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07章 这个巷口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07章 这个巷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闹了个不大不的尴尬,最后刘飞阳从身上把钱拿出来,特意挑夹在最终的中间的钱递过去,在接触的瞬间他手指碰到然的手指,凉凉的,像是过电一般全身酥麻精神恍惚,以至于然都转身走掉,他还看着手指。



    接触时间长刘飞阳知道,这个女孩叫安然,一个很温婉的名字。她的命运和刘飞阳有些相似,甚至比他还要可悲。



    原本生活在康家庭,父母都是银矿的工人,就在两年前她考大学的前夜,突如其来的矿难让她父亲被深埋在坍塌的矿井之下,尸骨直到现在还没挖掘出来,原本母亲是想瞒着她,不要耽误安然的前程。



    可母亲错误的预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在矿上晕倒送到医院抢救,醒来已经半身不遂。如此疾病算是丧失劳动能力,安然也不得已回到家中照顾母亲,矿上给了抚恤金,两年来也都用在母亲身上。



    她学习成绩比较好,即使不上学也是后城有名的女孩,就被请到幼儿园当一名老师,刚才遇到刘飞阳二人,也正是要给母亲抓药。



    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个命运雷同的孩子就这样开启了第一次相遇。



    刘飞阳和二孩坐在炕上,把杂物简单收拾一番都堆在墙角,他俩没什么行李也就没让安然拿出去,实则也不可能张这个嘴。



    时不时的能听见东屋传来唉声叹气“我这是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老要这么惩罚我们孤儿寡母,可怜我闺女还没结婚就要让人戳脊梁骨,死老头子啊,你走倒是享福了,留下我俩怎么办啊…”



    她倒不是厌烦二人,而是在这个年代女孩家里住进来两个男人,无论发没发生什么,关系多么纯洁,在外人眼里关系都很龌龊。



    刘飞阳听见,默不作声。



    现在让他离开他会千百个不愿意,走自己的路让被人出吧,这样表达太浮夸,他心里想法是:吧,吧,最好能成真的。



    目前两人已经找到住所,接下来就要考虑生活,只花钱不赚钱肯定不行,但现在都放假也找不到工作,两人合计着等过了正月初七,找一家饭店刷盘子端菜,好歹能维持着活下去。



    把这件事敲定,剩下的就是必要问题。



    今过年,不给自己置办新年礼物,也得让炕热起来烟筒冒烟,两人收拾收拾,在院里看到镰刀,拎起来就往后面的山里走,这山也就是他们村里的山,都连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村就坐落在山脚下,这里距离有三里地左右。



    也没觉得有多累,上山开始找榛杆,就是野榛子的树。山上有很多这东西,两人拿起镰刀开始割,每人背了大约一百斤左右,压在背上几乎看不到人在哪,很大一坨。



    安然家取暖用煤,可这种奢侈品他俩消费不起,安然也仅有两袋,院里的地上还有一片黑色痕迹,那时把煤块砸碎了搅拌黄泥一起烧,这样节省。



    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还会打开一扇窗,这话不假。



    回来的路上二孩还撵到一直野鸡,算是新年礼物。



    两人回来时安然已经拿药回来,是中药得自己熬,她正蹲在厨房看着。



    见两人进来,扭头一笑“回来了”



    这笑容让刘飞阳窒息,如沐春风的感觉,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喊“嗯,回来了!”



    他不是个木讷的人,此时却不知该如何下去。



    “姐,你看这是什么?”二孩炫耀的把野鸡举起来。



    野鸡身上五彩斑斓,很漂亮。



    “野鸡?真厉害…”她笑着伸出大拇指。



    “然…你进来,我后背有点疼,帮我捶捶…”母亲又在屋里喊道。



    安然听见这话,表情有些不自然,可能是母亲在之前就跟她了什么,内容不用想就知道,保持距离,男女授受不亲,别多话之类的。



    她从旁边路过,又是一股怡人清香。



    “哥,你那点心思我知道,你实话,是不是看上然姐了…”二孩用手肘推了下刘飞阳,又神神秘秘的声道“然姐这样的,在哪都是抢手货,你要是看上得抓紧时间,要不然被别人抢了先,你得后悔一辈子…”



    “滚犊子…”刘飞阳有些烦躁“你个屁孩懂个啥,赶紧生火烧炕,***市场看看…”



    “哎哎…你还瞧不起我,前几我在二麻子他家看的是啥你知道不?外国电影,进口***…”



    “我还看过香港的,烧火吧”刘飞阳简洁回一句,推门要出去。



    “不一样,我那是俩人演的,还带教学…都是结婚时候能用的到的!”二孩瞪着回道。



    “…”刘飞阳没回话的出去。



    其实对于安然是什么感觉,他自己也无法分清,从关系上来看是房东与租户,从年纪上来看是弟弟和姐姐,他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因为这时候的人都很羞涩,对于这样字眼都很避讳。



    现在令他纠结的还是称呼问题,那个犊子能堂而皇之的叫然姐,可刘飞阳怎么都不出口,就是觉得别扭。



    叫安然太直白,叫然又太亲昵。



    他双手插兜的走出胡同,到市场里先买了柴米油盐、又买了洗漱用品,过年了,又给自己和二孩买了条红裤衩,满满一大包东西送回去,又折回市场,挑选被褥,一共花三百多块,兜里的经费剩下不到一半。



    把被子用绳勒,背在后背上往回走,路上还是能看到异样的目光,不过现在快黑,目光终究是少数。



    他满心欢喜的走在路上,拐了个弯,刚进入胡同。



    “叮铃铃…”这是凤凰牌自行车的清脆***。



    刘飞阳抬头看去,胡同里有五六人都骑在自行车上,穿着让人羡慕的高领毛衣,都在趾高气昂的看着他,眼中有蔑视,有嘲笑,还带着些许愤怒。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