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发难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百三十四章 发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冰冷的沉寂浸透整个监牢,血宗凝视着眼前的尤金,一双眸子在黑暗中好像两点寒星。

    “你应该明白这么做的后果。”

    支撑着尤金的那股怒火消散之后,现在的他显得十分虚弱,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轻声的笑了笑,“我尤金一生为血盟尽忠,临死前如果还能挥一些作用,死而无憾。”

    “你的家人,我会暗中照顾的。”监牢中的黑暗扭曲了几下,血宗消失了踪影。

    “你们两个到大殿中来,我有话说。”血宗人虽然消失了,他的声音却在监牢中久久回荡。

    天闲和四姑娘就站在一旁,确认血宗已经离开后,天闲上前说道:“血宗并没有怀疑,事情到此就是我能控制的极限了,接下来血宗会怎么做我并不知道,一切就看你的运气了。”

    尤金慢慢抬起头,“小子!我会除掉你的!”

    天闲小小叹了口气,“还在纠结这个……好吧我可以等待那一天,但很快你就会明白我根本不想和血盟为敌,到时候你根本没有必要来找我。”

    显然,尤金并不像天闲这样想,“很多事都是无法避免的,就好像我身在血盟,不可能安安稳稳老死一样,小子,你最终也要走上一条自己不喜欢的路,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尤金轻笑,“或许,除掉你,就是我为血盟立下的最后一件功劳了。”

    天闲只得点了点头,“好,那么我们各自保重吧。”

    与四姑娘离开监牢,天闲一路沉默,四姑娘不由问道:“天小哥怎么不说话,是因为刚才尤金说的那些事吗?”

    天闲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姑娘,抓了抓头还是继续向前走,有点无奈的说道:“当初我离开家乡,只是为了能有合适于我的圣痕而已。到现在短短的时间,可……一切都变了。”

    “世事难料,天小哥不必太在意,男儿处事不惊。才是本色。”

    天闲听了这话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就你会说话,离开家到现在,我没有被吓死就已经很可以了。”

    四姑娘面颊微微一红,轻声说道:“大6动荡。多少儿女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妾身前些时候还想着怎么在血盟站稳脚跟,一晃才几个月时间,却已然决定抛弃血盟中的身份,妾身一个弱女子尚且有如此决断,天小哥身为男儿,自然更当勉励自己才是。”

    天闲只有叹气的份,“说不过你~不过我也只是感叹一下,现在虽然很多时候有危险,但为了这么多朋友。也就没什么了。”

    四姑娘微微一笑,“既然如此,还是不要让血宗等太久为好。”

    虽然只是几句简单的话,但四姑娘说出来却让天闲感觉心中舒舒服服的,咧开嘴一笑,拉着四姑娘高高兴兴的向血盟大殿而去。

    大殿中空空荡荡,而且没有灯火,血宗孤身一人坐在高处,身影几乎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

    “血宗大人,不知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天闲很是有礼貌的行礼。

    “尤金……真的只是你的计划吗?”

    平淡无奇的口气。却让大殿上的气氛开始变得肃杀起来,黑暗中,天闲能感觉到两道如有实质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这件事还请血宗大人恕罪,当初我受命去各位元老级的血徒家中拜访时。其实就已经与尤金定下这个计划了,而为了能瞒过那些密探,不得不对所有人隐瞒。”

    “那么那张布置图是怎么回事?”

    “那图,是真的。”天闲回答的十分从容镇定。

    “真的?”

    天闲抬起头,正色面向血宗,“那张布置图的确是我从古丽那里得到的。但古丽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谁交给圣灵殿的,她坐上问刑使的位子并没有几年,当初那张战斗生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资格参与,那张图也是后来几经辗转才落到她手上的。”

    血宗微微沉默一阵,“那么就是说,除了当初死掉了那些人和尤金,还有人了解当时营地的布置!”

    “这一点我就不清楚了,但我知道血盟内部的确有圣灵殿的密探,那张图就是证明,所以我才拿来准备进行这次计划,而事实证明……这座城市里的确存在着圣灵殿的密探,而且恐怕不止一两个。”

    天闲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因为血宗的怒意而冷了几分。

    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如果圣灵殿能够安插密探到这里来的话,那么他们绝对不会只派一个人过来,必然是绞尽脑汁派更多的密探潜入这里,那些黄金骑士金币既然已经在这个地下城市存放了很久,那么圣灵殿自然是早就知道这里的情况,天知道这段时间圣灵殿到底向这里渗透了多少密探。

    血盟上下引以为豪的秘密总部其实早已经处于圣灵殿眼皮子底下,这可真是巨大的讽刺。

    “不过……”天闲继续说道,“想必能进入高层的密探是不会存在的,就算有的话数量也是极其稀少的,就好像您派往圣灵殿的那些潜伏者一样,所以大体上血宗大人还不必担心这里的安危。”

    “但愿如此,不过这件事使血盟上下产生巨大的震动,你不向我禀报,私自行动……”

    “血宗大人。”天闲用谦逊的口气打断了血宗的话,“这件事的确是我的不对,不过这个计划要想成功,取得血宗大人想要的结果,这一点也是必须的,当然我不是在为自己开脱,血宗要惩罚的话,我也会欣然接受,不过现在事态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还请血宗大人晚些时候再行落。“

    天闲心想再等些时候我就返回沙漠边境,你在想逮到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血宗显然并非真的要治天闲的罪,当下点了点头,“这一次如果能取得很好的成果,我可以不计较这些,但如果得来的只是动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血宗大人英明~~”

    在拍了一阵马屁之后,天闲开开心心的同四姑娘返回住处。

    回到血芽殿的巨石之上,天闲第一件事就是将门窗关好。立刻叫出咕噜来。

    一边飞快的写着一张字条,天闲同样飞快的嘱咐着:“叫那个笨女人立刻行动,但一定要强调,安全第一!”

