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14章 叔叔和婶子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14章 叔叔和婶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神?究竟有没有鬼?至今没人能给出准确***。但都不难猜想,人只有在最惶恐无助的时候,才会最发自内心的想到神,也只有在最鄙陋和粗俗的条件下,才会在精神世界勾勒出一只丑恶的鬼。



    此时的刘飞阳是神是鬼?



    他走到柜台,把身上整钱和零钱一共四百六十块钱交上去,并且告诉***,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把安然母亲救活,***见过太多生死别离,对他话语中的恳请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给他开了一张收据,然后从后面架子拿下两瓶药推门出来。



    刘飞阳跟在身后,又向抢救室那边走去。



    几的接触,他知道安然的家境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贫穷,甚至于家底还没有他丰厚,如若不然,安然也不会冒着这么大风险把西屋租给他,能想象的到,这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拐过弯,远远看去安然已经把头扭向这边,那双清澈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此时的刘飞阳没有躲避,没有忐忑,更没有平时那般捡了便宜的窃喜,他坚定不移的对视,眼神中透露的只有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坚毅。



    就这样,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越来越近。



    安然情不自禁的从长椅上站起来,刚才那抹转瞬即逝的光芒正在安然眼中发芽、扎根、成长,等两人距离还有三米的时候,她眼中的光芒照到他脸上,同时,他眼中的坚定让安然的身躯变得更加坚定。



    “怎么样,***进去干什么?”张寡妇不合时宜的把这光芒切断。



    两人不再对视,却也没消失其中的神色。



    “换了最好的药,婶肯定没事,善良的人会有好报”刘飞阳缓缓了一句。



    “我就嘛,咱们女人就得找个带把的爷们儿,有个爷们儿在身边,话都有底气,肯定没事,肯定没事”张寡妇拍着手,脸上轻松很多。



    安然抬手把散在额头前的头发顺到耳后,又安静的坐回长椅,她心中五味杂陈,从理性的角度而言,自己和刘飞阳就是租客与房东的关系,没有理由让人家付出这么多,可心底里又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别让他走,在这里就好。



    她无法判断是不是张婶刚才灌输的思想起了作用,只是觉得,心里渐渐踏实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抢救室里面还有没要结束的样子。



    转眼间过去一个时,刘飞阳抑制住烟瘾,就这么站在这里,寸步不离。期间安然露出过焦虑的神情,可每当抬起头看到身旁这个男人的时候,又都化为乌有。



    是的,身边有个男人,感觉确实不一样。



    没等到抢救室的门打开,却等到了两位不速之客。



    安然的叔叔和婶子。



    按理讲这二人比刘飞阳更有资格站在这里,也更能给安然依靠,但是对于他们的到来,两位女性同时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叔叔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带着金丝边眼睛,穿着鸡心领毛衣,外套也是比较少见呢子料长衣,婶子则更加雍容华贵,挎着一个价格让人望而却步的皮包,烫着波浪卷的头发,脸上是用人民币堆出来细腻皮肤。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脸上厚厚的油脂把皱纹抻平。



    其实,对于二人的神情也不难理解。



    那场矿难,身为技术员的安涛苦口婆心的劝嫂子,让她起个表率作用,不要去市里上告是因为银矿管理漏洞才发生的,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给个大家一个法,心地善良的嫂子知道不能耽误叔子的前程,要不然就白娶了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矿长女儿,咬咬牙,把这口气咽下去。



    开始的半年,每当有节日还能拎着鸡蛋白面慰问矿难家属,近一年多,别是鸡蛋,就差往窗户上扔石子,十足的人嘴脸。



    “嫂子是好人,好人就应该有好报,哎…咋还能摔厕所里去呢”婶子姓王,叫王琳,她走到安然旁边,一手放在安然肩膀上“大侄女你放心啊,你妈肯定没事的,就是有事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管,都是一家人,安涛又是你亲叔叔,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不管花多少钱都得给救活…”



    “嗯”



    安然点点头,她从不以人的角度看待任何人,却也知道亲叔叔的一家无利不起早,除了点头之外,没有***应允。



    “嫂子这么好的人,怎么能…”王琳又一句,有些浮夸的竟然掉起眼泪来。



    安涛瞥了眼,抬手扶了扶眼镜边框,张寡妇他认识,对于刘飞阳很陌生,不禁开始上下打量,他见两人年纪相仿,本能的以为是安然男朋友,微微点头。



    刘飞阳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知道的故事,只是刚才敏锐的抓捕到几人脸上的表情变化。



