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八章 清算(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除夕开始,这皇家就各种事故不断,董鄂氏也好, 

    正月之后,随着八阿哥府的两个侍妾的出现,有关八福晋的谣言算是彻底平静下来,宫里太后、慧妃和良妃都派人送了赏赐,不管她们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八福晋的名声是彻底恢复了。

    相较于这些,十四阿哥胤祯就没这么幸运了,虽然康熙有心压下此事,可惜胤祯本人不够给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了个不打自招。当时就算人不多,却也不少,而且鱼龙混杂的,只要有一方势力同他不和,这些就一定会传出去。

    打脸这种事,明面上顾着兄弟情谊不能办,私下里太子以及诸位阿哥但凡凑到一起,都跟斗鸡似的,谁也不让谁。

    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又怎么会放过,特别是近两年来,八阿哥频出风头,早已惹得太子等人不满,此时就算打击的不是八阿哥,他们也会努力拉下胤祯,阻止八阿哥继续扩张势力的。

    事实上若是普通的风流韵事,也不过就是让百姓们听个新鲜,可涉及康熙的脸面,这事再小也是大事。

    之前就说过胤祯在宫宴上的所作所为都狠狠地打了康熙的脸,现在这一切又传得沸沸扬扬的,康熙能容忍才奇怪了。

    康熙这几天的心情一直不好,为了胤祯和德妃的事情了好几次脾气,闹得整个后宫里的人都一副心惊胆颤,人心惶惶的样子。

    原本康熙还以为除了胤祯的事情有些棘手,***都是误会,可惜越是往下查,就现事情的内容越是惊人。

    德妃的确有办法,否则这么多年以来,整个后宫,这么多身份高贵的妃子,却任由她一个包衣出身的妃子笑傲群雄。但是去年生的种种事情都一再消弱了德妃的势力,以至于往日总是稳坐钓鱼台的她,现在做起事来,总是束手束脚的,难以施展开始来不说,还总是达不到她想要的结果。

    这次,德妃虽然反应迅,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恰当的调整,甚至顺利避开了康熙的眼线和暗桩,可胤并不想让她躲过去,所以任她安排的再隐秘,胤的人都会将痕迹透出去,以至于德妃里那些本没有参与此案却负责扫尾的人都被抓了起来。

    这个结果于德妃而言,不下于晴天霹雳。

    事实上从宫宴之后,德妃这心就一直吊在半空中,为了避免自己被牵涉其中,也为了保护她手里的剩余势力,她这些天可没少动作,甚至还为此委屈了她的老十四,可是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做了这么多,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康熙心里总想着给德妃留一丝余地,可惜此事涉及裕亲王福晋和简亲王世子,两方都是康熙需要仰仗的人,如此也就容不得康熙徇私了。

    只是因着过年的关系,一切就这样僵着,康熙不提,***人便不问,默契地等到过完年之后,才将这一切提上案程。

    有句老话说得好,拔出萝卜带出泥,德妃有本事脱身不假,可惜明里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拖后腿,暗地里又有胤在一旁虎视眈眈盯着,纵她有三头六臂,这个时候,她不栽谁栽。

    当德妃被人请到乾清宫时,她就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不同于从前的种种,那个时候的她因着得圣心,即便事情真是她做的,只要康熙相信不是她做的,或者说康熙愿意护着她,那她便立于不败之地。

    正是因为这个,任后宫的妃嫔有再多的算计,也无法减弱德妃在康熙心中的地位,反而因着她们的种种举动,加重了康熙对妃的愧疚,这才有了德妃如今的地位。

    越是在乎就越是不能容忍,特别是像康熙的这种内心自负又骄傲的人,他能允许人出错,却不能允许别把他成傻子一样玩弄。

    作为一个帝王,喜怒不形于色是基本,但是喜怒以控制,举手投足间却能影响到周身的气氛。康熙就是这样,即便坐在乾清宫里的他一句话没有说,甚至脸上没有露出一丝怒气,整个人端坐在龙椅之上,身上迸出来的气息却诡异而沉重,让人轻易不敢动作。

    德妃对于康熙的情绪一向把握的很是到位,一进大殿德妃便感觉到康熙身上传来的威压,那种压力让她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心里藏着的那一丝侥幸心理在这一刻也完全消失了,整个人的气质也瞬间由一开始的侥幸也变得有些阴郁起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德妃看着高坐在龙椅之上的康熙,相较于平日里的亲近,此时的她却清楚地感受到康熙身上散出来的威压。

    一如多年前,她第一次见到康熙时,感受到心中那源源不断的惶恐和不安。

    康熙见德妃姿态优美地行礼问安,并没有像往日那般叫起,相反地眯着狭长的凤眼,目光冰寒地着她,似想看清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德妃,你可知朕这次叫你过来所为何事?”