    天闲忽然停笔。想了想之后强调道:“告诉她,要龙九派人保护她,而且要多派人。”

    把字条交给咕噜,天闲有一次嘱咐,“之后立刻回来。我有消息必须立刻通知露娜姐姐。”

    “完全了解,我的主人。”咕噜晃晃圆滚滚的身子,拿了天闲的字条迅消失在了小笼子中。

    “天小哥运筹帷幄,在这龙潭虎穴之中稳如磐石,妾身真是佩服的很。”四姑娘很有些调皮的笑着说道。

    天闲神色却很严肃,“越是到最后就越要谨慎,一个不小心就会全盘皆输,我可不想死,而且就算死也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能生的天小哥应该都已经想到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但愿如此。”

    ……

    “殿下。您三番五次的出现在这,这样真的合适吗?”

    古丽靠在窗边,抱着双臂很无奈的看着坐在桌边的龙九,眼中全是淡淡的不满,“您不是说要我暗中支持您行动,可是您总是这么大摇大摆的跑来,似乎生怕不知道我在帮您的忙。”

    龙九看起来更憔悴了,那双从来充满神光的眼睛也显得微微暗淡,并出现血丝。

    “没关系,没关系的……”龙九显然有些焦躁。“现在这些不是重点,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连皇子都能被毒杀,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龙九的身体明显一僵,声音低沉的说道:“这件事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也不要再提。”

    古丽叹气。“殿下,我也帮你处理了不少东西了,但我现您最近似乎越来越疲惫,身体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的迹象,我劝您无论如何要好好休息,否则敌人还没到。您自己就已经把自己击垮了!”

    龙九微微惊讶,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已经显得累了吗?”

    “是的。”

    淡淡一笑,龙九似乎并不以为意,“好的,我会好好休息,谢谢你的关心。”

    “殿下不要误会。”古丽立刻说道:“我并不是在关心您的身体,而是在关心我们是不是能在未来从您这里得到好处。”

    龙九忍不住看着古丽,皱眉问道:“难道我与天闲兄弟就相差那么多,你无论如何也不肯投向我这一边吗?”

    “殿下,您现在……自身难保。”古丽尖锐的一点都不客气。

    龙九不由苦笑,“的确,我现在简直是自身难保,不该再说这样的话。”

    “还有……”古丽微微扬起眉毛,“就算今后殿下得到机会继承了帝位,也请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极限的。”

    龙九微微惊讶,古丽这话中的意思……似乎是带着某种警告。

    “殿下您自以为是的某些决定,对于我这样死而复生之后才做出某种选择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古丽的目色微微寒了一些,“我不是您的部署,更不是龙渊帝国的子民,没有必要忍耐这种羞辱,我想就算我做出什么事来,那个小鬼也会原谅我的。”

    龙九有点呆,一时反应不过来古丽的话。

    而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古丽神色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并且直接说道:“殿下,您请回吧,我想休息了。”

    龙九听了这话忍不住瞧了瞧窗外那高高的日头,现在正是快到午饭的时候,古丽她居然说要休息?

    当然,作为不之客,龙九还是很有被扫地出门而泰然处之的自觉的,在古丽将他赶出门的时候,脸上倒是还能带着无奈的微笑。

    其实今天,只是来瞧瞧而已,最近事态紧张无比,自己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放松下来。

    想到这些龙九也是不由不叹息,天闲小兄弟啊,你干嘛占着这么样的好女人不放呢……

    “殿下!!”

    就在龙九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古丽的脑袋忽然从窗户里冲了出来,大声喊道:“可以借您的士兵跟***个地方吗?”

    很快,古丽直接带着龙九和他的随身卫队,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

    说起来,这段时间圣灵殿和龙渊帝国的关系比较僵硬,因为龙渊帝国不仅公然与圣灵殿的对头天闲进行大规模的贸易往来,甚至还给了天闲官爵封号,而且现在被圣灵殿最高规格通缉的罪犯古丽居然住进了皇家寓所,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俨然成了龙渊帝国的贵宾。

    不过,圣灵殿也只能出一串接着一串的***声而已,面对龙渊帝国这种实力强劲的巨大帝国,他们也没什么办法阻止这些事的生,更不能为此真的去做什么,否则的话帝都防卫军很可能隔三差五就会以各种理由光顾圣灵殿在这里的驻地。

    忍气吞声已经感觉十分窝囊,而当那个该死的通缉犯大摇大摆的出现时,这简直是让人火冒三丈。

    “啊,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反,不愧是在龙渊帝国的驻地,真是金碧辉煌。”古丽站在圣灵殿修建在主街上的祈祷大堂前,对那些矗立在周围的雕像和大堂周围的浮雕壁画已经品头论足了好一会儿。

    龙九就在一旁,这次他真的是苦笑不已。

    街上已经开始***人群了,古丽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美丽***又实力群,这似乎是大多数人对她的全部印象,雷霆古城一战成名的古丽现在依旧是无数人追逐的焦点。

    而这一次她站在了圣灵殿的祈祷大堂门口,这就更加吸引眼球了,显然古丽不可能是来忏悔的,你见哪个是带着大批皇家侍卫来忏悔的?而且还堵在人家大门口不肯走。

    “你这是要做什么?”龙九感到了周围人群中不断向自己投来的目光,顿时浑身不自在。

    “私事,所以殿下您其实不必陪我来。”古丽回头说了一句,然后又强调,“但士兵要给我留下……”

    龙九揉揉额头,“为什么我有一种被天闲小兄弟算计的感觉……”(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