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八十四章 苗头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四章 苗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以后想要阿玛抱,想要阿玛带着出去玩,先,你就得学会先开口。 ”

    婉兮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学问,她就是一个小女子,即便重活一世,追求的也不过是那种安安稳稳的生活。

    不过面对孩子,她总想着能让他们更坚强一点更快乐一点,若她还在,自然是能让他们过得不比任何孩子差,可若她是不在了,她也希望他们能活得更坚强一些。

    “小九婶,我……”弘晖抬头望着胤离去的背影,神情有些踌躇,显然在家时,并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弘晖,那是你阿玛,若你连他都不愿意倾诉心声,那你告诉小九婶,你还想对谁说真话。”婉兮声音温柔,并没有因为弘晖的犹豫而觉得不耐,相反地耐心十足地开导他。

    弘晖年纪不大,心性却意外地早熟,这一点跟他成长的环境不无关系。

    四阿哥胤总是忙于公务,对孩子只是例行关心,能相处的时间非常的有限,而四福晋乌拉那拉氏一心只想着如何稳重自己的地位,扬自己的名声,即便孩子就在身边,她能关心的也仅仅只是敲打孩子身边的人,吩咐他们伺候好,而非关爱和陪伴他的成长。

    这样的环境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有很大影响的,否则今日的弘晖也不会养成这种忧郁胆小、不敢开口的性子。

    “小九婶,真的可以吗?”

    “当然,你看你阿玛从衙门里出来,没回家却来这里,为什么呢,肯定是关心我们弘晖啊!”

    “真的吗?”弘晖两眼亮地望着她求证。

    “当然了,那现在弘晖要不要去问问阿玛,晚膳要不要留下来一起用?”婉兮伸手拍拍他稚嫩的肩膀,一脸鼓励地道。

    “恩。”弘晖重重点头,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好似要做一件天大的事情。

    一旁的弘见状,也凑了过来,小手举得高高地道:“额娘,我也去,我也去。”

    “好,那你们一起去。”婉兮笑着摸摸他们的小脑袋,示意他们过去,在孩子面前,婉兮的笑容最真最纯,不带一丝勉强。

    不远处,胤和胤不仅把婉兮劝弘晖的话一一听在耳里,就连她纯净如水的笑容也一并尽收眼底。

    “九弟……”嘴唇嚅动几下,胤却难也说出感谢的话。

    胤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这一点不只针对外人,对于他身边的人也一样,也就是说除非他身边的人不惧他的慢热,耐心靠近,才能得到他的热情。

    当然,这虽然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可得来的结果往往会出自己的想象。

    “四哥,这也是弘晖同她投缘。”胤一脸平静地笑笑,心里却因为婉兮不同以往的笑容产生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可真要说清楚这感觉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这一时半会的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带着这样的疑问,胤的目光开始不由自主地围着婉兮转,这一转,还真让他看出了不少的问题。

    以往这个小女人可是样样都好,不管是撒娇、使小性子还是乖巧,看得都是他的眼色,而非他以为的全心全意的依赖,这种认知让胤心里莫名地有些无奈。

    比起婉兮的清丽绝伦的容貌,软糯动人的嗓音和明媚可人的笑容,胤更喜欢她使小性子时的肆意和咬他时理所当然的那副表情。可当这些他认为最真实的一面其实还是带着些许小心翼翼时,他心里难免会觉得不舒服?

    她在顾忌什么?

    还是说经历这么多,她依然无法全心全意地信赖于他?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若是没有一个完美的***将这种猜测扼杀在摇篮中,两人迟早会因为这个问题产生冲突。

    胤却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一个举动竟给胤和婉兮之间造成了这样的误会,此时的他看着明显开朗不少且面色红润的弘晖,直觉得自己这个阿玛做得太不称职。

    他以为将后院统统交给福晋打理就是最好的安排,现在瞧着并非所有的事情都是后宅妇人能打理好的,教养孩子,他这个做阿玛的也必须参与进去,否则即便生来是龙,一个不对,说不定也会被养成虫。

    想到这里,胤突然觉得他应该早一点将儿子带到前院去,若是由自己启蒙、教导,指不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大概在这个时候,真正觉得高兴的只有弘晖和弘两个孩子,两人各自坐在自己阿玛的身边,不管是小声撒娇还是低声要求,每次得到满足都会显得特别的高兴,特别是弘晖,此刻的他双眼亮得吓人,整个人的感觉比起从前虽然更显孩子气,也更有活力。

    “阿玛,明天你还来看我吗?”眼瞧着胤要走,弘晖不由地伸手拽住他的衣袖,急声问道。

    “会。”若是从前,胤肯定会斥责他这个举动没规矩,而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多了胤和弘相处的场面,冷硬如胤,也开始学着和儿子相处了。

    “行了,九叔保证你每天都能见到你阿玛,回去吧!”胤摸了摸弘晖的头,转身送胤出府。

    婉兮并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举动已经让胤看出了苗头,她心里一直以为他们会保持这样的局面走到胤看上***人之后。

