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点火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三十二章 点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血盟依山而建的宏伟大殿前,有一块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的大型广场。

    这个地方的面积几乎和血芽殿那边的差不多大小,黑黝黝的石料在地上反出冰冷的水汽,广场四周矗立着一些就算在最古老的文献中也查阅不到身份的古怪雕像,每一个都狰狞可怖。

    这个地方很少有人***,似乎建成之后就一直空置着,血徒们没事的时候谁也不会靠近这,而都市之中的人们更不敢来这里。

    而今天,这里绝无仅有的***了无数的血徒,城市中的普通居民也被***过来,黑压压围在广场外面,惊疑不定望着里面的情况。

    血宗独自坐在唯一的高台上,浓厚的黑暗之气环绕在他身体周围,掩藏起的容貌,但却掩藏不住他身体中向外渗透的冰冷杀气。

    广场上一片肃杀。

    成排成排的血徒和都市的居民被手持利刃的血徒***着压在地上,每个人都惊恐万分。

    因为就在他们眼前,一个血徒浑身是血的倒在广场上,他的尸体早已经冰冷,血都是凝固的……

    最刺眼的,是他的尸体旁散落着亮铮铮的金币,一面剑盾,一面骑士头像,整个金币铸造的异常精美,犹如一见艺术品。

    巴库就跪在那个血徒的尸体旁边,低着头,用颤抖的声音叙述着,他的声音不大,却穿透着在场每个人的精神。

    “我……趁他不备,我……我就杀了他,但……但小的实力不够,受……受了伤。”巴库紧张到了极点,话都说不利索,但好歹把天闲教给他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这是天闲第一次站的距离血宗这么近,也在高台上,就在血宗身边,四姑娘则侍立在天闲另一边。

    但即使如此,天闲却依旧看不清血宗的模样,尽管现在一伸手就可以摸到他,那环绕他的黑暗之气仿佛把他包裹在深渊之中,别说触碰,连看清都做不到。

    巴库的话说完,老老实实跪在原地,也不敢抬头看血宗,虽然他是因为惧怕被拆穿,但这样子倒是和他平日里胆小如鼠的性格十分吻合,没有任何人去怀疑他。

    静悄悄的广场上,血宗把玩着一枚黄金骑士金币,手指摩擦金币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一层层金色粉末缓缓飘落。

    每个人都尽力不去看血宗,因为血宗的怒火显然已经要抑制不住了。

    “罗都!”血宗冷冷的吐出一个名字。

    背着罗都神剑的罗从旁边走上来,恭敬的说道:“属下已经检查过了,死了的那个的确是巴库的刀杀的,他说的时间地点也都核对过了,全都正确,的确是巴库杀了他。”

    说完,罗都立刻退了下去。

    血宗摩挲那枚金币的响声立刻变得更加暴躁。

    “尤金,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广场上被***的一百多人中,尤金是最前边的一个。和之前在血盟大殿中相比,他现在虽然依旧腰板笔直,但已经双目全是血丝,满面的惊怒。

    天闲在一旁看着现在的尤金,心中也是替他感到倒霉,那个被巴库杀掉的血徒正是他直属部队中的一员,这下他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血宗大人!!”

    尤金一头白凌乱,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我为血盟尽忠半生,难道就凭这个黄毛小子几句话就让您对我痛下***吗?您为什么不想一想!在这个小子来我们这里之前,我们血盟这么多年可曾生过这样的事情?”

    “噗!”

    一道金光打进尤金的肩头,巨力将他重重击倒在地,正是血宗手里的那没黄金骑士金币。

    血宗缓缓站起,空气中的杀意似乎在剧烈的波动,“这金币上长着这个城市阴湿之气才能催生的特殊绿苔,还有这山石的微弱粉尘!分明是已经在这里存放了很久!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

    尤金整个肩膀似乎都被这一下打残了,但却再次挣扎着站起,瞪圆双目大声说道:“这说明确实存在着圣灵殿的密探!血宗大人现在不尽快搜捕真正的密探,却要至血盟的老臣于死地,如果前代……”

    犹如两道黑色巨蟒扑食般卷出,尤金惨叫一声被血宗身上的黑暗气息重重击中,人当即倒飞出去,一头摔在冰冷的黑色石板上,鲜血喷了一地。

    “不说……没关系。”血宗浑身的黑气波动如涛,“我自己来找,找出一个,杀一个!”

    缓缓坐下,血宗轻轻挥手,“全部杀掉。”

    广场前后顿时一片哗然,那些普通居民们骇然于血宗冷酷无情,就算是在场的血徒们也没想到血宗会下如此的命令。

    这里可有一百多人,怎么可能全是圣灵殿的密探?大多数人只是可疑而已。

    “杀!!!”

    血徒们瞬间的犹豫,换来了血宗低沉的怒吼。

    “血宗大人。”天闲站了出来。

    四姑娘在一旁不由一急,这个时候站出去,要是血宗盛怒之下被殃及池鱼,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高台之下的血徒们见到天闲忽然走出来,也是吃惊不小,历来没人在血宗怒的时候说话,而这次血宗可是前所未有的震怒。

    血宗的目光落到天闲身上的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的沉重,所有***气都不敢喘一下。

    但几秒钟后,血宗平稳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这句话出口,场下所有的血徒无不把目光集中到了天闲身上,很显然,在这个时候,血宗选择了信任这个才来到这里几天的毛头小子。或许之前的联盟只是互相试探,但现在看来,这个盟友的身份恐怕是做实了,今后在见面,对这个少年的态度可就值得琢磨了……

    “请您息怒,但我觉得……这些人不能杀。”

    刚才因为血宗口气平缓下来而松了一口气的各种声响顿时又消失了,上上下下的血徒们立刻垂下目光,这个小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些人死不死和你有什么关系?惹恼了血宗要死的可能就不只是这么一百多人了。

    “为什么?”

