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七十六章 互相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六章 互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对德妃的算计表示不屑,但面上却不露分毫,毕竟是皇阿玛的女人,他名义上的长辈,抱怨一两句可以说是气急,一直抹黑,便有挑唆之嫌。 ? 

    正因为如此,胤才会在开始抱怨过几之后,便拖着胤俄站在一旁,等胤开口,再等康熙来解决这一切。

    “四哥,你看,弟弟就说了,有些事跟皇阿玛说,那是亲近,不是告状。”

    “四哥,你瞧,皇阿玛都说了有事不能憋在心里。”

    胤看着胤和胤俄关心的面容,再看康熙紧皱的眉头,不由地看向康熙道,“皇阿玛,让您担心,是儿子不孝。”

    “不是你不孝,是有些人并没有把朕的话放在心里。”康熙咬着牙,一脸阴冷地道。

    胤看气急败坏的康熙,嘴角上扬,目光里透着一丝得意,他就知道依着康熙的性情,面上不显,心里肯定会狠狠记上德妃一笔。

    此次乌雅家被抄,主事的男丁十之八|九都已经被判了死罪,剩下的不是年纪还小便是地位太低不知情的,总之,经此一事,除非康熙愿意,或者说下任帝王开恩,否则百年之内,乌雅家再难辉煌。

    “皇阿玛息怒,一切都是儿臣的缘故,十四弟还小,母妃会想倚重儿臣也是应该的。”胤此番放下了对德妃的期盼,行事上难免会想法反击。

    德妃拿他不当数,他又何必因着所谓的孝顺辜负真正关心的他的人,而让德妃自以为他就该付出。

    康熙瞧着胤微红的眼眶,长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胤受伤的手背,虽说伤势并不严重,可思及胤的孝顺,康熙对于德妃的不满瞬间升到了最高,对于胤祯,康熙心里也不由地多了一丝失望。

    原本以为是个孝顺重情义的,现在看看,他这个老十四怕是也在跟他玩心眼吧!

    “算了,不提他们娘俩也罢。”对于儿子,康熙不说一视同仁,却也个个在乎,特别是年长的几个,而对于年幼的几个,他态度多有宽容,却容不得毫无担当之辈。“胤,带你四哥去御医那边包扎一下,这事儿朕会处理的。”

    “皇阿玛,这事得您吩咐四哥,否则转头他一脸面无表情的,谁扛得过。”一旁的胤俄一脸憨笑地道。

    康熙瞧着耍宝的胤俄和胤,明白两个儿子只是担心他气坏身子,虽然这气一时半会地消不了,康熙却领儿子的这份心意。

    进乾清宫前,三人一阵别扭闹腾,出乾清宫后,不说豪情万丈,可三人眼里都显露出一丝喜悦之情来。特别是胤,时隔多年,再次直接感受到康熙的关怀,这让他的心情十分地激动。

    只是到了宫门口,胤回头望了一眼坐在御座之上的康熙,见他周身的气场十分的压抑,不由地有些担心,临走前不由地拉着李德全耳语几句,这才举步离开。

    独坐在乾清宫的康熙,心情也是复杂的,自打表妹去逝,胤便再没像现在这般依赖过他这个皇阿玛了。

    今日就算是阴差阳错,可知道儿子愿意亲近他依靠他,康熙心里还是觉得高兴的。

    “李德全,朕的老四这是愿意跟朕亲近了。”康熙略带笑意地道。

    “皇上,阿哥们都是孝顺的,临走前,九阿哥还吩咐老奴多注意一下您的情绪,说是不能您太生气,以免气坏了身子。”说罢,李德全回头望了望。

    康熙瞧着莫名回头望向殿门口的李德全,以为他这是在想法哄他开心,哑然失笑地道:“你这老货,就你这两下,还不能让朕高兴。”

    李德全见康熙情绪确有好转,不禁笑道:“老奴这两下不行,可有人就比老奴好一些。”

    “哦?”康熙闻言,暂时放下处置德妃的事,正想问问,便胤、胤和胤俄又回来了,站在他们最前面的可不就是弘宝宝么?“你们这是?”

    “皇阿玛,您孙子要来看您,儿子也没办法,自然就只能带他来了。”胤看着努力跟门槛奋斗的弘小包子,一脸笑意地冲着康熙拱手。

    康熙看着努力翻过门槛,然后迈着小短腿走进殿里的弘,这孩子算是孙辈里他比较有印象也比较喜欢的,但作为皇帝,他日理万机,连儿子都不可能个个顾及,孙子就又差得更远了。

    弘宝宝可不管这些,他自小胆子大,再有胤这个不靠谱的阿玛和浑不吝的胤俄带着,小家伙胆子可是一天比一天肥。

    待胤几个给康熙行礼问安,小家伙一脸懵懂地摆摆手,抖抖袖,一板一眼地跟着道,“孙儿……皇玛法……请安……万岁……”

    “起来。”康熙看着板着一张小脸的弘,肉嘟嘟的小脸好不严肃,若一旁的胤看着严谨,给人一种不好亲近的感觉,那他这模样,端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要笑,“胤啊,你这是把儿子送你四哥了吗?”

    “皇阿玛,此话怎讲?”胤闻言,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是来耍宝让康熙高兴的,怎么扯到他儿子送谁了?

