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八十五章 用意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五章 用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自打弘晖被送去九阿哥府后,四福晋乌拉那拉氏可以说是食不下咽,夜不安枕。?  

    她这一生就得了这么一个儿子,不放在眼前,何以安心。

    可惜四阿哥胤的决定,即便是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也不敢质疑,而且在弘晖离开府里之后,乌拉那拉氏明显能感觉到胤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而更让她在意的却是胤突如其来的动作。

    前院的事情本身就不归她管,是改建还是另作他用,端看胤的决定,乌拉那拉氏从来没有想过要干涉什么,可是这一次,她却从这件事中感受到一丝不安。

    她总觉得前院这一次的改建是针对她来进行的,可到底为什么会形成这样局面,她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福晋,夜深了,该歇息了。”  春嬷嬷看着坐在桌前,不知想些什么的乌拉那拉氏,轻声劝道。

    “嬷嬷,我如何能睡得着,爷近来举动莫名,心思更是难以猜测。先是将弘晖送到九弟府里,就连我想去看上一眼都不允许,现在又命人改建前院,我担心……”欲言又止,乌拉那拉氏觉得这段时间生的一切都让她备受煎熬。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

    乌拉那拉氏自己也不清楚,细细回想,似乎当她不顾胤的意味,执意于争夺名声时,他们之间就越来越冷淡了,连初一十五他也少有在正院留宿的时候,她不想在意也不想改变,但是现在她却开始想要退缩了。

    春嬷嬷闻言,轻叹一口气道:“福晋,有些事若是阻止不了,不如顺其自然。”

    乌拉那拉氏神情微怔,随后一脸难受道:“嬷嬷,你比谁都清楚,弘晖就是我立足的根本,没有他,我这个福晋又能坐多久。你瞧瞧,弘晖才被爷送走没多久,李氏有多得意,多猖狂,恨不得天天拉着弘昀在我眼前晃。”

    后院之争,争得是地位,争得也是宠爱。

    乌拉那拉氏家世优越,又是康熙亲自为胤挑选的嫡福晋,在地位上有着先天的优势,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容貌的关系,乌拉那拉氏打从一开始就歇了争宠的心,一心只想着地位、子嗣,却忽略了胤才是她在这个府里的立足之本。

    依礼,按胤这样的性格,只要尺度把握的好,不管是尊荣还是宠爱,胤都不可能亏了她。可惜乌拉那拉氏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出的结论,直接就把这点给否决了,以至于她百般折腾,不仅耗尽了胤对她的期盼,就连弘晖这个唯一的儿子也差点被她给折腾没了。

    别看乌拉那拉氏现在看着风光,实际上,失了胤的宠爱和信任,这一切都显得那般摇摇欲坠。

    “福晋,主子爷到底是大阿哥的阿玛,父子俩能亲近是好事。”春嬷嬷有时候也不懂,乌拉那拉氏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的。

    这女人终身的依靠就是丈夫和儿子,只要丈夫和儿子好了,这做妻子做额娘才能更好,否则这地位、尊荣,抑或是名声,都是虚的,经不起推敲,更摆不上台面。

    “嬷嬷,我不是阻止他们父子亲近,我只是不希望弘晖一直呆在别人府里。”乌拉那拉氏长叹一口气,双手攥着胸前的衣服,显得无比的难过。

    春嬷嬷的嘴唇嗫嚅几下,最终还是没再开口,她觉得乌拉那拉氏已经走进了一个怪圈,一时半会只怕很难想明白主子爷的用意。事实上,若非身份有别,她真想拿根棍子敲一下乌拉那拉氏的脑袋,现在大阿哥不在府里才是真正对付李侧福晋的时候,偏偏一向精明的福晋就是不开窍。

    胤可不知道乌拉那拉氏心里的想法,他有意送走弘晖,虽说是一时兴起,可事关唯一的嫡子,难免会上心几分。只是近段时间,李氏各种搅风搅雨的举动也让他心生不悦,起了冷落她的心思,也加强了将两个儿子一并带到前院教养的决定。

    “四哥,你这是?”胤祥难得出一趟皇宫,原本还想着哄侄子开心,谁知一过来才现,人压根不在府里。

    “弘晖的性子有些沉闷,再加上身子不好,那天瞧着他和弘玩得好,便送过去了。”提到弘晖和弘,胤脸上的表情不由地柔和几分。

    要说他们这些兄弟之中,谁的儿子最受喜爱,毋庸置疑,肯定是弘当选。

    这小子,胆子大,有灵气,又聪明,再加上活泼可爱又健康的身子,还真没少让包括胤在内的众阿哥们眼馋。

    提到弘,胤祥一脸恍然大悟地道:“难怪。”

    胤见胤祥这副模样,再想想府里那糟心的情况,不由地笑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去九弟府看看弘晖吧!”

