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九十二章 身死债消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二章 身死债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弘长得好,聪明又活泼,若他是乌拉那拉氏的儿子,乌拉那拉氏定然是越看越爱,可惜弘不是她的儿子,这也注定了乌拉那拉氏对他的排斥。 

    当然,弘并不需要乌拉那拉氏的感情,他会过来四贝勒府,只是因为他喜欢四贝勒这个四伯,喜欢弘晖这个堂哥。

    小孩子的情感本就很纯粹,若乌拉那拉氏待她好,他定然也会喜欢上她,可惜乌拉那拉氏万事都只从自己的角度出,不仅看不得别人好,更不懂得考虑别人感受。如此,别说弘,就是弘晖也因为乌拉那拉氏的冷淡和各种穷追猛打的要求,对她也产生了排斥的情绪。

    两个小家伙毕竟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即便心里不舒服,会觉得难过,也不可能对乌拉那拉氏做些什么,只能远远地避开。

    好在胤是下定决心要隔离乌拉那拉氏和李氏等人,减少她们对孩子的影响,更不让她们的争斗波及孩子,所以除了每天请安,弘晖弘也好,弘昀也罢,大多时间都呆在前院,由胤或者他挑选出来的幕僚进行教导。

    若非如此,弘这个小家伙的情绪怕是要变得更为低落了。

    “弘晖哥哥,我想我额娘他们了,我想回家。”弘不喜欢去乌拉那拉氏的正院,就像他不怎么喜欢去嫡额娘董鄂氏的院子一样,总觉得她们看向他的目光像是针扎一般,刺刺的,让人觉得难受。

    “弘弟弟,我家不好吗?”弘晖喜欢婉兮他们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也喜欢自己家,即便他并不喜欢去他额娘的院子,但是有阿玛有弟弟,这样的生活他也很喜欢。

    弘单手撑着小下巴,学着大人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不是不好,而是我想他们了。”

    “那怎么办?”弘晖越说越觉得低落。

    “不知道,等四伯回来再说吧!”弘  想着弟弟妹妹,心里决定等四伯回来就说要回家。

    “那好吧!”即便这段时间改了很多,可骨子里弘晖还是一个乖宝宝,即便觉得不舍,也没想过勉强人。

    两人正说着,弘昀从外面冲了进来,“大哥,弘弟弟,先生来了,该上课了。”

    “就来。”弘晖应了一声,拉着弘的手就往书房走。

    从弘晖回来之后,胤便将弘昀一并接到了前院,无视于乌拉那拉氏和李氏的不情愿,开始让兄弟两人培养感情。之前两兄弟因着彼此额娘默契的决定,少有接触,而这几天因着胤的引导和纵容,三人相处起来融洽多了。

    即便弘昀还有些腼腆,不过他不排斥弘晖和弘的接近,相处起来自然没有以往的障碍。毕竟孩子的世界是纯净的,只要大人不在上面涂上乱七八糟的颜色,他们是很容易走到一起的。

    “怎么样?弘昀在前院过得可还好?”李氏看着春喜,一脸的着急。

    说到前院,李氏就不由地面色阴沉,刚刚涂好蔻丹的手指因着内心的愤恨,不由自主地攥紧手中的丝帕。

    “回侧福晋,弘昀小阿哥很好,身边的侍候的人都是主子爷亲自安排的,没有让福晋插手。”春喜轻声回道。

    “没让福晋插手就好。”李氏一脸满意地点点头。

    虽然对于爷将弘昀带到前院去颇有不舍,可她心里清楚,她能得到今天的一切,全部都是源自于爷的宠爱,所以她不能反对,特别是近段时间,爷就她对上福晋的事颇有不满,为了不影响弘昀,她只能咬牙把这口气硬生生地咽下去。

    不过,这账她迟早会跟乌拉那拉氏算清楚的。

    傍晚,胤回来,同平时一样检查了三个小家伙的课业,又给他们布置了新的作业,正想让他们回去睡觉,就见弘站在原地,双眼直勾勾地望着自己,似有什么话要说。

    “弘,怎么不回去睡觉?是有话要跟四伯说吗?”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胤压低声音问道。

    “四伯,我要回家,我想阿玛和额娘他们了。”弘见胤一脸关心,再也忍不住迈着小短腿扑进他的怀里。

    胤见一向活泼的弘带着哭腔,心里一阵恼怒,弘刚过来时,聪明活泼,每天拖着弘晖和弘昀满院子的蹦,高兴的不得了。但是这几天,胤明显现这个孩子变得沉闷起来了,这样子又好似回到了从前,看似规矩,实则死气沉沉。

    他原本想着今天过去找乌拉那拉氏谈谈,若是她能听进去,这每日请安依旧继续,若她依旧故我,胤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她施为。

    “这是怎么了?”胤将弘抱怀里,两岁多的小家伙正是好玩的时候,肉呼呼的带着一丝奶香味,别看小家伙的嘴皮子日渐利索,胆子也大,但是真正遇上事情,也不过是个爱哭鼻子的小娃娃。

    “我……四婶不喜欢我……哇……”吸吸鼻子,从小到大,人见人爱的弘一张嘴就忍不住哭了,“四伯……回家……”

    “弘乖,有四伯在,谁也不能不喜欢你,而且你现在走了,弘晖哥哥怎么办?恩?明天,四伯带你阿玛来看你好不好?”胤一见他哭,不由地慌了起来,一向以冷面示人的四贝勒爷,何曾有这般狼狈的时候。

