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七章 影响(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怎么会这样!?”胤攥着拳头用力地捶了书桌一下,再次被? 

    近来关于八福晋的谣言是消失了,可关于他的谣言却是在不断地增加,他倒是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是却不能不在乎那些冲着他的名声过来投奔他支持他的各方势力。

    胤的出身在众皇子里可谓是最差的,即便娶了八福晋,得到了不少的支持,大有一种自立门户的势头,可这并不能改变胤的出身,也不能改变众人对他的看法,如此,胤对于大位有一种近乎于***的执着。他自认为登上大位就能改变一切,就能证明自己,却忘了有些东西不是他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昔***隐于大阿哥背后,虽说未损害大阿哥的利益,但是就冲着他自立门户这一点,大阿哥就不可能再对胤有什么好脸色,这也是为什么胤屡次被人算计,大阿哥不仅不帮忙,还在背后后推波助澜的原因。

    “八爷,事已至此,唯一能帮您挽回名誉的大概就只有福晋本人了。只要福晋说是误会,这件事就只能是个误会。”眼前出主意的这位名叫刘东成,是个***学子,中举后因着家境的关系没再继续考,而是经人推荐到了胤身边当了个幕僚,前期不受重视,近两年给胤出了不少主意,成了不少事情,这才慢慢受到重用。

    “可是……”胤思及自己再次被八福晋赶出来的事,不由地有些头疼。

    “八爷,福晋会有怨言也是能理解的,毕竟这件事的确伤了福晋的面子。”刘东成看着胤为难的样子,更想说‘这女人嘛,哄哄不就好了’。

    说来,刘东成此人也是个多情种子,虽然并未成家,却有不少相好,闲时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对于女人他自认为了解,但是他却不敢当着胤的面大放厥词。

    当然,八福晋也不知道刘东成将她与那些***女子相提并论,不然的话,即便她心灰意冷,她也会为了这最起码的骄傲要了他的命。

    胤当然也不知道这些,此时的他正一脸的苦恼,有些拿不定主意。

    明明依着计划,只要解了德妃的围,便想办法将谣言平息,谁知谣言越演越烈,倒了最后竟完全不受他们控制了,胤不是没想办法阻止,而是完全没有办法改变,一番举动之后,就是胤都有一种想要听之任之的想法,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既然有人把***给说出来了。对方有凭有据,根本不容他反驳,再者,让他更为气愤的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按说这谣言跟***人并没关系,可不知为何,当有人说出***之后,八福晋的事情就引起了四九城里那些正室的危机感,她们同情八福晋的同时也唾弃八阿哥的冷酷和负心,毕竟没有那个女人希望自己被某个时候被自己的枕边人给牺牲掉。

    再者,满清在礼教规矩方面尚有欠缺,入关之前,这正室侧室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的,真正有了改变还是在康熙继位之后,可即便如此,正室也没有绝对的保障,否则也会有李四儿磋磨正室的事情生。

    有了危机感,这些人自然不可能冷眼旁观,而且面对一群女人,那些老爷们再有能力也抵不过自家老娘妻子的胡搅蛮缠,最后,八阿哥这贤名能保存下来的怕是就真的不多了。

    “这事我会想办法的,不过真正让爷担心的却是这背后的指使者。”胤可不相信这安亲王旧部真的这般巧合就知晓了一切,然后便不做思考地将这一切都捅了出去。

    这安亲王旧部的确不是人人都信服于他,可是要说这些人一心只为八福晋着想,他也是不相信的,毕竟为八福晋着想,最先想的应该是八福晋往后的处境,而非现在的一时痛快。

    “八爷说得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这事究竟有几位爷掺和进来了。”

    “会知道的。”胤知道自己目前最重要的是挽回自己的名声,不然的话,他背后的这些势力怕是不散也得散了。

    事实上,八阿哥身后的那些势力的确有人心涣散的危机,之前八福晋被谣言所困,闹得虽大却不影响八阿哥本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身陷谣言中心的是八阿哥本人不说,这谣言带来的影响还十分地恶劣。这使得不少真心支持八阿哥的人也难免会因为八福晋的遭遇而产生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这种情况大概是胤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吧!

