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09章 一个爹一个妈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09章 一个爹一个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事实上,刘飞阳不是一个马前泼水的男人,他也没有躲在女孩身后寻求庇护的爱好,过早的支撑家庭已经让这个男孩心里无比强大,但是此时他没有放手,安然的手很冰,却能让他心里滑过一丝丝暖流。



    他向前看,近在咫尺如瀑布的秀发,上面带着粉色兔耳朵发卡,俏皮可爱。



    此时的他就想这样一直看着。



    安然走在前面,没顾忌躯自己强大,她更希望现在的自己走在大学校园里,有人欠发上还有水迹,这年头也没有电吹风,至少这里没有。站到镜子前拿起梳子梳了梳头,弄了个中分发型,不满意,看起来像是电视剧里演的汉奸,又弄了个偏分,也觉得和自己脸形不相匹配,最后干脆打乱,这样看起来还顺眼一些。



    他这人不娇气,从来都没用过抹脸的东西,但是在今他特意问售货员有没有,售货员给他推销了新出的大宝,是抹上之后皮肤嫩的很。



    他不在乎嫩不嫩,这东西只要香就可以,他闻了下觉得还不错,就给买下来。



    打开盖子,挤出一条,心翼翼的往脸上擦拭着。



    有些话他没法对别人,只能放在心里,安然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气,为了配得上她,也得有股香气。不至于像安然那么清新脱俗,也得自我陶醉。



    他推门出去时,饭菜已经摆在东屋,就差他过去。



    不知为何心里还有些紧张,有些担心自己身上的香气,不能像安然身上的香气一样吸引对方,还有种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感觉。



    推开门,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鸡炖土豆,还有鱼,不是河里挖的那种白鱼漂子,而是一条二十多厘米长的鲤鱼,浇汁做法,应该是出自安然之手。



    “你…洗完脸我都不认识了”安然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坦然道。



    她的眼睛很纯,像一汪湖水清澈见底,即使盯在对方身上,也不会让人感觉到不自在。



    “伙子长的不赖,体格也壮实”



    她的眼睛和安然一样,只不过常年的卧病再床加上生活对她无情的摧残,让这潭湖水上多了一沉灰尘,不是浑浊,而是看透世事的慈祥。



    “吃吧吃吧,野鸡凉了不好吃,有股骚气”二孩急不可耐的道。



    这犊子还算会做人,知道把安然旁边的位置留给刘飞阳留着。



    “野鸡还是以前然他爸在世的时候去山上撵过,两年了”



    老两口感情很深,即使现在提起还会抹眼泪。



    “哎呀…妈,大过年的哭什么,我爸在那边过得比咱们好,吃饭”安然夹起个鸡腿递给二孩“你多吃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又把另一只鸡腿给母亲。



    刘飞阳没有觉得半点不妥,还暗暗觉得安然是个好媳妇,他在农村的时候养过狗,也没好狗,都是土狗,鉴定狗好坏的办法的办法很简单,弄一只还没断奶的狗放到这狗身下,如果让吃奶,就是好狗,如果不让,就是劣狗。



    和公母、是否在哺***期无关。



    因为让裹是一种态度,表现出的是种母爱。



    安然照顾母亲是孝顺,给二孩夹鸡腿就是母爱,所有贤良淑德的特质都具备。



    刘飞阳不吃鸡,就吃鱼,好像吃到鱼就相当吃到安然一样,遇到鱼刺都嚼吧嚼吧咽下去,没有丁点遗漏。



    “哎呀…”二孩神神叨叨的一拍大腿“我差点什么,过年得喝酒啊,阳哥,下午你出去的时候买酒买回来没?”



    “屁孩喝什么酒”



    “屁孩喝什么酒”



    安然和刘飞阳异口同声的训斥。



    完之后,两人互相看了看,随后相视一笑。



    “完喽完喽,以前就一个爹管着,现在又来了一个妈,姥姥,咱还是赶紧吃饭吧”他着,开始往嘴里扒饭。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