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零四章 怨气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四章 怨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宜妃倒是有心再给?  

    此次,德妃突然相邀,八福晋心里虽然直犯嘀咕,却也明白这种事不管是拒绝还是不拒绝,她都得走上一趟。

    目前,胤和胤祯相交,两人不管内里如何,在外便隶属同一阵营,虽然胤祯本事一般,势力也不强健,但胤的确需要支持,而胤祯,即便比不上胤他们,可好歹也是成年阿哥。这样的两兄弟,依礼,相互之间有些联系实属正常。可偏偏之前除去胤和胤祯两人间的联系,双方之间,不管是母妃还是后院女眷,一概没有来往,现在突然之间凑在一起,别说***人怎么看,就是八福晋自己也怀疑德妃的用意。

    在宜妃当众挤兑德妃之前,八福晋因着胤的交代还真求见过德妃,只是当时德妃拿乔,一面想给胤祯争得主动权,一面又想着夺回宫权,以至于并未理会八福晋。想来德妃自己也没有想到,短短十天的时间,她竟会从主动变为被动,甚至为了合作,亲自出言邀请八福晋进她的永和宫。

    有种老话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德妃就是好日子过太久了,才会让她失了原有的警惕性,待跌了大跟头,才想着找人帮忙,难道不嫌太晚了点吗?

    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碳难,何况德妃并未施恩于八福晋,若无足够的利益,想必是很难达成所愿的。

    事实上,当八福晋赴约之时,德妃才现这个看似风风火火、行事毫无章法的八福晋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简单地寒暄几句,德妃看似占了上风,实际上并没有从八福晋这里讨到什么便宜。

    “本宫今日邀八福晋过来,是有事相商。”德妃眼睛一扫,见八福晋一脸严阵以待的模样,不由地皱了皱眉,她要得是合作,不是结仇,八福晋这个样子,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害她呢!

    八福晋身子一僵,显然是没有想到德妃会这么直接,她本以为德妃会拐个弯子,先跟她拉拉关系,谁知德妃上来便直奔主题,就这份掌控力便足矣窥见德妃的心计手段到底有多深。在来之前,八福晋就做过不少的准备,她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德妃了,现在看来,她还是小看德妃了。

    果然,能稳坐四妃之位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

    “娘娘此话何意?”八福晋眉梢微挑,故作轻松地看着她道。

    “八福晋不必觉得紧张,本宫既然是想合作,自然是有备而来,再者本宫敢开口,这个合作肯定是八福晋感兴趣的,也是对八福晋有利的。”德妃伸手理理耳边的鬓,一脸笑意地道。

    “德母妃这话是何意,我家爷和十四弟关系甚好,您又何必如此客气。”八福晋干笑两声,显然也是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显得太过生硬,逐换了称呼,借此拉近两人的距离。

    “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什么事情,还是直接一点的好。”德妃没有理会八福晋的尴尬,而是径自说起了合作的事情。

    德妃有一张巧嘴,这张嘴最是会说,会哄,昔日的她哄得佟皇后在众多宫女之中选中了她,过后又哄得康熙对她宠爱有加,而今,一番分析之下,她自然是哄得八福晋心动不已。

    “此事如何?”德妃一脸笃定望着八福晋问。

    对于自己的计划,德妃还是相当有信心的,毕竟她这个人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在决定邀请八福晋之后,她更对八福晋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和分析,此时就算她还没有摸清八福晋这个人,却也有几分了解。

    今日所说的话,每一字每一句都直指八福晋的内心,她就不相信她不动心。

    八福晋的确动心,甚至有那一刻她直接就被德妃的话所蛊惑,若不是她戒心够重,也难以回过神来。待回过神的瞬间,八福晋虽然有些懊恼于自己的掉以轻心,可更多的依旧是心动。

    八福晋对于胤的心结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轻易不能解开,即便知道德妃此举不怀好意,她还是忍不住去想,甚至蠢蠢欲动地想着配合德妃将刀指向婉兮和她的孩子。

    之前宁嬷嬷的提议就让八福晋想过种种可能,心里清楚婉兮的作用却又有些拿不定主意,而今德妃再提,八福晋这心里就跟猫抓似的,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婉兮不比慧茹,她从进府便得胤的宠爱,又连生两子,若她出事,或者弘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都能致使九阿哥府出乱子。只是如今的九阿哥府不比从前,若说从前她能在九阿哥府里来去自如的话,那么现在的她还真是少有登门,再依他们之间产生的种种冲突,但凡她有所动,怕是都会引起注意。

    “娘娘可是已有打算?  ”八福晋眼波流转,眼里透着一丝微不可察的算计。

    “那就得看八福晋是何打算了。”德妃眯着眼,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

    八福晋见状,暗骂一声老狐狸,随后笑道:“既然来了,自然是以娘娘为马是瞻。”

    德妃主动,八福晋也不被动,可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她并不适合冲锋陷阵,而且她手头上得用的人虽多,九阿哥府里却没有。此时的八福晋早已自动将慧茹纳入了弃子之中,更因为疲于应付,直接将事情的***以信件的方式告知,才算是真正断了联系。

    “八福晋客气了。”德妃自然是要主导一切,但是她要出手,必定是不会让人抓住把柄的,“既然大家都是相同的心思,那么合作起来,自然是要共同出力才是。”

    “娘娘说得是。”八福晋心有不甘,却也知道德妃能坐稳四妃之位,肯定不是她随便能支使的。

    对付胤这种事,德妃和八福晋的出点不一样,但是结果却相同,所以两人也算是一拍即合。接下来八福晋和德妃到底商量了什么就只有她们自己清楚了,不过就八福晋的这个举动,无不在表明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同属一支,精诚合作。

