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10章 西藏有多远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10章 西藏有多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落落大方的安然似乎从来不会为鸡毛蒜皮的事面红耳赤,当然,二孩那伸手掏裤裆除外,她没有娇羞脸红,还能坦然的给刘飞阳夹菜,这让刘飞阳多多少少有些心酸,习惯于照顾人的角色,突然间被照顾,让他很不习惯。



    在这边黑土地上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大男子主义,他也有。



    安然母亲的饭量,吃了一碗就下桌躺着看联欢晚会,这届晚会最经典的一句台词莫过于:别让你的眼泪流到下一个世纪。



    简简单单的一句台词不知有多少人为它鼓掌叫好。



    安然在故意放慢速度,她担心只有他一个人吃饭会尴尬,刘飞阳会时不时感觉到安然在看自己,可用余光看去,安然却在看电视。



    他也不知道自己神经兮兮的算什么,就是喜欢看,哪怕是用余光打量着她背影,也希望时间凝固在这秒。



    酒还是喝了。



    在二孩的一套爷们儿理论和过年助兴的基础之上,在加上他呆萌的眼睛,终于动了爹妈。



    安然不喝酒,也不会喝酒。



    可没用刘飞阳劝,她母亲主动“然,你喝点吧,这白酒不但解乏还能让人轻松,今过年你少喝点没事”



    刘飞阳给她倒的酒,不多,一两左右。



    安然握气酒杯不知想起什么,还有些微微颤抖,看的旁边刘飞阳有些心酸,他不懂什么男人不能让女人流泪那套大理论,只是在父亲身上学到:每次吵架只能是媳妇赢,如果看到媳妇伤心就给她抱在怀里。



    他想,现在却没有那个资格。



    喝上酒就打开话匣子,意味着这顿饭无限延长,直到窗外响起鞭炮声,两人才放下酒杯。



    “然…妈妈给你准备个新年礼物”母亲一直守着时间,看马上要到十二点,这才一脸幸福的道“这两年都指着你,妈妈是个废人啥也不能干,家里家外都的操劳”



    “妈,你养我,我就养你老,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安然喝了酒,非但没有酒精上头的豪气,反而露出女人的温柔。



    “哎,不了不了,大过年的开心点…”



    她一条腿蹭到炕梢,有个柜子,她伸手把门打开,动作缓慢的让人着急,却又在着急中能让人静下心来等待,一只手在里面翻翻找找,终于拽出一个袋子,她放到炕上一脚踩住,一只手解开扣子。



    抓出来,抖了抖,一件红色高领毛衣暴露在空气中。



    “我啥也不会,就能织个毛衣,上面的花都是新学的,隔壁你张婶是新鲜款式,等会儿你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身,如果不行妈再给你改”



    “妈…你咋还能织毛衣呢”安然看到这幕,眼圈又红了。



    “那有啥不能织的,登的梯子不也得人造么,慢点就慢点,但咱一步一步来。你上班我就在家织,呆着也没事,就当锻炼身体了”



    “妈妈”安然一下扑过去,积攒两年之久的眼泪洒落在毛衣之上。



    知道对于一个半身不遂患者,织一件毛衣意味着什么。但是人知道,这件毛衣是母亲用一只手勾勒一年的成果,还有上面的图案扎破多少手指。



    “不哭不哭,大过年的,咱不哭”母亲拍着安然的脑袋,眼圈也红红的。



    刘飞阳不是个煽情的人,他也看不惯太煽情的场面,给二孩递个眼神,两人安静的把桌子收拾了。



    “你俩,出去,我要换我妈妈给我织的毛衣”



    脑袋有些微醺的安然抽了下鼻涕,顺带着把眼泪吸回去,言语中的骄傲,像个从被宠大的孩子,没人会相信她经历过什么。



    两人推出门,走出房间。



    “阳哥,你咱妈在那边会不会想着也给咱们织件毛衣”二孩有点伤感的问道。



    “她们想不想我不知道,但是我给你买了件新裤衩,过年了,咱换上,亮亮堂堂的过年,身上有新的的东西,沾点喜气”



    “刚才我在那屋我没,你脸上抹的骚哄哄的是啥啊?”



    “骚的?”刘飞阳一愣。



    “人是骚的”二孩非常精明的道。



    “瘪犊子,你懂个屁”刘飞阳对着他***蛋/子一脚,给踹到西屋里,两人三下五除二的换上新裤衩,二孩还在埋怨,买的时候不看着点,直接买的带兜的多好,还得往上缝兜。



    换完裤衩,就得出去放鞭炮,他拎着一串两千响的大地红走出去。



    东屋的安然恰好穿着新毛衣出来,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不假,红色的毛衣托起白莲花般的脸蛋,而在那莲花的花瓣上,还有一抹酒后的粉红。



    “你要放鞭炮?”



    “过年嘛,听个响炸一炸,来年能好点”



    “走走走,我也去”安然显得有些兴奋,自从爸爸去世之后,鞭炮这个东西对她来就是别人的喜悦,她喜欢却不敢放。



    对于不怕虫子不怕蛇的安然来,着实是种怪事,



    安然站在门口,捂着耳朵,刘飞阳手里拿着烟,站在积雪覆盖的前院里,扭头看着这个女孩。



    “呲…”捻子发出一阵火花。



    刘飞阳抬腿往回跑,跑出两步,身后传来里皮啪啦的声音,一闪一闪的火光让安然的所有表情如幻灯片般在他眼前闪过。



    他转过身,和安然并排而站,看着那转眼消失的耀眼和遁入空气的烟雾。



    美妙总是短暂的,安然蹦蹦跳跳,也渐渐平静下来。



    她脸上的喜悦并没消退,转过头,她盯着刘飞阳,微笑几秒后着伸出手,爽朗道“祝你新世纪快乐,心想事成,能找到个你喜欢的女孩也喜欢你的女孩,成家立业,生个大胖子,然后我就是姑姑了”



    “祝你新世纪快乐…”刘飞阳把手递过去,心里的潜台词是:我希望你永远都当不了姑姑。



    “敷衍…”她松开刘飞阳的手,抬头望着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又喃喃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今后要干什么,总不能一辈子在出租屋里吧?”



    刘飞阳也学着她的模样,看向空,很认真的思考了下这个问题。



    要干什么?



    对他来确实是个问号,以前的刘飞阳脸朝黄土背朝,以为沿着父辈的足迹就能安安稳稳的生活一辈子,二孩的一钳子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在来的路上,他想找个饭店刷刷盘子洗洗碗,对付个温饱。



    遇到安然,他又学会了往脸上抹大宝。



    醒掌下权,醉卧美人膝的豪言壮语,他根本没听过,更别讲出来。



    现在的他有两个目标:第一,不辜负在父母坟前的,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第二,娶安然为妻。



    可这些东西到他嘴边,就变成大大咧咧的表达出来“不知道”



    “你得知道,人活着得有目标,你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嘛?”她憧憬的望着夜空,嘴里呼出白色气体,借着一两酒劲,把手放到嘴边大声喊道“我要让我妈妈站起来,我还要带她去***,因为我爸爸在上,那是距离最近的地方”



    “哎呀…”隔壁蹲墙根撒尿的张寡妇叹了口气,站起来提上裤子,顺墙头看一眼,不禁摇摇头“家里有个爷们儿是不一样啊,你妈能不能站起来我不知道,你家的日子怕是要站起来喽”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