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宠妾作死日常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动手(二更求支持)

宠妾作死日常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八章 动手(二更求支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胤难得有时间陪婉兮,思及上香,胤便将弘、弘晖和弘昀三个小包子一并打包带上了马车,说是带他们出去散散心。 

    近来,弘他们三个小包子整日在府里呆着,总是带着他们出去玩的胤俄近来因着福晋有孕,少有过来,这让他们很是不习惯,可又不敢自行出府,今日一听胤要带他们出去散心,哪里还管得了是去街市,还是去寺院,一个个都高兴的不得了。

    相较婉兮自己带着两个丫鬟来上香时的低调,有胤陪着她,那场面不说盛大,却也自有一番皇家应有的派头。

    婉兮对于佛祖还是信奉的,而且就她本人的这一场际遇来说也由不得她不信,所以为表对佛祖的敬重,婉兮不管进什么寺庙都是亲自走进去的。胤拗不过她,只能着一众小的陪着婉兮一起走。

    他们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潭柘寺外不远处的茶楼里,却有两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

    “快,快快,那个女人出现了,快去通知老爷和夫人。”此时出口叫嚣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丫鬟,若婉兮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是那天一起被打的李四儿的丫鬟。

    婉兮看着被三个小包子围着转的胤,嘴角不由地露了一丝笑意,若是可以,她只愿岁月静好。

    “侧福晋,有主子爷陪着,您要不要再抽一次签?”听雨对于上次李四儿搅局的事情,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疙瘩的,若不是她们当时没有吃亏,她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的。

    婉兮扶着听雨的手,跟在胤身后,目光扫过周遭的信众,心里也不由地升出一丝想法来。

    “我这签不急,倒是你们几个可以乘着这个机会抽支姻缘签,到时个个都能求个如意郎君。”婉兮扫了一眼从身边相伴离去的一对小夫妻,这才想到自己身边的几个丫鬟,年纪都不小了,也是该考虑姻缘的时候了。

    不管是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的听竹等人还是后来被安排到她身边的听雨等人,对于婉兮来说都已经像亲人一样了。上一世她无法保证自己的幸福,也不能许她们一个未来,那么这一世,当一切改写,她自己想要快意恩仇,亦想让她们也获得幸福。

    听婉兮打趣,听竹她们倒是个个都羞红了脸,只有听雨,大大咧咧的,嚷着不想嫁人,让众人听得都是一阵笑语。

    婉兮能接受胤去找别的女人,却能接受自己身边的人爬床,好在这事一开始她就表明,她身边的几个丫鬟也相当避讳,甚至还帮着她把那些有小心思的丫鬟都给处置了。若不然,即便这些人爬床不成功,也会让婉兮觉得膈应。

    胤不似胤,对佛法没什么兴趣,他一直依为求人不如求己,与其把希望寄托在这虚无飘渺的信仰上。当然,胤自己不信,却从来不阻止别人信,否则就他的性子,怎么可能愿意陪婉兮一起过来。

    “阿玛,我们不陪着额娘一起上香么?”弘抱着胤的腿,一脸疑惑地问。

    “是啊,九叔,我们不进去么?”弘晖和弘昀也是一脸疑惑,以前他们跟着额娘过来,可是都跟着进去的。

    胤看了一眼大殿里进进出出的女眷,周边少有年轻男子,便道:“这上香自来都是女人的事,除了祭祀,咱们守在外面看着就行,不必跟着掺和。”

    “哦?”弘和弘晖他们都不懂胤话里的意思,不过胤这番义正言辞,倒是给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若干年后,这哥三即便愿意陪着福晋过来寺院上香,也是不愿意跟着一起进大殿。

    婉兮倒是不知道胤还有这般想法,不过就算她知道,她也不会太在意,要胤愿意陪着她来就行,进不进来,着实没有关系。

    走进大殿,大殿之中来来往往还有不少信徒,婉兮无意惊扰,便领着几个丫鬟来到佛前,不管是许心愿,还是抽签,因着这次没再出现李四儿这种无风也得起层浪的人,不只婉兮这签抽得顺,听竹她们的签也抽得顺,不说个个都是上上签,起码也是个中签,这让婉兮她们都很高兴。

    像婉兮这样经历磨难再来一世的人,不仅懂得自省,懂得狠心,懂得低调,更懂得珍惜眼前拥有的这一切。

    有些事情不是重来一回就能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婉兮从来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左右的她便不参与,最多也就是努力地利用自己的一切在潜移默化下慢慢去影响一个人,而非左右他的决定。

    当然,重来一次也是有好处的,比如那些曾经的敌人,她了解甚深,所以她再不会上当,也再不会受骗,甚至在反击时还会变得毫不犹豫。

    “额娘,儿子和弘晖哥哥他们都想去街市,咱们什么时候能走啊!”迈着小短腿扑过来的弘,可是少有像现在这样跟婉兮撒娇的。

    解完签的婉兮,原本想去与们汇合,没想到刚出大殿,便见儿子飞扑过来,搂着儿子肉呼呼的小身子,婉兮一脸笑意地伸手点了点他白净的额头道:“怎么不让你阿玛带你们去?”

