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变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哎哟,我的小心肝,你这是怎么……”心急火燎地赶回院子里的隆科多一进屋里,就冲着背对着自己坐在软榻上的李四儿伸出手,大掌微微用力便将李四儿带进了怀里,低头的瞬间,嘴里还嚷着那些肉麻的话,谁知这一低头,见到的不是记忆中那张妩媚的娇颜,而是一张面目全非的***头脸,顿时这剩下的话便硬生生地给噎了回去。?  ? 

    隆科多宠着李四儿,一是李四儿的脾性对了他的胃口;二是李四儿嘴甜会哄人,心机也不少,再加上房事上又放得开,种种行为都让隆科多一种新奇感;这三嘛,自然是长得漂亮又有风情,不然换上一个丑女,嘴再甜心机再高,隆科多也不可能多一眼,何谈真感情。

    现在的四儿虽然比丑女还不如,但是隆科多对她还是有些感情的,至于在隆科多没有遇到更感兴趣的女人之前,他还是会继续宠着李四儿,即便现在的李四儿确些辣眼睛,他也还是得哄着。

    李四儿这脸疼归疼,可她平日里被隆科多给宠惯了,不管要什么做什么,都是直接张嘴,压根不懂所谓的尊卑和客气,更不接受所谓的拒绝,逼急了就直接亮爪子。好几次挠得隆科多满脸血痕,还得耐着性子哄。

    “怎么着,我都让人给打了,你还不给我报仇了!”李四儿没有注意到隆科多脸上那僵硬的表情,还一个劲地扯着他的袖子耍脾气闹小性子。

    “报……报仇。”听着熟悉的声音,隆科多下意识地应声,眼睛却不敢看李四儿那张脸。

    说来,李四儿若是回来照过镜子,肯定不会顶着这副模样跟隆科多撒娇,可惜李四儿被气坏了,一心只想着报仇,倒是真没注意过自己的伤势,同她一起回来的丫鬟也怕被迁怒,这会儿倒是老老实实的,一句没提,这才有了这样一幕。

    “对,那个野丫头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女眷,穿着一般,还如此嚣张,不仅敢跟我顶嘴,还让人打我。”李四儿咬牙说罢,又不禁扯着隆科多的衣袖继续要求,“哎呀,爷,你就说帮不帮我惩治那个死丫头。”

    好在婉兮没听到这些话,她要是听到肯定觉得郁闷,她那不叫穿着一般,叫低调,真要论起来,她身上的衣料和饰看着不惹眼,价值却比李四儿那一身来得有贵重多了。

    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宽以待己,严以律人。李四儿也不想想,若不是她主动找茬在先,婉兮又怎么可能会同她有交际。但是李四儿这样的人从来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惯性地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

    “怎么会……”隆科多虽然嫌弃李四儿现在的***头模样,可是对她还是有一丝在乎的。

    李四儿一见隆科多松口,立马撒娇卖乖地说起事情的经过来,只是她没说自己嫉妒婉兮美貌,也没说自己挑衅在先,而是直指婉兮看不起她的身份,“爷,你瞧瞧,你瞧瞧,一个小丫头就敢嘲笑我不是正室,上不了台面,可是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啊,这明显就是看不起你嘛……”说罢,李四儿不由地低声哭了起来。

    李四儿会哄又会看眼色,否则就她的身份如何能有如今的待遇,现在被她这么一挑唆,即便她这副***头的模样让隆科多升不出半点怜惜,却也成功地挑起了隆科多的怒气。

    这男人尤重脸面,隆科多也一样,特别是他两个哥哥先后夭折之后,佟家如珠如宝地把他养大,真可谓是要星星不给月亮,要月亮不给星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隆科多没成为只知撵鸡斗狗纨绔子弟就已经很好了,还能要求他事事都规矩。

    “岂有此理,爷还真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不给爷面子。”隆科多不愿在李四儿面前的堕了面子,张嘴就派人去查,只是婉兮当时低调行事,这一时半会哪里查得到。

    花了这么多的心思都没查出一点蛛丝马迹来,隆科多便想说算了,可惜依着李四儿这不依不挠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罢休,拗不过李四儿的隆科多没法,只好派人在潭柘寺外蹲守,以便来个守株待兔。

    婉兮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因着给了李四儿教训,她甚至没有同胤提在潭柘寺里生的事情。胤因着八福晋谣言再起的事情,正忙得团团转,每日早出晚归的,虽然两人同住一室,可真正能坐下来一起吃顿饭和聊上几句话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大半,就连带着弘晖和弘昀回府的弘都嚷着说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胤了。

    “额娘,阿玛怎么又不在?”弘迈着小短腿飞奔而来,一进内室,见只有婉兮一人坐在桌前用早膳,不由地一脸失望。

    婉兮见弘一脸失的的样子,不由地对他招了招手道:“怎么?儿是有事要见你阿玛吗?”

