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九十八章 进宫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八章 进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到慧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一睁开眼,没瞧见胤,慧茹满心都是失望,思及孩子,不由地挣扎地想起身,而此时,秋月正端着燕窝走了进来。

    “姑娘,你身子弱,还是先躺着的好?”秋月快步上前,将燕窝放到一旁,手脚利索地扶起慧茹,便拿了一个软枕垫在她身后。

    “秋月,爷呢?爷怎么没来?”慧茹声音暗哑,看向秋月的目光却亮的慑人。

    秋月见她这样,心中快意,面上却一脸为难地道:“姑娘,主子爷公务繁忙,你……”

    慧茹一见她这模样,原本有些苍白的面容顿时面无人色,“实话实说。”

    “姑娘,昨天你生产途中,主子爷听了你的叫声,一阵恼怒便拂袖而去,将事情都交给了福晋处理。”秋月故作小心地缩缩肩,显然对于慧茹倒霉,她还是很乐于见到的。

    “怎么会……怎么会……”慧茹双手攥着身上的被子,一脸的不敢置信。

    秋月见状,一阵冷笑,慧茹对她不仁,那就别怪她不义,戳心窝子这种事,逮着机会不戳,更待何时?

    “对了,我的孩子呢?我的小阿哥呢?”慧茹情绪激动,想起的瞬间感觉到身体传来的一阵不适,这下子她到是想起自己生了孩子了。

    秋月眉目微挑,扬着唇角,一脸恭敬地道:“回姑娘,小格格刚刚抱去喂奶了,等下就会抱回来的。”

    之前慧茹笃定自己怀得是儿子,准备的物件通通都选大红之类的颜色,现在生了女儿,她到要看看她是否还能像从前般张狂。

    “你说什么!小格格?怎么可能,我明明生得是小阿哥?”捂着耳朵,慧茹神色有些癫狂地大叫。

    秋月却不管她,待瞧够了她狼狈的样子,便装作一副担忧的模样出去找养身嬷嬷,反正她从头到尾什么事都没做,就是说了一个实话,就算慧茹真出了什么事,谁又能怀疑到她身上来。

    宫里宜妃一早就收到了消息,听闻慧茹生了个小格格且在生产期间出言不逊,原本期待的神情迅替换成了不满。

    这段时间慧茹可没少折腾,别说胤耐心用尽,就是宜妃也忍了很久了,否则不会示意慧茹的额娘上门教女,可惜宜妃有心,慧茹却未能领会其意,临到生产还作着一趟好死。

    不说***,就说胤,依着胤的性子,能忍这么久是看在宜妃和孩子的份上,现在慧茹顺利生产,想必接下来的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得他宠幸了。

    “枉费本宫为她花了这么多的心思,现下看来还真是个没福气的。”宜妃一想到婉兮胎胎都得儿子,后院***人但凡有孕都生女儿,心里不由地直犯嘀咕。

    齐嬷嬷也是人精,她对宜妃的神情举止相当地了解,可以说宜妃的一句话,一个神情,她就能把她的意思猜出个七八分,现在也一样。另外,婉兮受宠,她也愿意锦上添花,便装作无意地道:“要老奴说,最有福气的还是娘娘。”

    “此话怎讲?”宜妃心里不痛快,说话语气便显得有些冲。

    齐嬷嬷见宜妃这般也不慌,双手交握置于小腹之上,身子微躬,声音亦微微压低道:“老奴这话说的有些越矩,可是细究起来,可不就是娘娘有福吗?看,自打娘娘为九阿哥挑了完颜侧福晋,便一连得了弘、弘昭两位小阿哥,至于这郭络罗姑娘,到底不是娘娘亲自挑选的,会有些差迟也在情理之中。”

    宜妃闻言,心里顿时好受不少,“可不就是这样,本宫亲自挑选的人就该不一样。齐嬷嬷,传个消息到老九府里,让他和婉兮带着几个孩子进宫来坐坐,本宫可是有好些日子没见着本宫的宝贝孙子了。”

    这段时间宜妃的心思都放在慧茹的肚子上,对于弘他们还真是有所忽视,好在弘他们进宫的次数也是有定数的,所以即便宜妃因着慧茹的关系,态度上有所转变,弘他们也没有察觉到,毕竟相处间有限,宜妃也不是一点都不关心弘。

    当然,这并不是说慧茹生了儿子,宜妃就不疼弘他们了,相反地她也是很疼爱弘他们的,只是遇上家族利益,难免会有对比,好在这一点不管是胤还是婉兮都没在乎过。

    原本依着胤的安排的安排,婉兮应该是后天带着孩子们一起进宫给太后和宜妃请安的,现在宜妃召见,虽说提前一天,却并不影响安排。

    次日,胤将***四人送到前往翊坤宫的岔口,眼见齐嬷嬷亲自带人来接,不由地嘱咐几句,这才放心地去上朝。

    齐嬷嬷看着这情景,心里直感叹自己的选择没错,这完颜侧福晋不只得宠还会生,哪里像九阿哥后院的***人,但凡有生产的都是小格格,难怪大多都不得九阿哥青睐。

    “老奴给侧福晋请安,给几位小主子请安。”齐嬷嬷领着人上前问安。

    “嬷嬷请起。往日里多得嬷嬷照顾,以后也得麻烦嬷嬷多费些心。”婉兮说话间,一旁的高嬷嬷便将准备好荷包塞到了齐嬷嬷手里。

    “侧福晋谬赞了。”齐嬷嬷收了高嬷嬷给的荷包,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路上说了不少事,是宫里近些天生的,这也算是给婉兮卖个好。

