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11章 那迷离眼神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11章 那迷离眼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按理刘飞阳忙碌了一整,昨夜又没休息好,他应该像旁边二孩一样呼呼大睡才是,然而现在的他却失眠了,睁着两个犹如灯泡般的眼睛望着花板,在想***是什么地方?他在电视上看过,听那是人一辈子终究要去一次的地方。



    那里有千年的神秘古刹,那里有蔚蓝空,那里还有连绵万里的碧波草场。



    他在电视上看过一部专题报道,是关于葬的,据是最高规格的葬礼,画面中没有秃鹫啃尸的细节,却拍下来上百只秃鹫聚在一起的壮阔场面,他不关注那秃鹫嘴下的尸体究竟会变成什么样,也没有文人骚客的闲情雅致去感慨人生。



    但在电视的最后,那人拿着一把不知名的东西,把脑壳敲碎的画面作死让刘飞阳难忘,还有最后的一句话:人这一辈子,终归是尘归尘土归土。



    刘飞阳翻了个身,趴在炕上,双手放在下巴下面,看着地面。



    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别人一万句话,他可能不往心里去,安然一句话,他会铭记一生。心里默默计算着这里距离***有多远的距离,要怎么才能完成安然的目标。



    当然,安然的目标就是他的目标。



    旁边的二孩时不时两句梦话,嘴里都是胡言乱语根本听不清什么,现在令刘飞阳发愁的还有二孩的问题,如果按照年纪计算,二孩应该是上学的年纪,他不懂大道理,却明白一句响亮的口号:知识改变命运。



    送二孩去学校不现实,这孩子野惯了,到学校也是逃学翘课的主,性格问题,后无法培养。在农村二孩能拎着洋镐跟自己***后面种地,赌气生气也是因为这块地太硬,刨不动,再有就是和村里的人吵一架。



    左邻右舍,抬头不见低头见,从来没有把事态升级很严重。



    城里不同,对于这座县城来两人就是陌生人,没有刨了多年的黑土地,也没有几辈人感情的左邻右舍,做错了就得认罚,挨打了就要立正。



    在刘飞阳记忆中的那个女村妇女,大字不识,却常常把吃亏是福挂在嘴边。



    这道理他懂,对二孩来就有些飘忽。



    二孩这个生瓜蛋,能跟身后背着五/连发的三虎子动手,就明他不是啥消停的主,如果出去打工,受不了气低不下头,这也是个问题。



    他身上穿的藏青色的秋衣,炕烧的很热,被子里的身体已经出汗,他没有把被子掀开,怕着凉感冒,***吃药还得花钱,只能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翻个身,瞪着他那灯泡般的眼睛看向花板。



    时间一晃过去三,大年初三。



    二孩经常去东屋去,美曰其名是陪安然母亲话,实质上这犊子离不开电视,就是听听声,趁机瞄两眼也爽快,刘飞阳不好意思过去,倒不是矫揉造作,他看到安然就会情不自禁的把眼睛放到人家身上,并且不能自拔,闹了几次不大不的尴尬之后,他也学乖了,暗中偷偷的看。



    放在现在这个***可能:物质成就爱情,物质打败爱情。



    当时没有那么多法,刘飞阳想的也很简单,要娶安然最起码得带她去***吧?



    从村里出来时就带了父母的照片,自己买的烟叶也没来得急拿,所以就买了两盒大前门,他抽不惯这种东西,没劲,软绵绵的像海绵,有几次把过滤嘴拽下去,发现剩下的烟头太长,看的他心在滴血,现在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他在炕上坐不住,常年与土地为伍,没有地心里不踏实,现在找不到谋生的营生更不踏实。



    推门走出去,站在东屋的门口朝里面喊一句。



    “二孩,我出去上县里转转,你去不去?”



    “你去吧,我陪大娘话…”



    这犊子趴在炕头大义凛然的回道,安然母亲俨然已经拿他当自己孩子,任凭如何。



    “狼心狗肺的***”刘飞阳暗自嘀咕一句,透过门玻璃,看见安然正坐在炕梢,没看电视,手里捧着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正在饱读,眉眼都是那样安静。



    他曾看过两页,字都认识,但是对那“保尔柯察金”拗口的名字实在不敢恭维,读不上去,没有代入感。



    “你好好呆着啊,别惹大娘生气”他又嘱咐一句。



    眼睛特意的瞄了眼安然,后者还是那样,。



    推开门,外面又是冰雪世界,这几都没刮风,白雪之下世界一片祥和,走到胡同里他不禁又想起那自称安然是他媳妇的钱亮,刘飞阳羡慕他的二八自行车,也羡慕能在银矿上班,但不嫉妒。



    村里还有过年吃肉和过年杀***两种人,外面的世界分三六九等也就不稀奇。



    钱亮这几正被父亲拽着满世界拜年,心里着急,没日没夜的想着住进安然家里的***羔子能不能对安然图谋不轨,上火牙疼,侧面的口腔还有个红豆粒大的血泡,奈何在父亲的***之下他离不开半步。只能干着急。



    刘飞阳七拐八拐的走出胡同,走上县城的主干道,马路中间的继续已经被清理掉,都堆放在路边,有些还被人做成了雪人,画着笑脸。



    这里距离县城中心走路还得二十分钟,白了,还没脱离矿厂家属房的辐射区域,街道两边有个体商店,也都没开门。



    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他独自走在上面除了除了荒凉之外还有些突兀。



    要想找到营生,就得奔着县城中心走去,那里做生意的人多,饭店也多。



    “嗖…”



    一辆黑色桑塔纳两千从刘飞阳旁边路过。



    这年头车不多,除了县城通往市里有一趟人得挤上去的汽车之外,有私家车都是富甲一方的名人。



    刘飞阳侧过头看向这辆车,顿时呆在原地。



    开车的人是谁他不认识,坐车的人是谁他也不认识。



    但是他知道,坐在后座的是一位女性。



    鲜红的嘴唇,白皙的脸蛋,还画着重重的眼影,在路过的时候,正略显惆怅的看着车窗外,眼神有几分迷离。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