    宜妃坐在内殿,手里玩着胤让人送来的一些外邦之物,脸上噙着一丝笑意,双眼却满是冰寒。

    她顾念姑侄之情,屡次留手,现在瞧着倒显得她自作多情了。

    “嬷嬷,八福晋可出宫了?”宜妃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

    “回娘娘的话,八福晋刚出宫。”齐嬷嬷看不清宜妃的神色,也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

    昔日娘娘待八福晋犹如亲生女儿,就算八福晋的婚事,娘娘即便觉得不妥也因着不忍八福晋的哀求而随了她的心意,昔日种种维护,谁能想到最后竟养出一个白眼狼来。

    宜妃将手中巴掌大的玻璃镜随手扔到一旁,只听见‘咔嚓’一声,原本价值连城的玻璃镜便有了裂缝,宜妃目光冷淡地扫了一眼,嗤笑一声道:“这样也好,原本本宫还想着她终究是本宫的侄女,照顾一二也是应该,再加上老九和老八掺和在一起,本宫用点心也无所谓,现在瞧着到是她自己想着要拉开距离,那本宫便如她所愿。嬷嬷,以往本宫在宫里宫外安排照顾她的人都收回来吧,以后八福晋的死活都与本宫无关,另外,让咱们的人盯紧永和宫,让他们查查德妃和八福晋到底在合谋什么,本宫总觉得这事不简单。”

    齐嬷嬷颔,轻声应道:“老奴明白。”

    这厢宜妃撤了原本安排给八福晋的人,那厢胤便收到德妃和八福晋密谋的消息,昔日胤倒是真把八福晋当成表妹在看,顾念着兄妹之情才处处谦让于她,之后八福晋因着他抽身离去的事情,屡次动手,欲陷他于不义,甚至于慧茹的事,他也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忍了。如今倒好,他们处处忍让,她却不知感恩,得寸进尺,如此,也就怪不得他心狠了。

    “林初九,八阿哥府里那两位有孕的侍妾怎么样了?”胤突地想到之前他让人保下的两个侍妾,冷笑地问。

    “回主子爷的话,这两人刚有孕不久,一前一后,相差不足一月,暂时无人知晓。”林初九道。

    “让咱们的人先护着,另外派人到街上传一传八福晋在后院的种种行为,爷就不相信八哥再不得皇阿玛喜爱,皇阿玛就能冷眼看着他绝后。”胤望着窗外被白雪覆盖的美景,嗤笑一声,眸色冰寒。

    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他这位表妹这般有迫力,动起手来可不一点都不曾犹豫,比之他那位伪善的好八哥都不逞多让啊!

    也对,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他这位好八哥,若不是心冷异常,又何以会为了岳乐旧部的支持,不要子嗣,屡次退让,甚至要他的命……呵呵,这打算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林初九应声之后,便将胤的意思给传达了下去。

    胤虽然不争,可他对大局的掌控并不弱,甚至因着退到局外,还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有看到的东西。

    目前的德妃犹如困兽,联系八福晋也仅仅只是为了脱困,而八福晋,不顾他母妃的感受,亲赴永和宫,这其中的用意怕是都跟他有关吧!

    呵,他倒是不知道往日的礼遇退让竟养大了她的心,让她把别人的关心付出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此情此景,他是不是该庆幸他的好八哥还没能成功上位,他这位好八嫂也还没能举起刀,给他玩上一出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好戏。

    胤处理好书房的事情后,便着林初九去了清漪院,谁知刚到清漪院门口就被一个雪团砸中了胸口。抬眼望去,看着低着头装作没看见他的婉兮,一阵好笑,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额娘了,居然还跟个孩子一样淘气。

    “爷,你来了。”婉兮见胤过来,知晓刚才是自己太冒失,不由一脸讨好地蹭到他身边,娇声讨好夸赞,就想着把这事给糊弄过去,“爷今日真是玉树临风,俊美绝伦。”

    “真的?”胤冷着一张脸,满身的威仪丝毫不减,让原本淘气的三个小包子也不禁收敛起自己的动作来。

    婉兮看了看胤,又看了看排成一排的三个小包子,心中一阵柔软,然后用力点头,以保证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胤一脸满意地轻咳一声,挥手让弘他们自己去玩,他则牵着婉兮往屋里走去。

    婉兮扭着身子直往胤身边黏糊卖好,胤美人在怀,就是有再大的气,现在也消了。

    “宫里八福晋和德妃达成协议,估计是忍不住想要出手了,只是不知道她们这次是针对你和孩子还是针对爷。”胤过来就是为了提醒婉兮,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针对爷和针对妾身和孩子有什么区别吗?妾身就不明白了,这八福晋同爷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竟这般紧追不放。”婉兮靠在胤的怀里,俏脸微冷,似对八福晋种种举动相当地不满。

    当初慧茹之事,婉兮就意识到八福晋的来者不善,本以为八福晋只是心里过不了那道坎想给胤添添堵,现在瞧着这位八福晋似乎并非出口气这么简单,她这是想不死不休呢!

    “她这是心大了,以为谁都欠着她呢,可爷不惯着她,谁惯的谁负责,没人负责,跌得狠了,那也是自己活该找罪受。”  胤心中冷笑,都是好日子过太久了,才让某些人忘了自己真正的身份。

    婉兮依恋地蹭蹭胤的胸膛,心想这八福晋可不就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么?

    八福晋郭络罗氏,和硕额附明尚之女,安亲王岳乐之外孙女。身份看似贵重,实际上也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孤女。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