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清算(二)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九章 清算(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敢?”嗤笑一声,康熙一脸讥诮地道:“朕看你没有什么不敢的,敢往朕的众多阿哥后院伸手,德妃,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啊!”

    德妃闻言,心中一惊,她的心思一直都放在宫宴上生的事情,毕竟她不只是算计婉兮和她子女,她还算计了宗室最大且底蕴最深厚的两家人。 这事若是不能圆过去,不说她自己,就是胤祯以后的前途怕也是要受影响。

    有的时候,人就是一根筋,尽想着出一口气,却忘了这些事情有的时候也是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的。

    比如裕亲王福晋和简亲王世子,德妃会算计他们,也仅止是因为裕亲王福晋从来不给德妃好脸,而简亲王世子雅尔江阿则在公众场合挤兑过胤祯。这些事看似不大,却让德妃***记恨在心,这才有了当日宫宴上的那一幕。若无此事,就德妃那精明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想要得罪裕亲王府和简亲王府的。

    事实上,事时,德妃就已经后悔自己当日的鲁莽了。别看她是四妃之一,又有两个已经成了年的阿哥傍身,可就算如此,她也不能拿裕亲王福晋怎么样?毕竟人家只是不屑于跟她来往,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就是康熙也不能说人家做得不对,至于胤祯那边,都是年少轻狂,会有冲突很是正常,可惜胤祯的性子早就被德妃养浮了,再加上宜妃安排的人,胤祯自然是不肯吃亏的性子,如此,才有了宫宴之上的事情。

    只是德妃和胤祯都没有想到被他们当成同盟却又防着的肯嗫础br />
    要知道胤在宗室和官员之前的名声并不好,少有人与之来往,说是孤臣也不为过,这也是康熙为什么如此放心胤的一个原因。现在瞧着他这副纯孝的模样,整个大殿里,除了德妃和胤祯,可以说在场的人都不自觉地对胤生出一丝好感来。

    胤站在一旁,并没有吱声,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胤并不如表面这般纯孝,其实也是,任谁被打击磋磨了这么多年,再大的孝心也有被磨光的一天,所以现在瞧着胤以退为进的举动,也只是觉得德妃活该。

    “老四,即便不提这件事,你九弟,还有裕亲王和简亲王这两边,你又打算何交代。”康熙欲言又止,目光扫向德妃,见她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心里的怒火便止不住地往上窜。

    胤不语,大殿里顿时陷于一阵沉默,康熙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脸上的肌肉越地僵硬紧绷,攥成拳头的手放在龙案之上,脑海里却不断地浮现出秘折上传来的各种记载,原本因着胤的求情而有所松动的他在见到德妃的冷漠和不知好歹时,这原本些松动的心又顿时变得冷硬如铁起来。

    若说之前的康熙还为顾念旧情而有所犹豫,现在的他在瞧见德妃的这种面目之后,心里就不得不开始多想了。

    对于亲生子尚且如此,也就不难理解德妃为何会出手对付众多阿哥了,再加上的夺嫡之事日益明朗,想让康熙不多想都不行。现在阿哥们妨碍了她,她便要出手将他们统统铲除,那有朝一日,他妨碍了她,是不是她是不是还要想着如何弑君?

    康熙最大的能力不是励精图治,而是脑补,他自信又多疑,之前胤的举动就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现在再加上这种种信息,怀疑的种子就是不浇水不施肥也已经茁壮成长起来了,眼看着就要成为苍天大树了。

    越想越多,越想越有可能,等康熙再抬起头的瞬间,看向德妃的目光里便隐隐带着一丝杀气。

    “德妃,朕只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康熙对于德妃的喜爱因着这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已经被磨得所剩无几了,他顾念旧情,顾念儿子,一回两回三回,他能忍却不表示他会一直忍下去,帝王的尊严不可侵犯,而德妃却一再挑衅,他岂能容忍,“昔***毫不犹豫便对朕的***儿子动手,今日又置朕的老四于不顾,丝毫不把皇室威严放在眼里,朕能想象,昔***能轻易动朕的儿子,又向宗室动手,来***挡了你的去路,怕是你就该想法弑君了?”

    德妃闻言,脸色猛变,她是有算计康熙不假,可她却从未想过要弑君,特别是她抬起头的瞬间触及康熙眼底的杀意,她只觉得心思翻滚,郁气难抒,一脸完全无法接受这一指控的模样,尖声反驳道:“皇上,臣妾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皇上伸手啊!”

    “那你便能对朕的兄弟、儿子和孙子动手!”康熙猛地一拍桌案,整个人犹如利鞘出剑,满是寒光和杀意。

    “这……”德妃被问得语噎,算计什么的,她能说裕亲王福晋和雅尔江阿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是随机挑选的么?

    事实上同德妃***有矛盾的不只是裕亲王福晋和简亲王世子,只是两人的身份够高够受重视,一旦事肯定会引起很大的反响不说,还能彻底置婉兮于死地,再者还能出上一口恶气,可谓是一举两得,她如何能不愿意。

    再说老四和老九,一个就是她命中的克星,早知会有今日,她怎么可能愿意生下老四这个白眼狼;而老九,不仅是死对头宜妃的儿子,行事处处都针对于他,若不是他的支持,她可不相信一上完颜婉兮家这样的偏枝敢跟她乌雅家做对,这样的两个人,她会想法要除掉他们不是很正常么?

    当然,这些话德妃能想却不会说,毕竟女子内里再如何,在外还是在乎别人看她的眼光的,特别康熙还是德妃最大靠山,德妃心里再傲再有怨再能钻牛角尖,她也还是在乎康熙的看法的。

    “说!”  康熙猛地起身喝道。

    “皇上一心想定臣妾的罪,那还问臣妾做什么?臣妾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们逼得。”德妃被康熙的怒喝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却是一脸厌恶地看了胤一眼,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别人的身上。

    “放肆!”怒喝一声,康熙抡起手边的茶盏直接就砸了下去。

    德妃跪在御案的正中间,此时正好被砸了个正着,血混着茶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原本精致的妆容在一刻糊成一团,模样显得无比的狰狞,颇有些让人不忍直视的感觉。

    “德妃,朕给过你无数的机会,你不只不珍惜,还一次比一次过分,如此挑衅,你真当朕顾及老四和老十四就不能把你怎么样!”康熙看着死不悔改的德妃,心里对她最后的一丝期望也消失了。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