    深夜的清漪院里,婉兮淋浴过后,便拿着一个话本靠在床榻边上一边看一边等胤回来。这些天胤显得十分地忙碌,婉兮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却不曾给他添乱。

    她不想让他在外面拼命的同时,心里还惦记着她。

    “侧福晋,夜深了,要不,你先休息吧!”听竹看着拿着话本打嗑睡的婉兮,不由地上前劝道。

    “唔……不了,我还想再等等。”婉兮坐直身体,放下话本的同时,伸手拍了拍小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可是……”听竹想说时候不早了,而且主子爷有时也会在书房过夜,今儿主子爷若是在书房的话,侧福晋不是白等了吗?

    婉兮倒是不在意这些,因为她清楚,只要胤没派人来通知,那他必定是会回来的,“听竹,我没事的。”

    听竹见婉兮坚持,也不好再劝,原本她是想出去给婉兮准备些宵夜的,没想到才起身,就见到了带着林初九的胤进来了,“给主子爷请安。”

    “起吧!”胤抬了抬手,越过听竹来到婉兮身边,一脸责备地道:“怎么还不休息?”

    “妾身想等爷回来。”婉兮起身上前两步,握着胤的手,软糯糯地道:“爷难道不想见妾身吗?”

    胤见婉兮直往自己怀里钻的样子,不由地揽着她柔软的身子,低头亲了亲她柔软的红唇,语带邪气地笑道:“爷的娇娇,这可是想爷了?”

    婉兮仰起头和他对视着,脸上的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嘴角却微微上扬道:“妾身就是想了啊,难道爷不想妾身吗?”

    她边说边伸出双手搂着胤的脖颈,小脸上扬着一丝亲近而又略带羞涩的笑意。

    “那娇娇想让爷如何补偿你?”胤一把将人抱了起来,然后直接扑倒在了床榻上,他整个人都覆在她身上,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掐着她纤细的腰肢,让她动弹不得,只能窝在他的怀里。

    “爷到底是想补偿妾身还是想惩罚妾身,还请爷说个明白?”婉兮靠在他怀里,感受到他的体温,脸上着一丝安心的笑,眼里却闪过一丝狡黠。

    伴随着她的话而来的是他的吻,胤的吻一向霸道,而且这些天因着算计胤的事,他有段时间都没碰她了,心里着实想得慌。现在佳人在怀,他要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才真不是个男人。

    话说,只要遇上婉兮,胤所谓的自制力立马为零,擦***走火这种事,对于他们俩来说还真是家常便饭,何况现在正是温存的好时机,依胤的性子,如何愿意放过。

    “爷……唔……”被亲个正着的婉兮原本还想说说弘生辰的事,谁知胤压根没给她机会。

    “专心点。”胤目光幽深,声音微微有些嘶哑,语气更是带着一丝不耐。

    “可是……”

    “没有可是……”

    红帐翻浪,而属于他们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从睡梦中醒来时,婉兮微微动了动身子,身上传来的酸疼感让她不自觉轻呼一声,转头的瞬间,看到还在睡梦中的胤,不由地有些惊讶。

    这些日子,每每当她睁开眼睛,胤就已经出门了,昨夜之所以着急,也不过是不想儿子失望,今天睁开眼睛便下意识地朝他望去,也只是怕他又像往日那般出门了,现在见他还在,婉兮难免会觉得有些惊讶。

    “爷今儿个怎么还没出门?”婉兮见他睁开眼睛,不由地问了一句。

    “不愿意见着爷?”胤伸手抚着婉兮的小脸,一脸笑意地道。

    婉兮不自觉地磨蹭他的大掌,一脸依恋地道:“妾身如何不愿意,倒是爷这些时日总是忙得不见身影。别说妾身,就是弘他们也有好些时日未曾见到爷了。”

    胤看着一脸依恋的婉兮,心里也清楚,这段时间为了查八阿哥侍妾小产之事的***和策反安亲王旧部可没少花胤的心思。若是他亲自出面,也许还真没这么麻烦,不过他现在尚不可冒头,所以这事办得迂回,又得扫尾,这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自然也就多了。

    “是爷的错,那接下来几日,爷定会好好陪陪爷的娇娇。”胤轻笑一声,翻身将她置于身下。婉兮一阵轻呼,却无法拒绝他的亲近。

    两人一通胡闹,等到起床时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要不是林初九机灵,指不定婉兮和胤就被弘他们几个小包子给堵在房里了。

    婉兮听了听竹的回禀,一阵羞涩,反而是胤一点不在意,相反地哈哈大笑,颇为得意。婉兮一阵气急,胤见状,忙搂着她哄了良久,直到他许诺陪她去潭柘寺上香,这事才算完。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