉兮进了胤的后院,一开始没几个人重视,后来随着婉兮成为侧福晋,一步一步得到宫里的认可和胤的宠爱,完颜一族也不再像过去那般忽略王大一家的存在了,甚至有不少事都会让他们参与进来。

    这次,恰逢选秀,婉兮一举生下龙凤胎,虽说从根本上讲跟他们完颜一族没太大关系,可真要细究,单凭能生儿子这一点来说,就给完颜家即将参加选秀的秀女增加了不少的筹码。

    这年头,女子家世重要,容貌重要,但没有什么能比绵延子嗣来得更重要。

    还真别说,完颜一族的人就拿这件事这么一宣传,先不提有资本成为阿哥福晋的,就说那些庶出的姑娘,也有不少宗世打起了主意,特别是简亲王,子嗣不丰,难免不在这上面做点文章。

    婉兮因着一下子生有龙凤胎的关系,身体的消耗比起上次更为厉害,所以依着御医意思,最好是坐双月子。

    眼瞧着天气一天天热起来,婉兮心里一阵哀嚎,面上却不得不配合高嬷嬷她们的安排,安生调养身子。

    一转眼便到了两个小包子洗三的时间,婉兮不能出去,便将一切都托付给了高嬷嬷,至于董鄂氏,抱歉,她俩前世今生都不可能和平相处。

    “听雨,你去前厅,将我额娘请过来。”待两个小包子被高嬷嬷抱去前厅后,倚在床头的婉兮突然唤来听雨吩咐道。

    听雨闻言,点点头,转身便出了产房,往前厅走去。

    齐佳氏从前厅出来,跟在听雨身后,看似平静的双眼里满是愧疚和担忧。

    前几天,高嬷嬷送来的信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让齐佳氏险些没昏死过去。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她以为小齐佳氏的目的就是为女儿寻上一份好姻缘,作为母亲,齐佳氏自然是能理解她的心情的,甚至为其上下打点,忙里忙外。人家到好,转个头就要把女儿送进九阿哥府,美其名曰帮着她女儿争宠,实际上为什么,傻子都清楚。

    最可恶的是明知她女儿临盆再即,还一再出言***,当时齐佳氏都想冲到小齐佳氏面前,伸手掐死她。

    是,她欠小齐佳氏一命。

    可这么多年她能帮的帮了,能给的也给了,即便不足矣偿还,可跟她女儿有什么关系!

    这不,进了清漪院,瞧着倚在床头的婉兮,齐佳氏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我的儿,都是额娘对不起你。”

    “额娘,这是什么话?”婉兮瞧着齐佳氏愧疚不已的模样,不由地叹了口气道:“额娘,这件事与你无关。”

    人是她要见的,虽然有齐佳氏的原因在,可做决定的人是她自己,没理由出了事情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可是……”齐佳氏一脸着急,张嘴就想解释,却让婉兮给打断了。

    “没有可是。”婉兮瞧着齐佳氏自责的模样,就知道这事若是不说穿,齐佳氏可能会自责一辈子。

    “是您让她来的吗?”

    “不是。”

    “那是您指使她,让她来气我的吗?”

    “当然不可能。”

    “那不就行了。”婉兮瞧着齐佳氏一脸怔愣的样子,不由地握着她的双手道:“额娘,你曾跟我说过,人心叵测,那你就不可能让别人跟你一样事事都以我为先。”

    齐佳氏对上女儿清亮的双眼,这泪水一下子就落下来了,“可到底是因为额娘才让你置身险境的。好在你和孩子都没事,否则你让额娘怎么活啊!”

    婉兮对于小齐佳氏母女的所作所为,只是觉得恶心,并没想过报复。现在瞧着哭得如此伤心的齐佳氏,她突然觉得有些人也许是应该教训教训。

    齐佳氏哭了一场,精神反而好了不少,之前因着这事,积了不少的郁气,这一通哭到是把心里的郁气都给哭出来了。

    “额娘,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反而是姨母,既然看清楚了她的为人,以后就不要再往来了。”心术不正,迟早会惹大祸,婉兮可不愿意自家额娘被对方牵连。

    “唉!都到了这一步,再往来又有什么意思。”对于齐佳氏而言,什么都没有她的儿女来得重要。

    母女俩说了些心里话,此事也就算是揭过了。齐佳氏喝了杯热茶,想到丈夫的交代,便将调查的有关乌雅一族的事都给说了。

    婉兮闻言直挑眉,她在示意家人动手之前,心中便有猜测,前世包衣世家因着某家一个纨绔子弟拿了内造的饰去当,被人现后,被对头顺腾摸瓜地查出不少事,最后这事被捅到康熙面前。