    “阿玛说了,额娘不去,咱们不能去。”弘看着嘴角含笑的婉兮,生怕她要留下来,不由地拉着她的手道:“额娘,咱们去嘛,去嘛!”

    “好好好,咱们去,咱们都去。”婉兮虽然不至于溺爱孩子,但是在合理的范围内,她很少拒绝孩子的要求。

    婉兮牵着弘的手,才走几步,便被赶过来找麻烦的隆科多和李四儿拦在了大殿之外,众人瞧这场面,纷纷避让,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牵扯进去了。

    隆科多也没有想到只是找个人既然这么麻烦,居然花费了大半个月才得到消息。依他的性子,这种事情早抛到脑后了,无奈李四儿却不依不挠,定要个结果。

    顶着一张***头脸的李四儿尚能把隆科多吆喝的团团转,现下她容貌恢复,一阵撒娇卖痴再加上眼泪攻势,隆科多就是想罢也罢不了手,而李四儿为了不让婉兮逃脱,更是连丫鬟都一并派出来了,若非如此,要找到婉兮怕是还得再花费上一段时间。

    此番隆科多带着李四儿气势冲冲地将婉兮他们挡在了半道上,看样子是不准备大事化小,而是准备小事闹大啊!

    婉兮今日打扮优雅华贵,看似清纯却隐含一丝风情,她间的步摇熠熠生辉,即便隆科多并不关心这些女儿家的东西,却也并非没有半点眼力。

    臭丫头?出言不逊?不把人放在眼里?隆科多越看越觉得面前的人不符合李四儿提出的条件,照李四儿说的,他脑海里勾勒出来的应该是一个不懂规矩且不知天高地厚的刁蛮丫头,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明明是一个优雅绝美的年轻***,年纪不大,周身的气质却无比的高贵,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臭丫头,上次本夫人就说过,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李四儿看着容貌绝丽,打扮光鲜的婉兮时,一脸咬牙切齿地道。

    隆科多看着还不待他问清就直接怼人的李四儿,一阵气急,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放肆!”听雨看着还不记教训的李四儿,许久未曾现的杀意,此刻竟从心底冒了出来。

    “老爷……”李四儿对上听雨杀气腾腾的目光,故作害怕地偎到隆科多怀里,嗲着声音哭道:“老爷,你现在相信了吧!一个小小的奴婢都敢当着你的面对妾身不利,换个地方,还不要了妾身的命啊!”

    隆科多被李四儿哭得一阵心烦,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心疼李四儿还是心烦李四儿了,不过婉兮的打扮和气势,多少令他有些忌惮,可惜听雨的态度和李四儿的挑拨都让隆科多的心里的怒气节节上升,以至于忽略了他原本现的一些细节。

    比如婉兮所用之物太过精致,她身边的那个小男孩,为何看着有那么一丝丝眼熟,就好像是在哪里过一般。

    “不管夫人是哪家的,动手打佟家的人怕是不妥吧!”眯着眼,隆科多略带杀气看向婉兮道。

    婉兮牵着弘的手后退一步,双眼微微眯起,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戾气。“有何不妥,一个***的奴才冒犯地本侧福晋,难不成还想让本侧福晋给她陪罪不成。”

    李四儿向来是个浑不吝的性子,一向在佟府称王称霸的她压根就不懂什么尊卑,婉兮此话一句,她便立马叫嚣道:“哼,你说你是侧福晋,我还说我是福晋呢!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向本夫人磕头认罪,本夫人定要你有来无回。”

    “好大的口气!一个小小的贱妾也敢称夫人,还敢公然辱没皇家,真是好大的胆子,想来这佟半朝的确所言不虚,都可自行裁定皇室女眷的生死了!”婉兮固然不是胤明媒正娶的嫡福晋,可也是上了皇家玉牒的福晋,更育有两子一女,不说地位然,却也不是谁都能处置的,“听雨,把这些话都给本侧福晋记清楚了,等到御前,本侧福晋倒是可以说给皇上听听,这佟家都能随意置我们***于死地了。”

    婉兮自打重生以来,除非仇敌,她一向与人为善,却不想她遇事给人留余地,别人却并不领她的心意,早知如会,那天她就不敢留下这个隐患。

    “你”李四儿被婉兮气得直抖,“都站着干嘛,给本夫人往死里打,往死里打!”

    李四儿在佟家积威以久,所以她一开口,站在她身后的家丁侍卫们立马举着棍棒往上迎。虽然婉兮此次出行,婉兮多带了两个会武的丫鬟和侍卫,可面对隆科多他们人多势众的局面,怕是双拳难抵四手,别说这些人,就是婉兮也因要护着儿子在混乱中被打了好几下。

    隆科多愣了一下,他一听婉兮自称侧福晋就知道惹祸了,可就是他愣了这一下,便使得事情的展变得不可收拾的地步。

    “快住手!”

    “不准住手,给夫人狠地打。”隆科多有顾忌,李四儿却没有顾忌,她要的从来是出气。

    婉兮无暇去关注隆科多和李四儿之间是不是有分歧,此时她瞧着混乱中有人的棍棒正向弘头上挥来,不由地一个旋身将弘护在怀里,使得这一棍重重地打在自己的背上。

    “额娘!”

    “侧福晋”
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