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选择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选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皇宫之中,虽然康熙就是主人,但是这个地方并非是主人就能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  

    宫宴之上的事情,虽然胤有算计胤祯,手段却十分隐晦,不过就是指使宫女引诱胤祯,若这个宫女还活着,胤怕是还得费上一番功夫打点。眼下那宫女被胤祯给了结,反而让线索直接断在这里了,以至于康熙派出的暗收没能查出胤设计胤祯的事情,而将德妃算计婉兮和弘他们的事情给查了出来。

    有了这事,即便德妃已经想法扫清之前留的蛛丝马迹,可惜她再快也没有康熙快,她再有能力也没有康熙来得有能力。

    如此,就算暗卫呈到康熙手中的折子上写得不是全部,却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这样简亲王和裕亲王为何会扯着除夕当天的事情不放也就顺势查清了,两方都是被德妃算计的人,至于胤祯直接被定了一个喝酒误事的罪名不说,手里还凭白添了一条人命,得了一个心狠手辣,荒诞不羁的名声。

    康熙越看眼中的戾气就越重,因着之前的种种,康熙对德妃的意见就越来越重,没有动她除了顾念一丝旧情,主要还是因为两个儿子。但是康熙对德妃的耐心和旧情却被磨得差不多了。他本以为自己之前的种种举动就算没有让德妃有改过向善的想法,最起也会有所忌惮,但是眼下看来,一切都只是他想得太过理所然了。

    胤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她又扯上胤,不仅如此,宗室之中,裕亲王和简亲王也一并拉了进来,她这样子说是一网打尽也不尽然。

    裕亲王作为康熙的哥哥,先不提兄弟俩之的感情有多真,但是明面上,康熙对于作为兄长的裕亲王还是相当倚重的,至于简亲王,作为爱新觉罗家的族长,权限也不小。如今,德妃一下子就得罪两家,康熙若是没有情绪,这才是最奇怪的。

    之前康熙冷着德妃便行,但是现在他很确定德妃这是有恃无恐,若这次不让她知道什么叫疼,什么叫教训,想必依着德妃的性子,怕是会惹来更大的乱子。

    胤时刻关注着宫里的消息,虽然因着德妃的事情,宫里瞬间风声鹤唳,但胤安排的人早就在宫里扎了根,且多为死士,轻易不会被人收买,况且就算这些人不能用,还有宜妃,只要宜妃还得宠还是四妃之一,那么这宫里的消息,大多都瞒不了她。

    眼下德妃的处境微妙,可胤知道依着康熙的性子,肯定会有安排,只是不知道这个安排是近期的,还是需要等待的。若是前者,胤必定要想法灭掉德妃的复仇之力,即便做不到,他也得先让德妃感觉到疼,疼得她不敢向婉兮和孩子伸手。

    若一次不行,再来第二次,第二次不行,那还有第三次,他就不信他全力以赴还不能让德妃知晓厉害。

    大年初二,胤俄听到风声,心里就跟猫抓一般,难受的慌,最后为了确定其事,特地邀请胤和胤一起到府里喝酒。那天晚上的事情,他们也是一知半解,特别是胤俄,只顾着看胤祯的笑话,倒是忘了胤将弘昭们交给他的初衷了。

    现在听到风声,再加上一些小道消息,不管是真还是假,有一点他还是能确定的,那就是那天晚上胤他们差点就中招了。

    “九哥,那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事?老十四这是?”胤俄将酒宴安排在自己的书房,眼下一见胤过来,立马上前,连连问。

    他的确欢喜于看到胤祯倒霉,可是事关胤他们的安危,他自然是要先行关注胤他们的安危了。

    “还能是什么?德妃娘娘贼心不死,设局想要害婉兮和弘,只要他们有一个中招,她就算是成功了。”将杯里的酒一口饮尽,一提及此事,胤就不由地咬牙。

    这件事就像胤心中的一个禁忌,轻易碰不得,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了,每每提及,他依旧感觉有些心惊胆战。

    胤和胤俄心中都有猜测,却不怎么确定,现在听胤这么一说,两人的面色都不由地一变,他们也没有想到德妃竟然如此胆大包天,选在宫宴上动手,难怪那天的气氛如此紧张。

    原本以为只是为了胤祯秽乱宫闱的事情,现在看来,反而是德妃此次出手牵扯太多了,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没事吧!?”胤俄一脸担心地问。

    “没事。虽然逃过一劫,婉兮却因此而病了,就是弘也吓着了,这笔账爷迟早是要跟他们算的。”胤一想到昨天早上一起来,看到婉兮烧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出门又看弘小心翼翼的样子,胤那一瞬间恨不能冲到宫里把德妃给除了。

    那个该死的老妖妇。

    胤看着不断灌酒的胤,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一直知道德妃不是什么好人,却有想到她的手段如此阴毒,还差一点……长叹一口气,胤心里庆幸这事没成,否则就算这事跟他无关,他怕是也要去胤这个兄弟了。

