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02章 冰钳下的血案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02章 冰钳下的血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破冰是项简单但枯燥的动作,而且不能长时间往下面看,因为敲下来的冰块几乎都一样,视觉上的冲击很容易让人感到恶心。



    更是重体力活,大约十分钟左右,刘飞阳胳膊已经麻了大半,额头上更是豆大的汗珠,也才在冰上扣出一道不大的口子。四周白茫茫一片连着漫飞雪,往远处看只能看出一二百米左右,再远就很模糊。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这山上不仅有野鸡,还能看到袍子和野***,前一段时间还听人见到过老虎的爪印和狼群的叫声,山不高,根据专业测绘队给出的高度是海拔三百多米,但很大很深,绵延几十公里,所以能见到这些也就不稀奇。



    夏时山上有蘑菇、榛子、木耳和人参之类的。



    刘飞阳也曾想过打点野物去卖,把生活水平搞上去,可村子里人如果有想法就自己来山上采,去城里又只有一条路,每中午一趟车,还是农家四轮子,很难出去。



    他抬手把狗皮帽子拿下去,头下已经被压的紧紧贴在头皮上,正冒着热气往上穿,和西游记里某些仙人得道成仙一个样,他往手上吐了口唾沫,搓了搓,继续卯足干劲往下敲冰。



    冰被敲过之后都会散成雪花状,白色不透明。



    他看不见下面还有多深,不过根据经验大约还有二十多厘米。



    抓鱼大致分两种,一种是把手探到水里,逆着水流堵鱼,这很简单。但需要人光脚站在冰窟窿里,这很折磨人,如果几十秒不动水面会再结一层冰把脚冻住。



    另一种是带有玩乐性质。不需要进水,可得眼疾手快,像是端盘子似的端着。鱼是因为水里氧气不够才挤到这里,有的会跳出来,所以要趁着还没掉下去的时候就收,如果两条鱼甚至几条鱼一起跳,就非常考验人,刘飞阳最高纪录是一兜住三条,脚下还踩住一条。



    又敲了几分钟,突然听见哗啦一声钳子竟然直接插入水里,看来老也眷顾瞎家雀这句话不假,冰层下面并不如上部这么光滑,有些地方像是锥子,有些地方向上凸出来,他算是打到浅层。



    “嘿嘿”他一笑,手上更加卖力,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一处缺口,剩下的就简单的多,冰层都被震裂,只需要顺着边缘往下砸就可以。



    已经能听到水里咕噜噜冒泡的声音,这是有鱼群像这边汇集。其实他很佩服这种东西,认为比狼还有毅力,生活在如此恶劣环境,并且能极其敏感的知道哪里能让自己活下去。



    他又砸了两下,出现一个有腿粗的咕隆。



    一门心思扑在上面的刘飞阳想着那犊子不一定追出去多远,就没管他,砸好之后脱掉鞋子站到水里,水凉的他不禁打个寒颤,刺骨的冰冷,拿好撅着***,然后把手也伸到水面里。



    他打算先保障肚子肚子,然后在活自己的心情,苦中作乐正是如此。



    仔细的看着水里,并没着急收,好猎手不会在乎一条两条的得失,他要装的是鱼群。



    十秒,二十秒脚下的水面已经有冰碴出现。



    “哗啦啦…”他猛然一抬手,动作非常迅速,抬起之后水还顺着向下流,这里,不下十条“白鱼票子”



    还没来得及兴奋看到二孩从远处走回来,一边走一边抬手用袖头往脸上蹭,深一脚浅一脚,看起来像半个人在雪上漂,有些滑稽,让他诧异的是,二孩手上并没拎着野鸡,空空如也的往回走。



    敏锐的他远远就看到二孩不对劲,等二孩走近,刘飞阳顿时皱起眉头,见他脸上都是血迹,左眼眼眶也黑肿。



    从水里站出来问道“你这是咋了?让人给揍了?”