    当时的康熙年老,太子被废,阿哥们你争我夺的闹得越激烈,再加上这包衣世家各有站队,最后便引变成了阿哥们之间的争斗,最后为了大局,康熙只罚了闹出这事的这一家,***家小惩大诫,一番训斥也就过了。

    婉兮记得前世的胤在喝醉酒后曾说过,这些包衣都是蛀虫,现在想想,前世的胤肯定是知道事实的。

    “额娘,这些事情都需要证据,若证据确凿,那便挑个适当的时机把事情闹出来,而且要越闹越大,闹到皇上不得不查,闹到数罪加身,无从赦免。”对于想要害她和她的孩子的人,婉兮可没想轻易放过。

    “证据收集不少了,只是时机的话得尽快。这些包衣世家的人也不傻,知道贡品放在家里不安全,所以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想法将这些东西换成银子。而这些东西一旦送走,再要查起就难上加难了。”齐佳氏道。

    只在京城还好说,若是出了京城,他们怕是鞭长莫及。

    “阿玛如何说。”婉兮问。

    齐佳氏想了想,然后如实说道:“依你阿玛的意思,最好是近期能把这事给办了。”

    “那好。”婉兮微微沉吟一会儿,然后凑到齐佳氏的耳边,细细说了自己的打算。

    齐佳氏听了婉兮的安排,最终点点头道:“行,这事就按你说的办。”

    送走齐佳氏,婉兮暗自沉吟,这一次即便不把乌雅氏一网打尽,也得让他们伤筋动骨,再难起复。

    龙凤胎的洗三宴后,婉兮并着新出炉的两个小包子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小日子。虽说天气渐热,可是早有准备的婉兮让人在香炉里放了些新鲜的水果,使得整个屋子里却透着一股水果的清香,味道清香,气味清爽,到也不怕胤和弘会觉得难受。而婉兮自己,虽然不能沐浴洗头,却坚持每日都是用温水擦洗,总体而言,尚能见人。

    胤原本以为婉兮会像上次那样避而不见的,谁知他想了无数劝慰的话,甚至连弘都成了理由之一,她却再不提不让见面的事,这种感觉让胤有种白忙一场的错觉。

    “侧福晋,主子爷带着弘小阿哥过来了。”守在门前的小丫鬟远远地看见抱着弘大步走过来的胤,连忙跑进来通报。

    婉兮闻言,将手里的话本放到一旁,然后吩咐听雨准备茶水和点心,以便胤他们等一下要用。

    近来胤不管是上朝和去户部,都会带着弘,去宫里就送到宜妃宫里,弘宝宝乖巧可人,一张小嘴甜得腻,招得太后欢喜,宜妃得意,后宫***妃嫔也爱逗他说笑,可以说阴差阳错下,小家伙便成了后宫里的最受欢迎的存在。出了宫,父子俩同吃同住的,即便是在衙门,也一样,虽然有些不合时宜的声音,便胤是谁,做事可是从来都不管别人怎么想的。

    “爷。”婉兮见着大步过来的胤和他怀里的弘,脸上不由地浮现一丝欢喜的笑容来。

    “今天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身体好些?”胤将弘放下来,看着小家伙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凑到婉兮面前要亲亲,然后又转头去找弟弟妹妹玩,双眼不由地眯了眯,上前两步走到面前,薄唇霸道地吻了吻她的唇道:“爷怎么瞧着你越来越不把爷放在眼里了?”

    “妾身哪敢,明明是爷马上就有新人了,妾身这个旧人……”婉兮对于胤的亲昵的举动表示开心,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忍不住泛酸。

    选秀不会因为她坐月子就停下来,相反地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整个京城都因此变得无比热闹起来。

    胤瞧着她一脸醋意的模样,一丝愉悦的笑意不自觉地自唇边溢了出来,坐在她身旁,伸手将她鬓角的丝理了理,别到耳后,“爷的娇娇这是吃醋了?”

    婉兮微微偏头,清澈如水的美目半是羞涩半是娇嗔地瞄了他一眼,惹得胤心里直冒火。

    “妖精。”胤凑到她耳边轻斥一句。

    婉兮嘴角噙着一丝的得意的笑容,丝毫不以为耻,相反地若不是碍于弘他们在,她必定要撩拨他,让他**焚身却只能憋着。

    哼。

    不得不说,此刻的婉兮是真的傲娇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