    “九弟,这事……”胤张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四哥,若你还把我当成兄弟,这事你就不要参与,这不是你的责任,这是我同德妃和老十四之间的账,我们自己会算。”胤大手一挥,一脸认真地道。

    若胤一定要将自己和德妃、老十四放在一起,那他只能说这笔烂账他们永远都算不清楚,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一个胤。但是胤不插手的话,他们之间就毫无顾忌,是死是活端看各人本事。

    胤一阵沉默,猛地灌了自己几杯酒后,才咬牙道:“九弟,你说的对,这件事不该爷来管。”

    作为人子,他该尽的责任都尽了,没道理因着内心那一份求而不得的渴望永远把自己跟他们绑在一起,要知道,德妃但凡有半点顾及他的地方,她就不会向婉兮和弘下手。很显然,德妃心里从来就没有他的位置,她也从来都没在乎他的感受。

    “既然四哥说了,那弟弟也给你一句准话,看在四哥的面上,只要情况允许,爷会给他们留条命的。”胤面无表情地道。

    “九弟,这是四哥欠你的。”胤闻言,一阵感激。

    只要人还活着就好,至于***,胤表示没有关系,也许没了权势和宠爱,生活可以变得更安稳一点。

    胤没有说话,心里却自有一番计较,他要支持胤上位的话,定然不能让他心里留有疙瘩,所以适当地留手也是为了以后,而且谁说活着就一定比死了好,有句话不是叫生不如死么?那他就想法了让德妃和老十四都尝尝这生不如死的感觉。

    “说什么欠不欠,这事又不是四哥的意思。”胤俄摆摆手,很显然并不喜欢胤这种凡事都往自己身上扯的做法。

    “老十说得对,这事不是四哥的错,所以也同四哥无关。”胤这话说得实在,虽说心里不是一点疙瘩没有,可他清楚,自己这种情绪完全就是迁怒,“事已至此,四哥也不要太在意。”

    “对,这事就此揭过。”胤俄笑着打了个圆场,转头的瞬间正准备安抚胤两句,谁知转头的瞬间就看到胤脖颈上的一条抓痕,为了缓和气氛,他不由地出言取笑道:“九哥,你这脖子是怎么回事,大过年的背着小九嫂偷吃,被逮到了,所以……”

    胤对着胤俄挥挥拳头,一脸不屑地道:“你以为谁都跟你府里那些没规矩女人一样,动不动就伸爪子。爷和婉兮感情好着呢!”

    “那九哥你这伤是……”胤俄不在乎胤的揶揄,继续追问,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弘挠的,婉兮生病,不让他过来他气极了就给了爷一下。”胤提及弘时,眼里都是笑意,显然对于弘的孝心很满意。

    “是了,四哥,怎么没把弘晖和弘昀带过来?”胤俄挠了挠后脑勺问。

    胤想着乌拉那拉氏和李氏对两个儿子的黏糊劲,皱着眉头道:“弘晖他们被你四嫂她们拘在身边,大过年的,爷也不想违了她们的心意。”

    胤俄闻言,也不在多说,便转了话题,说起八福晋流言引的后续事情,“那就算了。倒是八哥府里,现在可热闹了。”

    “老八?他府里又出什么事了?”胤一向喜好办实事,对于流言蜚语什么的,只要不涉及他自己,他基本不怎么关注,何况这两天就府里各种事情就已经闹得他头疼了,他自然不可能去关注别人府里的事情了,即便他的贝勒府跟八阿哥府只隔一条街。

    “还能是么事?之前外面都传八嫂擅妒,断了八哥子嗣香火,谁知这两天流言稍稍降了温,便曝出八哥后院有两个侍妾身怀有孕,肚子鼓起来了,这事看似打了外人的脸,实际上却是让八哥头疼了啊!”胤俄跟了胤那么多年,对于胤和八福晋之间的那点事,他不说一清二楚,也知道一个大概,对于胤这种置子嗣于不顾的态度胤俄很是不屑。

    有本事别睡啊!

    “既然有了子嗣,八弟便该将人护好了才是。”胤在这一点上的观点还是和胤俄相符的。

    两人对于子嗣都很是看重,后院的女人怎么争,怎么斗都可以,前提是不要涉及子嗣。

    胤没说话,这事说来还跟他有关,八福晋宫宴之上给他提醒,他投挑报李,不再让人鼓动别人传播八福晋的谣言,更将护着两个侍妾的人给撤了,本以为这是还了人情,却忘了比之那些谣言,两个怀孕的侍妾给八福晋的打击更大。

    这事说起来也是阴差阳错,就不知道这一次他那位犹如正人君子一般的好八哥会怎么选择了,是任由这两个孩子被打掉,还是护着他们顺利出生?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