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作自受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作自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些天,?  

    德妃被禁足预示着宫宴上生的事情到此刻就算是真的结束了,至于宫宴上生的事情的***,除了当事人和被牵涉的人外,知道***的都是皇子宗室,到也不怕有人乱说乱传。

    别看爱新觉罗家的爷们都一副小心眼、睚眦必报、出手不喜留情的性子,但是对于家族利益和名声还是十分在乎的,所以即使他们心里对德妃有怨,表面上却是闭口不言,一副事情都已经随着康熙的裁定而结束的样子。

    不管私下里如何,明面上,爱新觉罗家的脸面还是要顾及的,只是谁也有想到就在这个关头,懿幻靼姿园税⒏绲母星椋耸奔裆孤淠挥砂哺У馈br />
    “碧香,本福晋你更了解爷的性子,他能为了德妃和胤祯牺牲一个孩子和本福晋,就证明他早就有打算。”八福晋说这话时,一脸的冷笑。

    胤若是真想来看她,何须等碧香她们派人去送消处,这满府的事情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世人皆道胤惧内,殊不知这一切都是胤想要给外界的一个假象,而事实是她虽然参与了不少的事情,可府里真正做主的人还是胤,而非她这个看似风光实则没多少实权的福晋。

    若说之前那两个侍妾的事情只是让她觉得有些失望的话,那么现在,胤的所作所为就是让她觉得心寒了。

    昔日胤对胤出手,她就该想到感情对于胤而言并不算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对他而言是特别的,现在看来只要涉及那个高高在上的宝座,不要说是把她推出去当挡箭牌了,就是要了她的性命,他怕是也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吧!

    此番德妃被禁足永和宫,无诏不得出宫,根本不足为惧;而胤祯又在宫宴上闹出如此丑事,宗室世家的即便不是都清楚,却也知道这皇位绝不可能会由他来继承。想必就这个原因才能让胤这般用心地为他周旋吧!

    若早知如此,为何不用心留下胤和胤俄,他们不管是自身的能力和背后的势力,无一不比胤祯强,而现在没有了他们的支持,他反而对一个***更加用心了,真是可笑。

    越想八福晋越为自己感觉到不值,付出了这么多,竟得不到一丝真心……

    八福晋呆呆地看着头上的帐幔,良久才转头看向候在一旁的喜嬷嬷道:“姑母那边可有回复?”

    “福晋……”喜嬷嬷面色一凝,犹豫片刻,才吞吞吐吐地道:“咱们送去的帖子都被退回来了。”

    “什么!”八福晋猛地坐起身,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以为只要自己真心实意地认错,宜妃多多少少还是会原谅自己的,谁知一切都是她想得太过理所当然了,“看样子,本福晋这是自作孽,才沦到今日这样的地上的。”

    眼泪从八福晋的眼角滑落,此时的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般理直气壮地要求一切,更无法像从前那般执拗地认为胤就是她苦心寻找的良人。

    父母早逝的她,一直想找个能让她安心依靠的人,特别是在岳乐去逝之后,这种想法变得加强烈起来,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千辛万苦挑选的夫婿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是不是当初她只要听从了宜妃的劝告,选了别人,今日她就能是得到真正的幸福?

    “福晋,这事并不是你的错,虽说当初亲近德妃的确下了宜妃娘娘的脸面,但是最后福晋不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帮九阿哥吗?”喜嬷嬷到八福晋身边的时间不长,有些事情并不清楚,知道的只是近期的事情,所以只当是宜妃心中有气,并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真的么?若真是这样就好了。”八福晋拽着怀里的锦被,语气里透着一丝落寞。

    她的确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了胤一把,可是在此之前,她也因着胤的隐瞒做错了许多的事,真算起来,也仅仅只是两不相欠,谈不上和好如初。

    “嬷嬷,你说本福晋是不是做错了……”近乎呢喃的话语无不在预八福晋心中的迷茫和悔恨。

    她为了胤可谓是倾尽一切,不管是外祖父留下残部还是她拥有的一切,她都毫无保留地用在了他身上,可惜她的付出并未换来同等的对待。前有他护着两个侍妾的失落,后有他利用自己的心寒,若说前者她能理解,那么后者她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多年的夫妻之情还比不上这还不知道能不能到手的许诺和支持。

    真是可叹可悲又可笑。

    “福晋……”

    “不必多说,这一切都是本福晋咎由自取。”八福晋满眼伤悲地闭上眼,心里满是懊恼悔恨。

    这世间之情并非都没有条件,以前她肆意挥霍亲人对她的关怀,从不去管他们是不是会伤心,直逼得他们统统远离才知道后悔,她这也算是自作自受。

    “这是怎么了?”一个温润儒雅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让屋里的人不自觉地看向他。

    背对着阳光的胤依旧是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怎么看都不会觉得他是那种负心之人,可八福晋却能感觉到自己曾为他疯狂跳动的心在慢慢冷却。

    胤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大步走到绣榻前,伸手拭去八福晋脸上的泪水,语带温柔地道:“福晋是在怨爷这些天都没有过来吗?”

    怨吗?

    八福晋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

    对,她是怨的,也是恨的。

    “爷问这话做什么?难道爷还想妾身笑着道谢不成。”八福晋一脸讥诮的望着胤,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陌生。

    不,不只是陌生,更像是她从来没有看透过他。

    胤表情讪讪的,显然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是他做过了,但是为了大业,他也只能这样选择,毕竟不管是势力还是影响力,他都没有办法同太子和大阿哥等人相提并论,即便支持他的人并不少,底蕴却着实差了不少。

    “福晋,这事是爷的过错,但是你应该明白,爷已经没有退路了。”胤握着八福晋的手,苦口婆心地解释道。

    “是没有退路还是不想退。”八福晋抽回自己的手,她现昔日让自己觉得温暖的大掌,此时却再也不能给她温暖了,“爷,你要子嗣,妾身无能,只能放手,可是爷,现在这一切算什么?爷是在告诉妾身,妾身最后的作用就是为德妃当个挡箭牌么?”此时的八福晋越说越悲愤,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胤看不同以往的八福晋,面色一怔,似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记得去年引谣言也不见她如此激动,这次怎么就……

    一头雾水的胤也不想想,上次的事和这次的事看似都是谣言引起的,出点却是别人,而非他这个在八福晋心里占着最重要的位置的夫婿。

    “福晋,你……”

    “罢了,爷还是什么都别说,这事咱们顺其自然吧!”八福晋闭上眼,心里却满满都是无奈。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