    胤俄挠挠后脑勺,看看康熙,再看看胤和弘,突地伸手拍了拍脑袋,一脸恍然大悟地道:“九哥,皇阿玛说得是真的,你瞧弘这小表情跟四哥分毫不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四哥的儿子呢!”

    胤低头一看,可不是,小家伙包子一样的小脸,面无表情,隐隐还皱着小眉,这模样可不就是小一号的四阿哥么?

    “弘,你这是摆得什么谱?”父子俩近一个月都同吃同住的,感情可谓一日千里,说起话来也显得直接很多。

    “阿玛,四伯,威风。”胤一开口,弘这小脸一下子就绷不住了,但这理由也听得胤一阵脸黑。

    坐在御座上的康熙听着弘这孩子气的话,不由地哈哈大笑,“哈哈,这一开口朕就知道是老九的儿子,贫。”

    胤等人见康熙笑了,心里都不由地松了口气,这三哥俩离开乾清宫时瞧着康熙脸色不对,都觉得不安心,临走前想到弘,就给李德全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原本三人只是想逗康熙开心便走的,谁知等他们回过神来,弘已经迈着小短腿跑御座边上去了,小手还扒拉着康熙的衣摆要抱抱。

    康熙心里高兴,觉得儿子孙子都跟自己亲近,抬手抱着弘,逗着他玩,闹了一会儿,三哥俩并着弘就直接留在康熙这里用膳了。

    “行了,朕还有事要忙,以后没事多带着弘过来看看朕。”

    等从皇宫里出来,三人轻舒一口气,想来他们心里也各有担心,既想给德妃下个绊子,也怕就此惹得康熙不满,好在一切都显得十分顺利。

    胤高兴之余,一口亲在弘的小脸上,“不愧是爷的儿子,出息。”

    弘被婉兮亲惯了,见胤亲他,不由回亲两下,“亲亲,阿玛,喜欢。”

    一旁的胤俄看着眼馋,凑上去,用手指着自己的脸,对弘道:“弘,来,也亲亲十叔。”

    弘也很给面子,不仅亲了胤俄,还主动凑上去亲了胤,一下子,皆大欢喜。

    胤看着走在前面的胤和胤俄,目光最终落在咯咯笑的弘身上,心中一暖,突然觉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虽然不得母妃欢喜,可他曾得过养母的真心关怀,得不到一母同胞的弟弟的谅解,却有胤、胤俄和胤祥的真心维护。

    够了,能得到这些,他也该满足了。

    “四哥,还愣着干嘛,走了。”走了一会儿,见胤没跟上的胤俄直接扯着嗓子道。

    “就来。”应了一声,胤理理衣摆,举步跟了上去。

    这厢胤几个心情大好地各自归家,宫里德妃却是备受煎熬,胤走后,她才派人打听处置结果,听闻结果是斩立决时,更是两眼一翻,晕厥过去,惹得玉娆她们惊叫出声,随后几人手忙脚乱地将德妃抬到榻上。待德妃幽幽醒来之时,看着守在身旁的胤祯,这泪水止都不止不住地往外流。

    “胤祯啊,你扶母妃起来,母妃要去求皇上开恩啊!”德妃一阵悲鸣地拉着胤祯的手,挣扎地想要起身。

    胤祯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犹如疯妇一般的德妃,此时的他真的很难将她跟记忆中那个雍容华贵的母妃联系在一起。

    而此时的德妃根本顾不了这些,她只知道乌雅家若是真的倒了,她日后在宫里怕是举步维艰,难以成事。

    别看她张嘴便能定生死,可若没有内务府的娘家人帮忙运作,她的计策有近七成不会成功。再者她手里的那些人,并非人人都是忠心于她的,很多人只是惧于乌雅家在内务府的势力才为她所用的。现在乌雅家倒了,那这些还在她计划中的人,听不听指挥是一回事,一个不小心暴|露出来就有可能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一个对手,德妃不放在眼里,两个对手,她咬咬牙,也不是不能对付,可对方若群起而攻之,她就是真正的以拳难敌四手,真正没法了。

    “母妃,儿子已经将母妃病重的消息散出去了,若皇阿玛要过来早就过来了,不会一直等到现在都没出现。”

    “怎么会这样”悲嚎一声,德妃搂着胤祯,心里一阵绝望。

    依她对康熙的了解,这事怕是真的难再有转圜的余地了。

    胤祯却不管这些,他一向被德妃娇惯,什么时候遇过这种情况,至于乌雅家,胤祯向来没看在眼里,毕竟他也不愿意总是被太子他们打趣只知道和奴才为伍。现在乌雅家出了事,胤祯的心情其实相当地复杂,觉得庆幸摆脱了同奴才为伍的名头,又觉得失去他们的支持相当地可惜,毕竟乌雅家之前的势力还是不错的。

    别看他年纪不大,野心却不小,虽然目前他同八阿哥交好,可他心里难免没有自立门户的想法。

    “胤祯,咱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啊!”

    “那额娘觉得还有什么办法可行!”胤祯看着疯妇一般的德妃,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这根本就不是他心目中那个雍荣华贵运筹帷幄的母妃嘛!

    “这……”德妃一怔,嘴唇不自觉地动了动,半天未曾说出一句话来。

    她心里清楚墙倒众人推,更何况这里面还有皇上的意思在里面,谁还能逆着皇上的意思为乌雅家求情不成。

    一瞬间,德妃面若死灰,提不起半点精神来。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