    “好。”胤祥点点头,一脸随性的模样。

    胤祥此次出宫主要是受德妃娘娘所托,虽然他并不想帮忙,不过就他这个啥也不是的光头阿哥,要出宫不得到康熙或者德妃的允许,也只能是由成年且开府的兄长带着才能出宫。

    现下,永和宫里一团乱麻,胤祥虽然住在阿哥所,但每天都会过来永和宫请安,基本情况还是知道的一点的。

    话说,自打乌雅一族的人被治罪,主事之人都被斩后,德妃娘娘真可谓是大受打击,康熙看似宠爱的举动又给德妃娘娘招了不少的仇恨,再加上被夺了宫权,德妃娘娘即便没有变成无牙的老虎,却也是独木难支,难以同从前相提并论了。

    至于十四阿哥胤祯的嫡福晋,康熙没指***人,偏偏就指了完颜家的秀女,此举耐人寻味,倒是让不少人摸不清康熙的真正用意。

    胤祥虽然也不清楚康熙的真正用意,可这并不妨碍他看德妃的好戏。若非身份不适合,中间又隔着一个胤,他怕是也要凑上去踩上一脚,以泄心头之恨。

    现下德妃托他给胤送信,就算没把话说明白,可他依旧能猜到她的意思,会顺从地答应,也仅仅只是不想胤被胤祯气着。眼瞧着胤心情还不错的样子,胤祥想说的话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又给咽回去了。

    初秋的午后,阳光和煦,丝丝微风,送走了夏末的最后一丝炎热,带来徐徐清凉,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婉兮坐在树下垫着的毛毯上,弘昭和雅利奇一个窝在她怀里,一个窝在听竹怀里,轻声笑语,无比的欢乐。

    院子里,阳光暖暖的,弘晖和弘你追我赶地玩着小游戏,小孩子特有的糯糯的清亮的笑声让整个院子都变得鲜活起来。

    胤领着胤、胤俄和胤祥过来时,正好看见这一幕,不说胤,就说胤等人,眼神也是柔和的。

    若说之前他们这些皇子阿哥,一个比一个傲气,那么在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之后,内心都会不约而同地升起一丝对温暖的渴望。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得到。

    婉兮瞥见胤等人时,将怀里的雅利奇递给一旁的高嬷嬷,然后起身同胤等人行礼。

    说到身份,婉兮一个侧福晋还真没什么值得拿乔的地方,人家给面子叫她一声九弟妹(小九嫂),不给面子,无视她的存在,也不是什么大事。现在人家个个笑脸相迎,婉兮也没想过当面拿乔,毕竟地位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她这里再怎样也差了点,所以与其一朝不慎得罪人,还不如自觉一点,时时自省,处处小心。

    胤等人对于婉兮这个九弟妹(小九嫂)还是很有好感的,这除了看在胤的面子上,也是婉兮自己会做人。

    “儿子给阿玛请安,给九叔十叔十三叔请安。”

    “儿子给阿玛请安,给四伯十叔十三叔请安。”

    弘晖和弘一见胤他们过来,立马迎了上去,若说弘是跟胤俄他们闹惯了,那么现在的弘晖就是彻底放开了,整个人瞧着不仅精神了,长肉了,还活泼了。

    胤俄因着经常过来,到也不奇怪,反而是胤祥,难得过来一次,瞧着变化过大的弘晖,是真的吓了一跳。

    “四哥,弘晖这是?”

    眼瞧着胤祥惊讶得嘴都合不拢的样子,胤俄不由地大笑道:“嘿,老十三,你瞧瞧你这样子,这就吓倒了,那你要是瞧见弘晖爬四哥背上去,你还不一***从椅子上跌下来啊!”

    胤祥瞧着笑话自己胤俄,再看但笑不语的胤和胤,颇有一些无奈地道:“十哥,你明知道弟弟我出一趟宫也是很不容易的。”

    虽然他的嫡福晋已经定下来了,阿哥府也在修缮之中,但是大婚却安排在明年,出宫建府的具体时间还得看康熙的安排,所以他想要像这些兄长一样自由来往于宫里宫外,至少还得等一年或者更久。

    “那你今天怎么出来了?”胤俄一脸意外地问。

    “德妃娘娘……”胤祥一张嘴就知道不好,可话到嘴边,他想再吞回去也不行了,“四哥,对不住。”

    胤在听到德妃娘娘四个字时,脸色不由地僵了一下,回过神后,大致上也能猜到德妃的用意,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倒霉的、吃亏的、受罪的……总之一切不好的都得他来收拾,而和颜悦色、关心宠爱却从来没有他的份。

    “十三弟,不用说了,我早就习惯了。”

    胤、胤俄和胤祥三人不由自主地对看一眼,一句‘习惯了’道出多少心酸。

    “四哥,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有办法对付德妃娘娘。”胤对德妃的怨气可没有那么快消失,只是碍于康熙的手笔,不那么方便出手罢了。

    “四哥,我们也可以帮忙。”胤俄和胤祥不由地说道。

    胤伸手拍了拍离得最近的胤俄的肩,有些艰难地扯了扯唇角,道:“算了,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的,毕竟孝大于天,而且皇阿玛也不愿意见到做儿子的去算计自己的母妃。”虽然上次他已经算计过了,可是道义在前,他就是想要推脱,也得有推脱的理由,冒然行事,难免给人一个不孝的印象。

    胤他们瞧着,都是一脸的愤然,很显然德妃以往的所作所为可没少惹他们的怨怪。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