    弘对婉兮向来亲近,胤也没那种‘慈母多败儿’的想法,是以,并不会阻止婉兮和几个孩子亲近,如此,不管是弘他们也好,弘晖和弘昀也好,对婉兮说话是从来都不藏着掖着,甚至  就连小大人一般的弘晖也会对着她撒娇。

    “额娘,阿玛说儿子生辰会带儿子和弘晖哥哥他们一起去庄子的,可是眼看儿子的生辰就要到了,阿玛却……”咬着下唇,弘脸上满是失落。

    婉兮闻言,一阵好笑地伸手摸了摸弘的小脑袋,好笑地道:“傻孩子,你阿玛忙归忙,可历来答应过你的事他有哪件没做到,你不该在事情没有生之前便质疑你阿玛。”

    “这……”弘想了想,觉得事实的确如此,不禁有些脸红地道:“额娘,是儿子想岔了。”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婉兮笑了笑,又认真地道:“弘,你阿玛在外奔波劳累都是为了让我们有更好的生活,所以不管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先要相信你阿玛,知道吗?”

    皇家无亲情,皇家无父子,重活一世的婉兮比谁都清楚这两句话包含的意思,可她却不想这种事生在她的孩子身上,所以在教导孩子时,婉兮不仅着重培养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还会引导他们父子多做交流。

    有些事情不是做了就一定能得到回报的,就好像你不说,别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内心真正的想法,感情也是这样,适当的坦承和关注也有助于感情的加深。

    “是,儿子明白。”

    看着弘脸上认真的表情,婉兮突然俯身在他白净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好了,作为小主人的你现在应该去陪弘晖哥哥和弘昀哥哥玩,至于去庄子的事,晚上等你阿玛回来,额娘一定帮你问。”

    “谢谢额娘。”弘红着小脸,一脸不好意思地行礼,然后往外退了出去。

    婉兮看着弘这害羞的模样,嘴角的笑意越地深了,这孩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嘴上说自己是男子汉,不让她亲,可她若真是要亲,他又一副害羞欢喜的模样,别扭得婉兮每每都想逗他玩。

    眼下,弘昭和雅利奇也一岁多了,婉兮心里琢磨着,也许可以再要一个孩子,这儿子谁会嫌多,胤既然承诺往后只她一人,她就不想让他在子嗣方面被人诟病。

    站起身,婉兮理了理衣衫正准备去看看一双小儿女,就见听雨面上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从外面走了进来,不禁开口问道:“你这又听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让你乐成这样。”

    “奴婢给侧福晋请安。”听雨规规矩矩地冲着婉兮行了个礼,见婉兮没有怪罪,便准备把自己打听到的新消息以及京城趣闻说给她听。

    别看婉兮不怎么参加女眷之间的茶宴、花宴的,可是京城里生的大小事情,她知道的绝不比任何人晚,甚至绝大多数时间还比别人知道的早,而这一切自然得归功于擅于收集八卦和各类趣闻的听雨等人。

    听雨并非什么事都说给婉兮听,有些事情说出来是为了让自家主子了解当前的局势,以免着了别人的道,而有些事情说出来只是为了逗自家主子一笑,至于那些污了耳朵或者太过血腥的,只要不涉及局势,听雨一般都会自行忽略,以免吓倒自家主子。

    “什么!你是说现在外面都在议论八福晋和八阿哥小妾的事?”婉兮听了这话还真是吃了一惊,当初闹出这事时,她还为八福晋掬了一把同情泪呢!

    这女人被自己男人的***女人害死的确可怜,可被自己放在心上的男人亲手推出去,那就不仅仅只是可怜,还可悲。

    “可这有什么好议论的,难不成还有人为八福晋打报不平不成。”婉兮一脸好笑地道。

    婉兮可是知道,如今的八福晋可没从前来得风光,宜妃和胤不再关照于她,她同郭络罗氏一族又不太亲近,外家这边,岳乐在世还好,岳乐逝世之后,八福晋就很少再回去了。

    八福晋现在就算还没到众叛亲离的地步,却也相差不离了。凭这个样子,还有谁愿意为了她早在大不为去得罪如日冲天的八阿哥。

    “侧福晋,还真让您说着了,可不就是有人帮着八福晋打报不平么?”说到这事,听雨真心觉得精彩,她看不惯昔日的八福晋不假,可是这八阿哥的吃相却着实难看,为了权势轻易将自己的福晋推出去,狼心狗肺,负心薄幸。

    “哦,是谁?”婉兮把有可能的人都理了一遍,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