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下山虎 > 第0016章 抓起那菜刀

下山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0016章 抓起那菜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飞阳并不懂什么科学依据大道理,他只记得,当初村东边的老张头没的时候是早晨,张婆婆伸手推让他起床,人还是能推动,身体还跟着颤动,推几下没起来这才察觉有些不对劲,后来让家里的孙子挨家挨户报信,刘飞阳来到现场清晰记得有人过一句话:这人怕是死了得两个时。



    也就是:如果安然母亲仅仅是在半个时前死亡,身体绝对不会变的僵硬。



    刘飞阳眼中的红光再次出现,这并不是所谓的异能,而是愤怒至极头脑充血,以至于眼球充血的结果,他用这眼神冷冷的盯住已经走到拐弯处的葛大夫。



    那葛大夫忽然觉得后背有一阵冷风吹过,浑身止不住打寒战,可并没多想,晃晃肩膀快速离开。



    他双手拖住安然的身体,并没过分表现出来,因为他清楚,此时精神萎靡的女孩已经再也经受不起任何***,需要让她缓一缓,放松一会儿。



    “尸体是在太平间放着,还是拉家去”***又到身前问道。



    “在医院吧,明早上直接拉火葬场火化了,大过年的在家不吉利”旁边的王琳抿了抿眼泪,声音还有点哽咽的道。



    “送回家!”安然精神恍惚,话却一点不含糊,咬牙又道“我妈这辈子没享过什么福,人走了,必须得风风光光大办一次”



    声音由不得半点质疑。



    “然啊,拉回家还得请吹打班子,没必要,而且…而且!”安涛犹豫半还是没能出口。



    “你不好意思我”王琳抽了下鼻涕,白他一眼道“然呐,真不是当亲婶子的心狠,那房子你已经抵押给我了,我估计这钱你肯定也还不上,房子我是准备给我爸住的,他年纪也大了,人还没住进去就吹吹打打的,怕有影响!”



    “送回家,需要什么手续就办”



    刘飞阳突然开口,冷冷道。



    在电视上他见过,家里长辈没了,下面子孙会等不及的争房子抢地,这算是***现实,他能懂得!可没想到现在房子还没落到他们手里,就要把人往出赶,他现在不得不怀疑,王琳他们之所以过来,就是盼着安然母亲救不活,他们堵在门口欺负这个可怜的女孩。



    “你!”王琳还想开口。



    可刚一抬头,看到刘飞阳麻木的看着自己,接下来想的话咽回去,到嘴边变成“行行,我的好嫂子命苦,侄女婿还没过门就想尽孝心我能理解,那就拉家去吧!”



    “是送!”刘飞阳再次纠正他们言语上的错误。



    安然见这件事已经敲定,回头看了眼他,眼神中有感谢有依靠,唯独少了最初那股炙热的光,她想着,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阳刚之气能震住生命的流逝,不留痕迹的推开刘飞阳,迈着两条已经用不上力气的腿,蹰蹰而行。



    刘飞阳看着她的背影,先是心疼然后是同情,最后化为无尽的愤怒…



    半个时后,花了三十块钱,雇用殡葬车把安然母亲送回家,王琳找个最近运气不好,不能再看到死人的理由回家,并且还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给安涛也拽回去。



    隔壁的张寡妇第一时间赶来,看到平日里与自己聊消磨时间、并且几十年的邻居就这么没了,精神变得恍惚,一***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可以看得出来她是发自肺腑的,家属房这片妇女很多,但她只和这心地商量的妇女合得来,哭的晕厥过去,被刘飞阳摁人中给摁醒。



    死了的人是不能放在炕上的,得顺着炕边横着放,下面用门板抗住,上边得用布盖住不能掀开,头朝西脚朝东。



    安然把握大方向,把母亲送回来,可她并没操办过这些事,谈不上有逻辑。



    她没有,刘飞阳有!



    他知道这时候自己必须得站出来,又像在农村一样,恢复一家之主的身份,先是把跪在地上哭的二孩拽起来,让他赶紧去街上找棺材铺,这个年代经营棺材铺的多数都是阴阳先生,人无论迷不迷信,这时候都是要有必要的程序。



    并且给张寡妇分派任务,挨家挨户去报信。



    喜事需要人场,那是迎来,丧事也需要人场,那是送往。



    还得去请乐班子,不过现在就这几个人,安然不哭不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呆呆的坐在炕头望着地上,刘飞阳怕她想不开,也不敢轻易走掉。



    他本来就不是个很好的开导者,经历过亲人离别的他更知道,这时候人需要静一静,站在地中间,想着还有什么细节需要做,寿衣还没买回来,现在也无法换上。



    长明油灯、孝盆、香碗等等都是棺材回来之后才需要摆上。



    房间里就有他们两个人,死一般的寂静,外面的北风又是呼啸而过,还吹动窗户上的塑料布发出呼呼的声音,怎一个凄凉。



    他抬起头,望着那毫无血色到白骨颜色的脸庞,那头顶一头秀发也变得枯黄,她后面窗台上还放着一本书《钢铁是怎么样炼成的》不知道书里面的保尔能不能保佑她渡过难关,



    她现在的状态让人害怕。



    等了大约五分钟左右,周围的邻居终于敢过来,这时候才显出一句话:远亲不如近邻,男女老少皆有,转眼间填满屋子,让这房间里看似有一丝人气。



    刘飞阳心想着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应该不能发生什么事情,这才转头转头跑到县城里把乐队班子请过来。



    当唢呐响起的一刹那,更让人心碎了几分,哀乐掺杂着从而降的雪花,悲哀了这个夜晚。



    阴阳先生一声呦呵一声,刘飞阳和二孩,再加上四位壮汉,把安然母亲送入棺内。



    “嘭…”头顶孝布的安然退下一弯,跪在棺材前。



    安然的母亲不是本地人,据是山海关以南,并且这么多年不联系,安然的父亲也只有兄弟两人,除了安涛之外,再没有***亲戚。



    没有人能戴孝布,刘飞阳和二孩戴!



    放眼看去,也只有他们三人带着白花花的孝布。



    然而,刘飞阳要做的不仅仅是这个而已,他还要个法,为什么要隐瞒安然母亲早已死亡的消息,难道仅仅是为了增加几瓶药的利润?



    大地大,逝者最大,即使是个路人,被他看到也必须要个法!



    按照农村的习俗,人在咽气之前必须得把寿衣穿好,要不然在黄泉路上都得不到安宁。



    他必须得抚慰安然母亲的灵魂,也告诉自己必须要问问这个***的***,什么才是正义!



    带着孝布,眼睛盯着到现在还没有一滴眼泪落下的安然,缓缓走出人群最中央,推到房间里面,走到厨房,伸手抓起他熟悉的菜刀,插在军大衣里怀,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的走出安然家大门,走出这个胡同…


下山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