    “这是你男朋友么?”王琳擦干眼泪,回过神问道。



    “不…”



    “是!”没等安然把话完,后面张寡妇抢先道,没有好气,还对二人翻了个白眼,她就是一名妇女谈不上什么文化修养,更不会表现出上位者的城府。



    又道“飞阳啊,你可得好好照顾安然,千万别让她被坏人给欺负了,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这边有什么情况的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哎哎哎…你的是什么话,安然是我亲侄女,不比你亲?我会欺负她?”王琳把眼睛瞪起来,圆鼓鼓的身体在配上她有轻微甲亢的眼睛,倒和路边的癞***倒有几分相似。



    “哼…好狗不挡道!”张寡妇冷哼一声,从旁边走过去。



    “安涛,你就这么看着你媳妇被欺负!”王琳见张寡妇走掉,又开始直呼其名的对安涛怒喊。



    “算了算了…别跟她一般见识”他又习惯性的推了下眼睛,随即对刘飞阳问道“你叫飞阳,是安然的男朋友对吧!”



    “您好,我叫刘飞阳,是安然的男朋友”他代着几分僵硬的笑容点点头,还学着城里人把手伸出去,只不过这安涛看了他已经被风打的起皮的手,没抬起来。他也只好悻悻的把手收回去。



    在这个场合下,安然脸上也无暇做出娇羞,更不能否认。



    “你是男朋友?”



    王琳蹙眉向后退一步,不掩饰脸上的鄙夷,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打量,她无论如何也没看出来这个穿的还没有银矿工人好的男孩和安然哪配,要鸭子有一能骑到大鹅身上她信,鸡骑到鹅身上,她想破二十斤重的脑袋也想不明白。



    刘飞阳怎么能听不出她嘲讽的语气,不过并没放在心上,更不会傻到当着安然的面和她亲戚闹翻让她下不来台。



    可她不依不饶,又翻白眼道“如果你想追求安然,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们矿上,比你长得帅的、比你家境好的、比你有钱的一抓一大把,哪个伙儿不对她动心?就你,还是回去好好照照镜子,认清自己再…”



    旁边的安涛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一本正经的看着抢救室大门。



    她又没等刘飞阳回话,嘴角挂着唾沫,又滔滔不绝的“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去吧,我知道你们这类癞***想的是什么,就是想趁着安然无助的时候在她旁边,等人死了之后,借个由头把安然带出去喝酒,把她灌醉,然后带到炕上生米煮成熟饭,不过我告诉你,有我在她身边不可能,你赶紧滚,要不然我报警告你性骚扰…”



    她的话可谓难听至极,并且没丝毫没有压低声音,就连拐角走廊那边的病人家属也被吸引过来看戏。



    “婶…”



    “你别话,婶帮你解决他!”王琳见安然想开口,直接给堵回去,双手一掐腰,极其不可理喻的朝走廊那边喊“大家都过来看看,你们评评理,他这个穿军大衣的农民,哪里能配得上我们家溜光水滑的黄花大闺女,现在癞***想吃鹅肉,还赖上我家然不走了,我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反正我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



    “够了!”



    安然积压的情绪瞬间迸发出来,喊声把王琳身上的肥肉吓得一颤,就看安然抬起头,眼中满布***,伸手挽住刘飞阳胳膊。



    坚定道“婶婶,他确实是我男朋友,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隔阂,还有,我请你不要再出言侮辱他,要不然这里不欢迎你们!”



    刘飞阳确实是受到侮辱了,他心中有火气,可以,这个王琳给他带来的怒火比三虎子的姐姐还要剧烈,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只不过假装冒充了下安然的男朋友,她有必要表现的如此激动?



    长期与土地为伍的刘飞阳知道,拿起洋镐刨坑种地,下面难免会有石头,当遇到石头的时候,跟它硬来不行,那样只会两败俱伤,必须的放下洋镐轻轻拿走,这样才能把事情解决。



    他为了保护好身边的“土地”暂时压抑着,克制着。



    “哎呀呀…”王琳的脸色转变的非常快,她自己没有半点尴尬,撅着嘴,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你看你的是什么话,我不是你婶子么,大马路上别人家姑娘搞破鞋让我管我都不管,这都是关心你为你好,怕你上了别人的当…”



    她着,还很亲昵上前挽住安然胳膊,转头朝安涛道“我你那个当主任医师的同学能不能到了?”



    “能,马上…”安涛再次推了下眼镜“***门口接接…”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