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05章 清香扑面而来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05章 清香扑面而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的人们常常生活目标,我要什么,我将来干什么,我得变成什么样的人,可在当时,两人身上只有二孩的不到一千块钱,想的就是极其相似又非常可悲的问题,我得怎么才能活下去,以后吃什么,住哪…



    此时已经黑下来,身后的连绵群山中传来让人惊悚的嚎叫声,像是狼又像是野狗。



    雪还没有要停的架势。



    放眼看去,身前一个个矮房子中都亮着灯,有些烟筒还在冒烟,明是过年,今就已经开始迎接喜悦。



    没再进入村子,从旁边的路上离开。



    路上有车辙,把厚厚的积雪压的很实,上面很光,快跑几步踩在上面能滑出去几米远,不过此时两人没有玩心,村子距离县城有三十多里路,寻常气要走上两个时左右,现在黑灯瞎火再加上大雪纷飞,速度大打折扣,得三个时左右。



    刘飞阳拎着箱子,手已经被冻得红肿,唯有坚定的看着前方,迈着他独有的倔强步子,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他现在剩下的唯有活下去的***,和活出个人样的念头。



    去县里干什么他没想好,却知道瞎猫总能碰到死耗子,老爷饿不死人。



    二孩落后半步,从山上下来他就没过话,拉拢着脑袋,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空。



    这年头人都很朴实,路上遇到车都会搭一段,悲哀的是这年头都没有车。



    走着走着,二孩又开始掉眼泪,这三年来,刘飞阳什么他干什么,非常听话,因为他能从前者身上感到安全感,此时四面冷风袭来,让他淡薄的身影有些飘摇,咬紧牙关,抬起袖头抿了下眼泪。



    “阳哥,刚才我听见我妈跟我话了”



    “啥了”刘飞阳没回头。



    “让我好好活着,不能哭,把眼泪都憋回去,我爷和我奶十七岁的时候都结婚了,我也得坚强!”



    “那你现在干啥呢…”



    “我没哭,就是脚冻得疼,脸也疼…”他着,又抹了把眼泪。



    “跑,跑起来,跑出汗就不冷了…”刘飞阳咬咬牙,着话,双腿已经快速捣鼓起来。



    二孩见状,噘着嘴跟在身后。



    农村出来的孩子,别的没有,就是有一把力气,两人步伐飞快,用尽全力在奔跑,脚下打滑摔倒,爬起来继续跑,再摔到,咬牙忍住疼痛继续跑。



    因为刘飞阳知道,只有动起来才不会冷。



    两人到达县城时还不到十一点钟。



    他们所在的县城叫中水县,也是全市有名的贫困县,地标性建筑就是一座四层高的商业城,里面卖衣服和鞋帽,全县只有两条主干道,街道两旁是门市房,有些人赚了钱盖起二层镶白色瓷砖楼,算是扩大经营,大多数还都是瓦房。



    两人之前也进过城,对这里面一切算不上熟悉,至少不会走丢,哪里卖什么哪里能买什么都知道,刘飞阳停下脚步,把狗皮帽子摘下来,头上又开始冒热气,走到马路边坐下来,伸手掏出铁盒,把旱烟卷拿出来。



    他眼睛迷茫的看着这一排昏黄的路灯。



    “你信我么?”



    二孩听见这话一愣,扭头回道“那咋不信”



    “把钱给我,都给我…”刘飞阳裹了口烟。



    旱烟和卷烟不同,没有过滤嘴,烟油也不会被过滤掉,吐出的烟雾还能看到泛黄。



    二孩听完把腿伸直,随手把系在腰上的红绳解开,伸手向裤裆里掏去,这是种很古老的做法,那时候都没钱,馒头才两毛一个,四位数是笔巨款,他在裤衩上缝个口袋,把所有的家底都藏里面。



    他掏出皱皱巴巴,上面还带有气味的钱,没犹豫,递给刘飞阳。



    “咱哥俩以后得相依为命了”



    “以前不也不是么?”



    “不一样…”他摇摇头,把烟头扔到脚底下踩灭。



    以前好歹有个院子,种点土豆大白菜,再上山踩点蘑菇,冬的蔬菜食物都能自给自足,夏更不用,单从现在开始,意味着他们除了喘气不需要顾虑之外,上厕所用的卫生纸都得算计着来。



    “走吧,咱俩先找个地方把今晚过去”他着,站起来。



    两人穿的虽厚,可在寒风中用不上十分钟就能把军大衣打透,如果呆上一晚很可能被冻死,两人在路边找了一家电脑房,也就是后来的吧,用的都是大脑袋显示器,游戏也都局限于局域和单机。



    不过,这些两人都没玩过。



    花十二块钱开两台机器,也算是有个避风港,二孩终归是孩子心性,兴致勃勃的玩起了游戏,而刘飞阳则是连电脑都没碰,靠在椅子上寻思着该怎么办。



    在他看来,人无非就四件事:衣食住行。



    穿上衣服要的是脸面,往嘴里吃饭要的是精神头,找个栖身之所是人的根,能动起来是人活下去的动力。



    他把衣服穿上了,肚子饿却三五死不掉,也走到县城,当务之急就是找个住的地方,必须把根扎到这片土地上,他瞟了眼吧台上的老板,想了想走过去。



    “哥,给我来瓶矿泉水…”



    “喝雪啤呗,五毛钱,瓶还大”老板一句。雪啤是用啤酒瓶装的饮料,有些类似于现在的美年达。



    “那东西喝不惯,不解渴…”刘飞阳从兜里掏出一块钱给递过去,拧开水瓶喝一口问道“哥,你知不知道这里哪有租房子的”



    “要做买卖啊?”老板把钱装到盒子里。



    “不是,找个租的地方,在家里跟父母闹了点矛盾,出来吓唬吓唬他们,呵呵…”他故意吊儿郎当的一句。



    这里民风彪悍,况且他也没来过电脑房,根据传,来这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必须得谨慎点。



    “凑,大过年的扯这事干啥,你要租房子得往后城那边走,这地方不能有”老板看多了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



    “那谢了…”他点点头,转身走回去。



    后城他知道,全名叫后城村,里面住的都是银矿工人,属于郊区位置,听这两年银矿效益不好,有一批下岗职工,估计也有搬迁的。



    对于位置在哪他没要求,只要有个住的地方,没在村里就行。



    打定主意第二去看看,就疲惫的闭上眼睛。



    二孩头一次接触这种新奇事物,玩的一夜没睡,肚子咕噜噜乱叫,等刘飞阳睁眼的时候他眼圈已经熬黑,可双眼还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他转头看了眼窗外,已经亮了,算是清晨,街道上还没人。



    “别玩了,走…”他拿起帽子戴在头上。



    “等我一会儿呗,还有几分钟就结束了,我玩完这把的!”



    “玩了这把就想玩下一把,赶紧走…”刘飞阳训斥一句,转头出门。



    外面还是很冷,他在前面早餐店买两个豆沙包,给二孩买了两个肉包子,就往后城那边走,等走到地方太阳已经升起来,能暖和一些。



    后城这片建造的没有规划,都是七拐八拐的胡同,两人踅摸一圈也没看到谁家有房子要出租,反而迎来一片异样的目光,以为他俩是偷。



    两人顺着一条胡同往里走,刚走到最里面。



    “咣当…”一户人家的大铁门打开。



    紧接着就闻到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