    出奇的,血宗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低下血徒们不由面面相觑,能在血宗震怒的时候这样说话的,还真是让人开了眼。

    天闲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因为血宗虽然狂傲,但却不是***,从他安排这次行动就能看的出来,现在他要的不是杀人,而是一个不漏的将所有的圣灵殿密探全部揪出来。

    指了指那些被捆在地上的人,天闲从容说道:“这些人,大多只是可疑,就算真的有,也绝对不会都是圣灵殿的密探,而起他们大多都是这个城市中具有比较重要地位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关注而被抓,杀了他们对于城市的运转是个不小的麻烦,毕竟我们这里一时半刻想找到具有合适才能的人并不方便。”

    血宗沉默了片刻,“你有办法找出所有的密探吗?”

    天闲暗暗一笑,就知道自己的理由会说服血宗的,要想维持这个巨大的地下城市运转是很困难的,而且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是一旦失去了什么才能的人,那么想要补充是比较麻烦的,毕竟这里不是地上,一座城市有无数的流动人口,想要什么人贴个告示,今天不来明天总会来的,这里没有就是没有……

    所以除了血盟的宏伟宫殿,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城市,有无数普通的居民,为的就是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内形成一个无限循环的自然世界,一切资源可以循环补充,不必受到地下的制约,这是保护这里的一个极其有效的手段。

    但就算这里有如此多的人口,但也还是不能事事顺利,巴库有时候需要外出补充杂役,这就是这种不顺利的具体表现,这个城市还无法实现完全的封闭循环。

    血宗也不会想要贸然杀这些很有用处的人的。

    天闲用只有血宗听得到的低声说道:“虽然不一定能,但这样抓到就杀,容易先乱了自己的阵脚,如今人心惶惶,我看还是先稳住局面比较重要,否则这个封闭的地下城市出了乱子,恐怕不好收拾。”

    血宗不由上下仔细打量天闲,“从前只知道你狡猾,没想到你还会纵观大局,这一点,四丫头都比不上你。”

    四姑娘在一旁先是紧张的不得了,现在却是心花怒放,听了血宗的话连忙说道:“天小哥天资聪慧,妾身可是远远不及。”

    天闲脸皮微红,心想要不是想逃离这个地方,鬼才会想这样的办法……

    血宗听了这话也是点点头,口气又和缓了一些,“那你打算怎么办?”

    “总之,先散了吧,这样摆出一副要杀人给大家看的架势,实在有些让那些居民们不安,还有让城市里的血徒们撤回来吧,他们在里面肆意抢劫,这对我们其实没好处,建议修理那些抢劫的血徒,他们抢的可都是这城市的基石。”

    “你还没说你的办法。”血宗强调着。

    “我……想单独和尤金谈一谈。”

    血宗稍显意外,“他可是一块硬骨头,就算是我也没想过能从他口中得到什么,如果你想从他身上挖出什么情报,还是趁早打消这个主意的好。”

    “如果他真的是一块硬骨头,那么今天就不会被捆在那里。”

    血宗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下头,“好吧,这一次是你抓到了事情的关键,我就相信你一次,但如果你一无所获,那么……”

    “到时候就按照血宗您的意思去处理吧,我其实也只是提一个建议,您能采纳我深表荣幸。”

    血宗微微点头,“年轻人,你比我想象的要出色,如果你正式加入我们,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但这件事还是容后再说,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的要紧。”

    血宗一笑,“好吧,这件事暂时交给你去办。”

    广场周围的人群很快被驱散了,那些被怀疑的倒霉鬼全部被押回大牢,包括还在***的尤金。

    回到血芽殿的居所,把门关好,天闲整个人都虚脱般的软了下来,一下扑到床上,再也不想动一下。

    刚才血宗浑身散的冰冷杀气简直让人六神无主,天闲自己都佩服自己居然还能把话说的有条有理。

    四姑娘虽然嗅觉敏锐,但五感方面整体自然不能和天闲相比,倒是没有天闲那样强烈的感觉,缓步来到床前脱掉鞋子,跪坐在床上轻轻给天闲捏起了身体。

    “天小哥果然比妾身要镇定自若的多,没想到今天血宗会让天小哥站在身边,妾身真是吓坏了,这还是第一次站的距离血宗这么近。”

    “是吗,可你说话的时候可是开心的很。”

    四姑娘咯咯一笑,“天小哥骗过了血宗,妾身自然是开心的。”

    天闲扭扭身体把另一边肩膀送给四姑娘,“再来这么一次的话,我肯定要减寿了,血宗身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似烟非烟,似雾非雾,又黑又冷,而且还能伸缩。”

    “妾身也不清楚,只知道和他的圣痕有关系,不过天小哥不必计较这些,我们不和他正面冲突,在这个地方那样毫无胜算。”

    “所以才会绞尽脑汁想各种办法脱身。”天闲翻过身来,无奈的苦笑,“接下来要去见尤金那个家伙,他一定是恨死我了,这次我可是栽赃嫁祸给他一顶大大的帽子。”

    “若能成为天小哥的垫脚石,他该高兴才对。”四姑娘笑着轻轻揉着天闲额头,“不过天小哥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制造混乱,伺机脱身。”

    “可……天小哥刚才却制止了混乱。”

    “因为那还不足以到达可以让我们脱身的程度。”天闲轻轻抓住四姑娘的手,“我有一个计划,需要你给我一些建议。”

    四姑娘面色微微肃然,“天小哥请说!”

    ……

    晚些时候,天闲和四姑娘都换了衣服,迅感到了血盟大殿,并在地底监牢中,见到了这次曾经在血盟叱咤风云的大将——尤金。(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