    婉兮听着只觉得这后宫还真是一个是非之地,看着如此平静的表面下,形势竟是这般紧张。也好,形势紧张就表示局势混乱,局势混乱就表示她有机可趁。

    这宫里能和婉兮有联系的人还真的不多,除去太后、皇上和宜妃这三位,也仅仅就只有一个德妃算得上生死仇敌。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婉兮不能劳动婆婆动手,那就只能自己找机会帮着对方或者自行给德妃添堵了。

    “母妃,妾身带弘他们过来给您请安了。”婉兮抱着雅利奇给宜妃行礼,一旁的弘一落地也跟着行礼。

    宜妃一见弘装作小大人样地给自己请安,无比稀罕,伸手指挥人把弘抱了过去,心肝肉的抱在怀里,亲香了好一会儿,才他放到一旁,接过齐嬷嬷怀里的弘昭。

    “本宫不提,你们呀就不来。”宜妃抱着弘昭一脸嗔怪地看着抱着雅利奇的叶雪道。

    “母妃这话说妾身,妾身觉得应当,可说爷便是不行了。”婉兮故作不依道。

    “哦,为何?”宜妃这话本也是句玩笑话,现在见婉兮撅嘴做一副小女儿状,眼里满是笑意地问了一句。

    婉兮见宜妃一脸好奇,不由地身子前倾,一脸神神秘秘地道:“爷时常挂念母妃,即便母妃今儿不召见妾身,明日爷也会带着妾身过来看望母妃的。”

    当母亲的怎么可能不喜欢儿子孝顺,不管这事是真还是假,都搔到了宜妃痒处,让她心情舒畅,喜笑颜开。

    “好好,本宫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宜妃止不住地夸道。

    “太太。”弘小包子很聪明,对于喜欢他的人也很给面子的。

    “嗳,本宫的孙子长得好,养得更好。”宜妃一听弘唤她,脸上的神情立马变得柔和几分,整个人眉开眼笑,显得更为年轻了。

    “母妃就惯着他。平日里上蹿下跳的,顽皮的很。”婉兮一脸笑意地道。

    “顽皮点好,胤小时候也顽皮。”宜妃看着迈着小短腿在殿内转悠的弘,止不住地夸。

    宜妃有兴致,婉兮自然不可能扫了她的兴,不过每日给太后请安的时间都是有固定的,所以说笑几句,宜妃便带着婉兮和几个孩子起身去后请安。

    途中,婉兮将胤的交代细细说给了宜妃听,别说德妃是宜妃的死对头,就说这事是胤提的,宜妃就不可能推辞。

    “你放心,这事本宫自有计较。”宜妃伸手轻拍婉兮的手背,示意她放心。

    这宫里,涉及宠爱,便都是敌人,无论之前是什么身份,现在又是什么身份,只要想得到宠爱,就不得不争,不得不抢,不得不拼个你死我活。

    宜妃能从这些妃嫔之中杀出一条血路,且保住两子,多年屹立不倒,便说明她自有心机手段。

    待宜妃他们进入内殿时,佟贵妃等人都已经到了,宜妃一行人即便来得不算晚,却也是晚了。

    宜妃正要上前请罪,坐在上的太后一见婉兮和几个孩子,便笑着招手道:“来,老九家的,让哀家看看。”

    弘已经开始记事了,再加上经常进宫,对太后还是有印象的,“弘给乌库玛玛请安。”

    “好好。”太后看着活泼可爱的弘,又看了看弘昭和雅利奇,见三个小包子都养得好,不由地夸了婉兮几句。

    宜妃见状,也顾不上请罪了,护着弘在一旁凑趣,逗得太后笑容不断。

    佟贵妃等人看着招太后喜欢的婉兮和几个孩子,都一脸的习以为常。之前几次她们还想着让孙子到太后身边凑趣争宠的话,现在是什么都不想了。

    没瞧见吗?人家这是得眼缘,跟聪不聪明,会不会表现没关系,关键就看太后看得顺不顺眼。

    德妃冷眼看着宜妃在太后面前讨好卖乖,心里憋得慌。这段时日,她真是事事不顺,以往的尊荣被耗得一干二净,若非皇上还给她留有几分体面,这群女人怕是要直接把她踩到泥地里去了。可恨兆佳氏没能力,否则今日也轮不到这完颜氏带着孩子在太后面前讨好卖乖。

    这一切都该是属于她胤祯的。

    也罢,这日子到底还长着,胤祯尚未大婚,只要乌雅一族东山再起,她哄得皇上再将原本那部分宫权交给她,一切都会像从前那般顺利进行。

    站在太后身旁的婉兮不经意地回,正好对上德妃那双阴冷且满是算计的双眼。只是她并没有多做停留,相反地在德妃反应过来之前,便收回了目光。

    不是婉兮怕事,而是依她现在的身份,和德妃对上,那是不敬长辈,不懂尊卑。与其为一时之气落个臭名,还不如把一切压在心底,寻个适当的机会,给对方致命的一击,一如之前对付乌雅族一样。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