    “臣妾不知,还请皇上明示。”不到最后一步,德妃是不可能像儿子那样给人表演一个不打自招。

    比起胤祯那担不起责任的性子,德妃在算计人这方面可以说是心思缜密,诡计多端,宫里甚少有人是敌手。眼下对上康熙,德妃虽然心有忌惮,却十分清楚这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认,否则她努力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地位、势力和野心就得毁于一旦。

    “不知?”康熙眼着德妃极力镇静的面容,嘴角微勾,带着一丝冷笑,“德妃,朕自问对你够宽容,凡事对你多有维护,但朕一直不明白你到底想干些什么?你倒是给朕说说,你想要什么,又想干些什么,你这般处心积虑,害人害己,是为了什么……”康熙想着暗卫送来的折子里的内容,不仅感觉到震怒,还觉得羞耻。

    这就是他宠爱了这么多年的妃子,没有慈母之心也就罢了,偏偏还一副蛇蝎心肠,若不事实都摆在眼前,康熙即便会对她有所不喜,甚至于冷落于她,却不会像现在这样想要防着她,甚至于处置她。

    婉兮和弘在宫宴之上遭算计的事情,康熙虽然觉得愤怒,却也能接受,毕竟他们***俩虽然受了惊吓,到底没真出事,反而是折子上提及的有于德妃往各个阿哥府后院伸手的事情。

    胆大包天!

    皇家子嗣岂是能随意算的,不管德妃的运作成与没成,这种行为都是康熙不能容忍的。虽说为了前朝后宫的平稳,他本人也有不少子嗣毁于后宫这群女人之手,但是有本事做就得有本事扫尾,做不到这一点,也就怪不得他心狠,特别是德妃的手伸得太长,除了同她有隔阂的胤,***阿哥也均有动手,其中用意就由不得康熙不多想了。

    如今,阿哥们之间的争斗越地激烈了,面对日渐长成的儿子们,康熙多疑的性子也挥了个十成十,若非胤和胤他们都有真才实学,能为康熙带来实质的利益且没有露出丝毫痕迹,怕是早就坐不了现在的位置了。

    对于儿子,康熙尚且如此多疑,何况是身为妃嫔的德妃。

    简亲王和裕亲王看着暴跳如雷的康熙,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候在一旁,默契地没有出声,他们今天过来,一是康熙的旨意,二是为了要一个结果,至于三嘛,他们这般也是为了摆出一个态度,让人知道他们王府可不是谁都能开罪的。

    有些事情,有一就有二,若这次裕亲王和简亲王不追究,直接把这口气吞了,以后怕是没人会把他们两个王府的人放在眼里,是已,该给的面子要给,该护的脸面那也得护。

    “皇上的话臣妾听不懂,也许有些事情并非臣妾的错,而是阴差阳错产生的误会,又或者有人刻意栽脏。”说这话时,德妃的目光很自地了站在一旁的胤一眼,其用意十分明白,她说得要栽脏她的人无非就是胤本人。

    “放肆!”康熙怒喝一声,大掌用力拍了龙案一下,上面的东西因着他的举动不由自主地跳动两下。

    “皇上息怒。”眼见康熙一脸怒不可遏的模样,大殿里除去裕亲王和简亲王之外,***人都已经跪在了地上。

    康熙和德妃的对话虽然不长,仅只有几句,可是在场的即便不是人精也自有几把刷子,自然能听出其中的不对。只是事关宫中妃嫔和阿哥福晋子嗣之间的矛盾阴私,他们就算是宗室也不能轻易插嘴。

    “除德妃,***人都起来吧!”康熙到底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目光扫过垂着头的胤和胤,心里隐隐有着一丝愧疚,而看向德妃的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般,刺得一向从容的德妃都不由地缩了缩肩,“德妃,朕原是想给留下两分颜面,现在瞧着,你倒是胸有成竹,自以为是。”

    “臣妾不敢。”德妃垂着眼睑,感受到康熙身上迸的杀气,声音里不由带了一丝颤抖。

    “不敢?”嗤笑一声,康熙一脸讥诮地道:“朕看你没有什么不敢的,敢往朕的众多阿哥后院伸手,德妃,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啊!”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