    事实上胤的选择太多了,而前世她的下场又太过凄惨了,如今的她想得到的只是一世安稳,感情什么的其实更显得有些奢侈,所以她一开始就没做指望。

    眼瞧着胤去送胤,婉兮便让听竹抱着弘昭,她抱着雅利奇,然后领着弘晖和弘在院子里散步。

    都说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

    婉兮也不管这话是真还是假,不过瞧着两个小家伙晚上吃了不少东西,不活动活动,也担心他们晚上睡不好。

    胤送走胤之后,打转回来,途经花园时,就看到守在不远处的慧茹,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表哥……”慧茹一见胤,立马快步上前挡住他的去路。

    “何事?”胤看向慧茹的目光就像看一个脏东西,语气更是充满不耐。

    对于胤来说,慧茹进府就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是他人生里少有妥协。在此之前,他爱新觉罗?胤活得是何等的肆意张扬,唯独这一次,不仅被人算计在先,还不得不接手这个烂摊子。此情此景,同打落牙齿和血吞有什么区别。

    他能让她入府就是极限,***的她就不必再想了。

    慧茹今日可谓是隆装盛饰一番,脸上化着时下最流行的妆容,一身浅粉色的旗袍,目光落在胤身上,怯怯一笑,似有千言万语欲诉无从,然后胤的冷淡却好似尖刀一般刺进了她的心,让她瞬间变了颜色。

    “表哥,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当时我也没有办法啊,我也不知道堂姐给我的荷包里是装着……那种药,我……”

    “够了,爷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爷只知道爷不想看见你在眼前晃。”面沉如水,胤瞧着再三提及自己被算计的她,心里更显烦闷,出言打断慧茹的话后,转向一旁,“林初九,愣着干什么,让爷请你,还不把人给爷拖走。”

    “。”林初九一脸的苦笑,这郭络罗姑娘再不讨喜,这肚子里也揣着皇家子嗣,他怎么敢动手,只能好声好气地请她走了,“郭络罗姑娘,请吧!”

    “狗奴才,我跟表哥说话,论得到你来插嘴,滚。”慧茹瞧着已然走远的胤,一脸的气急败坏。

    林初九被骂,态度依旧恭敬,只是眼神显得十分晦涩,他道眼前这位是个蠢的,现在瞧着不只是蠢,还是蠢得没边了。

    明知算计了主子爷会惹来厌恶,还不知道蛰伏,你说你好好呆着把孩子生了,指不定爷还看着孩子的份上还能给你几分脸面。你倒好,不只不知收敛,还一个劲地往上凑,生怕主子爷记不得你算计过他的事。

    现在倒霉了到是知道拿别人撒气,不知所谓。

    林初九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慧茹的肚子,心里暗道,就这水平,也不知道肚子里这个留不留得住。

    “奴才告退。”眼瞧着胤已然走远,林初九也不耽搁,直接打了个千,转身走人,反正她自己住哪她肯定知道。

    再说了,主子爷也没说清楚要拖到哪里去不是。

    “你……”慧茹看着头也不回的林初九,气得要死,可到底是胤身边的人,她能骂却不敢上手,转身的瞬间,气恼地跺跺脚,拧了身旁的秋月两下,吼道:“还愣着干嘛,回去啊!”

    “是,姑娘。”跟在她身后的名叫秋月的丫鬟被拧得两眼含泪,抽泣的瞬间,小碎步地跟在身后,而只顾着生气的慧茹却没有注意到她垂下的双眼里,满是森森恨意。

    胤回到清漪院的时候,婉兮已经将一连串的小包子都给哄回房睡觉去了,虽说时辰尚早,可是小孩子到底是早睡早起的好。

    婉兮从内室出来,见胤面含怒色的模样,顿时一脸惊讶地迎了上去,“爷,你这是……”

    “无事,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不该碰见的人。”胤拉着婉兮的手进了内室,见她给自己换衣,也不拒绝,只是语气还带着一丝余怒。

    婉兮闻言,眉梢微挑,心里却能猜到是谁,这后院里,能让胤这般生气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总是不懂得看人眼色的郭络罗?慧茹。

    据婉兮得到的消息,这一位进府还不到两个月,这府里上上下下对她有意见的,那真是一抓一大把,都不带重复的,可见人品之差,手段之劣。

    “既然已经碰见了,爷何苦气坏了自个的身子。”婉兮抬着头,一脸好笑地道。

    “爷……,算了,爷会吩咐林初九让人把她看住的。”胤无比烦躁地摸摸自己的光脑门。

    婉兮瞧着他这样子,颇为好笑,“爷这般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爷有多在乎她呢!”

    胤望着婉兮语笑嫣然的模样,伸手的瞬间扣住她精致小巧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直吻得她喘不过气来,才道:“爷只在乎娇娇的心是不是在爷身上。”

    婉兮嘴角含笑,心里却有着一丝莫名地感觉,觉得胤这话好似特意说给她听的。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