    “没有…”二孩拉拢着脑袋,从刘飞阳身边路过,就要拿铁钳接着敲冰。



    “凑…没让人揍,这是你自己给自己打的?”刘飞阳伸手抓住他胳膊,带有几分怒意喊道“赶紧,到底咋回事…”



    “呼呼…”二孩把脑袋瞥向一边,心里明显有气。



    刘飞阳比他高半头,看他这样也没惯着,抬手在脑袋上扒拉一下“怂蛋玩意儿,挨欺负都不敢吱声,你就活该挨揍…”



    他完,没擦脚上的水,直接穿上鞋弯腰捡起地上的铁钳,就要奔刚才二孩回来的方向走去。



    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亲兄弟还亲。



    “是三虎子,他在那边树根下放夹子,刚才我追的那只野鸡正好飞过去,他就他夹到就是他的,我是我撵的,就吵吵起来了!”



    “夹到是他的行,为啥要揍你?”



    “明明就是我撵过去的,如果我不撵还能飞他夹子上?我刚两句,他就骂我是有爹生没娘养的孩子,我就给他骂了,然后他就给我揍了”



    “凑,这个傻狍子…”



    刘飞阳瞪着炯炯有神的眼睛,他和二孩一样,都忌讳这个词,此时听到心里的火嗖嗖往上穿。



    那个三虎子也是村里人,老光棍,四十多岁还没媳妇,家里的地也不好好种,都让别人种他象征性的收点租金,仗着自已有一把五/连发猎***在村里耀武扬威,算得上有名的地痞***。



    二孩习惯有事都是刘飞阳出头,拎起铁钳跟在身后。



    两人原路返回,等到刚才下夹子的地方已经见不到三虎子的身影,地上有一排脚印和原本放在夹子上的玉米粒。



    刘飞阳看了一圈,没找到三虎子人影,如果这拳头挨到自己身上,他可能选择忍忍就过去了,舌头还碰到牙,邻里乡亲怎么能没点矛盾,可动二孩不行,这是欺负人!循着三虎子留下的脚印,快步往前追过去。



    这里已经属于半个山坡,长满树,所以积雪不是那么厚,地上的脚印也很清晰,两人过了一个山口,终于看到嘴里哼着十八/摸的三虎子。



    “虎哥,你站住!”刘飞阳喊一嗓子。



    三虎听见后面有声,回过头,见是他俩追过来,嘴里顿时扬起一抹蔑视的笑,他后背上背着标志性的五/连发。



    “有事昂?”他停住脚步问道。



    “我就想问问你,凭啥打二孩!”刘飞阳僵硬开口。



    “我打他还需要理由么?”二虎极其夸张的笑出来,摆摆手“俩崽子赶紧回家炕头呆着,这山里有狼有老虎的,别大过年你们饿肚子再让他们填饱肚子,虎哥的都是实话,也为你们好,没看我出门都得带***么…”



    他着,拍拍后面的***把,威胁意味十足。



    “虎哥,你这么大人了,不能欺负我们俩孩,什么叫打二孩不用理由?那野鸡明明就是二孩撵过去的…”



    “嘭…”



    刘飞阳话还没等完,三虎子一拳怼在他胸口。



    “就欺负你怎么滴,我就欺负你怎么滴?”他脸黑下来,抬起野鸡道“今是有它,要不然过年吃不上肉,我今得开***崩你俩,炖着吃…嘿嘿,不过把野鸡给你们也行,你把二孩也借我睡一宿…”



    “你特么啥呢!”刘飞阳抬头喊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咱村里像你这么大的爷们,孩子都满地跑了,你守着二孩干啥,还不是因为在炕上也能当个人用么!”三虎子极其粗鄙的又道“我告诉你们,今是心情好不愿意搭理你们,等哪我喝点烧酒半夜趴你家炕上把你俩都办了…”



    “去你大爷的…”



    刘飞阳着,抬起拳头对他脸上抡过去。



    按照本来的想法,是过来讲理,可三虎子话太难听。



    “嘭…”三虎子没想到这个崽子敢动手,没等反应被一拳打在脸上,脚下不稳,一***坐到地上。



    “阳哥,你起开…”



    与此同时,后面想起个尖锐叫声。



    余光中,就看有个黑影闪过,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噗呲…”



    二孩手中的铁钳怼在肚子里,扎进去很深,看上去已经打穿。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