    “真的?”弘小心的求证。

    “真的。”胤一脸认真地回道。

    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眸越地明亮,胤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倒影是那样的干净,可他心里却是无比愤怒。

    平日里乌拉那拉氏和李氏等人争锋,只要不太过,他即便有所偏颇,面上还是会维持乌拉那拉氏的脸面,而现在她一个福晋,却对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使心眼,一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满嘴的规矩伦理,连收敛自己的情绪都做不到,还跟一个孩子较劲,还真是出息。

    弘是个听话的孩子,并没有因为胤说不送他回去就闹脾气,说实在的,小孩子也就是觉得委屈,现在哭了一会儿,反而没事了。

    等弘睡着之后,胤去了一趟正院,就在后院众女羡慕乌拉那拉氏得宠时,正院传来胤的喝斥声和东西摔碎的声音,之后不久,胤便从正院出来,径自去了书房。

    虽然***人都不知道乌拉那拉氏做了什么事惹得胤大雷霆,但是众人都有致一同地收敛了自己的言行,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火引到自己身上来了。

    清漪院里,胤从外面回来,瞧着倚在美人榻上似睡非睡的婉兮,不由地将人揽到怀里,大掌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脸的笑意。

    “弘昭和雅利奇呢?”

    婉兮懒洋洋地在他怀里蹭了蹭,“睡了?”

    “所以你在这里躲懒?”胤伸手捏捏她软呼呼的小手,笑道。

    “那爷想让妾身做什么?”婉兮不喜应酬,认识的人也不多,往日有往来的姐妹因着嫁人,倒是少有联系,现在真让她出门,她也不知道该去找谁,“爷公务繁忙,就算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妾身也不能抱怨,毕竟爷是为了正事……”目光幽怨地看了胤一眼,婉兮拖着长音提醒他,庄子一行到现在还没兑现呢!

    胤被她说得一愣,待想起之前的承诺,不由地有些忍俊不禁,这女人还真是花招百出,想出门就想出门,偏偏绕个圈子让爷心疼,可他偏偏还就心疼了。

    “口是心非,待弘回来,爷再带你们去庄子里住两天。”这段时间忙于公务,到是真忽略她了,带她出去散散心也好。

    婉兮闻言,眼眸一亮,“真的吗?”

    “爷什么时候骗过你!”胤假装恼怒,伸手拍了她的翘臀两下,以示惩戒,不过胤心里也再次决定以后说出口的都要做到,否则这女人一定会抓住机会揶揄他的。

    婉兮嘟着嘴,正想开口,便见林初九弯着身子踮着脚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事?”胤看着瘪嘴的婉兮,伸手掐了她的小脸一把,目光转向林初九时,声音微微有些冷。

    “回主子爷的话,陶然居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兆佳姑娘不行了,此时强撑着想见主子爷和侧福晋最后一面。”林初九听出胤话里的冷意,缩了缩脖子,语言简洁地道。

    “见爷和我?”婉兮眉梢微挑,似不明白兆佳氏临死之前为何要见自己,说她想见胤最后一面,她到是理解,可要见她又是为那般?

    “是。”林初九小声应道。

    胤神色冷淡,站起身的瞬间,对着林初九挥了挥手,不慌不忙,等婉兮换完衣服,这才躯的男人,等着她这辈子最大的敌人……

    有时她也不禁会想,若是当初她没有投靠德妃娘娘,也没有跟完颜氏做对,现在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当胤和婉兮过来时,容色枯槁的兆佳氏已经不复清明,双眼浑浊,思绪也开始有些涣散了。

    “爷。”兆佳氏张了张嘴,干涩的喉咙让她的声音显得沙哑,甚至有些难听,但仅仅只是这一声,已用了她大半的力气,但没有一个***,她死不瞑目,“婢妾一直不懂,婢妾同侧福晋之间到底差了什么?以至于爷连一丝怜惜都不愿意给?”话音一落,兆佳眼角的泪水顿时像小河一般,汹涌而出。

    婉兮站在胤身边,目光落在一脸悲戚的兆佳氏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怜悯,相反地婉兮心里充斥着一丝快意。

    上一世兆佳氏如刀俎,而她完颜氏能为鱼肉,躲不掉,逃不过,只能黯然赴死,而这一世兆佳氏虽然不是鱼肉,她完颜氏亦不是刀俎,但是她却自作自受,死在一个贪字之下。

    胤对上兆佳氏的目光,神色未变,不疾不慢,“在你投靠德妃算计爷的妻妾子嗣时,你就该想到自己的下场!”

    兆佳氏闻言如遭雷击,原本努力抬起的脑袋似失去了支撑一般,直直地倒了回去。

    原来……原来她也是有机会的,只是因为太过贪心而失去了可以拥有一切的机会……

    “姑娘”秀锦见着难以闭眼的兆佳氏,一阵哀嚎。

    婉兮看着死不瞑目的兆佳氏,压抑在内心深处的仇恨在这一刻似乎轻了不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身死债消也说不定。

    不过兆佳氏让她来到底是想表达什么?仅仅只是送她最后一程?

    胤见状,直接牵着婉兮的手往回走。握着她柔若无骨的手,胤有些压抑的心情顿时好转不少。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